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大部隊狂涌了上來,本來那羣戾劍死侍沒有跟莫凡廝殺一番的話,怎麼也可以殺掉不少先鋒法師們,給大軍隊造成更大的創傷,可在莫凡與那羣軍法師們聯手之後,戾劍死侍們開始不停的潰敗!

    四十多個戾劍死侍也確實算是亡靈中的強者了,抵得上其他成千上萬的弱亡靈族羣,不過最後還是被大軍隊們全部殺死。

    高坡立刻被佔領,相應得,結界法師們也隨之開始佈置結界。

    亡靈結界可以最大程度的抵擋亡靈的入侵,只要將亡靈結界支撐起來,他們這次的小戰役就算是獲勝了。

    “報,毒金木乃伊已經被清除,東軍統旺科斯正在歸隊,死傷人數……”哨法師前來,對參謀芬納說道。

    “摘下旺科斯的軍銜,不再列入軍官體系。”參謀芬納冷冷的說道。

    那位東軍統旺科斯帶領着一些受傷的將士們返回到了山頂結界,他身上有多處毒傷,看上去也非常的狼狽。

    “對於您的判決,我沒有任何異議,我情願做一個沒有任何軍銜的法師,做一個小兵。”東軍統旺科斯半跪着說道。

    “急攻心切,你可能害死的是整個軍團,你應該慶幸你所輕視的那些學員,沒有他們,我們攻佔下這個高坡將付出更多生命代價。”參謀芬納訓斥道。

    “是,沒有他們,我的隊伍也將陷入毒金木乃伊的包圍裏,感謝他們出手相救,並掃除了毒金木乃伊,我不該那麼傲慢無禮和擅作主張。”旺科斯說道。

    “我說得不是這件事!”芬納帶着幾分怒意。

    旺科斯倒是一臉茫然,不是說這件事,那是說什麼?

    一旁的南軍統-羅瓦爾低聲在旺科斯耳邊說着,將莫凡對付戾劍死侍的事情說了一遍。

    旺科斯聽到這些話後,臉上充滿了不可置信。

    一個人?

    就他一個人衝到了坡頂,並殺了7個戾劍死侍???

    他整個東軍伍都未必能夠做到的事情,那年?無比的學員法師竟然做到了?

    說實話,在軍隊之中的旺科斯真心沒有把一羣在學校裏面安然度日的法師們太放在眼裏,可現在他才意識到自己大錯特錯,這些學員們的戰鬥力堪比一支小型軍隊啊!

    “你繼續呆在軍隊裏,這是戰場,任何私心都會害得我們全軍覆沒,給我記住了!!”芬納暴怒着。

    旺科斯埋着頭,不敢再說半句。

    “新的一批將士們將抵達,神廟法師們也將加入進來,旺科斯,你和你的人給我保護好她們,哪怕付出了自己的性命,也不能讓她們受到半點的傷害,明白嗎!”

    “明白!”旺科斯重重的應道。

    神廟法師,那可都是一羣治癒系的女精靈啊,那是一支軍隊真正無可替代的靈魂,有她們在,死亡率會大大的降低,更多的人會保住性命……

    除了那不得不獲得的戰爭勝利,這世上又有什麼比活着更重要呢??

    ……

    ……

    紮營後,特殊的亡靈結界似乎一定程度上還能能夠起到隔絕亡靈仇恨的效果。

    有了這結界,那些更遠處的亡靈也不會再往這裏瘋涌,這讓大軍隊很快就在這第二個營地這裏站住了腳跟。

    大家會在這裏歇息一天的時間,好讓法師們恢復一些魔能,同時也可以陸續將一些傷勢比較重的人進行治療,或者送回到城內。

    第二天清晨,新的一隊人馬便匯聚了過來,這裏面還有一批最重要的人員,那就是神廟女法師們。

    這些女學員都是掌握着這個世界上最強治癒系魔法的人,她們強大但是脆弱,自保能力並不是很強,所以需要大量的人手對她們進行全面的保護。

    等神廟法師到達之後,莫凡發現心夏竟然也在隊伍裏,這出乎莫凡意料。

    心夏畢竟是腿腳不便,像這種紛亂的戰場對她有着很致命的威脅,莫凡不明白帕特農神廟怎麼會?她進入到這場戰爭來!

    人馬會和之後,大家便前往第三個營地,直逼金字塔十公里區域。

    第三個營地攻佔得非常的順利,只是當結界建立,將所有人完全獨立在這一座黃土山頭時,一種惶惶不安縈繞在所有人心頭。

    這個推浪式前進只適合前半段的路程,畢竟離城市會比較近,也沒有陷入到太深的亡靈軍團之中,可到了後半段,那就是一段有去無回之路了,唯有勝利,大家才能夠安然無恙!

    因此,接下來的路程纔是最爲兇險,也將遭受到亡靈們最可怕的抵抗與包圍!

