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莫凡和穆寧雪負責走訪,在這座提諾阿亞城市中除了那個淺灘之外,還有幾個靠近水域的地方都出現過了這種溺咒。

    就像連環殺人案一樣,往往都會有某些共通點,通過這共通點猜測兇手的性別、職業、可能人羣。

    溺咒是隨機的發生在那些海邊的城市的人身上,可這不代表這些溺咒死亡的人沒有半點關聯,現在莫凡和穆寧雪就是想從那些死亡的人中找到這個關鍵,否則他們除了知道人莫名溺亡之外,什麼可以追蹤下去的線索都沒有。

    先去探訪了那位老伯,老伯目睹過八具,想來他應該會有什麼發現。

    老伯有些神神叨叨,給莫凡和穆寧雪講了一個傳說,說這是海祭,海之神需要人們向他們進貢,纔可以保證風調雨順。

    這傳說在莫凡聽來跟瞎編出來的沒有任何的區別。

    需要付出生命代價的祭祀,通通都是狗屁,坐收人性命的東西,也根本不能稱之爲神。凡是都要講科學的嘛,這都二十一世紀了,怎麼還會有如此落後封建迷信思想!

    “我去問過那些親屬了,這個月死掉的那三個人互不認識,然後我看了一下他們的照片,發現他們皮膚都偏曬黑,他們的家人告訴我,他們都比酷愛游泳。”莫凡說道。

    “酷愛游泳?”穆寧雪一臉霧水。

    “嘿嘿,我也覺得這不像是什麼線索。”莫凡聳了聳肩。

    自從學了魔法,莫凡覺得自己更喜歡打打殺殺,動腦筋的事情都有些不擅長了。

    ……

    走過一條擺滿了鮮花的窗子巷,莫凡看見一個男子迎面走來,他的手上拿着一瓶啤酒,臉上帶着幾分悠閒愜意。

    很快,這名啤酒男子注意到了同樣迎面走來的穆寧雪,嘴角浮誇的一揚,朝美貌如仙的穆寧雪吹了個口哨,眼睛更是直勾勾的盯着穆寧雪肌膚光滑的鎖骨,試圖往更深處看去。

    “你當我不存在是吧?”莫凡瞪了一眼這個傢伙,語氣不善的道。

    “你是什麼東西?”男子倒也是暴脾氣,馬上硬氣道。

    “滾!”莫凡手一擺,形成一股空間之力,毫無徵兆的朝着這名男子打去。

    莫凡也沒下重手,就是給這種傻x一點教訓。

    誰知男子也不是省油的燈,身上迅速的捲起了一層水綢,保護住了他自己。

    “空間系?你是高階法師??”男子挑起了眉毛,倒是對莫凡有些刮目相看了。

    “知道了還不滾?”莫凡道。

    “高階也沒什麼……”

    莫凡又是反手一巴掌,實在懶得聽這個小流氓在這裏廢話!

    這一次,莫凡出手就更重了,畢竟知道了對方也是法師。

    反手之力打在流氓男子身上,男子這次是招架不住了,整個人順着長長的小巷子飛了出去。

    摔落在地上,連手邊的啤酒也摔碎了,滿地的泡沫,這名男子倒也沒有受什麼傷,帶着幾分惱怒的站了起來,這傢伙自知不是莫凡對手,用手指着莫凡道:“小子,這裏可是我的地盤,你等着向我跪地道歉吧!”

    說完這句話,這男子轉頭就跑了,巷子複雜交錯,莫凡還想把他抓來修理幾下,結果已經不見了他的人影。

    “孬種。”莫凡覺得此人也是有點可笑。

    “不用理會他就好了,別在這種人身上浪費時間。”穆寧雪對莫凡的行爲倒不是很贊同。

    “你長得好看,很多人看你那是正常的,但當着我的面還吹口哨耍流氓,這不僅是對你有些肆無忌憚更是在挑釁我!我沒把他打得滿地找牙,已經是我心胸寬廣了。”莫凡坦蕩蕩的說道。

    莫凡總有他的理由,穆寧雪也懶得去跟他反駁了,事實上在穆寧雪看來論流氓的程度,莫凡和那個傢伙比起來是有過之而不及!

    ……

    走到了一片居民區,這裏是莫凡和穆寧雪要探訪的第七家。

    倘若還是隻得出死者們有一個共同的游泳愛好這種線索,莫凡覺得還不如回旅店去睡覺……

    到了第七家,走進它們那纏繞着紫羅藤的小院子,莫凡忽然間聞到了一股惡臭的氣味。

    穆寧雪也嗅到了,不禁捂住了鼻,她有些奇怪,爲什麼明明這麼小清新的院子裏會發出這麼難聞的氣味來。

    “有人嗎?”莫凡走了進去,推開了那小木門。

    “有人嗎,你們家臭氣薰街啦!”莫凡再喊了一聲。

    屋子裏並沒有任何應答,莫凡和穆寧雪不禁對望了一眼。

    莫凡步伐加快了一些,直接走入到了這個民宅的大廳裏。

    “你們,你們幹什麼,混蛋,竟然闖到我家來,我跟你拼了!!”忽然,院子外頭傳來了一個有些小熟悉的聲音。

    莫凡和穆寧雪轉過頭去,發現正是之前那位流氓氣息的水系法師。

    這裏是他家?

