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白頭市南郊,這裏是一片與城市稍微有一段距離的南郊鎮,房屋簡陋,更多的是供給那些難民使用的,作爲一個臨時避難所和安置處。

    蔣少絮、莫凡、趙滿延三人正一路往白頭市這裏趕來,他們從這個安置鎮外穿過,正要往市裏走去。

    “等一下。”蔣少絮忽然叫住了兩人,一副正在認真聆聽附近情況的樣子。

    兩人有些疑惑不解,莫凡剛要開口,蔣少絮目光注視着他,很認真的詢問道:“你確定把那幾個襲擊香草小寨的紅飾公會成員都送進大牢裏了嗎?”

    “確定啊,難不成我還放了他們不成,雖然錢少了點,可抓都抓了……”莫凡說道。

    “那爲什麼我感知到了一個精神印記?”蔣少絮皺着眉頭說道。

    當初在香草小寨,蔣少絮爲了防止那些紅飾公會盜匪逃跑,給他們其中幾個施加了精神標記,後來這幾個精神標記的盜匪全部被莫凡給活捉了,並送到了相應的地方。

    可就在要繞過這個南郊鎮的時候,蔣少絮卻感應到了那幾個精神標記,距離相當近。

    “可能他們被暫時關押在這裏吧?”莫凡說道。

    “不像,他們移動的頻率和距離很大,完全就跟自由人一樣,是在那個地方。”蔣少絮指着那燈光顯得幾分昏暗的南郊鎮說道。

    “話說回來,香草小寨的村民們不是都安置在那裏嗎??”趙滿延忽然想起了什麼,指着那裏說道。

    安置這一塊是趙滿延去負責的,畢竟紅飾公會在這一帶還是很猖狂,在沒有政府軍確切的保障了那裏安全的情況下,村民自然不敢回村子,害怕被那些人報復。

    蔣少絮在藍石鎮都直接被襲擊了,更不用說那些手無寸鐵的村民們了。

    “我去,這什麼情況,被抓的那般人渣怎麼會在村民的安置處?”莫凡說道。

    “我們過去看看。”蔣少絮很不放心的道。

    要不是正好有幾個精神印記,蔣少絮都不會留意到這一點,感覺事情不妙的三人立刻前往了那片安置區。

    ……

    ……

    安置區,本就昏暗的這片住在小街區在路燈破損的情況下基本上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哪怕有人途徑這裏也不會覺得這裏還有住戶。

    沒有任何保護,就連像樣的柵欄都沒有,這裏的條件事實上還不如原本富饒的香草小寨,而幾個穿着政府軍衣的法師,他們早已經逃之夭夭,不知去向,在紅飾公會的人襲擊這裏的時候,他們根本不是與之相抗,而是恨不得扒掉自己身上這身遭衆的衣裳!

    “頭,我們這樣會不會太過了啊,死了這麼多人。卡索老大特意交代過我們,最近少犯點事情,正在和那邊談事情呢,我們這樣搞會不會讓老大不高興啊??”戴着鼻環的紅飾公會法師說道。

    “卡索老大隻是提醒我們,不要讓他難做。等等你們幾個去弄點鱗片,放點爪子,再放一點海妖的屍體,那這整件事不是顯而易見的嗎,難道你真的認爲那些政府法師們會繞開這些明顯的證據,去提醒吊膽的來查我們?”頭目洛凌說道。

    “哈哈,還是頭兒有辦法,對啊,反正這裏本就沒有什麼防禦措施,海妖闖進這裏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唉,真是麻煩啊,以前我們幹完任何事情,還可以大膽的放幾件飾品,讓整個加勒比海的人都知道,這是我們的傑作,現在竟然還要像那些虛僞的政府一樣,做這些遮遮掩掩的事情。”鼻環男子哈哈大笑的說道。

    洪水發出咆哮之聲,形成了一條環形的湍急河流,環繞在了這一個安置區,不讓他人靠近,也不讓這裏面的人離開。

    血跡斑駁,十幾個村民已經倒在了地上,身上全部是被折磨過的傷痕。

    寨長跪在沙子上,整張臉都已經埋在了沙子裏。

    他的雙腿已經發麻了,血液也蟲腦了,可他不敢爬起來,更不敢擡起頭,因爲只要看到了這些傢伙的臉,他們就絕對不會留活口。

    其他村民們也是一樣,跪在那裏,臉埋下,如同一個個正在被行刑的犯人,他們身子顫抖着,被恐懼籠罩着。

    “死老頭,沒有想到吧,哈哈哈哈!”鼻環法師一腳踩在寨長的後腦勺上,大笑着道,“真以爲跑到這裏就有用嗎,告訴你,這白頭市以後就是我們兄弟們的地盤,你們跑到這裏來避難,可沒把我們哥幾個給笑慘了。”

