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陽光從正當中射落下來,帶着炎熱的灼曬,一些需要靠陽光紫外線來殺死皮層細菌的海洋魚羣已經游到了這片淺礁上了,時不時會從莫凡的腳邊飛竄的游過去,鱗片在陽光的反射下粼粼閃耀。

    魚羣越來越多,感覺一擡腳就能夠踩死幾隻,莫凡閒着無聊就在這裏跟這些魚羣玩耍,他的玩耍方式就是釋放一層輕微的電流,把經過自己身邊的這些魚兒電得跟喝醉酒一樣,讓它們無法保持整齊的隊形和一致的動作,在水裏撞得東倒西歪。

    當然,要是這種魚的口感好一些,莫凡不介意化身烤魚師傅,讓穆寧雪嚐嚐自己火之子的手藝……不是說好不做魔法師的話要去開一家冰火之歌店的,平常有空就練習練習一番。

    “嗡~~~~~~~~~~”

    莫凡玩得不亦樂乎之時,忽然一陣類似於地震波的東西從海洋的底部涌了上來,下方牢固的礁窟都出現了一陣搖晃。

    暗潮席捲過來,那些原本在曬太陽的魚羣頓時嚇得四散,跟無頭蒼蠅一樣亂撞。

    莫凡腿部一陣發麻,他可以清晰的感覺到這股力量從很深的海洋底部傳過來,涌出了這麼遠的距離竟然還有這麼明顯的震動。

    “什麼情況?”鮑比在輪船上睡着,聽到響聲猛的跳了起來。

    “現在我們有麻煩了。”靈靈聲音低沉,目光正注視着那監視屏。

    “那歹蛆難不成去惹那些雷暴烏賊了??”鮑比說道。

    靈靈搖了搖頭。

    “嘿嘿,那它一定想做只海猴子……好吧,我也覺得這個笑話很冷。”莫凡無奈的自嘲了起來。

    “它現在兩千四百米左左右的深度,那隻烏黑僞龍應該察覺到了什麼,在海底吼了一聲,震懾這個它看不見的闖入者,剛纔那地震波就是烏黑僞龍的吐息。”靈靈說道。

    “真是一個不省心的歹蛆,我懷疑它就是故意坑我們的。”莫凡罵道。

    “我們回去吧,讓它自身自滅。”鮑比走到了駕駛室,已經要開啓發動機走人了。

    開什麼玩笑,烏海僞龍這種魔物是惹得起的,但凡鮑比聽到有關獵殺烏海僞龍的消息往往都是那些一線獵人團發佈的,並且都要隱瞞他們的陣亡人數。

    “不能回去,這種能夠逮到活蛆的概率相當低,這次我們不解決的話,一年的時間溺咒死亡者就會超過500,兩年後會遞增到1000。雖然說若干年後,必定會有人提取到它的疫苗,可那也是用這些年數之不清的溺咒受害者的屍體填出來的。”靈靈一臉肅然的說道。

    靈靈在說出這番話的時候,那張小臉上透出的堅毅卻讓鮑比都不由的愣住了,鮑比有些不敢想象這樣的話語可以從一個十來歲的小少女口中說出,就彷彿這個念頭植根在了她內心深處許久,吐出來時便沒有半點的猶豫與退縮!

    “現在我們確實可以視而不見,放任這個隱患離開。可將來因它而死的人,是真真實實的發生和存在着的。他們有可能是像你這樣,是一個有着父親的小女孩,也可能是一個健健康康普普通通的家庭,他們若因這個我們曾經放走的隱患而支離破碎、悲傷痛苦,那我們與那傢伙的幫兇也沒有什麼區別!”

    就在這時,莫凡腦子裏忽然間浮現出了這樣一行寫在老舊日記本里的字,與靈靈此刻堅定不移的神情完美的匹配在一起,心也不由的觸動了起來。

    莫凡之前在青天獵所裏無意中看到靈靈放在枕頭下的日記本里,清晰的寫着這樣一段話,而這段話是她日記本里的最後一句話,之後的頁數全是空白,也再沒有寫過一個字。

    莫凡能夠猜到,那是靈靈父親留給她的最後一句話,而那位獵王告訴女兒這樣一句話後,自己卻再也沒有回來。

    日記裏說的那個隱患,就是紅魔,上一代凝華邪珠演變而成的超級邪魔!

    莫凡雖然沒有見過靈靈的那位獵王父親,卻可以從她此刻的神情想象得到那位擁有自己信念和職業底線的獵王廓影。

    “莫凡,你怎麼看?”穆寧雪低聲詢問着莫凡。

    “我也是一個獵人,叫我就這樣不管,確實有點難,何況獎金那麼高。烏海僞龍雖強,但我們總能夠想到辦法,我們試一試,實在無法做到,我們至少也是盡力而爲了。”莫凡說道。

    靈靈看了一眼莫凡,烏黑的眸子裏有一絲漣漪。

    她喜歡和莫凡搭檔,正是因爲莫凡有着一顆無畏之心,什麼魔穴妖窟都敢闖,什麼巨頭邪王都敢惹!

