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沒多久,靈靈就抵達了這裏。

    鮑比看見一個小少女走進來,急急忙忙站了起來道:“小姑娘別走進來,會嚇壞你的!”

    靈靈還是走了進去,那雙泛着與年齡不符的睿智光芒的眼睛直接凝視着這血淋漓的現場。

    她靠近了一些,用手指攪動着那一盆有些粘稠的血,隨後又稍稍將死去的諾科的臉擡起來,仔細查看了一番。

    鮑比人都傻了,一臉愕然的看着靈靈,好半天都沒回過神來。

    “先別通知警方和魔法協會的人,他們來了我們就找不到我們要的信息了。”靈靈交代了一句。

    “我用空間系魔法把這裏隔絕了,味道也不會飄出去。”莫凡說道。

    “這是什麼東西?”靈靈指着鐵盆邊沿的一些奇怪的雜物,疑惑的道。

    “不知道,看上去有點像皮屑之類的。”莫凡說道。

    靈靈小心翼翼的把那粘附在鐵盆旁的皮屑給收到了真空袋裏,好帶回去做一番研究。

    “叫個手藝好的師傅過來,解剖一下他的身體。”靈靈說道。

    “解……解剖??”一旁的鮑比立刻反對。

    這可是他親弟弟啊,哪裏能解剖,必須好好安葬。

    “如果你覺得給他辦一個好的葬禮,體體面面的入土爲安會比查出真正死因,找到真兇更有意義,那你現在就叫魔法協會的人過來吧,那羣庸才只會告訴你,以防萬一,我們火化了他。”靈靈義正言辭的說道。

    鮑比估計沒想到一個小女孩能夠說出這樣一番話來,呆呆的看着靈靈。

    “你跟我們一樣想知道殺死你弟弟和你哥哥的東西是什麼的話,那就按照她說得來。”莫凡拍了拍鮑比語重心長的說道。

    鮑比也不是那種情緒化的人,他點了點頭,只好將自己弟弟交給靈靈來處置了。

    ……

    靈靈和請來的老師傅在裏面解剖,莫凡和鮑比坐在院子裏,一人手上一瓶冰鎮黑啤,時不時對飲一口,完全不像白天還打過一架的樣子。

    “你大哥是怎麼處理的,火燒了?”莫凡問了一句。

    “恩,當天就燒了,魔法協會那邊一個老藥師說,這可能是疫病,會傳染,必須立刻燒掉。即便我阻止,他們也直接執行了。”鮑比說道。

    “你弟弟諾科是什麼時候變得……變得……”

    “有些失去神智?”

    “對,你是什麼時候察覺他有些失去神智的?”莫凡問道。

    “大概一個星期前吧,諾科脾氣變得很不好,我以爲他知道了他哥哥的事情才變成那樣。”鮑比說道。

    “在此之前,還有什麼不正常的症狀?”

    “也沒有吧……很正常,假如胃口變得特別好算是的話。”鮑比說道。

    “胃口變得特別好??”

    莫凡隱約想起了之前探訪的幾個死者家屬,似乎他們之中也有提到過類似的問題。

    “我家盧比以前還很挑食,近段時間明明好好的,什麼都愛吃,我以爲他身體會因此變得強壯起來,身體虛弱的小毛病也會因此消失,誰知道他忽然間就這麼死了……”

    莫凡記得其中一位死者的媽媽是這樣說的!

    “雪雪,你再去走訪一下我們之前走過的那幾家,去問問死者們死前食慾的這個問題。”莫凡對穆寧雪說道。

    穆寧雪點了點頭,立刻就行動了起來。

    ……

    風系的穆寧雪走訪起來也快,沒多久她就返回到了院子裏。

    從穆寧雪臉上的表情,莫凡便知道了答案了。

    “每個人食慾都大增,是平常的一到兩倍,沒有一個例外。”穆寧雪認真的說道。

    “這種細節的東西,警方、獵人們多半不會過問的,也不會覺得有什麼問題,但興許就與這事有關係。”莫凡翻開了靈靈的資料庫電腦,僅僅針對死亡的食慾這個問題又進行搜索了一番。

    儘管不是所有的溺咒死者的死亡記錄中都有有關食量的這個描述,但確實在一些字裏行間中,找到了其他關於食量的一些無意記載!

    “食量,這東西跟詛咒有什麼關係??”鮑比很是不解的問道。

    “食慾大增,未必就是好事,尤其是所有死者都沒有因爲食慾大增而變化了體型。”莫凡說道。

    正說着關於食慾的事情時,靈靈已經從那間屋子裏走了出來。

    她看着坐在院子裏的三人,眼睛裏有一些光澤。

    “有一些發現。”靈靈說道。

    “我們也是。”

    當下,莫凡將死者生前食慾大增的事情給靈靈闡述了一遍。

    靈靈思考了片刻,這纔將她發現的結果道出:“諾科身體極其虛弱,就像一個十幾天沒有怎麼進食的人那樣,他生前之所以還看上去和平常沒有什麼區別,完全是因爲身體內部水過多而腫脹的假象。”

    “這……這麼怎麼可能??”鮑比怪叫了起來。

    諾科明明吃了那麼多東西,身體怎麼會宛如一個注水空殼一般,這完全違背了常理啊!

