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威尼斯下河試煉場

    “擁有了這些之後,你的實力應該在世界學府之爭中已經不會輕易落敗了,要知道爲了獲得這樣一整套完整的魔具,連老家主都親自出面了,你可一定不要讓我們失望。”周藝林撫摸着自己女兒的頭髮,滿眼期待的說道。

    “肯定不會的。以我現在的修爲,也沒有多少個人會是我的對手。”穆婷穎很是自信的回答着。

    “話說起來,穆寧雪那丫頭還賴在隊伍裏嗎?”周藝林詢問了起來。

    “嗯,看見她可煩了,就沒見過這麼不害臊的女人,一身的臭名,還要出來丟人現眼,這不是給我們世族抹黑嗎?”穆婷穎說道。

    “以前她就總是和你爭,現在她還拿什麼和你爭呢?”周藝林說道。

    聽到這句話,穆婷穎就不由的笑了起來,這大概是她最愛聽的一句了。

    她在世族裏,被穆寧雪的天賦和修爲壓了不知多少個年頭,總算有機會翻身了,這種感覺比她想象中還要好,那種在世族裏被人寵着,被人圍繞着,幾乎所有最好的資源都歸自己所有!

    “所以,我現在要讓她一無所有!”穆婷穎笑了起來,在她一直都保持着僞裝的笑容裏,似乎這個笑容是從未有過的真誠!

    ……

    ……

    地中海的風吹來,像一雙柔和的手在輕輕的撫摸着頭髮。

    一縷銀色的長絲蕩跟着風的線條輕輕的擺動着,穆寧雪稍稍側過臉來,看着在風裏飄動的髮梢……

    不是所有的都是雪白,似乎已經有一些呈現出了本來的濃墨色,以往基本上看不見,但這次竟然已經可以明顯的感覺到濃墨的髮絲混雜在那些純粹的雪白色的頭髮裏。

    濃墨是她頭髮本來的色彩,她的媽媽便是如此,濃墨如絲綢,美得寧靜,而非是這種無比引人注目的雪白,給她一種蒼白、悲傷的感覺,揮之不去。

    “等頭髮全部恢復了顏色,你就不用再被冰冷夢魘給折磨了,它將爲你所用。”穆寧雪腦海裏還回蕩着這樣一句話。

    頭髮顏色的改變,便是她逐漸掌控了這股力量最好的證明。

    ……

    “穆寧雪,你在這裏啊,我找你很久了。”一個男子的聲音從後頭傳了過來。

    穆寧雪轉過頭去,看着這位笑容溫和的三十多歲出頭的男子,臉上的神情變得複雜了起來。

    “真是造化弄人啊,十年前我承諾過你,只要你想,並付出努力,便一定會成爲我們世族裏最強大的冰法師。可沒有想到會發生那樣的事情。”男子走到了橋上,靠在橋欄上,發出了一句感慨。

    穆寧雪沒有說話,她只是不明白此人出現在這裏的用意。

    她的天賦,她的出衆,有一大半關係源自於眼前這個男子,是他從衆多穆氏的分支家族中選中了自己,並讓自己在偌大的穆氏世族生活,享受着如同公主一般的待遇和最優越的修煉資源。

    穆寧雪至今都沒有弄清楚此人在穆氏世族的地位,似乎他的一句話,總能夠讓整個世族會議都有所傾斜,哪怕自己從本質上而言根本不算是整個穆氏世族的直系成員,他也能夠將自己捧到那麼高的位置上……

    “你是不是一直想知道我是誰?”男子看出了穆寧雪眼睛裏閃爍的光芒,不由的笑了起來。

    “嗯。”穆寧雪點了點頭。

    “你也不用再叫我先生了,這聽上去我像是你的老師。我叫潘西。”男子說道。

    “潘西,不姓穆?”穆寧雪有些詫異的說道。

    按照她的推斷,此人應該至少是族長會議裏的人吧,決定着整個世族的方向和發展。

    潘西搖了搖頭,他露出了一副閒聊的慵懶表情道:“我在這個世族裏,更像是一個幽靈。”

    “你想說什麼。”穆寧雪語氣平靜道。

    這個人,他早應該出現,在穆賀事件導致他們整個分支家族受?巨大打擊的時候,這個在穆氏世族最有話語權的人卻連影子都沒有看見,本身穆寧雪在整個穆氏能夠站住腳跟,一方面是自身實力碾壓了其他人,另一方面便是此人的支持。

    穆寧雪從沒有期望過這個人會給予自己什麼幫助,他對穆寧雪來說,像是一個啓蒙老師,引着自己走向了這條冰之修行,可穆寧雪並沒有把他當做是一個信賴的人,因爲穆寧雪相信,在他的手底下,一定還有很多像自己這樣的被選出來的人,但凡有一天自己無法佔據最強的位置,便會立刻被取代。

    穆寧雪只是不明白,既然他早就因爲黑教廷事件放棄了自己,爲什麼又要現在出現,他現在不是應該多和穆婷穎做交流吧。

    “你知道的,冰是我們世族的族輝,整個中國儘管有很多與我們齊頭並進的大世族,可論修爲與實力上,沒有哪個世族能夠比我們更強大,沒有哪個世族可以比我們培育出更多的高階法師和超階法師。那麼,你知道原因嗎?”潘西問道。

    穆寧雪怎麼可能知道原因?

