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繼續往前走,莫凡幾乎每走出個一百米都要特意的回頭看看穆寧雪的?置,確保自己沒有走得太過偏差。

    不得不說,這沙漠迷界確實相當的詭異,一百米一個回頭都會發現自己原本定下的目標在不同的地方,好幾次莫凡覺得穆寧雪本應該在自己的正後方,偏偏就是有很大的出路,那種感覺就像是穆寧雪總是在平行的移動那樣。

    事實上,穆寧雪並沒有挪動過,她就站在那座沙丘上,每過一定的時間就會釋放出一個斗笠似的漩渦,告訴自己她所在的位置,隨着距離越來越遠,莫凡已經看不見穆寧雪的身影了,只有這半空中斗笠旋風告訴莫凡,她還在那個地方。

    不知不覺,莫凡已經走出了一公里,面對周圍那無盡無垠的透着紅色的黃沙,他頓時有一種迷茫之感了。

    除了天空是藍色的,周圍的一切都難以分辨,甚至莫凡覺得自己走回到了穆寧雪所呆的那個沙丘,因爲面前的這座沙丘實在太像了,要不是那時不時捲起的斗笠似信號告訴了莫凡,她一直都在那裏,莫凡真的會認爲自己繞了一個大圈。

    難怪很多人會因此迷失了方向,沒有一點旗幟、座標、參照物,就等同於是進入到一片純粹的黑暗裏。

    沙漠的黃色,沙漠的綿綿的沙地,沙漠連綿起伏的山丘,這些是不斷的重複的,走過了一片又有一片,當週圍的景物永遠都是這些,無窮無盡的時候,這跟遁入到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沒有任何的區別,會徹底迷失方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在繞圈,還是在走直線。

    最可怕的是,這裏通訊儀基本上會受到干擾,莫凡在走出五百米左右的時候,通訊儀就開始不好使了,隊員們要事先不商量好如何打信號,估計就再也找不到對方了。

    莫凡大概估算了一下距離,然後以穆寧雪爲圓心進行這一公里範圍的搜索。

    大概走了半個多小時,莫凡終於發現了除卻黃沙別的東西。

    那是一隻沙狐,正膽怯的從自己身邊經過,莫凡往這隻沙狐剛纔途徑的地方望去,發現那裏有一個淺綠色的東西被埋在了沙子裏。

    走到那裏,將上層的沙子給掃開,莫凡從沙堆裏面抽出了一個淺綠色的帳篷。

    似乎受到了很嚴重的風颳,這帳篷有些四分五裂了,周圍還散落着一些獵人外出經常會用到的存水袋和食物幹,想來是前不久有人在這裏呆過。

    當然,也有可能這些東西是被那強大的沙塵風暴捲過來的,事實上那些人的營地其實離這裏有很長的一段距離。

    不過,現在至少可以確定那羣非洲的學員隊伍是在這一代了,他們大概是一天半以前失去了聯絡,假如他們有點腦子的話,但願他們並沒有走遠。

    “就這破碎的帳篷,別的線索沒有了,唉,但願這也算是可以交差了吧,不然等他們那羣真正的救援隊過來,連破帳篷都看不到。”莫凡拾起了綠帳篷,將這些綠帳篷用帳篷棍給撐起來,勉強弄成了一個綠色的旗幟。

    弄完這個標記後,莫凡便開始返回了,讓莫凡極度納悶的是,原本莫凡以爲穆寧雪應該是在自己的六點鐘方向,可捲起的斗笠似狂風卻在十二點鐘位置,完全是偏差了一百八十度啊,這實在是太誇張了,若剛纔憑藉着直覺去走的話,就完全走了一個相反的方向了。

    返回到穆寧雪那裏,穆寧雪看着莫凡,開口道:“這沙漠迷界,有點怪。”

    “不止是怪,簡直迷失得有些喪心病狂,我方向感這麼好的人居然沒有一次鎖定過正確的位置。”莫凡說道。

    “先返回到蔣少絮那裏吧。”穆寧雪說道。

    蔣少絮也保持着信號釋放,到了穆寧雪這裏就可以很快看到一公里外蔣少絮釋放的光系魔法信號了。

    找到蔣少絮,便可以看見江昱。

    說實話,他們每個人所在的位置在莫凡眼裏就跟分散在棋盤不同位置的棋子,哪裏是一條長龍陣了,但事實表明他們確實?一條六連珠直線。

    “走吧,到趙滿延那裏,我們就可以看見南珏了。說實話,這鬼地方我一秒鐘也不想多呆了,我總感覺我前面的江昱在不停的變化位置。”趙滿延說道。

    “我也有這種感覺,可我們大家明明都沒有動過。”蔣少絮點着頭道。

    “南珏怎麼還不發信號,不是說好五分鐘一個信號嗎?”江昱說道。

    大家到趙滿延這個點已經有五分鐘了,按理說南珏的信號也該亮起來,可在迷界外的南珏卻沒有一點反應。

    “話說起來,都過了十分鐘了……”趙滿延嘀咕了一句。

    他本是隨口那麼一說,畢竟他這個位置最多也就踏入到沙漠迷界一公里多些,即便沒有南珏他也可以憑藉着感覺走出這個沙漠迷界,但南珏沒有按照大家嚴格遵守的約定發信號,着實令人有些心慌!

