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

    海風吹來,隱約能夠嗅到這具巨大骸骨上面散發出來的一種奇怪的氣味,正瀰漫在了這個小小的港口之中。

    此時港口木棧道處已經圍滿了人,他們都從未見過這樣的情景,一時間各種可怕的謠言在這些人駭然之中逐漸醞釀,相信用不了多久便會傳遍整個提諾阿亞城大街小巷。

    “這個……這個確實有點大,大得誇張!”趙滿延嚥了一口,眼睛都有些瞪出來。

    坐在飛機上望下看的時候,就覺得這白色的東西和小小的港口有幾分違和感,可等他們落地,然後親自到這現場看之後才發現,這骸骨確實相當驚人。

    “這種級別的生物,怎麼會被弄成這副樣子啊,骨骼好像非常的完整,可身上沒有一滴血和一絲肉,內臟就更不用說了!”南珏說道。

    “江昱,你看下這是什麼生物。”莫凡推了推旁邊的識妖專家,一臉認真的詢問道。

    旁邊的趙滿延頓時一臉無語,叫道:“你這也太難爲人了吧!!”

    “這應該是一隻海疆猛獁,其頭顱和上身似遠古巨象,下半身卻是鯨體,一般都是棲息在遠海、深海之中,不屬於喜歡侵擾人類的海獸、海妖,但卻是許多兇殘海妖都要繞道行走的極爲蠻橫的霸道生物,這東西一天要吃上十幾只海妖才能夠維持身軀正常機能,而且從來都是一口生吞……它們還有一個稱號,就是輪船殺手。在歷史上記載中,被這種海疆猛獁撞毀的豪輪沒有一百也有八十,還都是那種輪船上都是法師,輪船承受能力堪比統領級生物的……”江昱一口氣說道。

    莫凡點了點頭,而趙滿延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

    尼瑪這一堆骨架子擺在這裏,江昱都能認出其品種,識別能力未免也太誇張了吧,在神祕的海洋之中像這種體型的生物稱不上氾濫成災,可品種也絕對不會少!

    “這傢伙死了沒超過兩天。”江昱接着說道。

    “這麼大體型的生物,死亡後身體腐爛成骨需要很長的時間吧,怎麼可能沒超過兩天?”莫凡說道。

    “你們看它的牙……哦,那不是角,是牙,類似於象牙的那種牙。海疆猛獁的牙價值超過千萬,可以用來做鎧魔具和斬魔具的。它的牙現在纔開始泛黑,而海疆猛獁死亡之後,牙會在幾天的時間就徹底變成黑色,如炭石一般,整體都發黑之後,這牙就毫無價值了。”江昱說道。

    莫凡擡起頭,注視着那高高揚起的飛揚之牙,正如江昱說得那樣,它開始泛起了黑色。

    “我還是不明白,海洋之大,存在着比海疆猛獁更強的生物是可以理解,可這具骸骨相當的完整,根本不想有經過沖擊和碰撞。而即便海疆猛獁被實力碾壓一擊秒殺,可他身上的皮、肉、內臟、血都哪裏去了,更何況,骨不是很重的嗎,爲什麼跟輪船一樣漂浮在海面上。”南珏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你們也真愛管閒事,趕緊去他們的國館,解決掉他們就可以去下一個地點了!”

    顯然,誰都無法解釋海邊這駭然一幕,包括那些已經在提諾阿亞城市多年的獵人團們。

    只是這樣一具巨骨停靠城市海口,居民們南面心慌,一隻海疆猛獁若是闖入到這座城市來都可以對城市造成毀滅打擊,何況這一片海洋之中還潛藏着可以輕易殺死海疆猛獁的魔鬼!!

    恐懼是會傳染的,走在大街上,總是能夠聽到人們的竊竊私語,基本上都在討論着下午的這件事。

    想必很多新聞報社也已經開始擬稿了,準備上第二天的頭條……

    莫凡是一個好奇心很重的人,那骸骨給人的視覺衝擊確實很強,而這並非是重點,重點是這海疆猛獁如何死亡的??

    “江昱,海疆猛獁的實力大概在什麼層次?”莫凡忍不住繼續問道。

    “最弱的也得是大統領吧,在海邊的那傢伙,從它的牙和體格來看,有可能接近君主級了。”江昱說道。

    “接……接近君主級……江昱,你別嚇我!”趙滿延渾身一哆嗦!

    接近君主級的生物如此慘死,這不就代表着提諾阿亞城市附近有真正的君主,還是那種嗜血、吃肉的殘暴君主!

