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知道為什麼,穆寧雪走進這個屋子後,莫凡就有一種做賊心虛的感覺。

    可能這就是大老婆的氣場吧,自己有那麼一點不軌的心思,一旦被撞見無處遁形!

    “快坐,快坐,不是說好你來了跟我打個招呼,然後我來安頓你嗎,你真是太見外了。”莫凡干笑著,好生伺候著,生怕穆寧雪看出了什麼端倪來。

    其實什麼端倪也沒有,可莫凡就是虛!

    穆寧雪沒理會他,牧奴嬌則給莫凡說著剛才在國館發生的事情。

    莫凡一听,頓時拍起桌子來。

    太過分了,要換作自己直接把那死埃及老的三條腿都給打斷了,明明就是學員直接的比賽,竟然也好意思下那麼重的手。

    正說著這事,沒有關的房屋門外闖進了一只小蘿莉,她穿著干淨的白與藍相間的校服,手上捧著一杯紅豆奶茶,下腮幫正鼓鼓的,可愛得讓人想要上去揉捏。

    只不過,她的眼楮卻不是絕大多數小少女的清澈單純,漫不經心中還帶著幾分銳利。

    “靈靈。”牧奴嬌有些意外,這小丫頭好久沒過來了,一般她來都是找莫凡的,她是莫凡的獵人小助手。

    牧奴嬌可喜歡靈靈了,恨不得把冰箱里所有的零食都塞給她,只可惜靈靈從來不買這位大美女的帳。

    一屋子的姑娘!

    莫凡忽然間有種很幸福的感覺!

    “你要不方便。我下次過來。”靈靈也沒進屋,就站在玄關那里。

    “你先說什麼事。”莫凡說道。

    靈靈回來。多半是懸賞的事情,成天上學的靈靈都快要瘋掉了,她是一個獵人,魔都的獵人大師!

    “你不是要大單子嗎?”靈靈脫了鞋,將奶茶杯往垃圾簍一扔。

    穆寧雪也在看著她,暗暗奇怪莫凡怎麼跟一個才上初中的小少女談懸賞的事情。

    “這件事原本是審判會在負責。但審判會人員大部分比較容易暴露。審判會索性向上海幾個比較有資格的私人獵所發布了懸賞,讓優秀的獵人來鏟除這個後患,我猜你會對他分外感興趣,只是,危險性很高。”靈靈拿出了筆記本,打開了一個上海周邊地界的地圖。

    莫凡有注意到,地圖中有一塊紅色的不規則長方形島,位于長江入海口處,是一個極大的河口沖擊島。

    “那不是崇明縣嗎?”牧奴嬌一眼就認出了那塊江口島區。

    “嗯。經歷了古都浩劫之後,撒朗在整個中國區域的勢力被連根拔起,就連撒朗自己也已經逃亡到國外,有審判長級的人員在一直追擊、通緝。但是據可靠消息。撒朗之所以能夠越過邊境,逃到國外,很可能是從崇明縣走的。”靈靈指著這座長江口島,一臉認真的說道。

    一旁的穆寧雪和牧奴嬌都听愣住了。

    這一個穿著初中學生裝的小姑娘怎麼一開口,牽扯到的事情竟然是黑教廷,而且竟然是撒朗那種級別的。

    “咳咳。”莫凡咳了一聲,示意靈靈暫時不要再說下去了。

    一旦有關黑教廷的事情。莫凡就不希望其他任何人參與,黑教廷的手段令人發指,更防不慎防,莫凡自己一個人倒從來不害怕他們,但要是牽扯到身邊的人,那確實感到格外不安。

    “沒有別的懸賞嗎?”莫凡沒有打算听下去。

    這件事,只適合自己獨立去完成,如果拉上穆寧雪……包括已經听到了細節的牧奴嬌,莫凡就沒法接受了。

    靈靈搖了搖頭,開口道︰“其他懸賞金額都很低,最高金額的就是這個了。審判會介于整個社會的壓力,對黑教廷的鏟除已經達到了不折不扣的地步,這次為了將……”

    “好了,你一個小女孩家了解這麼多東西干什麼!”莫凡阻止了靈靈的話語。

    靈靈見莫凡凶她,冰雪聰明的她也意識到什麼,于是止住了話語。

    “讓她說下去。”穆寧雪已經感覺到眼前的這個小女孩不太簡單,同時也對黑教廷的余孽更在意。

    “黑教廷由審判會來處理,我們就不要操那份心了,對了,我正要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莫凡轉開了話題。

    “你覺得我可能不在意嗎?”穆寧雪注視著莫凡,情緒已經有了明顯的變化。

    她怎麼可能不在意,是黑教廷摧毀了博城,摧毀了她的家族,更因為穆賀的牽扯,現在他們整個家族都面臨了一場巨大的危機,到了需要改名換姓的程度!

    而因為這件事,爭吵的爭吵、分家的分家、不辭而別的不辭而別,他回到帝都的那幾天,穆卓雲甚至都不敢來見她,用很忙這樣的爛借口推脫了,穆寧雪連一個親人都沒看到……他們都藏起來了,不敢見陽光。

    “我已經連姓氏都沒有了,如果是黑教廷,即便沒有一分錢懸賞,我也願意接!”穆寧雪鄭重其事的說道。

    穆寧雪知道莫凡、張小侯、穆白等人在古都中與黑教廷正面廝殺,更在之前,許昭霆用命換來了一個執事的名字,他們可以與黑教廷抗衡,她一樣也可以,她的族人里面犧牲的不再少數!

    “靈靈,你先回去。”莫凡對靈靈說道。

    “哦。”靈靈也不多說,轉身離開了。

    房門關上,屋子的氣氛忽然間就變了,穆寧雪緊緊的盯著莫凡,目光在劇烈的晃動。

    牧奴嬌也感覺到兩個人情緒不太對勁,識趣的到了樓上,關上了房間門。

    “不用你來替我決定什麼。”穆寧雪對莫凡說道。

    “我當然不能代替你的決定,但線索在我手上,靈靈是我的搭檔,我說不接,就是不接。”莫凡也很肯定的說道。

    “你……”穆寧雪氣得有些說不出話來。

    “听我的,別去管黑教廷了,至少現在別去。”莫凡很誠懇的說道。

    “我爸爸的養子是黑教廷成員,他的親弟弟也是黑教廷高層,你明白他現在有多走投無路嗎,如果我還不能做一些什麼,所有的怨念都會施加在他的身上,那些被迫害者的親人,他們根本沒有理智可言,他們需要我爸來償還他們親人的命……他連見我一面的權力都喪失了。”穆寧雪轉過身去,情緒顯得幾分激動了起來。(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