🏡
PTT小說網
x
    蔣少絮的意思是立刻叫支援。

    艾江圖他們明顯沒有走太遠,現在讓他們殺回來肯定是來得及的,只是現在村子的村民們被他們那麼多強盜法師給扣押了,萬一他們以那些人做人質的話,這就有些麻煩了。

    蔣少絮剛要用通訊儀,很沒有意外的發現,這個村寨明顯有屏蔽信號之類的東西在,通訊設備直接無法使用。

    “我們現在下山,到有信號的地方。”蔣少絮說道。

    “可能是來不及了,你自己看。”莫凡指着那羣人說道。

    只見那名頭目西葛的手下們已經有些按捺不住了,眼睛放着精光的掃視着村民中那些年輕又充滿活力的女孩們。

    似乎經過這裏美麗鮮豔的香草薰陶,村子的女孩們也比其他地方的更加水靈性感,強盜不單單是搶錢,如果時間充裕的話,他一定會變本加厲,做更可恥的事情,不能指望一個已經心生歹念,被罪惡矇蔽了雙眼的人會真的能夠剋制那連鎖反應的欲|望。

    “你們看,我其實真是在跟你們好好做生意,乖乖的拿出錢來,讓我的這些弟兄們有招|妓的錢,自然就不會去禍害你們的姑娘們了,凡是總要講因果嘛,你們這些男人們不願意出錢,那我們只好把你們的女人們帶走,她們興許能賣個好價錢。再給你們一刻鐘的考慮時間,我也只能夠用我的威懾力壓住我的這些禽獸們一刻鐘時間了,一刻鐘之後,我也不知道他們究竟會做出什麼來!”西葛頭目慢悠悠的說道。

    此刻的西葛,就像一個君王,一切的抉擇都在他的手上,給予他們時間,那也是他仁慈而有道義。

    村民們一個個對這個西葛咬牙切齒,什麼時候賊和強盜已經猖獗到了這樣的程度??

    “給他們吧,把錢給他們吧。”一名村民嘆了口氣道。

    “是啊,我們是鬥不過他們的,乘他們還沒有作亂之前,把我們的錢都給他們吧。”一名婦人顫顫巍巍的說道。

    “夫人,就算我們作亂,你這種又皺又醜的,我的弟兄們也不感興趣,所以你不用那麼慌張,哈哈哈哈!!”西葛頓時大笑了起來。

    其他紅掛飾的法師們也都放肆的大笑着,並且開始一個個分說着他們對誰最感興趣。

    婦人被言語侮辱得臉紅黑紅黑的,臃腫的身子都要爆炸了一般。

    “錢不能給他們,下個季節馬上到了,我們把錢交給了他們,就拿不出錢請獵人們幫我們驅逐海妖,到時候我們會死傷更慘重。”一名中年壯漢立刻制止道。

    曾經他們就在海妖的襲擊中付出了血一樣的代價,把錢交出去,就等於讓他們村子陷入海妖的襲擊當中。

    “混蛋,難道你覺得我們比加勒比的海妖更仁慈嗎!!”西葛聽到了這句話,勃然大怒!

    他一把將這名中年壯漢給抓了出來,手指出現了詛咒紅絲。

    西葛將這些詛咒紅絲快速的纏繞在了這名中年壯漢的身上,一縷縷靈魂之力也隨之抽離了中年壯漢的身體,注入到他頭頂上那隻血紅色猙獰的邪蛛嘴裏!

    男子剛纔還生龍活虎,不到一分鐘的時間,他的身體就變成了灰色的朽木一般,那雙眼無神空洞,嘴巴張得極大,死得悽慘!

    西葛這詛咒纏身,看得那些村民都嚇得暈倒了一片,好好的一個活人,說死就死了,就因爲他說了一句不太中聽的話!!

    “別再挑戰我的耐心了,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們,做不成這單生意,我會讓你們村子比被海妖襲擊更像片地獄,是你們逼得我道義西葛這樣做的!!”西葛大怒的吼道。

    村民們這個時候哪裏還敢心生反抗之意,海妖還得到下個季節纔會要他們命,可這些強盜們現在就能夠活剮了他們!

    “哼,你們惹惱了我,我現在反悔了,我需要你們付出原來兩倍的價格!”西葛冷哼的說道。

    “我們……我們哪有那麼多錢??”寨長驚恐的說道。

    “很簡單,明年我們會再來收,你們的女人們,我們就先收下了,我希望你們能夠表現良好,否則一年之後,你們就拿她們的屍體去給這些香草做肥料吧,沒準香草會更加鮮豔,賣上更好價錢!”西葛說道。

    “這……這,您剛纔不說已經說好我們買回那些東西,就不會爲難我們嗎??”寨長說道。

    “我改變主意了!”

    “頭兒,英明!”

    “哈哈,說實話我更喜歡這裏的。”西葛的幾個手下們頓時大笑了起來。

    ……

    “光天化日之下,猖獗到這種程度,當地政府都是一羣酒囊飯袋嗎??莫凡,我們滅了他們!”蔣少絮已經怒不可止了。

    “大姐,你冷靜點,我們這樣衝下去,他們一定會拿那些村民當人質的,我倒有一個不錯的辦法,就看我們的演技如何了。”莫凡說道。

    “什麼辦法??”

    “我們得取個名字,雌雄雙盜,如何?”

    “什麼鬼啊??”

