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script>“全是一群蠢貨,全是一群蠢貨,就以你們這樣的實力,別說是阻攔下俄、美、英這樣的超級強國了,就連東南亞、非洲的一些發展中國家都打不過。陸一林走了,你們就跟一灘爛泥一樣,扶不起來了嗎,非要把我們國家的挑戰之章變成簽到章你們才開心嗎!!”一個粗嗓子在整個國館里回蕩著,听得那些從其他學府過來的學員們都面露尷尬之色。

    而九名國館成員,更是一個個面如土灰,這位白東威教員脾氣實在太暴躁了,當著這麼多其他學校學員的面,把他們這樣數落得一無是處。

    還簽到章……雖然之前確實有不少國家都順利從他們這里拿到了挑戰章,可也沒有來就拿章的程度吧!

    話說回來,陸一林這一走,國館隊確實陷入到了一個小危機里啊,由于他們之前的失誤太多,導致分配到他們手上的資源少之又少,其他國家都得到了一番強行催熟,包括自己國家的國府隊據說全部高階,像他們這些都沒有到達高階的守館人,又要如何抵擋得了新的一波攻勢?

    “白教員,您讓上頭寬容一下,好歹先把資源發給我們啊,不然我們真要被別人吊著打。”東方烈開口說道。

    “哼,你以為我不想嗎,不看看你們前陣子的成績!!打個泰國都輸得那麼慘!我跟你們說,埃及隊已經到了,你們要再輸,別說資源了,能不能保住你們守館人身份都是問題。真是的,要因為修為不如別人輸掉,我也不那麼生氣了,明明跟你們一樣是中階的,你們還打不過!”白東威罵道。

    東方烈不敢再說話了。

    他也恨啊,假如他拿到了提名之爭,事情就不是這樣了,他們東方家族怎麼都會給他弄上兩三個星河之脈,幫助他沖擊高階,可現在倒好,唯一一個星河之脈被他用了,結果進階失敗,直接落到這國館隊伍里來,苦日子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是個頭啊。

    “那個……白教員,埃及隊伍已經到了。”軍哥走了上前,尷尬的打斷了白東威的訓罵。

    “到了??這麼快,在哪呢,在哪呢??黑臉的你讓下,我沒看見啊!”白東威看了半天,愣是沒見到埃及國府之隊。

    軍哥指了指黑臉的賽義德,小聲道︰“他就是了,他們就派了一個人過來,說是挑戰中國國館,一個人就夠了。”

    軍哥說得是中文,白東威听完這句話整張臉漲得如張飛暴怒一般通紅,感覺一陣噪音即將從他口中咆哮而出。

    “真就一個人??”白東威憋住氣,確認了一遍。

    “就一個,他們說還有別的重要事情。”軍哥壓低聲音道。

    “欺人太甚!!”白東威大嚎了一聲,差點沒親自沖上去把那家伙的長脖子給掐斷!!

    什麼叫挑戰中國國館,一個人就可以了??

    他白東威教導出來的學員,個個能頂半邊天,小小的埃及竟然還把當鳳凰了下雞窩了。

    “東方烈!!”白東威已經氣得要跳腳了,才他媽不管招待、禮節之類的,直接點出了東方烈來。

    “學生在。”東方烈還有些一頭霧水,不知道教員叫他做什麼。

    “給我揍殘他,狠狠的揍,他要能一個星期類從床上下來走路,我就讓你躺一個月的病床!!”白東威幾乎咆哮了起來。

    東方烈人都傻了。

    這是什麼道理啊??

    還有,教員干嘛這麼生氣,難不成這長得很帥的外國人偷了他老婆??

    不至于啊,白東威老婆也是跟他一模一樣的彪悍,沒有理由會被人偷……

    東方烈迷迷糊糊,就往斗場中走去。

    “這就開始了嗎,我有點意外,不過我喜歡這麼直接。”賽義德笑了笑,自信的小酒窩從未收斂起來過。

    “死埃及老,別給我狂!!”白東威看著賽義德的背影,毫不客氣的罵道。

    真是氣死他了,本來前陣子由于陸一林的離隊就輸了不該輸的挑戰,誰知道這些人還真把他們中國國館當病貓了,不打殘來拖到黃浦江喂死豬都對不起鮮紅的五星紅旗!

    “都給我滾下來,有人踢館來了,看你們打斗就跟大姑娘吵架一樣。”白東威嗷了一嗓子,把原本正在斗場上對練的人全給叫了下來。

    斗場上也有幾十個學院相互切磋,被這麼一喊全都乖乖的跑了下來,一個個滿頭霧水,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東方烈和賽義德已經走了上去,兩人也做了一番短暫的交談。

    東方烈脾氣也好不到哪去,一听這貨是埃及代表前來踢館的,並且就他一個人來,頓時整個人都要噴出火花來了。

    尼瑪真把中國國館的挑戰之章當簽到章了,你一個人來就能印上,先讓我的烈拳在你那黑臉上印個拳印差不多,哪來的自信。

    “喂,東方烈,到底啥情況啊??”一名學員下台的時候順便問道。

    “這黑個頭是埃及國府隊的,他一個人來踢館。”東方烈回答道。

    “我擦,他把自己當陳真啊,一個人也敢跑來踢我們館!”此人一听,也是馬上罵了起來。

    很快這名學員就將情況傳到了其他學員的耳中,很沒有意外的,整個國館一百號在這里練習的學員全部怒目相視,恨不得親自上去把這囂張狂妄自大的埃及佬給狠揍一頓!

    這種事情,是個國人都會炸毛的,要一些已知的強國這樣搞,大家就不說什麼了,一個埃及隊,憑啥這樣看不起中國國館??

    “東方烈,拿出點真本事虐暴他啊!!”

    “對啊,這貨只有用拳頭教他怎麼謙虛做人!”

    听見所有學府學員們都在為自己鼓勁,東方烈也認真了起來。

    罵歸罵,吐槽歸吐槽,在國館里的每一場戰斗都關系到他的前途,以及自己國家的榮耀,由不得他有半點的掉以輕心。

    “等一下。”賽義德忽然開口了。

    “現在知道怕,來不及了,哼!”東方烈說道。

    “我可沒有害怕,你們人再多,對我而言也只是多花些時間……我想知道我要怎麼才能夠獲得挑戰之章,每一個國館的挑戰方式都不太相同,我今天既然一個人來……恩,你們要一起上也行,但得有我的一些條件。如果是單打獨斗,或者車輪戰,那也得規定一下我打贏了幾個,才可以獲得挑戰之章。”賽義德一詞一句的用國際語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