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script>“怪物,不要傷她!!”廣瀨高聲大呼。

    人類之中除了音系法師聲音會比較有震懾力之外,其他人的叫聲在妖魔面前就跟嬰兒小老鼠啼叫一般,微弱的可以直接忽略。

    廣瀨見到藍谷凶離獸快要追上穆寧雪了,情急之下呼喚起了周圍的海水。

    海水在廣瀨的操縱下高高的翻卷了起來,然後又像是天來之瀑,猛的灌溉下去。

    藍谷凶離獸極度暴躁,這一個瀑布灌溉根本對它身體造不成多大的威懾力,但是成功惹惱了這個正處在憤怒中的怪獸。

    它還保存的兩只眼珠幾乎從眼眶中探了出來,死死的盯著在它面前班門弄斧的廣瀨。

    其中一只尖足豁然抬起,以光電之速狠狠的朝著廣瀨所在的這里橫刺過來,連寒芒都無法看見,唯有建築物上一個驚人的長窟可以表明這尖足奪命而來!

    尖足穿透過了廣瀨施展的高瀑,更穿過了不堪一擊的石樓,其最鋒利的位置直接正中廣瀨的右鍵。

    事實上這一刺是瞄準廣瀨心髒的,藍谷凶離獸看似體型威猛,攻擊的時候卻細致無比,尖足是要將廣瀨的心髒給直接捅破。

    廣瀨稍稍做出閃躲,那可怕的尖足就貫了過來,等到其快速收回的時候,廣瀨肩上立刻噴出了一竄血花,噴灑在了遍地的碎石上……

    廣瀨咬著牙,沒有因為痛苦叫出聲來。

    藍谷凶離獸出腿的速度太快了,廣瀨沒來得及喚起任何的防具。

    “你快逃!”廣瀨捂著傷口,止不住的血從手指縫間泉涌而出。

    穆寧雪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一個人來,听到他叫喚卻是毫無反應。

    逃?

    她當然知道要逃?

    問題是這怪物的速度比風系法師都要快上許多,除非她能夠開啟風之翼飛到高處,不然怎麼可能將其甩開。

    “急凍!!”

    穆寧雪發現藍谷凶離獸有一半身子是在水里的,于是身體落到了海水上,玉足在湍急的水流中輕輕的一點。

    濺起的浪花在半空中凝結成了冰晶,涌動的海水也在此刻莫名的寧靜了下來,漸漸的覆蓋上了一層薄薄的冰體……

    薄冰往下滲透,很快又凍結出了半米之深。

    “咯吱咯吱咯吱~~~~~~~~~~”

    半米厚的冰層繼續擴散,起初只覆蓋了方圓幾十米,沒過多久便凍結了上百米。

    城市上空籠罩著濃濃的水霧,這些是狂瀾翻騰起來的氣浪,但此刻也漸漸的化作了細細的飛雪,密集的灑落下來。

    密雪紛紛,海水成冰,穆寧雪動用了自己的領域,唯有在這領域之下她才可以這麼短的時間將這一帶給徹底冰封起來。

    藍谷凶離獸發現了厚厚的冰層,一開始還有幾分畏懼。

    上一次它就是輕視了這個人類法師的力量,才被一箭給凍成了冰雕,身體內部還殘留不少凍傷沒有康復,現在這股強大的冰之氣息又席卷了出來,不免擔憂這人類女法師會不會再朝著自己射來一箭??

    藍谷凶離獸站在兩百米開外,特意觀察了片刻,展現出了唯有統領級生物才有的謹慎。

    沒多久,發現這女人冰之氣息其實遠沒有上次那麼強大後,藍谷凶離獸這才靠近了過來。

    厚厚的冰體倒是對它的行動造成了一些阻礙,但直接撞碎就好了,算不上什麼多麻煩的事情。

    倒是獰鯊妖們,隨著海水凍結的厚度增加,獰鯊妖們在這片區域活動起來就受到了極強的制約,冰之領域牢牢壓制了它們馭水的能力,稍不小心還可能會被凍住身體。

    “呼~~”

    “呼~~~”

    穆寧雪重重的喘著氣,嘴里呼出的都是一片冰霧。

    換作平常,她將冰之領域徹底擴散出去,可以凍結的範圍更大,就像當初在三角連島那里,足以將赤凌妖的老巢附近的海域都給全部凍結成冰川。

    可前不久的那一箭,實在抽走了她太多的精力,此刻將冰之領域施展開,似乎威力都大打折扣,這讓她不由的更加擔憂了起來。

    “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不是嗎??”

    穆寧雪正鎖緊眉時,一個怪異的聲音飄入到了她的耳中。

    這聲音就在自己耳邊,那麼的清晰,就連藍谷凶離獸憤怒的咆哮和一切凍結的聲音都掩蓋不了。

    穆寧雪左顧右盼,卻根本沒有發現有什麼東西在自己附近。

    “這次之後,你們終究會有一個被取代,被取代的那個人一定會是你!”

    又是那個聲音,分不清男女的怪聲,仔細听似乎不是從耳邊傳來,更像是在自己腦海里形成的一個意識聲音。

    類似于心靈系法師的傳聲,不是真正的聲音,只是在腦子里形成的語言。

    “你是誰,為什麼要用心靈之語,為什麼和我說話!!”穆寧雪警惕了起來。

    “你看看面前這怪物,你真的應對得了嗎,你再強撐下去,死的那個人很可能是你。即便你活下來了,但很快你就要灰溜溜的離開,你真的甘心嗎?沒有人知道你承受了多少苦痛,更沒有人同情過你這一身病體……”

    “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啊,她中了劇毒,不是噩耗,是上天對你的眷戀啊。”

    “只要你什麼都別做,只要你散掉這自欺欺人的冰霜,我可以讓這頭丑陋的藍谷凶離獸去追逐弄瞎了它眼楮的貓妖。你已經很盡力了,只是她命不好,僅此而已。”

    那個聲音輕輕柔柔,綿綿暖暖,听上去就像是雷雨夜中母親呢喃勸睡,自己什麼都不用想,什麼都不用做,閉上眼楮睡去就可以了。

    穆寧雪腦子有些昏昏沉沉,那股困倦如同襲擊東海城的巨浪一樣拍打過來。

    不,不可以……

    “你到底是什麼!!不要在我耳邊說出這種讓我感到惡心的話,更別讓我知道你躲在哪里,我會讓你從這個世界上徹底消失!”穆寧雪無比憤怒的喊道。

    這一聲嘶喊,似乎徹底打散了奇怪的魔音,穆寧雪腦海中一片澄清。

    這魔音來得突然,可以說讓穆寧雪好不容易凝聚的冰寒之力一下子減弱了許多,而藍谷凶離獸終于看清穆寧雪不可能再釋放那一箭,已經沖到了她的面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