    “唉,我真的不太願意回想當初進擊金字塔的情形,我們完全是踩着弟兄們的屍體抵達了金字塔,卻仍舊差點全軍覆沒,還好芬納參謀及時開啓灼光,消融了金字塔,否則在那屍山屍海之中,跟地獄沒有什麼區別!”一位老軍法師在那裏感慨道。

    “後半段的路,真有那麼可怕嗎?”趙滿延遞上了一支菸,認真的問道。

    “可怕還不足以形容,不過這次金字塔的規模不及當初那個,亡靈軍團也不是非常的雄厚,應該勝算比較大!”老軍法師抽着煙,眯着眼說道,煙霧繚繞在他蠟黃的臉上。

    “只要有人抵達金字塔就可以了嗎?”莫凡忍不住問了一句。

    “是啊,到時候我們隊伍裏會給一些有希望靠近金字塔的人發放灼光之器,將它放置在金字塔下,讓光射出來,便會擊垮海市蜃樓的虛幻,讓這羣亡靈瞬間失去它們的信仰!”

    “金字塔附近應該會有比較強大的亡靈吧??”江昱詢問道。

    “那是當然,不過這畢竟是一個海市蜃樓,真正強大的亡靈是棲息在真正金字塔內的,所以強得離譜的木乃伊應該不大存在。反倒是有一種亡靈,需要我們格外注意了。”老軍法師慕丁說道。

    “什麼亡靈?”

    “戾劍死侍!!”老軍法師嚴肅的吐出了這個亡靈的名字。

    “是不是那些之前在第二個營地坡頂上的那些?”莫凡問道。

    “是的!”

    莫凡不由的皺起了眉頭,那些戾劍死侍實力可真的強,以自己這樣誇張的戰鬥力也才勉強殺了七個。

    “戾劍死侍是出入在金字塔內和金字塔周圍的最忠實法老奴僕之一,它們數量衆多,又訓練有素,海市蜃樓是虛幻的金字塔,不會導致金字塔內最可怕的亡靈出現,但戾劍死侍們卻也遠比普通亡靈難對付得多,初步估計的話,這座金字塔海市蜃樓附近大概有500只戾劍死侍,它們可以說是用它們手中的黑暗之劍組成了我們最難逾越的一個死亡屏障,要從這羣忠心耿耿的戾劍死侍軍中進入海市蜃樓中,不知又得多少人死去。”老軍人慕丁長嘆出一口氣來。

    “五百隻嗎?”莫凡心中一沉。

    這數量比坡頂的多出了整整十倍,估計一位超階法師都未必能夠應付得過來。

    “只是一個海市蜃樓金字塔,附近便可以涌出這麼多亡靈,那真正的金字塔,豈不是一個最可怕的禁地,有人進入過某座金字塔裏面嗎??”江昱很是好奇的問道。

    “進入金字塔裏面?”老法師慕丁笑着搖了搖頭,目光不由的望向了參謀芬納在的位置,道,“參謀大人似乎有與幾位了不起的法師進入過某座大金字塔內,參謀沒有對裏面的情況提過多少,只說那裏就是冥界!”

    “他們說那些法老其實一直都還活着,是真的嗎?”

    “法老??我想見過法老的人,基本上成爲它們冥界的一份子了,所以到現在我們也不知道金字塔內是否還有法老。我們對付法老們的士兵們,就顯得有些力不從心了。”老軍法師慕丁說道。

    法老的士兵,自然就是戾劍死侍!

    若金字塔內真有法老,它的法力必定滔天震世,尤其是那些年代相當久遠的法老們,它們在活着的時候便掌控着權控阿拉伯的巫術,?後也必定邪力雄厚。

    “話說起來,開羅的那三座最大金字塔,裏面必定有可以顛覆世界的超強亡靈吧?”江昱臉上露出了幾分激動的神色來。

    金字塔的神祕與強大世界聞名,其中最著名的胡夫金字塔更是據說令禁咒法師們都會談虎色變。

    “胡夫金字塔裏面的事情我不知道,但斯芬克斯卻已經是無敵的存在了,要是那傢伙想的話,開羅不知道會變成怎樣一副生靈塗炭。”老軍法師慕丁也是一個願意說話的人。

    “斯芬克斯?這又是什麼東東?”莫凡不由的問了起來。

    “獅身人面像啊,金字塔的守護獸,整個埃及最強的生物,胡夫金字塔至今都是完全的謎團,正是由於它們由斯芬克斯在守護着,聽說斯芬克斯咆哮的時候,連天都會塌陷下來!”老軍法師慕丁說道。

    莫凡不由的張了張嘴。

    獅身人面像,細細想來,這傢伙恐怕也是如同圖騰玄蛇那般的至尊守護型生物吧!!

    沒有想到這東西還真是活的,單是想象那巨大雄位的金字塔旁趴着一隻巨型獅身生物,便能夠令人內心震撼無比。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