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順便給『起點』515粉絲節拉一下票,每個人都有8張票,投票還送起點幣,跪求大家支持讚賞!

    ……

    “那傢伙就是黑教廷之中的行刑人,實力極強,多數狂妄至極,基本上沒有他們完成不了的刺殺、暗殺,這羣人相當可怕。”奧露娜開口對莫凡說道。

    莫凡是第一次聽行刑人這一說,不過想想也是,自己所遇到的藍衣執事很少會有實力這麼強的,藍衣執事也大部分都是躲在暗中,耍一些令人毫無防備的陰謀手段!

    “會派出行刑人來對付你,看來你對黑教廷而言非常重要了。”那名紫風神殿法師說道。

    “不管怎麼樣,近段時間你不要離開自由神殿,行刑人行蹤詭異,僞裝極強,曾經就有黑教廷行刑人在國級魔法協會行兇,併成功逃脫的案例,你不想自己英年早逝的話,就等我們調查清楚再做別的打算。”奧露娜認真的對莫凡說道。

    自由神殿上頭因爲此事也是無比震怒,黑教廷已經膽大包天到在鬧市中爲非作歹,一時間衆多神殿法師都出動了,開始滿城搜索那名行刑人。

    可是,不知道爲什麼,莫凡覺得這並不會有什麼太大的效果,那行刑人敢在那種地方出手,肯定是有恃無恐的……

    ……

    果然,一連三天,神殿法師們都一無所獲,根本找不到那位行刑人。

    莫凡總不可能一輩子呆在紐約的自由神殿裏,想到還有一個因爲自己而受傷重病在醫院的女孩,莫凡這纔拿起了電話,撥打了那個名片上的號碼。

    “喂,是你嗎,法師?”女孩甜美的聲音很快就傳了過來。

    “你怎麼知道是我?”莫凡有些詫異。

    “我一個人來這裏的,會打我電話的人大概只有你吧。”女孩說道。她的言語很輕靈,並不想虛弱重病的模樣,想來恢復得應該很好,同時也比較樂觀。

    “很抱歉,連累了你。”莫凡感到歉意道。

    “這怎麼能怪你呢,是你救了我纔是,怎麼樣,抓到那個人了嗎?”女孩說道。

    “沒有,他應該很擅長僞裝。”莫凡說道。

    “是嗎,可我好像見過那個人。”女孩說道。

    “你見過??”莫凡詫異的問道。

    “我見過的人,不管他打扮成什麼樣,畫了什麼妝,我都會記得的,而且我還知道他姓氏。”女孩說道。

    “這你都能知道??”

    “他在你來買東西的十分鐘前也來我這買過喝的,當時客人很多,我詢問了一下他姓,方便對每杯飲品進行登記,他說了一個姓,很直接說的那種,我感覺他沒有刻意掩飾,可能是像他那種邪惡強大的法師,壓根沒考慮過我會記着他吧。”女孩對莫凡說道。

    莫凡心中一喜,沒有想到自己受傷而保護下的這個女孩居然是一個如此心細如塵的人。

    “好,你詳細描述一下你所記得的,我叫人把他的信息給查出來。”莫凡說道。

    莫凡立刻聯繫了萬能的靈靈,靈靈可是獵人,一樣對人臉是有一些研究的,她聽着受傷女孩的描述,逐一將那人的樣子給模了下來。

    “你覺得他的這個姓是真實的嗎?”莫凡詢問靈靈道。

    “按照咖啡女孩說的,基本上是他的本姓了,要麼就是他常用的一個僞裝姓氏,這樣同樣可以找出他來,你等下,我和紐約的警署連線一下,他們那裏應該會有更成熟的資料庫。”靈靈說道。

    ……

    ……

    伯爵公園,一名穿着環衛衣的男子在雨中清掃着遍地的落葉,他帶着雨帽,身子帶着一些佝僂,完全一副有氣無力的模樣。

    “哈哈,滿城的神殿法師都在找你,而你卻悠閒的在這裏清掃着,你的膽子可真大啊!”一名看上去只有十五六歲的少年走了出來,一雙炯炯有神的紫色瞳孔給人一種特別有魅力的感覺,再加上一張完美的混血兒臉龐,有着東方人的俊美,又不失西方的五官分明,英氣逼人!

    “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環衛工稍稍擡起頭來,尖尖的下巴對着這名紫眼少年。

    “你做得很不錯。”紫眸少年咧開一個笑容。

    “好久沒有這麼刺激了,記得和神殿法師們最後一次打交道已經過去了十二年了……感覺他們和十年前一樣毫無長進。”環衛工說道。

    “放心,我們已經代你向他們致敬了。不過,我是一個處女座,我希望所有的事情都做得完美無缺。”紫眼少年說道。

    “你是說,沒有當街將他斬殺的事情?”環衛工說道。

    “是啊,這小子是撒朗重點關愛者,能夠將他殺了是最好不過,若能夠活捉,我想撒朗一定會給你一個大大的禮物。”紫眼少年說道。

    “我喜歡殺人,放心,等風頭一過,他是活不了多久的。”環衛工說道。

    “那這裏就交給你了,行刑人。我們今夜就會離開。”

    “請代我向撒朗表達十二年前的感謝。”環衛工說道。

    “會的!”

