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地中海與撒哈拉相接壤之處,一名乘坐在翼獸背上的男子目光凝視着越來越近的沙漠地平線,神情有些迷惘。

    “戴文老師,您沒有聽見我剛纔說的嗎?”翼獸旁一名三十來歲的女法師問道。

    “哦,你剛纔說什麼?”戴文這纔回過神來。

    “經過我們一些消息得知,撒哈拉邊緣總是出現一種異常的沙塵狂暴,一些人檢測人員表示,這些沙塵狂暴並不像是自然形成的。”那位戴着眼鏡的女法師說道。

    “這些模擬兩可的信息有什麼意義呢,撒哈拉不尋常之處太多了,根本就探究不出任何的原因來,現在我們只要前往那裏,然後把那些人給救出來就好了。”另一名腦袋上裹着白色布帽的男法師說道。

    “說實話,如果不是戴文老師親自帶隊,我們是絕對不會踏入這個沙漠迷界的,戴文老師畢竟是曾經從沙漠迷界中走出來的人!”

    那位被稱之爲戴文的男子靜立在那裏,依舊一句話不吭。

    事實上他自己並不想來這個地方,真的很不想!

    ……

    “你們看下面,好像有一個人。”不知道隊伍裏誰說了一句,大家立刻望下望去。

    果然在金色的沙地上,可以看到一個昏迷的人躺在那裏,從身形來看一個是一名女子。

    戴文對駕馭着的翼獸低語了一句,翼獸收攏了巨大的肉翅,緩緩的往沙地上落去。

    戴眼鏡的女法師走到了那昏迷人的面前,將她給扶了起來,仔細觀察了一下她的氣息。

    “還活着,她……好像是亞洲人,難不成是協會那邊更早派遣去尋找線索的中國國府隊成員?”思嘉說道。

    思嘉取來了一些水,餵給了昏迷的女子。

    得到乾淨的飲用水之後,南珏漸漸的甦醒了過來。

    她清醒之後,第一反應就是往周圍望去,當然發現自己並沒有在原來的地方,神情立刻又變了。

    很顯然,南珏是在擔心莫凡他?。

    自己本應該在迷界之外給他們釋放信號的,眼下自己卻昏倒在了這裏,就意味着他們徹底迷失在沙漠裏面了。

    “我得趕過去!”南珏站起身來,匆匆忙忙的往直前的地方跑,可惜她身體太過虛弱了,走了沒幾步就搖搖晃晃。

    “你先別急,告訴我們發生了什麼事,你爲什麼會昏迷在這裏?”思嘉問道。

    “又一個怪物,徘徊在沙漠迷界附近,它襲擊了我……總之,麻煩你們帶我到那裏,我的同伴還在裏面,而我又不是那個怪物的對手。”南珏懇求道。

    “你不用太擔心,我們戴文老師可是一名超階法師,更對沙漠迷界比任何人都瞭解,有他在,你的同伴只要不是陷落的太深,就不會有事。”白色頭巾的男法師說道。

    那位叫做戴文的超階法師仍舊保持着沉默,從他的臉上可以看到幾分陰悶,事實上他又並非是那樣的人。

    ……

    ……

    在江昱的高階召喚系魔法巨犀咆哮之後,蔣少絮的心靈漣漪起到了極大的效果,那些沙怖狐們已經升起了膽怯之意,再加上它們本身已經損失了兩百多名族狐,於是開始往後退卻了。

    毒火蠍也同樣被蔣少絮的心靈魔法影響,稍稍退到了屬於它們的沙丘上,在那裏與還沒有離去的沙怖狐們對峙着。

    “這算什麼,中場休息嗎?”莫凡見到兩邊的妖魔都停止了戰鬥卻不離去,不免嘀咕了起來。

    “應該是它們的統帥覺得這樣廝殺下去沒有太大的意義。”

    兩邊妖魔都沒有再戰,偏偏不離開,低沉的吼叫聲不絕於耳,這讓莫凡等人倒是陷入到了尷尬之中。

    “嗡~~嗡~~~~~~~~~嗡~~~~~~~~~~”

    正在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這片沙丘外忽然間想起了如同古箏一般的嗡鳴,擡頭一看,便發現一個久違的魔法信號在天空中升起,指引着一條非常明確的方向。?/p>

    看到這個信號,趙滿延、江昱都差點熱淚盈眶!!

    得救了,得救了,南珏終於還是出現了!!

    “走,走,趕緊走,這兩個大族羣馬上又要打起來了。”蔣少絮感覺到氣氛的改變,急忙喊道。

    五個人有了明確的方向,自然不必再堅守那塊陣地了,任憑這兩大族羣在那裏打個天昏地暗,他們也絕對不會插手。

    五人跑得飛快,要趕緊離開這是非之地,可跑出還沒有幾百米,就發現周圍的沙地頻繁的涌動,一隻又一隻的毒火蠍從沙子裏爬出來,分佈在大家附近,數量還不少。

    灰黑色的電光在連續的閃動,那些沙怖狐竟然也瘋狂的追擊了過來,完全是傾巢而出的架勢!