    ……

    ……

    西葛嘴角勾起了殘忍的笑意,他確實偶爾會很仁慈的對待他的俘虜,那是因爲他發現如果一次性摧殘掉他們的精神防線的話,就會變得非常沒意思,他挺享受這種循序漸進的恐懼壓迫,看着他們從一開始的寧死不從,到現在跪下來祈求自己按照原來協商的來做。

    可惜,今天西葛絕對不會收回。

    這般蠢材竟然以爲那些零零星星的海妖很可怕,而且還是下一季纔到來的海妖。他們紅飾公會絕對比海妖可怕十倍百倍!就連政府都對他們束手無策!!

    “喂,你們兩個……”西葛正享受的時候,忽然看見兩個亞洲人從樹叢那邊走了過來。

    這兩個人就跟局外人一般,徑直的從他的手下那邊走過來,直接來到了西葛的面前。

    西葛的那些紅飾法師們都愣了神,不知道這兩個年輕的亞洲人是哪裏冒出來的。

    “黃皮膚的猴子,你們是旅客吧,算你們倒黴,正好撞見我們紅飾公會的人正在工作,你身邊的妞不錯,給你一個機會,拿出一個讓我滿意的價格,把她買回去。”西葛瞪着這兩個忽然間冒出來的亞洲人,卻也不覺得有什麼驚奇。

    “她啊,她在我眼裏就值這麼多吧。”莫凡瞥了一眼蔣少絮,從褲兜裏掏出了兩枚硬幣,直接拋給了西葛。

    西葛接都沒去接,兩枚硬幣打在他身上,然後落在了地上……

    他整張臉一下子陰沉了,這兩枚硬幣還是當地面值最小的那種!!

    “你混蛋!”蔣少絮勃然大怒,恨不得給莫凡一個耳光。

    老孃就值這點錢,這錢在中國都不夠買一根黃瓜,莫凡這傢伙竟然覺得自己這麼廉價!

    “你別那麼入戲行不行。”莫凡無語道。

    “你在侮辱我。”

    “……”莫凡頓時語塞了。

    西葛臉色越發的陰沉,這兩個人他媽是不是智障,難道沒有看見自己身旁有五十多名弟兄,沒看到自己這個紅飾公會的頭目正在施行罪惡!

    “說吧,想怎麼死,我會滿足你!”西葛聲音發寒的道。

    “老死在我堆滿錢的臥室裏……”莫凡迴應道。

    西葛關節已經開始咯吱咯吱在想了,這哪裏跑出來的黃皮膚猴子,一定要扒了他的皮做一雙皮鞋!

    “我改變主意了。”西葛如法炮製,保持着那份即將震怒的慢條斯理。

    “別用你那無聊的精神折磨那套了,這個村莊,我比你們紅飾公會更早盯上,他們的錢,應該進我的口袋。另外,我給你一個機會,你的這些弟兄們一個人頭四十萬,你繳納……繳納……”

    “2800萬。”蔣少絮說道。

    “哦,取個整,3000萬吧,你們交出3000萬的贖金來,我就放你們離開。”莫凡開口說道。

    西葛和他的一干手下們都聽得呆滯了幾秒鐘。

    那些村民更是傻眼了。

    神馬情況,這兩個年輕人要打劫這些強盜??

    “你們……你們是來救我們的嗎??”一名村民低聲詢問了一句。

    “抱歉,不是!”莫凡手一揮,瞬間形成了一道強勁的雷電,重重的轟在了這名說話的村民身前。

    這村民肉體凡胎,哪裏抵擋得了這種強雷,充滿力量的雷電將他直接衝撞到空中,村民斷線風箏般飛向了旁邊的山坡山崖。他重重的跌了下去,砸入到一片樹林中,以這種高度摔下去,肯定粉身碎骨了!

    當然,並沒有人看見莫凡的左手有銀色的光輝那麼快速一閃,稍稍的往山崖那個方向一託。

    這畫面在那些村民看來已經很恐怖了,不由的尖叫了起來。剛纔西葛就用詛咒殺死了他們一個村民,殺雞儆猴,現在又跑出來了兩個惡人,那人壓根沒惹惱這年輕亞洲人,竟然就被拋到了山崖下面,完全殺人不眨眼啊!!

    西葛看到這一幕,臉上也露出了驚愕之色。

    說實話,有那麼一瞬間他真的覺得這兩個人是想要救村民的法師,可看到對方下手比自己還狠還直接後,他立刻打消了這念頭。

    “你們是哪個公會的?”西葛看出了莫凡的手法,絕非普通的法師,而以他剛纔的口吻來看,很可能是同行。

    確實,西葛有聽說最近不少同行盯上了這個格外富饒的香草山寨。

    “3000萬,贖你和你兄弟的性命,我耐心可比你還差。”莫凡淡淡的說道,說完他又轉過頭對那些村民道,“寨長,你把你們的錢也給我備好,不然我會把每過一分鐘將你村的人扔下去一個。”

    兩邊要錢!!

    猖狂至極!!!

    現在無論是那些強盜法師們,還是那些村民們,都感覺要瘋掉了。

    村民估計還好,反正一次打劫是打劫,兩次也是打劫,他們就那麼多錢。

    可紅飾公會的這些強盜法師們就要跳腳了。

    開得什麼國際玩笑,在加勒比海域,從來都是他們紅飾公會搶別人,沒有別人搶他們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