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莫凡自己閒着無聊,便在聖馬可競拍場走四處走動看看。

    在賓客室不遠處就有一條非常長的展覽長廊,長廊的櫥窗裏擺放着各種具有歷史意義的東西,就比如說水系的第一件魔具、魔器,最早水系魔法還是被當做禁術的文獻,以及威尼斯最強大的水系法師的頭骨也陳列在這裏。

    莫凡順着這條長廊一直走,今天是沒有競拍會的,整個展覽長廊就只有莫凡一個人,看着這些全部都帶着魔法底蘊的東西,莫凡不禁覺得有些感嘆,也不知是原本認知的世界本就過於渺小,還是這一切更像是漫長的夢境,這裏的魔法文明冗長、悠久,是那麼的合理,又那麼的令人覺得不可思議。

    走着走着,莫凡忽然間在一個櫥窗前看到了一塊大概只有木指大小的黑色石子,這個石子晶瑩美麗,上面還泛着一些白色的點,宛如夜空中繁密的星,點綴着不尋常的美輪美奐。

    莫凡有些納悶,怎麼就這樣一個小小的石子,好像也充斥着魔力一般,莫凡湊過去看櫥窗下的介紹,想知道這顆小小石子的來歷。

    “這是有罪石。大概是在二十多年前,某位美麗又擁有權勢的女人爲了表明自己當初確實投的是有罪石,還特意將這個審判的石子令人陳列了出來,向世人表示她是多麼的鐵面無私。”一個女子美妙動聽的聲音緩緩的從後頭傳了過來。

    即便不需要回過頭去看這位說話女子的容貌,莫凡也能夠感覺到她從聲音裏透出的那份優雅與迷人。

    轉過頭去,果然一襲面紗朦朧的遮住了容顏,唯獨一雙眼眸烏黑中帶着深邃湛藍,在與之凝視的時候,便感覺有一股電流傳來,先在自己腦子裏一陣噼啪亂響,緊接着傳遞到全身,並留下久久無法平靜下去的砰然心動。

    “真是你,哈哈哈,我們太有緣了。”莫凡看着這位美得不可方物的女子,不由的大笑了起來。

    “是呀,可惜上次你見到我,那裏便發生了最爲可怕的事情。”阿莎蕊雅輕?一笑,笑容委婉而又有親和力,跟莫凡那咧開嘴的得意忘形倒是反差極大。

    “就不說這種悲傷的事情了。也真是太巧了,我前不久纔想起你,沒有想到在威尼斯就見到你了。”莫凡說道。

    當下,莫凡把自己在埃及的經歷,和遇到暗黑劍主的事情給阿莎蕊雅說了一遍。

    “原來你遺忘了我很久呀。”阿莎蕊雅調出了莫凡話語裏的毛病,輕嘆了一聲,像是一個老朋友故意在做爲難,又帶着狡黠之意。

    “那倒不是,只是沒有想到真的會這麼快撞見你,原來你本名叫阿莎蕊雅,也蠻不錯的,一聽就是個美人。”莫凡說道。

    “你也可以叫我中文名字。”阿莎蕊雅說道。

    “葉夢婀姑娘,你剛纔說這個石頭是有罪石,聽你口氣好像對某個人還有點諷刺意味?”莫凡說道。

    阿莎蕊雅走近了一些,看了一眼上面用意大利文寫着的簡介,臉上露出了很明顯的輕蔑笑意。

    “這是聖裁院的宣判石,黑色代表有罪,白色代表無罪,當聖裁院對某個非常重要的人物進行判決的時候,便會召集聖裁院長老會議的人員對此人進行聖裁審判,倘若黑色大於白色,便是有罪,被聖裁的人受到滅頂之災。大概二十多年前的一個宣判事件上,黑色石子與白色石子不巧持平,帕特農神女投下了黑色的石子,判自己的哥哥爲有罪。也因此,她獲得了鐵面無私的美名,這顆鐵面無私的黑色石子陳列在了這裏,在開放日上供世界各地的人觀賞。”阿莎蕊雅倒是很耐心的給莫凡講解道。

    “既然石子會持平,說明那人所做的事情稱不上大奸大惡,也算不上尋規守法,僅僅是石子的顏色就可以改變自己親人的命運和生死,卻最終投了黑色,那帕特農的神女簡直是有病!”莫凡很直接了當的表示了自己的看法。

    “你也這麼覺得呀。”阿莎蕊雅笑了起來,面紗輕輕的纏着。看來她也覺得那帕?農神女是有病,這種毫無意義的大義滅親簡直不可理喻。

    “別聊這麼嚴肅的話題了,我纔來威尼斯沒多久,你有沒興趣跟我逛逛,喝喝下午茶,吃吃意大利的匹薩什麼的?”莫凡問道。

    “可以呀,不過我還有件小事要做,你可以先選一個地方,在那裏等我,點好匹薩等我。”阿莎蕊雅說道,從她眼角的笑意來看,她還是蠻喜歡和莫凡聊天的。

    ……

    莫凡找了之前那個老師傅,讓他帶自己去美味而又格調的地方休息,享受一下威尼斯午後的那種慵懶和愜意。

    老司機就是老司機,給莫凡帶到了一處風景秀麗的水晶露臺,不僅能夠看着靜謐的流水,兩旁帶着彩繪窗的歐式建築倒映,不遠精緻童話般的拱橋,最重要的是旁邊情侶威尼斯特色旅館,實在是讓莫凡覺得太畫龍點睛了,付“出租車”錢的時候莫凡都大方的多給了一點!