    “我靠,蔣少絮你確定你剛纔用的心靈魔法是勸架嗎,怎麼感覺它們坐下來詳談了一番,約好先把我們幹掉??”趙滿延怪叫了起來。

    沙怖狐和毒火蠍一下子全部追了過來,這是他們最不願意看到的!

    “我……我也不知道它們怎麼突然間這麼團結了,總之快跑。”蔣少絮說道。

    莫凡殿後,他先是動用雷系魔法,羣體麻痹住那羣追上來的沙怖狐,隨後馬上開啓了暗爵斗篷,在可怕的妖魔羣中潛走,快速的跟上已經走遠的隊伍。

    也多虧了將遁影技能提升到了更高的級別,不然哪有可能像現在這樣裝了b還可以跑的瀟灑自如!

    “快到了!”

    “退散!”

    莫凡眸子一閃,周圍的空間立刻涌動起了一股力量,狠狠的打在了飛撲過來的四隻沙怖狐身上,將這四個兇殘的傢伙給震飛了出去。

    “我好像看到南珏了!”

    “謝天謝地,莫凡你別戀戰了,快撤!”趙滿延說道。

    沙怖狐和毒火蠍採取了圍剿的姿態,要再看不到沙漠迷界的邊界,就真要被這般傢伙給徹底包圍了,大家在這混戰之中也受了大大小小的傷,必須馬上撤離!

    ……

    沙子的顏色呈現的是純淨的金黃,這表明他們走出了可怕的沙漠迷界。

    他們看到了南珏,也看到了南珏身邊還出現了幾個魔法師,那幾個魔法師原本是在那裏目視着莫凡等人的到來,誰知道這羣年輕人背後跟着兩個大族羣,頓時臉色都變了!

    南珏也是看得一愣一愣的,你們出來就出來,帶這麼大一羣的妖魔過來是幾個意思,而且還都是一羣戰將級的生物!

    “這什麼情況,不是說好妖魔不會跑到自己領地之外的嗎,爲什麼我們已經出了沙漠迷界它們還在追!”

    “快跑,快跑!”

    щшш ★t t k a n ★c○

    誰都不想做無意義的戰鬥,全部轉頭就走。

    那位超階法師戴文見狀,吟唱起了一個風系魔法,深藍色的風在周圍,宛如一個給全體人員加持極速效果的風舟,在這風舟中,大家哪怕不使用任何的魔法,都可以極快的速度逃離。

    風舟護着大家,那些毒火蠍和沙怖狐見這羣人越逃越遠了,終於沒有再追逐,這讓他們不由的鬆了一大口氣。

    “怎麼回事,你們在迷界裏面都還不安分的嗎,惹一個族羣的妖魔就算了,還惹兩個?”南珏沒好氣的說道。

    “你以爲我們想啊,爲了堅守在那個位置不挪動,我們在兩大族羣的族羣紛爭夾縫中堅挺到現在,要是你再不給我們發信號,我們真就死在裏面了。”江昱一臉委屈的說道。

    “你們一直都沒有離開過?”南珏有些驚訝的道。

    “是啊,無論是沙塵狂暴還是族戰,我們都沒敢離開,好在你沒讓我們白等。”

    戴文聽到他們幾個人的對話,一直保持着沉默的他這纔開口道:“你們做了唯一正確的選擇。在沙漠迷界裏,唯一正確的座標就是沒有挪動過的那塊區域,否則你們根本不可能再看到迷界之外發出來的方向信號。”

    大家目光不由的看向了蔣少絮,還好蔣少絮一直都在堅持,此時在聽這位超階法師說起,心中不免暗暗慶幸他們還算團結,不然真就沒有活路了。

    “你們沒有看到其他人嗎?”那位女法師思嘉問道。

    “我只看到了他們帳篷的碎片,離這裏大概有五六公里的位置,其他再也沒有看到了。”莫凡說道。

    “我想他們應該就是在那附近吧,剩下的事情我們會處理,你們暫且在這裏休息,別離開太遠,說不定會需要你們的一些幫助。”思嘉說道。

    有線索就好,這種沙漠迷界裏,要是沒有半點線索便是大海撈針,救援絕對是浪費時間。

    “希望他們跟你們一樣,堅守着某個座標。”超階法師戴文說道。

    “話說起來,你們剛纔說,你們也經歷了那沙塵狂暴??”思嘉忽然想起了什麼,推了推眼鏡問道。

    “是啊,莫名其妙的就颳起了沙塵暴……”

    “沙塵狂暴倒不需要太在意,畢竟那就是天氣,這裏的天氣無比惡劣,倒是南珏說的那個怪物,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啊,爲什麼說是在一團沙塵裏看到一雙瞳孔?”白色頭巾男法師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