    穆氏一直都很龐大,像自己這樣一個穆氏的旁支在一座小城中都擁有非常高的地位,而類似於她家這樣的穆氏旁支更是數之不盡,可謂是掌控着國內無數個城市的最高話語權。

    只是,除了歷史悠久之外,穆寧雪真的想不到這個世族爲什麼可以這般宛如一個龐然大物,宛如一個帝國!

    “事實上,我們在最鼎盛的時期,世族的族輝曾想要變更,不是冰,而是弓,一柄看上去完全有水晶做成的晶弓。”潘西說道。

    穆寧雪愣了愣,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那與自己靈魂宛如簽訂了契約的冰晶剎弓!

    “沒錯,是它。”潘西好像能看穿穆寧雪心中所想,臉上掛着笑容。

    “我不明白。”穆寧雪不解道。

    “你不明白的會很多,不過我要告訴你一個殘酷的事實。”潘西臉上笑容慢慢的收了起來,漸漸的繃緊了。

    “什麼事實?”

    “這個契約,可不是隻有你一個人。”潘西走到了穆寧雪的面前,聲音變得有些輕道,“記不記得我最早的時候就跟你說過,這條是踩着別人的身體走向世族的寶座的階梯,我想那個時候你一定是把它當做了一個比喻,其實這不是比喻。”

    穆寧雪只是看着他,不知道爲什麼,她感覺到一種危險的氣息正在靠近,事實上這個危險氣息的來源就是眼前這個人。

    “除了你,我們世族裏還有很多像你這樣的人,你並非是獨一無二的。”潘西說道。=

    “我從來沒有見其他人使用過。”穆寧雪說道。

    “這種事情,我們是不會放在直系子弟上來用的,更何況現階段而言,你是剎弓契約裏面最強的那個,它的掌控權在你的手上。”潘西說道。

    不等穆寧雪詢問關於剎弓的事情,潘西又接着開口了:“剎弓誕生的那天,我們將它打成了碎片,然後分別送給了那些像你這樣比較有天賦的法師。剎弓是入門級,並且也只比較適合與如空白紙張一般的法師靈魂融合。你難道忘了,每隔一段時間,我都會把類似的碎片送給你,讓你將它融化掉嗎?”

    穆寧雪自然記得,幾乎每過幾個月時間,便會有冰晶碎片送過來,穆寧雪也沒有過問,只是按照最初的時候,將這種碎片放在手心上,讓它慢慢融化。

    而幾乎每融化掉一個碎片,穆寧雪便感覺自己的修爲得到了一些提升,同時靈魂內的冰晶剎弓也變得更強大幾分,當然,那股可怕的寒冷也會因此增加,唯有不斷的修煉,更努力的提升,才能夠使得身體不被冰魔給糾纏。

    “你的頭髮也開始變回原本的顏色了,這麼說來,你和冰晶剎弓之間已經越來越融洽了。”潘西伸出手,撫了撫穆寧雪的頭髮絲。

    穆寧雪對他這個行爲很反感,立刻後退了幾步。

    “爲什麼現在告訴我這些?”穆寧雪‘惕心越來越重,她堅信這個傢伙絕對不會無緣無故的出現,更不會無緣無故的告訴自己這些連很多世族核心人員都不知道的事情。

    “我給你這樣解釋,估計你就明白了。剎弓是需要復甦之力的,復甦的方式是化作碎片與冰系魔法師的靈魂共生,爲了讓復甦之力更加純淨,所選擇的冰系魔法師,最好是剛剛覺醒冰系能力的。等到這些碎片復甦的差不多了,我們會挨個把碎片收回來,然後集中在一個人的身上,儘可能的在她的身上組成完成的剎弓。”潘西言語裏帶着幾分冷漠的味道。

    “所以我的修爲在每次獲得碎片後提升!”

    “是的,你可以把你自己看做是一個蟻后,其他工蟻如同奴隸一樣爲你供養那些碎片,然後搬運到你這裏,最後建造出精緻完美的蟻巢!”潘西說道。

    聽到這裏,穆寧雪心中已經涌起了一陣憤怒之意。

    “那麼那些失去了碎片的人呢?”穆寧雪無比嚴肅的問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