    給阿莎蕊雅發了地址,莫凡整個人放鬆的坐在躺椅上,旁邊放着冰力十足的雞尾酒,還有馬上會送上來的熱騰騰的匹薩,這比在亡靈堆中、血流成河的戰場中的體驗簡直難以相比,只不過,沒有流血犧牲、泥濘骯髒的戰爭,人們也很難享受這種舒適吧,畢竟妖魔永遠都是虎視眈眈!

    沒讓莫凡等太久,阿莎蕊雅就款款而來,不知道什麼布料的鉛筆褲把她那筆挺的細腿和驚人飽滿的翹|臀給包裹得緊緊的,那種窄窄的,被撐得滿滿的性感,很容易就戳中男人的硬點。

    “我餓了。”阿莎蕊雅也是不尷尬,一坐下來就說了這麼一句。

    “還在烤呢,耐心等會。”莫凡回頭看了一眼那離得不遠的廚房。

    “你想要買什麼嗎?”阿莎蕊雅問道。

    “魂雷,我把我自己打工賺錢的所有積蓄交給了你之前見的那個趙有乾,準備買一個有領域的魂種元素雷,好在世界學府之爭上拿個好成績。”莫凡說道。

    “這樣呀,我倒知道有一個地方會有你想要的這種魂雷元素,必定比你從競拍會中購買到的要強很多,你有了解嗎?”阿莎蕊雅說道。

    莫凡剛要問,匹薩就送上來了,阿莎蕊雅也不客氣,鏟了一塊到自己盤子裏,便享用了起來。

    莫凡直接用手抓,這種手抓餅還是味道不錯的……

    “你剛纔說的那個魂雷在哪?”莫凡問道。

    “我的信息費很高的哦,不然你覺得趙有乾爲什麼要見我?”阿莎蕊雅笑着說道。

    “這頓我請。”

    “你真幽默。”

    “我覺得我們關係應該很純潔纔對,談錢太傷人了吧。”莫凡認真的說道。

    他是真沒錢了,那拋給趙有乾的8.5億是莫凡扣遍了自己全身上下才湊出來的。

    “它叫薩丁司魂雷,用中文來說,大概就是暴君荒雷的意思。這種魂雷擁有暴君領域,任何與雷元素有關的能量都將被暴君領域吸納到法師身體之中,承載能力比其他雷領域強了數倍,雷系抵抗能力也是魂種之中最爲優越的。該魂種雷系魔法威力與凡種相比強了大致5倍接近6倍,所釋放的任何雷系魔法命中敵人後都將附帶荒雷之痕,若是在暴君領域中再有任何雷系魔法擊中敵人,將會引發暴君制裁。暴君制裁的威力相當於一箇中階魔法霹靂-轟頂。”阿莎蕊雅一臉正色,以一種非常專業的態度給莫凡講解道。

    說完這些之後,阿莎蕊雅看着莫凡那詫異無比的表情,噗嗤一笑,不等莫凡開口便問道:“這只是我所瞭解的暴君荒雷的屬性,它其他作用還得獲得者自己去挖掘,不過我想就這三項,便已經優越於你在競拍會在可能買到魂種了。”

    趙滿延給莫凡說過雷系魂種的屬性,一般來說領域這東西都是增加法師的掌控力的。

    有了領域,法師可以將天地間的元素吸納到自己周圍,形成一個在釋放魔法更加遂心應手和魔法形態也有所改變的區域,像阿莎蕊雅說的那種,讓法師吸收雷元素能力和抵抗雷魔法能力大幅度提升能力,那是很少見的。

    畢竟,擁有領域的法師,在領域之中其抵抗能力和吸收能力都會隨之增強,而如果是在這種基礎上還要優越很多,那這吸收能力和抵抗能力是得強到什麼程度?

    估計別人一箇中階雷系法師朝着自己狂劈雷電,自己站在那裏不動到他魔能耗幹都不帶有事的!!

    而魂雷,除了可以讓法師獲得領域這一塊價值之外,更重要的還在於直觀的威力上。

    在大家的魔法都被星軌、星圖、星座、星宮給完全跨框架好的情況下,技能的威力在無領域的情況下都是相差無幾的,靈種、魂種之所以昂貴,正是它們最直接的增強魔法師的技能威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