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script>莫凡明白了,在上海地界的審判會人員多半也被黑教廷查了個水落石出,在還沒有完全確定他們究竟隱藏在哪個位置,又是一群什麼人的情況下,審判會確實不能夠有什麼大動作。

    而如果直接進行封鎖島嶼,又要考慮到這些黑教廷人員拿那里的普通人做人質的這個問題,于是發出秘密懸賞,希望幾個實力強大的獵人會所能夠來幫助審判會鏟除他們。

    “這次行動以你的小團隊為主,我會暗中協助你,但你要清楚崇明島特殊的環境下導致我和我的人不能夠離那里太近,你們遇到了危險我們無法第一時間趕到的,所以務必要拖延。”冷青認真嚴肅的對莫凡說道。

    莫凡微微點著頭,但很快意識到不對勁,急忙道︰“喂喂,大師姐,我還沒說我要接啊!”

    “那你問什麼?”冷青臉一下子就拉了下來。

    “我就是了解一下情況,萬一真的是龍潭虎穴,我怕以我個人的力量……”

    “審判會有保密級別,一旦有人故意從中獲取保密信息,那找個人會被我們視為偷竊者,視情節嚴重來進行處罰,你想進審判會關幾個月嗎?”冷青沒好氣的說道。

    “……”莫凡都無語了。

    不知道為什麼,他感覺這件事是他們姐妹兩聯手設計自己的!

    “好吧,好吧,先告訴我他們有多少人。”莫凡無奈的說道。

    “暫不清楚,既然是一個分會,人數應該不會低于四十人吧。”冷青揣測道。

    “懸賞金額是多少。”莫凡問道。

    “一名灰衣教徒五十萬,一名黑衣教士九百萬,一名藍衣執事一億兩千萬。不論生死,但必須身份絕對核實,或者有絕對的證據。”冷青說道。

    “按人頭來懸賞的?”莫凡有些詫異的說道。

    “審判會對黑教廷一直都按照一定的金額在懸賞,為了錢,獵人沒什麼事情都敢做,每年那些匿名的獵人們幫我們查出的黑教廷成員都是三位數。這次由于崇明島環境危險,人數不詳,實力未知,懸賞的額度有所上漲。”冷青說道。

    “一名藍衣執事才一億兩千萬,是不是有點低了。”莫凡說道。

    一個藍衣執事的本領基本上在地區就已經呼風喚雨了,一億兩千萬買藍衣執事的人頭,說實話真的蠻低的。

    “這次信息由我們來提供,並且有協助行動。若是提供信息,外加獨立活捉,一名藍衣執事的懸賞在兩億上下,主要看他在黑教廷的職位。”冷青說道。

    “活捉有高價嗎?”莫凡問了一句。

    “當然,活捉藍衣執事才是最有意義的,我們必須從這名黑教廷高層手上找到他的線下成員,那樣才可以連根拔除,再無後患,甚至可以通過這名藍衣執事身上找出其他同級別的,乃至紅衣主教級的,可惜不是所有藍衣執事都達到虎津大執事的那種程度,可以與紅衣主教有接觸。”冷青說道。

    莫凡一听活捉有更多錢,眼楮就亮了起來。

    他和穆寧雪正是缺錢用的時候,尤其是穆寧雪,若是拿下了這個懸賞,她就有望進入高階了。

    雖然這個一個星河之脈還不足以支撐她接下去的修行,但短時間內不至于被國府隊的人給甩太遠。

    “等下,你剛才說紅衣主教及級的,紅衣主教不就是撒朗嗎,難不成還有別的紅衣主教??”莫凡忽然听出冷青話語里的奇怪之處,急忙問道。

    冷青點了點頭。

    本來這些信息冷青是不回說出口的,考慮到莫凡已經幫助審判會剿滅黑教廷幾次了,當下才沉著聲道︰“撒朗是紅衣主教之一,據說黑教廷一共有七位紅衣主教,他們之中有四位身份未知,年齡未知,性別未知,雖然已經有兩名在審判會備了案,也知道曾經所為,但緝拿和擊斃難度極大。”

    莫凡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只是那樣看著冷青。

    他真的以為黑教廷中最高的人就是撒朗了,畢竟撒朗在古都的所作所為實在驚世駭俗,讓整個世界都為之毛骨悚然,這樣的人竟然還只是黑教廷七大主教之一,那麼另外六名又是怎樣的喪心病狂,他們顛覆世界的野心又有多可怕??

    “其他幾個紅衣主教都不在中國境內,所以你也不需要太過擔心,另外撒朗應該是所有紅衣主教之中最具犯罪天賦的,很不幸這家伙就一直扎根在我們國家,即便將她徹底拔出,付出的卻是那麼慘痛的代價……”冷青說道。

    “撒朗……”莫凡已經太多次听到這個名字了,可一想到那麼多人因為要鏟除撒朗而失去了生命,包括斬空教官也做出了那樣巨大的犧牲,一時間拳頭都握緊了起來。

    這是一個令人從靈魂深處感到恐懼的人,也是一個人神共憤到了極致的孽者!自己曾經離得這人很近很近,卻沒有撕下其人皮面具!

    “先拔掉撒朗留在我們土地上最後一根毒瘤吧,要緝拿撒朗還需要付出很多……”冷青說道。

    “恩。”莫凡點了點頭。

    “為了更好的掩飾,以及更好的找到黑教廷窩點,靈靈也會跟你們一起進入崇明。莫凡,靈靈就交給你了。”冷青後半句話說得很重很重。

    在平常,冷青絕不會讓靈靈涉及到這麼危險的事情,她可以讓靈靈去接更高級的懸賞,也可以讓她跟著莫凡在魔都獵妖,但絕不會讓她參與黑教廷計劃,她比誰都清楚黑教廷是怎樣的睚眥必報。

    但是,冷青很清楚,沒有靈靈的幫助,莫凡和穆寧雪很難從那麼復雜的地方找出黑教廷,黑教廷的人不至于腦袋上貼著標簽,哪怕貼著標簽,幾十萬人口中找尋那麼幾十個人,一樣很困難。

    沒有靈靈,他們完成的可能性為零。

    好在這是國內最後一批黑教廷人員了,為了這場不知持續了多麼漫長歲月的黑與白的流血戰爭的勝利,冷青也只能夠鐵著心讓靈靈加入。

    “放心,我以我性命擔保她的安全。”莫凡鄭重的說道。

    “哼,就你們一驚一乍。”靈靈喝完牛奶,小唇邊還滿是泡沫,她跳下了高椅子,老氣橫秋的離開了。

    “穆寧雪,你也要注意。你的情況我了解過的,希望你不要感情用事,這次行動關系重大。”冷青再交代了一句。

    冷青平常也是那種一點不磨嘰的雷厲風行性格,今天這般叮囑,可見鏟除黑教廷這樣的重任交出去,仍舊很不放心。只是,莫凡確實是最合適的人選,他並非審判會內部人員,卻一定是最堅定要鏟除他們的人。

    事實上這次審判會沒有動用自己人來行動,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只是冷青並不想在沒有確鑿證據的情況下隨意說出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