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嗡~~~~~~~~~~~~~~~”

    空間劇烈的震顫,莫凡感楸自己周圍正在不斷的變化,時而是扭曲的空間亂流,時而是一片虛無混沌,時而又是萬水千山……

    眼花繚亂,頭疼欲裂!

    不知過了多久,這一切才終於平靜了下來,莫凡整個人癱軟在綠油油的草地上,如同一個被海上風暴折磨了幾天幾夜的人。

    阿莎蕊雅和莫凡同時出現在,她倒在了莫凡的旁邊,她臉色一樣蒼白至極,身子柔弱無骨,沒有了半點力氣支撐,就那樣倒在了莫凡的身上……

    天空晴朗,白雲潔淨,遠處的山翠綠翠綠,近處的草風中搖曳,時不時幾朵野花的花瓣飛舞到空氣中,不知道落向何處。

    ……

    高高的草露滑落,滴落在了莫凡的褲子上,結果一下子溼了一大片。

    莫凡很快就被這份冰涼給弄醒了,迷迷糊糊的挪了一下身子,結果發現自己腹部位置上還壓着一個腦袋,隨着自己這麼一挪,她臉頰就往下面一點傾斜了。

    “喂喂,你醒醒,你口水弄溼我褲子了!”莫凡推了推阿莎蕊雅。

    阿莎蕊雅也醒了過來,結果發現莫凡褲襠真的是一片溼,臉一下子嫣紅得要滴水了,急忙假裝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別過臉去。

    “我說葉夢婀同志,你能給我解釋一下嗎?”莫凡回想起自己昏迷前那死亡降臨的可怕一幕,認真的說道。

    阿莎蕊雅稍稍擡頭,發現是一顆高草在往下滴露水,這才釋懷了起來……

    就說嘛,自己怎麼可能這麼沒形象,就算是不小心昏迷在了那麼尷尬的位置上,那也不至於流口水呀!

    “是露水。”阿莎蕊雅指了指那顆溼漉漉的高草。

    “我靠,誰跟你說這個了,我說的是暴君山脈頂上的那個黑黑的,大大的,我精神損失費你賠償個10億都不夠!”莫凡說道。

    “你應該感謝我,你是這個世界上除了我之外,見過那傢伙還活着的人。?阿莎蕊雅開始整理衣裳和頭髮。

    “你這什麼邏輯!先告訴我,那傢伙是什麼東西,那也太太太太他媽大了吧!!”莫凡心有餘悸的說道。

    “那是真龍,一頭遠古黑暗真龍!”阿莎蕊雅說道。

    莫凡張了張嘴,好半天沒回過神來。

    龍……

    真龍……

    遠古黑暗真龍!!

    “你說的是那種純正的,曾經在歐洲橫行霸道的統治級生物——巨龍?”莫凡一字一字的認認真真的問道!

    “是的。純正之龍,我們稱之爲真龍,也叫做巨龍。那傢伙還有一個名字,阿加勒大帝。它果然是甦醒了,並棲息在暴君山山頂。它的感知能力好強大,我已經用黑暗掩息陣來抹掉你我的氣息,結果還是被它察覺了。”阿莎蕊雅說道。

    “所以,你到那破山上,就是想證明一下上面是不是有一條遠古黑暗真龍?”莫凡說道。

    “對呀,這個信息可是無價的。”阿莎蕊雅說道。

    “我覺得我們可以恩斷義絕了!”莫凡說道。

    搞的什麼鬼東西,這女人簡直尼瑪就是一個瘋子啊。

    遠古黑暗真龍,這傢伙的級別恐怕都有些超出了莫凡的認知範圍了,估計連禁咒級別的法師都不一定敢去招惹它,這個阿莎蕊雅卻跑到人家的地盤上。

    差一點點小命都沒有了!!

    “我們這不是沒有死嗎?”阿莎蕊雅睫毛輕輕翹起,一本正經的說道。

    “是,只要你那空間變遷大陣再慢那麼一點點!”莫凡沒好氣的說道。

    阿莎蕊雅是一個陣法師,顯然她剛纔在佈置逃跑之陣,所以讓莫凡把空間魔能釋放出來,這樣可以有利於空間魔法陣的快速運轉。

    說實話,莫凡覺得以那頭原故黑暗真龍的能耐,若是它真的有心要追的話,絕對是可以破開空間,強行在空間亂流之中追擊出來的,到了那傢伙的級別,空間魔法已經沒有那麼捉摸不透。

    萬幸的是,那頭遠古黑暗真龍並沒有太把莫凡和阿莎蕊雅當回事,就當是兩隻蚊子飛走了,它也懶得追,不然,這個空間變遷**挪出了幾百公里,它也一定能取了莫凡和阿莎蕊雅的性命。

    所以,莫凡才說這女人根本不是什麼聖女,完完全全就是個女瘋子!

    “現在我們在哪?”莫凡看着周圍,景色貌似還不錯,空氣也很好,就是不知道在哪個地方。

    像阿莎蕊雅佈置的這種空間變遷大陣,若是沒有提前設置好一個空間落點的話,就會被時空亂流隨機拋到某個角落,莫凡甚至都不確定這裏是不是意大利!