    “求求你們,放過我們吧,你們想要什麼,都拿去,只求你們放我們一條活路,我們也不過是一羣採草的村民。”寨長口齒不清的說道。

    “我們也不是什麼殺人狂魔,把你們全殺了倒不至於,只是想告訴你們,不要以爲那些充滿正義感的獵人可以救你們,得罪了我們纔是最悲慘的。知道接下去怎麼對上頭說了吧??”鼻環法師笑眯眯的問道。

    “知道,知道。他們都是……都是被闖進來的海妖……海妖給殺死的。”寨長顫顫巍巍的說道。

    “對你的村民們說一遍。”鼻環法師大聲道。

    寨長慢慢的轉過臉,他的臉上全是泥沙和血跡,眼睛都有些睜不開了,他看着那些將腦袋埋在沙子裏村民們,內心的苦與怒根本全部吞進了肚子裏,只能夠卯足勁的道:“你們……你們都聽見了嗎??他們是被海妖殺死的。”

    “是,是的!”

    “海妖殺死的,海妖殺死的!”

    洛凌滿意的笑了起來,繼續說道:“你們香草小寨呢,還是很值錢的地方,最近這種香草在外面都賣的價格很高。你們給我乖乖聽話,好好種植這些香草。白頭市以後歸我們管,不聽話的,就是他們這樣的下場,好好聽話的,當然是安然無恙。”

    “是,是……”

    ……

    暴浪組成的河流隔絕帶之外,莫凡、趙滿延、蔣少絮目睹了這殘暴的一幕後,怒火便徹底的燃燒了起來。

    那鼻環法師,莫凡清楚的記得是被自己交給了當地的政府,按理說這會已經送往了審判會或者自由神殿,遭受到該有的懲罰,可這羣人爲什麼又會出現在這裏,助紂爲虐!!

    莫凡更是氣得鼻子都冒出火來了,他也不管對方究竟有多少人,實力有多強,身體直接化作了一道紫黑色的雷電。

    越過了那暴浪形成的河流帶,莫凡劃破夜空,傾斜的砸落在了那名鼻環法師的面前,一身暴躁狂舞的雷電一下子席捲了周圍,組成了驚人的電災之網,瘋狂的襲擊着這羣紅飾公會的盜匪們。

    這羣人數量並不多,一共就十幾名,其中實力最強的那個洛凌,也不過是一名中階法師。

    莫凡跟提小雞一樣將這洛凌給提了起來,往沙子裏重重的砸了下去!

    “是……是那天的法師。”小寨的那少女一眼就認出莫凡來,無比激動的說道。

    她的眼睛裏閃爍着光芒,這些紅飾公會的法師強大到可以將他們這些人跟牲畜一樣隨意的宰殺,而在這名東方的男子面前,他們也如果豬樣一般,輕易的就將他們給制服了!

    “又是你們!!”鼻環法師頓時暴跳如雷。

    可暴跳歸暴跳,看到莫凡那恐怖的戰鬥力後,他也只有被狂揍的份。

    莫凡直接卸了他兩條胳膊,一腳踩在他的面門上!

    “你們這羣不知死活的東西,留你們狗命,沒想到竟然還跑出來爲非作歹!”莫凡說道。

    蔣少絮走到那些村民的面前,看到那排列在地上的十幾具慘不忍睹的無辜屍體,一時間也是怒不可止。

    “你們……你們還好吧,都快起來,那些傢伙已經被我們給制服了。”蔣少絮詢問道,

    村民們依舊在跪在那裏,沒有幾個人敢真正起來。

    “怎麼又是你們,爲什麼你們又來惹惱他們!”一名村婦站了起來,滿眼恐懼和惱怒的罵道。

    蔣少絮愣了一下,以爲是自己聽錯了。

    “你們不要來了,這樣只會害了我們啊。”白髮的老村民顫抖的說道。

    “是啊,是啊,原本我們已經沒有事了,你們這樣一鬧,我們又得遭到報復,我們這些人是不用活了啊。”

    村民們倒是認出了莫凡和蔣少絮,然而和之前的千恩萬謝不同,他們這次竟然說出了這樣一番話來,這實在讓蔣少絮有些詫異。

    “我們是來救你們的啊。”蔣少絮說道。

    “救,怎麼救??求求你們不要在惹惱這羣人就行了。你們身懷魔法,實力強大,即便惹了他們,也不需要害怕他們,因爲你們隨時可以將他們打倒。可我們呢,你們一走,他們找不到你們,便將怒火全部發泄在我們的身上……我們整個村,是要被他們活活折磨死才罷休啊?”老村民站起來說道。

    “你們的意思是,我們害了你們?”蔣少絮都已經自嘲的冷笑了起來。

    紅飾公會的行爲,已經讓蔣少絮怒火中燒了,村民的反應,更讓她肺腑都要氣炸了。

    要知道因爲救他們,她蔣少絮自己還被紅飾公會的人報復,差點死在藍石鎮上!!

    原來懦弱、恐懼到了一定程度之後,人可以愚昧到這種程度,連黑白是非都已經分不清楚了,竟然會覺得這些紅飾公會的盜匪對他們更加仁慈與友善,而他們幾個是在加害他們!!!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