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星河之脈大有鵝蛋,形如鑽石,卻要比鑽石更加晶瑩剔透,上面點綴著無數繁密的光點,細細看上去會發現它們宛如星河一般唯美璀璨。

    這就是無數魔法師夢寐以求的星河之脈,當魔法師到達修為瓶頸,想要沖破自己的星雲壁壘的時候,便一定需要這件物品,因為它是幫助魔法師將星雲化作星河的重要資源!

    星雲與星河之間有著巨大的鴻溝,人類法師要想憑借著自身的力量來打破壁壘,越過鴻溝真的很難很難,唯有星河之脈,它所提供的龐大能量不僅可以讓魔法師完美的吸收,並且會產生極強的能量脈波,沖擊著星河之境!

    星雲化作星河,才是中階埋入高階的標志,星河所能夠提供給法師的魔能是小小星雲無法比擬的。

    星河之脈並不是百分百成功,唯有根基足夠扎實,也確確實實卡在中階巔峰的法師才有進階的希望。

    中階法師要想跨入高階,星河之脈唯一的選擇。誠然也有人自己突破的,但那概率極其之低,幾萬名中階法師中都未必會出現一個。

    穆寧雪現在急需一份星河之脈,這幾天隊員們紛紛忙碌了起來,都不見蹤影,其實意味著他們都已經得到了背後勢力提供的星河之脈,都在沖擊高階了。

    不需要多久,整個隊伍都會是高階法師,這就是國府之隊!

    隊伍里所有人其實都已經在中階達到了最頂峰狀態,晉升高階只是什麼時候拿到星河之脈的問題,為了確保成功率,沒有到淘汰之日,他們是不會那麼輕易嘗試突破進階的。

    而眼下,淘汰之日就要到了,他們不會再等下去了。

    “你什麼時候買的?”穆寧雪看著莫凡手中閃耀的晶瑩之光,說不感動是騙人的。

    這種感覺就像是有男人將一顆巨大的鑽戒放在自己面前,在自己最需要幫助的時候。

    偌大的一個家族,血緣維系的巨大家庭,都可以說因為星河之脈對自己置之不理,這個男人卻可以將它放在自己面前……穆寧雪根本想不到,更想不到他其實一直都明白自己最需要的是什麼。

    “你睡我房間那天,我睡你屋睡不著,就跑了一趟市里。”莫凡說道。

    假如這個情景下能夠時間稍微定格,心髒噗咚跳動的莫凡很想掏出手機,詢問一下廣大智慧的網友們,自己要不要順勢單膝下跪,在線等,非常急?

    但事實上這種弱智行為在此刻並不允許,他只是看著穆寧雪,希望她明白自己確實從來都沒有放棄過要將她娶回家當老婆的這個念頭,既然私奔不成功,那就明媒正娶,也不管她是以前那種關心花花草草、喜歡小貓小兔的穆寧雪小公主,還是現在一心只想追求更高魔法境界,凍結世界的冰之女神……

    莫凡要感謝穆氏世家,沒有他們的殘忍,自己不會有這麼好的機會,要感謝赤色裂妖,不是它祭獻給自己的統領級精魄,自己養女兒養成窮光蛋的男人根本買不起這星河之脈,還要感謝國家,這國家國府的淘汰體制真的太好了,將穆寧雪逼上了一個自己可以順勢下手的絕境,莫凡本以為追求的道路還很長,阻礙還很多,沒想到一個人情冷暖、世態炎涼,自己立刻離自己的理想這麼近了,搓手可得!!

    “我做好了自己的打算。莫凡,很謝謝你。”穆寧雪眼楮里有些閃爍。

    她真的很欣慰,欣慰還有人對自己這麼真誠,可她並不打算拿莫凡的星河之脈。

    正如她之前說的,莫凡作為一個擁有整整六系的人,他遠比任何人都更需要資源,所有的資源集中在他一個人身上,他也可以吃下,可以變得更強更強,事實上現在的莫凡已經強得驚人了,可穆寧雪知道他還有更大的提升空間……

    “別這樣,國府之隊的機遇難得,如果你真的不希望自己就此沉沒在法師巔峰,就先突破到高階再說。別跟我客氣,等到以後你回想起來,會覺得很沒必要的,反正我的就是你的。”莫凡語速極快的說道。

    這番話說出口後,莫凡自己也覺得心髒越發快速的跳動,感覺又身處西安古都,亡靈鋪天蓋地,山峰之尸傲立城中……

    莫凡覺得自己想表達的,並非完全是這個意思,可說出的話就是這句話,他希望穆寧雪能夠明白自己心意,並且能夠坦然的接受。

    現在,莫凡其實也希望這是在櫻花的季節,干枯的櫻花樹上灑下一些漂亮唯美的花瓣,幫自己壯壯氣勢,而不是在這樣一個空曠的公園里,沒有行人,枯樹連綿,真要說有那麼一點表達心意意境的,也就是他們背後的北歐神話雕像噴泉。

    泉水本是潺潺流出,卻不知為何漸漸凍結成冰。

    剛凝聚成冰,一股熱浪撲去,又融化成水。

    莫凡覺得自己這輩子都沒這麼認真過了,忐忑的宛如一個初高中生將情書遞給喜歡的人。

    “我其實也沒那個意思,這樣,星河之脈你拿著,純粹當我借你的,以後你再還我,總之你先度過這個難關,以後的事情以後說。”莫凡也不知道穆寧怎麼想的,他又覺得自己這番話完全是在用星河之脈來順便綁架穆寧雪的心,這樣不太好,所以沒等穆寧雪開口,自己又表達了一層意思。

    穆寧雪看著他,感覺這貨都沒給自己說話的機會。

    眼見莫凡又要再說話了,穆寧雪急忙阻止。

    “呃,我不說,你說……總之,唉,你說,你說。”莫凡尷尬道。

    穆寧雪也是難得見到莫凡這神經大條的貨這般忐忑不安,事實上她也有點慌的。

    “我說我有自己的打算,是真的。你的星河之脈就算是借,我也不會要。你得明白國府之隊的道路,不單單是我們這十幾個人之間的競爭,也更是我們這十幾個人背後勢力、財團、家族的資源比拼,假如這一個星河之脈可以讓我順利抵達威尼斯,我不會矯情的,但事實上這遠遠不夠,路還長,需要的還更多,我依然會被淘汰,而你將它給借我,還會影響到你自己的修煉道路。其他人都到了高階,甚至兩個系、三個系都是高階,你的優勢會蕩然無存。”穆寧雪盡量心平氣和的給莫凡解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