    大家繼續在趙滿延這個點等待着,可整整過了十五分鐘,南珏那邊仍舊沒有任何的反應!

    “她會不會睡着了?”

    “南珏不可能犯這種幼稚的錯誤,她可能出事了!”莫凡很肯定的說道。

    南珏和艾江圖都是軍方出身,他們是非常嚴格遵守紀律的,既然約定是五分鐘釋放一個信號,他們就不會相差半秒鐘的時間。

    整整十五分鐘都沒有任何的信號,這很可能表明她遇到了什麼麻煩!

    “我們趕緊過去看看,這裏雖然是撒哈拉的外圍,可一樣有很可怕的東西。”蔣少絮說道。

    衆人點了點頭,立刻朝着南珏的方向跑去。

    大概跑出了三四百米,莫凡發現蔣少絮還呆在原地沒有動過,這讓莫凡非常疑惑不解,轉過頭朝着蔣少絮大喊道:“你站在幹嘛,快走啊!”

    “你們往前面看,是看到黃色的沙子,還是帶着紅色的沙子?”蔣少絮直接用心靈之音傳到大家的耳朵裏。

    蔣少絮這麼一提醒,大家才注意到沙子的顏色。

    莫凡目光望去,前面是一片非常平坦的沙地,如同一個被金黃色、橙紅色夕陽照耀的湖泊寧靜,再遠處一點,就是一個單獨聳立的山丘,這山丘莫凡依稀記得他們從江昱位置走到趙滿延位置的時候有走過!!

    “殷黃色的沙子……我靠,我們走錯方向了!”江昱大聲道。

    “沒錯啊,就是這個方向,我記得南珏就是在這邊,上一次發信號的時候我還特意記住了。”趙滿延很肯定的說道。

    “你飛到高處去看下。”莫凡說道。

    趙滿延喚出了翼魔具,飛到了更高的地方,從高處俯視着這塊沙地,這一整片的殷黃色讓趙滿延整個人爲之一冷!

    自己這個高度,已經可以看到好幾公里之外了,可哪裏有南珏的影子??

    看不見南珏就算了,最爲可怕的是,這方圓幾公里的沙子,全部都是透着紅色的!!

    他趙滿延根本沒有移動過位置,他離站在沙漠迷界之外的南珏最多一公里,按理說總有一個方向會是出沙漠迷界的,可現在沒有了!!

    從空中飛落下來,趙滿延臉色都變了。

    “南珏不見了……”趙滿延說道。

    大家還沒有來得及感到心慌的時候,趙滿延又接着道,“我從高處看下來,我們這裏方圓幾公里全是透着紅色的沙子,我們已經完全陷入到沙漠迷界裏了!”

    趙滿延的這句話讓大家心都沉了下去,江昱還有些不太相信的呼喚出夜羅剎來,讓方向感極好的夜羅剎來辨別。

    最後,夜羅剎也是無功而返!

    “那……那我們現在是在哪??”

    “我們迷失了,一旦站在迷界之外的人不給我們確立方向,我們是根本找不到出路的,這根本就不是四個方向選一個就可以踏出去的問題了,只要沒有極爲明顯的標識,就一定會迷失。”穆寧雪說道。

    “這地?要不要這麼邪啊!”

    “你們別說了,我雞皮疙瘩都要起來了。”

    莫凡轉過頭,看了一眼蔣少絮的位置。

    蔣少絮並沒有動,可以說還好蔣少絮特意留了一個心眼,在大家去找南珏的時候呆在了趙滿延原本呆的地方,也就是說,現在蔣少絮的位置應該是離迷界出入最近的位置,大家只要返回到那裏,便還不至於越踏越深。

    迷失最可怕的就在於,即便你前進,也搞不清楚是不是在後退,而當你覺得這條路是錯誤的,你想要回到那個更靠譜的地點,卻再也找不到了,偏差越來越大……

    大家匆匆忙忙的返回到蔣少絮的位置,從各自的臉上都可以看到那種難以理解的心慌與不安。

    wωω .тт kan .¢O

    首先南珏去哪裏了,爲什麼沒有留在外面給大家指引信號,他們可是排成一條長龍陣的啊,龍尾消失了,他們就等於完全陷入到這沙漠迷界裏了。

    其次,他們到底該怎麼走,是選定一個方向前進,還是就呆在原地不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