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莫凡根本高興不起來,因爲在這個電話打來的五秒鐘以前,還是這個號碼,卻發來的是一個三個英文的國際信號,翻譯成中文就是——救命!!

    可還未等莫凡從那份驚愕中回過神來的時候,這個電話就打了過來,用一種輕描淡寫的語氣,用一種看上去僅僅只是孤單害怕的口吻,這讓莫凡一下子升起了警覺。

    莫凡將短信遞給大家看,趙滿延剛要繼續意|淫幾句,卻立刻就閉上了嘴巴。

    “這是怎麼回事?”

    “攝魂控心,那傢伙操控了李雨娥,想要利用她來將我引到他設下的陷阱裏!”莫凡非常肯定的說道。

    和李雨娥接觸雖然不算多,但看得出來她是一個非常樂觀和堅強的人,那番話基本上不可能從她口中說出來的。

    當然,若沒有之前這個奇異的短信,莫凡也只會覺得奇怪一下,可在這樣的提醒之下,莫凡很快就聯想到了裴歷,一定是裴歷控制了她!

    這個行刑人,當真歹毒、險惡!

    “這下怎麼辦,她可能有生命危險。”趙滿延說道。

    “先別慌,裴歷應該暫時不敢對她怎麼樣,我在電話裏頭告訴過她,我快到醫院的時候會打給她,所以在我重新打給她之前,她不會有事。”莫凡說道。

    莫凡的反應速度也是神快,他要不這樣說,沒準打完這個電話,裴歷就把李雨娥給殺了!

    “我們通知神殿法師吧?”穆寧雪說道。

    莫凡和靈靈都搖了搖頭,這件事他們並不想神殿法師來處理。

    很顯然,裴歷以前就與神殿法師有密切關係,神殿法師一出現,他必定逃得無影無蹤。

    他們必須在紐約就解決掉這個行刑人,否則將來後患無窮,神殿法師只會將敵人給嚇走。

    “那傢伙自以爲是獵手,躲在暗中隨時想要取我的性命,那我就讓他明白,到底是誰獵殺誰!”莫凡冷冷的說道。

    ……

    ……

    這會已經入夜了,即便主幹道上也看不到太多的車輛,偶爾一架呼嘯的跑車滑過一道絢麗的光線駛過,伴隨着那些飆車黨們自以爲吸引全城注意的怪叫聲,殊不知那聽上去只會如垃圾一樣刺耳。

    橙黃色的燈光照耀着露面,幾名晚下班的護士踩着高跟鞋行走着,笑聲倒是格外的清晰。

    燈光拖長一個修長的人影,其中一名護士往這名男子那裏望了一眼,忽然發現他從兩盞路燈之間的燈光盲區中消失了,神祕而又邪異。

    到了醫院,燈光也主要以白色爲主,莫凡站在醫院門口,發現入夜後這裏人數比白天要少很多,再加上美國並不像中國人口那麼密集,即便是醫院大廳也看上去空蕩蕩的。

    這是好事,否則等等戰鬥起來驅散會變得極爲困難。

    ……

    五樓病房,李雨娥躺在白色的病牀上,眼睛凝視着天花板。

    窗旁,換了一身裝束的裴歷挑開窗簾往外望去,看上去並不是太過焦急。

    他有得是耐心,反正這次失手了,還有下一次!

    “你爲什麼非殺他不可?”李雨娥發出了疑問。

    “小姑娘,你好像不是很害怕的樣子。”裴歷轉過頭來,臉上的笑容卻很是陰沉。

    “我已經落在了你的手上,怕也沒有用。”李雨娥說道。

    шωш▲ttκǎ n▲¢Ο

    “你是一個少見的普通人。哦,順便說一句,假如你不賣飲品的話,興許可以做一位心靈系的法師,你都快二十歲了,難道你從來不清楚自己其實是一個很有天賦的人嗎?”裴歷走回到了病牀邊,滿目無聊的拿起了旁邊的蘋果,拿着水果刀慢慢的削着。

    “我知道,但我不喜歡。”李雨娥回答道。

    “真是有意思。”裴歷將蘋果削好之後,切成了兩半,一半遞給了李雨娥,一半送到了自己的嘴裏。

    李雨娥也不擔心什麼,咀嚼了起來。

    “我跟那小子,也沒什麼仇怨,只是奉命行事。他得罪了最不應該就得罪的人。”裴歷很有閒情的說道。

    “什麼人?”李雨娥接着問道。

    “哦,你最好還是不要知道的好,這個人……你知道對你沒有任何的好處。”裴歷說道。

    “我都要死了,還談什麼有沒有好壞程度。”李雨娥說道。

    裴歷看着她,不由的笑了起來。

    “我發現你還真是有趣。不過呢,我得提醒你,死亡其實並不是最可怕的事情,很多惹惱了那個人的人,他們用一輩子在哀求她,讓她賜他們一死,只要能讓他們舒舒服服的死去,手刃親人他們都願意做。你確定你要知道這個人嗎?”裴歷說道。

    “那還是算了。不過,我看見你的手背上有一個很大的圓疤,有很多的刻痕,好像是後面弄爛的,但那好像是神殿法師的手背信圖,你以前是神殿法師嗎?”李雨娥接着問道。

    裴歷擡起手,看了一眼自己右手手背。

    他憎恨這個圖案,爲了取掉他,不惜將手背給戳爛,可是即便面目全非了,這個女孩仍舊是認出來了,裴歷可以很肯定,假如這女孩願意成爲魔法師,一定會是一位相當出色的心靈系法師,沒有任何覺醒,洞察力都可以如此出衆!

