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抵達墨西哥國館,其實各個國家都可以通過國館選手來映射出國府選手的大致實力,墨西哥的實力也算蠻強的,倒對大家獲得勳章造成了一些阻擾,不過最後還是拿下了這枚勳章,至此離進入威尼斯水都更進了一步。

    墨西哥之後,便是美國了。

    美國就屬於那種超級強國了,這次國館勳章是否能夠拿到,是對這次隊伍的一次最大的考驗。

    世界五大洲魔法協會,美洲的最高魔法協會-自由神殿,便是坐落在美國紐約,這裏已經是世界魔法的真正聖堂了,而在自由神殿中任職的人員,也稱之爲神殿法師,受到世人的敬仰與追捧,對於很多法師來說,成爲神殿法師便是他們一生最高的理想。

    美國的國館也就設立在自由神殿所在的自由島上,所以順利拿下墨西哥勳章之後,大家也有心去這魔法聖堂去逛上一逛,領略一下世界最燦爛魔法之地的那種震撼與宏偉。

    ……

    抵達紐約,衆人馬不停蹄前往自由神殿,從海港位置眺望,便已經能夠看見站在海洋上,一座充滿視覺震撼的女神像拔地而起,屹立在海邊,那渾身透出的聖藍與金黃交織的光芒無比令人心生膜拜之意。

    神像藝術超乎想象,就讓人感覺古希臘女神活脫脫的靜立在這裏,用她那慈祥、寧靜、平和的目光俯瞰着在她自由光芒照耀下的子民!

    “別告訴我,這整個自由女神像就是自由神殿。”莫凡仰望着這座女神像,不經意間想起了當初第一次看到摩天之蛇的情形,它在那夜色霧靄中宛如一座摩天之樓。

    同樣的,這女神像的規模也已經接近了摩天大樓,而從一些資料上表明,自由神殿便在此,女神像就是自由神殿,整個女神的雕塑,便是神殿殿堂!

    女神底座位置,和東方明珠法師塔一樣,設置有觀光遊覽的區域,博物館,展覽館,研究館……

    乘坐電梯內部電梯,上升到一定的高度,纔是抵達法師廳堂。

    法師廳堂大概在女神的腰部到****之間,這一共有大概七個樓層,全部都是法師廳堂,當然也設置了許多國際的法師設施,根據不同的法師級別,可以進入到廳層不同。

    法師廳堂之後,還有另外的電梯,將直接通往女神的頸部,那裏是神殿法師之地,稱作真正的自有神殿。

    自有神殿是不允許參觀的,並且也只有特定的人羣可以進入那裏,國府成員們並沒有能夠進入到真正的自有神殿那裏參觀,一番領略之後,內心的感慨與震撼自然不用多言。

    將一個女神像化作一個建築,這份神工之作,也確實只有魔法文明璀璨到了頂峯才做得出來,英國的聖保羅法師大教堂由於歷史悠久稱之爲五大洲之首,但自由神殿其實才真正的五大洲協會的真正龍頭吧。

    ……

    得知中國國府成員已經抵達了自由島,神殿法師奧露娜特意親自前來,在女神像下方廣場與莫凡碰了頭。

    奧露娜仍舊穿着那黑金色的衣裳,帶着幾分北歐似的孤冷與豔麗,她看到了莫凡,臉上勉強有了一絲絲的笑容。

    不管怎麼說,這名同學都幫助她解決了一個大事件,現在卡索都已經被送到自由神殿這裏受審了,奧露娜自己也因此得到了神殿的讚賞。

    “我帶你們前往國館吧,嚴格來說,我在那裏也算是半個教員。”奧露娜主動說道。

    “那好啊,不如看在我幫了你大忙的份上,讓你的學員們放放水?”莫凡笑着說道。

    “哼,放水?你們中國人就喜歡搞這樣一套嗎,總是想通過各種關係走後門。”這時,一個眼神幾分犀利的青年走了過來,言語直接吐露了他的這份不滿。

    “他是我的弟弟,費洛姆,現在也是國館的一名選手,你們正好認識一下。”奧露娜抱歉的笑了笑,用友好的方式介紹了一下這名褐色長髮的青年。

    和奧露娜一樣,弟弟費洛姆擁有極其相似的藍色琥珀一般的眼睛,儘管他整體五官不及莫凡一半標誌和帥氣,可這雙眼眼睛在中國估計是可以吸引很多姑娘們迷醉下去。

    “你兩是姐弟的話,詫異還是蠻大的,禮節和禮貌方面……”莫凡感覺到費洛姆那種桀驁,一項不怕事的他也毫不客氣的回敬道。

    “事實上我平常也跟他一樣,對待陌生人並沒有什麼禮貌可言。”奧露娜說道。

    “那我特殊對待嗎?”莫凡不由的挑起了眉毛,眼神也變得幾分曖昧。

    一旁的費洛姆就看不下去了,當着他的面泡他姐姐,找死吧這傢伙!

