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暴君主山峯的頂端是一片終年不散的黑色雲團,雲端正好和山峯齊平,有的時候甚至會在山峯的下方。

    而暴君荒雷正是暴君山峯與這團黑雲之間形成,但有趣的是,雷電魂種真正的棲息地又是在暴君山峯的半山腰的一個山縫中。

    想來這也是爲什麼那麼多獵人來這裏找尋最終卻沒有結果的原因了,大家眼睛所看到的都是從黑色雲端中劈落到山峯上的雷電,下意識的覺得暴君荒雷也一定是在山峯上,卻不知雷電在半山腰的位置形成了一個雷電域場,真正的魂雷在這裏經過無數歲月的千錘百煉,最終成熟。

    “你不去先完成你要做的事情嗎?”莫凡問了一句。

    “先幫你拿到暴君荒雷,我們會更有底氣。”阿莎蕊雅說道。

    步入到了半山長縫,莫凡發現這個位置的山石就宛如是被一柄從天而降的神斧給劈開了一般,出現了一個非常狹長的裂痕。

    當然,這必定是雷電的傑作!

    從山縫之外往裏面看去,會發現密密麻麻的雷絲在裏面扭動閃耀着,看上去像是施加上了厚厚的禁制,雷電呈現蒼黑色,閃光之後又還會在空氣中透出一點蒼黃之光。

    千鈞之雷是紫黑色的,作爲雷系法師,是可以通過雷元素的躍動來判斷雷電的強度,元素躍動越強雷電的威力就越大,莫凡可以感覺到眼前的這種暴君荒雷元素躍動得相當快,它們極其躁動不安,一副隨時都會穿過它們的領地飛逝到四面八方的蠢蠢欲動,這種雷,可謂是一觸即爆,只要給予它何時的傳遞導體,它們可以肆意飛竄到任何地方,可以打穿一切堅硬無比之物。

    “這麼多雷絲障礙,我們怎麼穿過去?”莫凡說道。

    這種雷電的威力不是莫凡可以輕易觸碰的,連吸收都要考慮一下自己的身體能夠承受得了。

    “這並不是我們需要擔憂的,你難道沒有注意到別的什麼嗎?”阿莎蕊雅說道。

    莫凡帶着疑惑,目光開始顧四周。

    這會是夜裏了,周圍山嶺一片漆黑,整個暴君山峯可不是一座單獨聳立而起的山柱子,而是層層疊疊不知道是由多少個山體組成的巨型山,這半山嶺都存在着許多山壁,山谷,山口,山平,由於長期受到雷電鞭策的原故,這裏的植物會非常的稀疏。

    看着這周圍黑漆漆的光禿山嶺,莫凡忽然間看到有些山壁上和大石上有東西在抖動。

    莫凡仔細看去,發現有一種渾身帶着異樣顏色羽毛的妖禽趴在那裏,它們應該是白天活動的生物,到了夜裏睡得非常熟。

    “每一個魂種其實就像是一個巨大的能量源泉,妖魔們要想得到實力的提升,或者快速成長,便需要這種能量源泉不斷的滋養。所以別單純的認爲魂種這種瑰寶會孤零零的任人採摘。”阿莎蕊雅說道。

    “我們只要走到雷絲裂縫裏,這些東西就會攻擊我們?”莫凡說道。

    “是的,我們其實已經在它們的巢穴範圍了。”阿莎蕊雅說道。

    莫凡再一次利用自己的夜視能力環顧四周,正如阿莎蕊雅說得那樣,這片山嶺其實有幾個半鑲在山間的禽穴,它們在睡眠的時候實在太安靜了,以至於莫凡都沒有發現它們的存在,這同時也表明了這些東西的等級不會低。

    “它們是風炎雷鷲,三種魔法屬性的猛禽,可以釋放強大的魔法技能的同時,它們自身的力量又極其強大,可以說是妖魔中的魔武雙修。”阿莎蕊雅說道。

    莫凡見過這種風炎雷鷲,不過從阿莎蕊雅的描述來看便知道這些傢伙絕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它們風修十年、火修十年、雷修十年,當它們的雷修圓滿了之後,便會蛻變成三顱魔鷲,三顱魔鷲算是統領級中比較巔峯的存在。”阿莎蕊雅說道。

    “那它們現在是已經進入了最後階段了?”莫凡說道。

    “是啊,剛剛進入風修的風雷炎鷲實力其實很楸般,最多相當於一個進階期的戰將級生物,火修了之後它們便擁有小統領的實力了,而雷修過後便是破繭重生,成爲統領中的佼佼者。”阿莎蕊雅說道。

    “我靠,你的意思是,這些傢伙全部都是統領???”莫凡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氣。

    我滴乖乖,莫凡剛纔一眼掃過去的時候,巢穴少說有**個吧,假如這些全部都是風修圓滿、火修圓滿的元素鷲,那豈不是它們都擁有小統領的實力了!

    這還了得,哪有羣居的統領啊!!!!

    莫凡所認知的統領,大部分都是統帥着一個族羣,坐擁着一片領地,從未見過如此密集生活在一起的統領,這完全是統領家族了!