    莫凡和穆寧雪都有些哭笑不得,這世界還真是小得不行。

    “這是你家?”莫凡問了一句。

    “廢話,我說你不要太過分,就算你是高階法師,也不能因爲多看了你女朋友幾眼,你就追到我家來搞事!”這名水系法師說道。

    “你家有東西煮糊了,你沒聞到嗎?”莫凡說道。

    水系法師深吸了一口氣,頓時一陣乾嘔。之前因爲看見莫凡和穆寧雪闖進來,他都忽略了這股臭氣熏天。

    “怎麼會這麼臭??”水系法師說道。

    “問你自己啊,好像是從這個大房間裏傳來的。”莫凡指了指一個完全鎖着的房間。

    這個房間是從外面鎖上的,甚至還把所有縫隙都給釘起來,這在莫凡看來就很不對勁了,除了囚禁人之外,一般人不會這麼幹。

    流氓男子愣了一下,臉色一下子變了。

    他急急忙忙找出了鑰匙,哆嗦的把那房間門給打開。

    房間門一推開,霎時惡氣撲鼻,三人都不得不屏住了呼吸!

    “諾科,諾科!”流氓男子大叫了起來,朝着房間裏衝去。

    莫凡也跟了進去,但很快一副實在令人噁心作嘔的畫面印入眼簾,一時間有些失了神!

    流氓男子也傻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失魂落魄……

    穆寧雪更是轉過臉去,有些不敢看了。

    莫凡見過很多慘不忍睹的畫面,可眼前的這一幕還是讓他感到幾分不適。

    屋子裏有一個人,明顯是被鎖着的,看樣子也應該是被這個流氓水系法師給鎖住的。

    但是,屋子裏這人已經死了。

    他的手腕割開,流出了大量的鮮血,鮮血被用一個鐵盆裝着,此人整張臉都浸在其中,溺死在血液之中。

    或許,已經分不清他究竟是失血過多而死,還是溺死的了,總之他的身體一樣泛白,一樣萎蔫,死狀和溺咒完全的吻合!!

    ……

    流氓男子痛哭了很久,看得出來那個叫諾科的人應該是他的弟弟。

    更悲劇的是,大概在三個多月以前,他的哥哥也是溺咒而死……

    也就是說,他家裏已經有兩個人因爲溺咒而死了!

    “和我們說說情況吧,我想你比任何一個人都想搞清楚他們的真正死因。”莫凡給男子買了幾瓶啤酒,算是給他壓壓驚。

    男子一下子就灌了兩瓶下去,顯然無法接受這可怕的事實。

    “諾科喜歡衝浪,我不允許,於是他跟瘋了一樣衝上來對我又抓又撓。我覺得他有些神智不正常,便將他鎖在了家裏。昨晚我沒回家,打算關他一整天,好讓他反省反省,誰知道他把自己淹死在血裏。我到底做錯了什麼啊??”鮑比說道。

    “這應該和你無關,不過你家裏出現了兩個溺咒確實很古怪,溺咒在全球都有出現,可概率再高也不至於發生在同一個人家裏兩次,你的哥哥和諾科是不是有到過相同的地方,或者做過相同的事情,吃了類似的東西?”莫凡認真的問道。

    “他們總是呆在一起,我是法師,很少出入家裏,大多在魔法協會呆着,大哥經常帶着諾科去玩,他們去過哪裏我也不是很清楚。”鮑比說道。

    鮑比顯得很傷心,說話也有些斷斷續續,莫凡也沒好再問下去,大概只有等他情緒平靜一些才能夠理智的分析出一些有用的信息了。

    莫凡和穆寧雪到了一旁,各自從對方的眼睛裏看到了駭然與不安。

    “真的好可怕。”穆寧雪低聲道。

    “是啊,我想這個諾科應該也中了溺咒,正常情況下他應該會自己跑向海邊,然後溺死。結果很不巧鮑比把他鎖死在家中,讓他的弟弟碰不到一點水,結果他的弟弟用這種方式完成了溺咒儀式,這已經不單單是疫病的問題了,還存在着某種精神上的折磨和控制。”莫凡說道。

    “可究竟是什麼樣的精神控制,會讓一個人把自己溺死在自己血裏?”穆寧雪說道。

    “我已經通知靈靈了,這個現場先別動,我想這次事情應該會給我們找到溺咒的一絲有價值的線索!”莫凡認真的說道。

    如果說一開始莫凡還帶着懸賞的態度在處理這件事,那麼現在親眼目睹這無比悚然的一幕後,莫凡已經沒有了半點悠然自得的心態了!

    這到底什麼詛咒,駭人至極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