    費洛姆沒有母親,他對姐姐的感情還算比較複雜,雖然談不上到那種過度依賴和佔有的程度,但也容忍不了任何一個自己看不順眼的男人把她泡走啊。

    在費洛姆看來,莫凡這種就屬於看不順眼的,渾身上下一股吊兒郎當的氣,穿着打扮又沒有半點特色,再加上一張黃皮膚猴子臉……更可笑的是,他居然要求他們美國國館人員對他們進行放水舞弊!!

    “聽着,你不要想我們國館會對你們這羣油得不行的傢伙放水,紅飾公會是一碼事,國館挑戰是一碼事,我們是不可能讓你們這種沒有真正本領的傢伙拿到我們的勳章的,那是對我們勳章的一種侮辱。”費洛姆有些氣憤的對莫凡說道。

    莫凡看着反應有些過激的費洛姆,不由的看了一眼奧露娜。

    奧露娜對此習以爲常,並沒有說什麼,莫凡倒是笑了起來,開口道:“你這弟弟,蠻容易吃醋的啊。”

    “是啊,他估計希望我一輩子單身,就可以一直照顧他了。”奧露娜也笑了起來。

    這幾句話,頓時把費洛姆給惹炸毛了!

    在他心底那確實是這樣想的,可作爲一個男人,已經二十來歲的男人,被人說出對姐姐還很依賴,那就是奇恥大辱了。在美國,六七歲男孩要是話語裏經常提到媽媽告訴我,媽媽說之類的,那都會被同伴同學恥笑的!!

    費洛姆眼神變得更加凌厲,凝視着莫凡。即便他什麼都沒有說,莫凡也可以知道他在告訴自己:等等國館挑戰上,你死定了!

    ……

    ……

    抵達了美國國館,在剛進去的時候,心細的蔣少絮發現了他們那裏掛着一個大版面,上面畫着許多國家的國旗。

    國旗旁邊寫了時間,然後最後面還畫着一個大大的叉!

    “這個是什麼?”蔣少絮問了一句。

    “各國前來挑戰的記錄。”奧露娜隨口說道。

    “這個叉是代表他們挑戰失敗嗎,不會吧這一整頁都是叉,代表着你們已經連勝很久了嗎?”趙滿延有些驚歎道。

    美國國館的實力,估計比一些中上層國家的國府實力還要強,這次前來美國國館,隊員們其實也是壓力山大。

    “你再往上翻,翻到最頂頁,那也全部都是叉。”一旁的費洛姆帶着幾分自豪的說道。

    衆人聽到這句話,眼珠子都快要瞪出來。

    趙滿延還不信邪的真的開始翻,他將掛在牆上的那面大頁往上翻,結果那麼多國家前來挑戰,竟然沒有一個是打着綠色成功標誌的!

    “這麼長時間,都沒有一個國家挑戰成功,這……這也太誇張了吧!!”江昱忍不住高呼了起來。

    無一成功,也就是說迄今爲止美國國館都保持着不敗的記錄。

    國館可是算一羣替補中的替補啊,那麼多國家一線隊員全部在這裏折戟沉沙,這實在有些驚人了,同時也帶給本就心懷忐忑的衆人一個更大的心裏壓力!!

    “話說,這些國家都打了叉,我能理解,他們都沒有一個成功的,可這最下頭,寫着時間是今天的,我們中國的國旗標誌後頭,爲什麼也畫着一個叉??”蔣少絮不由的說道。

    費洛姆也低頭看了一眼,不由的笑了笑道:“估計是隊長知道你們要來,便寫上了你們的信息,反正最後也是這個結果,就直接填上去了,免得再塗刻……隊長是一個哪怕你說一句話多佔用了他五秒鐘時間都會發脾氣的人!”

    “你們是不是太看不起人了?”江昱不由的說道。

    費洛姆聳了聳肩道:“你們可以自己看看,那麼多國家,有不少實力都不在你們之下的,結果都沒有拿到挑戰勳章。你們真覺得自己可以拿到??”

    “這不是拿不拿得到的問題,還沒有打,你們先把結果畫上去,也太不尊重我們了!”南珏也發話了。

    “尊重?這東西只屬於強者的,不是嗎?哦,我差點忘了,你們國家比較喜歡謙虛,很抱歉啊,謙虛這東西,我們這裏的人學不太會,也沒那個必要。”費洛姆說道。

    “……”

    奧露娜對此也不好說什麼,美國國館成員個個這樣,畢竟在這麼強大的法師國度中能夠被選入這裏的人,基本上是橫着走的類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