    “現在歹蛆躲在一個隱蔽的地方不敢行動,但等烏海僞龍再一次放鬆警惕後,它一定還會去寄生它。”靈靈認真分析道。

    “不想做龍的蟲不是一隻好蛆,算這東西有志向。”莫凡說道。

    “我們得有計劃,在水裏和烏海僞龍戰鬥,我們沒有半點勝算。”穆寧雪說道。

    穆寧雪自己在海洋中戰鬥力其實並沒有減少太多,她的主修是冰系,冰在水裏一定程度還是得到加強的。

    可憑她一個人也絕對不是烏海僞龍的對手,必須要全部狀態的莫凡跟她聯手,纔可以與烏海僞龍較量一番。

    “你們自己慢慢計劃,我先走了。”鮑比戰戰兢兢的說道。

    神經病啊,他們這幾個人加一個未成年對付烏海僞龍???

    這不是獵人的正義,是獵人的愚蠢送死,總之他不幹,烏海僞龍一個眼神就能夠讓他灰飛煙滅,他不會跟自己的性命開玩笑。

    “鮑比,你先別急着慌,烏海僞龍強歸強,但如果到陸面上,那傢伙未必驚得住我的拳頭,你對海洋比較熟悉,幫我們想想辦法如何讓烏海僞龍到陸面上來!”莫凡對鮑比說道。

    “你??你開什麼國際玩笑,烏海僞龍是什麼我比你們都清楚,你一個這毛都沒長齊的法師怎麼可能應付!”鮑比說道。

    “首先我得告訴你,僞龍我不是沒對付過,在中國我就殺過一隻僞龍,所以我可以算是一個屠龍獵人。其次,我毛齊得很,不信你問她。”莫凡一本正經的說道,並在最後一句話的時候瞟了一眼穆寧雪。

    穆寧雪估計心思都在怎麼把烏海僞龍給騙到陸地上戰鬥,沒留意莫凡話裏帶着眼中污染她的跡象。

    “鮑比,我們的實力你在之前應該也見過,統領級的生物對我們而言不是不可戰勝的,你現在只要幫助我們把那頭烏海僞龍給引到海面上來,其他的事情我們會處理。我想溺咒,你比我們更痛恨,這次不解決,會有更多人落得你兄弟那樣的下場。”穆寧雪語重心長的對鮑比說道。

    估計穆寧雪長了一個值得他人信賴的臉,亦或者她不那麼冷冰冰的態度時,其實在大部分男人心中就是一個夢中情人一般難以抗拒,鮑比在儘量的調節自己的情緒。

    “歹蛆開始行動了。”靈靈說道。

    大家眉頭一鎖,心也沉了下去。

    “你們確定在海面上能夠和烏海僞龍抗衡?”鮑比認認真真的問道。

    “你之前不是查過我獵人身份了嗎,我和她都是獵人二星大師。”莫凡說道。

    崇明島圍剿黑教廷後,莫凡和靈靈已經是二星獵人大師了,現在莫凡的獵人職位也終於是和靈靈同步了。

    獵人大師稱謂是做不得假的,鮑比慢慢的冷靜了下來,開口說道:“辦法我倒有一個,只是我覺得這個辦法不比下海和烏海僞龍打更安全多少。”

    “先說出來,那歹蛆已經行動了,我們再不採取措施,它被烏海僞龍察覺的話就會立刻死亡。”靈靈說道。

    “在一千米到兩千米的礁窟裏不是棲息着一羣雷暴烏賊嗎?”鮑比看了一眼水下,語氣帶着幾分發虛的道,“雷暴烏賊是一羣暴躁,且非常敏感的生物,一旦它們受到足夠強度的威脅時,這羣洞察力極差的雷暴烏賊就會開始釋放雷電,其他烏賊看到雷電,就會知道同伴有危險,於是也會一起釋放雷電……”

    靈靈很聰明,一下子明白了鮑比的用意。

    “驚嚇那羣雷暴烏賊,讓這一整片海域都變成一個巨大的高壓雷區,烏海僞龍雖然也帶着一些雷系,但肯定無法承受這麼多雷暴烏賊憤怒的暴電力場,便會離開海水!”靈靈目光閃爍的說道。

    莫凡和穆寧雪也都點起了頭來,這個辦法好,烏海僞龍若是強行鑽入海里,就等於承受千萬伏特的雷電攻擊,不死也得殘廢!

    “我之前探查的時候,發現雷暴烏賊中有一個統帥,而這個統帥很可能剛剛做了媽媽,是最受不得半點刺激的時期,所以我們找準時機,驚擾那隻雷暴烏賊統帥,這片海就變成了一個雷禁區域。”鮑比接着說道。

    “我會做好隔絕帶,讓這塊潛礁不被雷電傳導,能夠變成你們對付烏海僞龍的戰場。”靈靈說道。

    潛礁可以算是最佳戰鬥場所,海水最高處也只是沒過膝蓋,莫凡站在這上面戰鬥的話並不會受到太大的影響,若靈靈能夠提前將這裏隔絕起來,那雷暴烏賊的雷電就不會影響到這裏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