    “真是越來越頭疼了。”莫凡苦笑了起來。

    沒法解釋,這真的有些沒法解釋了。

    吃的多,結果身體是飢餓無比的狀態……一個人消化速度再快也沒有理由這樣啊!

    “我覺得我們已經有線索了。”靈靈說道。

    說着靈靈已經跑進了屋子裏,將之前那滿是血的貼盆給端走了。

    這讓穆寧雪和莫凡都非常的疑惑,拿那盆血做什麼?

    靈靈找了一個過濾網,讓莫凡幫忙拿着。

    莫凡按照她說的做,拿着過濾網,隨後靈靈將那一盆的血朝着這過濾網上開始倒。

    粘稠的血順着過濾網的縫隙流了下去,看得一旁的鮑比心情複雜得難以言明,這小少女未免也太彪悍了吧,他自己一個法師看到這血淋淋的畫面都怕得要死,怎麼這小姑娘一點事都沒有的樣子。

    血不停的往下倒,莫凡正納悶要發問的時候,忽然間發現過濾網上有什麼東西在蠕動。

    這東西看上去像血塊,但有有些柔軟,似乎稍微用力一點,都能夠柔軟的從過濾網下擠過去。

    “這是什麼?”莫凡指着蠕動的血塊,發問道。

    “別動它,這東西很脆弱的,只要一離開了液體,就會迅速的死亡。”靈靈交代道。

    莫凡立刻收回了手指,一旁的穆寧雪和鮑比也湊過來看,不知道這究竟是什麼玩意兒。

    “再去拿點水來。”靈靈說道。

    拿了水,靈靈用水朝着那蠕動的血塊上澆,將它身上的血液給清洗乾淨來。

    詭異的是,隨着粘稠的血沖刷下去,那蠕動血塊就跟化了一樣,居然就那麼的消失在了過濾網上。

    “怎麼沒掉了?”莫凡詫異的問道。

    “它還在,你們再仔細看。”靈靈說道。

    莫凡低下頭,仔仔細細的看着,終於在過濾網原來的位置上發現了一個完全透明的小蛆!

    這東西身體似水母一般柔軟,但比水母更透明,幾乎到了肉眼看不見的程度,而它的形狀類似於蛆,大概比拇指大上一些。

    “我從沒有見過這種東西。”穆寧雪說道。

    穆寧雪也屬於博覽羣書的類型,這樣的生物真是頭一次見,最重要的是,它爲什麼會出現在血裏,難不成所有溺咒而死的人,血液裏其實都有這種透明之蛆??

    “你們沒見過很正常,它現在是一個幼體形態,只有到了海洋之中,以足夠的水分作爲養料,纔會快速的長成它們的真正面目。”靈靈說道。

    “什麼真正面目?”

    “這個不好說,水母歹蛆真正可怕的地方就在於,它們在幼卵形態相當於一個隨意可塑的胚胎,基本上它們纏上什麼,就能夠慢慢的成長成什麼。”靈靈說道。

    “你的意思是,這傢伙可以長成任何生物?比如說撞見了赤妖,於是就會長成赤妖,逮到了海怪,就變成海怪?”莫凡驚奇的說道。

    “差不多,我這也是第一次見到鮮活的水母歹蛆,晚上可以好好的做一番研究了!”靈靈說道,圓溜溜眼睛掩不住那興奮的光芒。

    “那溺咒是怎麼回事?”穆寧雪問道。

    “我不是說了嗎,這水母歹蛆可以成長成任何生物,這其中也包括了人。”靈靈說道。

    莫凡和穆寧雪都呆住了,靈靈這個結論,未免也令人毛骨悚然了吧??

    鮑比一聽,勃然大怒道:“你……你瞎說什麼,我弟弟和我哥哥,難不成是這種怪蛆變的!不可能,絕對不可能的!”

    “這只是推測,我得先做一番考證和研究。”靈靈說道。

    “有點誇張了吧,總不可能那些溺咒的人原型全部都是這種歹蛆吧,就這樣一個透明的水蟲,可以幻化成人,還能夠像人一樣說話,一樣行動?”莫凡覺得靈靈思維也太發散了。

    說實話,莫凡也有些不太能夠接受!

    “話說回來,我剛到這裏沒多久,聽說海邊出現了一艘巨骨?”靈靈問道。

    “恩,是有這事。”莫凡應道。

    “但願不是這些東西所爲,否則這座城市估計要出大事了。”靈靈沉着聲音說道。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