    “大概是在克羅地亞吧,你不是要與我恩斷義絕嗎,爲什麼還要問我?”阿莎蕊雅倒是帶着狡黠的笑意,一點也不爲之前的事情感到心慌。

    “你退我錢,我們還是朋友。”莫凡說道。

    “到頭來,還是錢的問題。”

    “總得支付我點精神損失費,換作是別人,早已經腦崩了!”莫凡說道。

    “你這不是好好的嗎,而且你可以向很多女孩子炫耀,你是見過真正巨龍的人。”阿莎蕊雅說道。

    “這是我的事情,你到底是退還是不退?”

    “不退。”

    莫凡有些氣急敗壞了。

    “你別以爲我拿你沒辦法!”莫凡確實是被驚嚇到了。

    說實話,剛纔那頭遠古黑暗真龍,即便是自己化身成惡魔,也不一定是它的對手,被一個這樣一個神經婆子帶到鬼門關走了一圈,是個人都沒法好脾氣,偏偏阿莎蕊雅還在那裏笑,笑得跟一隻小騷狐狸一樣,與她那純潔嫺雅的氣質混合在一起,便更有一種說不出的味道來。

    莫凡也是腦袋有些混亂了,抓住阿莎蕊雅的手腕,直接往草地上一鋪。

    身體裏已經沒有了一絲絲的魔能,在時е亂流的摧殘下,魔能基本上被甩空了,所以莫凡直接動用了這最原始最粗暴的方式,把阿莎蕊雅給壓住。

    莫凡堅信,阿莎蕊雅也沒有了半點魔能,她跟自己一樣經歷了時空亂流,一樣疲憊不堪!

    果然,被莫凡摁住的阿莎蕊雅根本沒有施展任何的魔法來反抗,她滿眼羞怒的盯着莫凡,一張精緻性感的容顏裏卻不願意露出半點怯意與妥協,甚至如同高貴女王一樣用那雙驕傲無比的眸子盯着莫凡,就那樣盯着,堅決不移開視線。

    這下反倒把莫凡弄愣住了。

    莫凡也就是嚇嚇她,讓她乖乖的服軟,也算是讓自己發泄一下剛從死亡邊緣逃回來的那不滿情緒,誰知道這女人剛的狠,這都不帶妥協的!

    大家都沒有魔能,跟普通人沒什麼區別,可從性別角度來看,莫凡怎麼都是佔據先天優勢的,真要做點什麼,她連反抗的餘地都沒有好嗎!!

    “死妖精,你贏了!”半晌之後,莫凡鬆開了阿莎蕊雅一隻手。

    “你怕了?”阿莎蕊雅笑了起來,漂亮的眼眸裏閃爍着狡猾。

    “不過要取點利息!”

    就在阿莎蕊雅以爲莫凡會完全鬆開她的時候,莫凡猛的壓了下來,在她那飽滿柔軟的紅脣上重重的一吮。

    阿莎蕊雅瞪大了那雙眼睛,怎麼也沒有想到莫凡真的敢輕薄自己,她那個自由的小手胡亂的拍打着莫凡的肩膀,可窒息的感覺越來越強烈,手臂也變得沒有什麼力氣,渾身軟軟的,酥麻之感從那野性的索吻裏一下子蕩遍了全身!

    “下次再這樣忽悠我,肯定不是親幾口這麼簡單!”莫凡總算徹底鬆開了阿莎蕊雅,阿莎蕊雅香香的脣氣還縈繞在嘴邊,哪怕是回味都那麼的美妙。

    “你這個無恥骯髒下|流的混蛋!!”

    “你也好不到哪裏去,騙子,瘋子,小偷,我真是瞎了眼,相信一開始看到你戴面紗的神祕和純潔!”莫凡說道。

    “我會要你好看的!”此刻,阿莎蕊雅變得有些氣急敗壞了。要是有魔能,她一定會呼喚出黑暗騎士,讓黑暗騎士用劍把這輕薄自己的傢伙給砍了!

    “世界那麼大,會不會有下一次見都不好說。”莫凡佔了點便宜,心情稍微好了一些。

    其實莫凡就是看不慣阿莎蕊雅那種明明幹了人神共憤的事情,還一副從容不迫的樣子,別一副什麼都知道,什麼都在掌控中的智慧女神樣子,就現在他們這種魔能殘廢狀態,那還不是莫凡說想上,就上的!

    阿莎蕊雅聽到莫凡這句話,反而慢慢的冷靜了下來。

    莫凡也不是很摸不透這個女人心思的,見她這麼快就平靜了,也沒有再和她折騰,擺好坐姿,開始進入冥修,儘快把自己的魔能給恢復過來。

    阿莎蕊雅也知道,在陌生的地方沒有魔能是一件多可怕的事情,她也沒有再浪費一點時間。

    進入冥修後沒太久,莫凡睜開了眼,看着坐在旁邊專注冥修的阿莎蕊雅。

    寧靜下來的阿莎蕊雅確實很美,那份靜謐和那份端莊談不上半點的僞裝,完全是由內而外散發的,讓人堅信她一定有着碧落出塵的聖潔高貴。

    可是,爲什麼她乾的事情,就會如此離譜!!

    證明一條黑龍大帝的存在???

    這他媽不是有病!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