    “那是我的恥辱啊。”裴歷仰起頭,看着天花板道。

    “很多人以成爲神殿法師爲榮。”李雨娥說道。

    “所以世人大多愚鈍……可憐我曾經也是這羣人的一份子,是那麼的對他們的信念不帶一絲懷疑,我爲他們付出了我半輩子,肩負起了不屬於自己的責任,只期望他們能夠照顧好我的女兒。他們沒有做到,偌大的自由神殿,坐擁全世界最強的法師,他們竟然連一個像你這樣年齡的女孩都保護不好。”裴歷面帶着笑容,他在敘述着這些事的時候,臉上並沒有半點痛苦,就連語氣也沒有任何的激動。

    可在這李雨娥看來,並非是他的情緒有多平靜,反而是一種嫉惡如仇到了極致的表現!

    “發生了什麼?”李雨娥問道。

    “我有一個女兒,我用盡一切去呵護她,看着她長大成人,她被選入帕特農神廟神女殿的那一天,比我自己進入自由神殿成爲神殿法師還要讓我欣喜若狂,更讓我感到驕傲與自傲。我還有一位上司,他犯了錯,神殿不希望他遭到責罰,於是一直將他視作大哥的我願意爲他承擔這一切。我被逐出了神殿,更被廢除了一身苦修得來的修爲。我的這位上司答應過我,會讓我女兒成爲至高無上的法師,超越我這小小的神殿成員,我相信了他,甘願做一個沒有一絲力量的人,哪怕是清掃紐約大街,我也覺得這一切都值得。

    “然而有那麼一天,有一個東西要我的女兒死去,要將她拽入到死亡深淵,連靈魂都不放過。我祈求我的那位上司救她,他沒有做到!我親自與那個殺死我女兒的東西拼死決鬥,可我沒有一絲絲的魔法。那一刻,你知道我有多渴望自己的魔法回到我的身體裏嗎,在最親的人哭喊聲嘶中如同一個廢物老狗般趴在旁邊眼睜睜的看着這一切發生……”裴歷表情依舊沒有任何太大的變化,溫和得有些怪異和可怕。

    李雨娥沉默了,她並不知道魔法師的世界究竟是怎樣的,可聽裴歷描述的這些,卻能夠感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殘酷!

    “那個人,讓我恢復了我的魔法,甚至讓我變得比以前更加強大。所以你覺得那個人向我提出殺掉一個小子這樣簡單的要求,我會拒絕嗎?”裴歷說道。

    李雨娥剛要說話,這時手機忽然間響起來了。

    李雨娥以最快的速度接通,正要朝着電話裏頭大喊,然而裴歷速度比李雨娥更快,她還沒有喊出聲來,雙眸就已經失去了正常的神彩,帶着空洞與木訥。

    “你來了嗎?”李雨娥問道。

    “我到了,你是在哪個病牀。”莫凡詢問道。

    “五樓,走廊盡頭的這間。你一個人過來嗎?”

    “是啊,難道你要見我,我還帶上一個大燈泡嗎?”莫凡笑了笑。

    “嗯,正好醫院到了這個點,基本上沒有什麼人,我先掛了……”

    “別急,我不知道路,我在五樓了,你說走廊最盡頭這間是哪間,右邊的還是左邊的,這裏有兩間,我可不想走錯。”莫凡說道。

    “只有一間,亮着燈的。”李雨娥回答道。

    “哦,你不是一直在病房沒有出去過嗎,怎麼知道只有一間啊?”莫凡說道。

    一旁正在操控着李雨娥神智的裴歷愣了一下,他馬上意識到什麼,豁然轉過身去。

    一柄柄黑色的劍釘一下子朝着裴歷飛來,裴歷完全沒有留意到莫凡這傢伙是什麼時候到的,明明還通着電話……

    巨影釘的禁錮極強,即便是他這樣的修爲,若是讓巨影釘全部刺中了身體,一樣會被黑暗之力給壓制得難以念出半個魔法來。

    最重要的是,裴歷剛纔一直在和李雨娥說話,回憶着自己不堪的往事,卻沒有注意到燈光的亮度莫名的變暗,整個樓道和病房都瀰漫着一股難以察覺的黑暗氣息!

    司夜統治!

    司夜統治下,巨影釘更化作了影釘暗陣,裴歷根本不敢再在這個屋子裏多呆半秒鐘時間,一轉身就往窗外撞了出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