    ……

    ……

    自由神殿黑金會議廳,十名黑金神殿法師坐在會議桌上,他們目光注視着投影儀,凝視着那個被放大了的人的面孔。

    “一派胡言!”爲首的黑金神殿法師猛的站起來,臉上更帶着幾分惱怒之意。

    “這是我的調查結果,信與不信就是你們的事情了。”莫凡說道。

    奧露娜坐在中央的位置,她此刻對這個結果也有些不敢置信。

    莫凡調查出來的這個人,非常的驚人,因爲那人正是一位神殿法師,大概在十幾年前就已經被撤銷了職位的神殿法師!

    那人叫做裴歷,大概二十年前加入到自由神殿,爲自由神殿冰系法師,後來因爲某個錯誤,被自由神殿踢出,往後便音信全無。

    此人無論是容貌、姓氏,都與靈靈調查的完全吻合,最重要的是,此人在很久以前就掌控了冰系領域,其領域效果正是方圓五百米的範圍內狂降冰雹驟雨!

    若不是這個特徵,莫凡也不敢輕易將此人抖露出來,畢竟黑教廷行刑人曾經是自由神殿法師,這對自由神殿而言就是最大的恥辱,他們神聖的教義,永不背叛的誓言,都將變成一紙空話。

    “隊長,前幾天其實我就想跟您說這件事,但礙於我也沒有能夠完全看清那傢伙的容貌,這纔沒敢妄加斷言。那位行刑人確實與裴歷非常相似,而他也好像認得我一般,還沒有跟我交手,便立刻選擇了離開。”紫風神殿法師沉着聲音說道。

    在座大概有四位老神殿法師了,都在這裏任職了十二年以上,一提到裴歷,他們的臉色就顯得有幾分難看,似乎這輩子都不想提及這個人。

    “哼,如果是他的話,那就更不能放過了,竟然反投黑教廷,這傢伙果真是我們自由神殿的恥辱!!”隊長魯德憤惱的說道。

    “問題是我們要將他找出來,恐怕有點難,以前裴歷就是擅長便衣執行任務的,他能夠通過他的心靈系魔法干擾人們的視覺,並極其懂得把控他人的心裏,僞裝之能在當時無人可及。”紫風神殿法師說道。

    “一點市井之術而已,你們幾個就別在這裏坐着生鏽了,一起出動,只要他還在紐約市,就一定別想逃脫,這種人我們要將他送往火炬型架,用自由女神的聖火焚盡他污濁的身體和靈魂!”隊長魯德說道。

    ……

    ……

    紐約機場,一個扎着兩條長長馬尾的靈秀小少女獨自一人拖着一包行禮,正緩緩的順着樓梯往上走。

    自動扶梯臨時壞損了,她行禮有些沉重,搬動起來倒有幾分小吃力。

    不遠處,一名往入口方向走去的少年望這裏看了一眼,開口對身邊的紅衣男子說了一句,便面帶禮貌微笑的走向了小少女這裏。

    “需要幫忙嗎?”少年禮節的問道。

    靈靈擡起頭,看了一眼這混血兒少年,對他那一雙紫色眼睛倒有些覺得奇怪。

    沒等靈靈回答,少年已經一隻手提起了靈靈那重重的行李箱……

    “還蠻重的,你裏面裝的什麼東西吶?”紫眼睛少年溫溫一笑,隨意慵懶的發問道。

    “一些電子設備,不行的話就放下吧,我叫大人。”靈靈說道。

    “我就是大人。”紫眼睛少年兩隻手並用,慢慢的將靈靈的行禮往上挪,這個年紀的人多半都還沒有覺醒,即便是法師體質,其實力氣也達不到哪裏去,少年逞着能,終於還是把這一大箱東西給搬到樓梯上了。

    到了上面,滾輪就可以用了,靈靈抽出了拉手,便順着光滑的地面推着行禮繼續前行。

    “喂,連一句謝謝都沒有的嗎?”紫眼睛少年朝着靈靈喊了一聲。

    “謝謝。”靈靈回頭說了一句。

    “你有手機嗎?”

    “有。”

    “多少呢?”

    “我沒打算告訴你。”靈靈頭也沒有回,繼續往出租車停靠點走去了。

    紫眼睛少年看着她的背影,尷尬的用手搓着鼻子。

    那名紅衣男子走了過來,咧開嘴一笑:“很受打擊,對不對?”

    “有點。”

    “我幫你綁了。”

    “我是那種對付一個小女孩還要用這種手段的人嗎?”紫色眼睛少年說道。

    紅衣男子想了想,很肯定的點了點頭:“是!”

    少年翻起了白眼,扭頭朝着前方走去。

    “把行刑人一個人留在紐約,沒有問題嗎?”

    “他能應付。”

    【馬上就要515了,希望繼續能衝擊515紅包榜,到5月15日當天紅包雨能回饋讀者外加宣傳作品。一塊也是愛,肯定好好更!】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