    “解決它們,暴君荒雷就是你的了。”阿莎蕊雅說道。

    “你說得輕巧,我再自大也沒有自大到一個人應對**只統領級生物!”莫凡說道。

    以莫凡現在的戰鬥力,也就到了可以單殺統領級生物的層次吧,這還是需要藉助小炎姬附體的力量,若沒有小炎姬附體,殺統領是不可能的。

    如果從戰鬥而言,與兩隻統領級生物對抗,莫凡也就保證能打,一旦超過兩隻,自己絕對會被虐得體無完膚!

    可惜,時光之液已經用掉了,若是還保存着的話,解決這些風炎雷鷲應該不大成問題。

    “把你的黑暗劍主呼喚出來吧,那傢伙應該能打得過它們,對吧?”莫凡說道。

    “它還沒有長大,最多對付一隻。”阿莎蕊雅說道。

    “我能對付一隻,我的契約獸也可以對付一隻,加上你的黑暗騎士,那三隻解決了,另外六隻呢?”莫凡說道。

    “交給那傢伙吧。”阿莎蕊雅目光注視着另外一個山頭,美麗的眸子閃爍着星星一般的光芒。

    “哪傢伙?”莫凡往那山頭看去,啥都沒看見。

    大概相隔三公里的位置,有一座隆起的山頭,莫凡能得很遠,仔細遠望了一番,沒在那山頭看到任何的生物。

    “就是那山呀,你去用這東西把它引過來。”阿莎蕊雅遞給了莫凡一顆黑色的石子。

    莫凡接了過來,定睛一看。

    我的乖乖,這不就是放在展覽長廊之中的那顆黑色有罪石嗎,怎麼會在阿莎蕊雅的手中!

    “你這東西哪來的?”莫凡問道。

    “偷來的。”阿莎蕊雅回答道。

    “……”莫凡無語了,沒見過偷東西還這麼一副淡定從容的!

    “警鈴還真是你觸發的?你偷這石頭幹嘛。”莫凡真的蛋疼。

    在威尼斯的時候,莫凡還自己給阿莎蕊雅做了一番解釋,覺得以她的身份和財富,不至於去做這種事情,誰知道她還真把這石頭給偷出來了,然而,莫凡又疑惑了起來,趙滿延明明說展覽長廳那裏沒有丟東西啊,還是說這東西丟了,不好傳揚出去?

    “我調包了。這種石是源自於最早的帕特農神山之石,裏面蘊藏着一些氣息很容易就會被那傢伙給分辨出來,你手持着它,那傢伙就一定會追來。”阿莎蕊雅說道。

    “我聽不太懂你說什麼。”莫凡雲裏霧裏的。

    “你去就是了,難不成你不想要暴君荒雷了?”阿莎蕊雅說道。

    ……

    現在莫凡滿腦子都是疑惑,他不是很明白,阿莎蕊雅爲什麼要偷這個石子,更讓莫凡不明白的是,這個石子既然會在這裏用到,那就表明阿莎蕊雅一開始就打算來這裏了,那麼自己的前來是不是也在她的預料之中?

    可這也不對啊,自己是在吃匹薩的時候才告訴阿莎蕊雅,自己需要魂雷。

    思考着,莫凡已經抵達了阿莎蕊雅所說的那個隔壁山頭了。

    這個山頭真的什麼都沒有,她讓自己拿着那黑色有罪石過來,到底用意何在啊!

    “喂,有人嗎?”莫凡站在山頭下面一些,朝着山頭大喊了一聲。

    他的聲音甚至還在山頭上空迴盪了一下,寂靜的夜裏唯有悶雷在迴應着莫凡。

    “我手上有這個!”莫凡把那黑色的有罪石給舉了起來,重新大喊了一聲。

    黑色有罪石裏面確實蘊藏着某種氣息,宛如是千年不散的某種香韻,非常的特別。

    隨着這種特殊的氣韻飄散出去,那山嶺中忽然亮起了一雙眼睛!

    不是山中的眼睛,而是山有一雙眼睛,它睜開之後,便帶着一種攝人心魄的氣勢打入到莫凡的身體裏,讓莫凡感覺自己的小心臟要破碎了!!

    “臥槽!!!!”

    莫凡嚇得冷汗狂流。

    難怪自己什麼都沒有看到,原來這山就是阿莎蕊雅說得那傢伙!!

    山舒展開了身軀,有健壯魁梧的雙臂,也有粗壯如蒼天古木的雙腿,身軀的顏色也從山石之色慢慢的變成了銀灰色,透出金屬堅硬的光輝,在月色下更加威凜霸氣!!

    山嶺泰坦!!!!

    此刻莫凡恍然醒悟,爲什麼之前這龐然大物在之前會一下子消失在了山嶺中,原來它的鋼鐵之膚會變幻顏色,一旦與山石接觸,便如同變色龍一般完美的融入到山的背景裏,再加上它將四肢、面孔這些特徵給包裹起來,整隻巨人一動不動棲息的話,就成爲了一座小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