    江昱在沒有說出這種生物的級別時,大家都不以爲然,可現在又是完全兩種心境了,似乎即便被這一整個城市包圍着都沒有半點安全感。

    “我們趕緊打國館賽,打完趕緊離開,坐飛機離開。”

    “……”

    ……

    葡萄牙的國館賽,莫凡半點興趣都提不起來,反倒越聽江昱說,莫凡越對海邊骸骨的事情熱衷。

    “你們想去就去吧,國館賽我們應該能應付。”艾江圖已經從莫凡那眼睛裏看到了不安的光芒,有些無奈的說道。

    “嘿嘿,那交給你們了!走走走,看八卦去。”

    “尼瑪那哪裏是八卦,簡直恐怖事件好不好。”

    趙滿延不情願去,但生生的被莫凡拖走了,最喜歡刺激的蔣少絮果然也加入到了探尋真相的行列中來,讓大家有些小意外的是,一向對除了修煉之外的事情都漠不關心的穆寧雪也挪出了隊伍,跟在了這個小探險隊的後面。

    “莫凡,由此可以表明,穆寧雪其實是那種外在如寒冰,內心極度追求刺激,喜歡冒險的女人,等哪天你把她推倒……哦不,等哪天,她一定會把你推倒,你會感受到她不爲人知的狂野!”趙滿延果然是一個淫|賊,就這麼一件小事都能夠做出這樣不要臉的推斷。

    “你這句話要是被她聽到,我他媽變身都救不了你狗命。”莫凡說道。

    “嘿嘿嘿~~~”趙滿延乾乾的一笑。

    莫凡其實也有些意外,穆寧雪竟然對那具骨架子感興趣。

    可很快莫凡就發現自己搞錯了,大家在朝着那骸骨前行的時候,走在後面的穆寧雪自己走了一條路,消失在了這片海邊街巷中。

    這一帶海邊街巷錯落層疊,走進之後跟迷宮一樣,莫凡也沒注意穆寧雪跑哪裏去了,無奈之下只好繼續往骨架海口的方向走去。

    ……

    穆寧雪在小巷之中穿行,木質的鞋跟踩在那階梯上,聲音有旋律的在狹窄屋道中迴響着。

    不知不覺,她已經走到了一座石橋上,這座石橋是跨過這邊的地基通往另外一邊的半山海邊別墅羣,橋下是一個淺灘,海水正在往上蔓,淹沒了淺灘,將石橋下的沙子地變成了小河……

    石橋外面是一片看上去並不乾淨的海灘,很窄的那種,海洋被別墅半山給擋着了,僅僅看到海洋非常有限的一角。

    在這複雜地形中迷路的海風忽然打來,穆寧雪銀色的頭髮絲凌亂的披散開,露出了她整張冰雪之肌的絕美臉頰……

    “唉,這個月第三個了。”一名坐在石橋頭抽菸的老伯重重的嘆了口氣,目光注視着淺灘處那黑色的袋子。

    淺灘上有人,那是一名穿着紅色衣裳的火系法師,在火系法師面前有一個高高架起的木堆,木堆上有一個被黑色袋子裹着的東西。

    有人將那黑色袋子給撕開,而裏面竟然露出了一個穿着光鮮的人,那人沒有任何生命跡象,筆挺的躺在木架上面。

    火系法師完成了星軌,用帶着金黃色效果的火焰點燃了木堆,頓時整個木堆燃燒了起來,也迅速的吞沒了躺在上面的那個年輕人。

    穆寧雪看到火光衝起,不由的愣了一下。

    火葬??

    爲什麼在那個淺灘邊上舉行火葬啊??

    這種形式的火葬,一般都是給病疫死去的人做準備的,難不成這座看上去無比光鮮美麗的城市其實存在着病疫?

    “老伯,您剛纔說什麼?”穆寧雪走了過去,詢問那位感慨的老伯。

    老伯說得是國際語,這座提諾阿亞城人種衆多,不少人都是說國際語的。

    “這已經是這個月在這裏舉行的第三次火葬了啊。”老伯回答道。

    “他是病死的嗎?”穆寧雪問道。

    “要是病死那還不至於這樣人心惶惶啊。”老伯說道。

    “爲什麼?”

    “你還是不要聽了好,這件事聽了你會做噩夢的。”老伯搖着頭。

    “我想知道。”

    老伯看着那堆火焰,看了許久,像是在等待火焰將那具不祥的屍體給徹底焚盡。

    過了好一會,老伯纔開口道:“與其說病死,倒不如說是自殺,不,不,是詛咒……因爲他們全都是自己發瘋了一般衝到海邊,將自己身體浸泡在海水裏窒息乾枯而死的……”

    “您看到了?”穆寧雪眉頭一鎖,無比嚴肅的問道。

    “是啊,我看到了,如果要算上所有,這已經不是我在這裏看到的第三個了。”

    穆寧雪心頓時沉了下來。

    她會走到這裏,正是因爲剛纔途徑這附近的時候有聽街邊的幾個婦人在談論此事,起初穆寧雪以爲他們說的是那骸骨,稍微仔細一聽,卻讓穆寧雪猛的想起了自己在日本東海城遇到的那件詭異怪事!!

    溺咒!!

    當初,穆寧雪在矮堤親眼目睹了一個女法師發瘋惶恐的衝進了海洋,然後在短短的時間裏身體泛白溺水而死!

    現如今,她又一次撞見了,竟然是在這相隔了快半個地球的葡萄牙海邊城市!

    海風再一次突如其來,吹打在穆寧雪的身上,一種莫名的冷意頓時在肌膚上涌了起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