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件事穆婷穎其實也是不久前才知道的

    南榮倪早在兩年前就有加入穆氏的意向,他們所提出的其中一個要求便是——冰晶剎弓,因爲只有獲得穆氏這件最強大的魔具,他們心裏才能夠踏實,確保穆氏不會過河拆橋。

    揹負黑教廷至親親屬的臭名!

    失去了舉世無雙的地位!

    失去苦修十年的修爲與最珍貴的魔具!

    失去最值得相信的閨蜜好友!

    穆婷穎感覺這是自己這麼多年來最開心的時刻,比做得美夢還要完美無缺,她可以真實的體會到那種欣喜若狂和激動不已,自己最恨的人落得了這樣一個下場!!

    哦,當然,要是她因爲失去了冰晶剎弓,容貌一下子憔悴變形,那今天的威尼斯簡直美妙如天堂了!但願會吧,畢竟是將一件物品從靈魂中割裂出來,那種痛苦,那種摧殘……

    “沒必要做掙扎了,好好接納這個事實,雖然什麼都沒有了,可你還可以用你那好皮囊去騙取一些頭腦簡單的人的同情,讓他頭腦發熱的發誓保護你衣食無憂一輩子。”南榮倪言語溫和平靜的道。

    那言語裏的勸慰,在穆寧雪聽來是那麼的刺耳。

    她察覺到南榮倪的不對勁,在之後迴歸到國府之隊後,穆寧雪便有與之疏遠,只是她還是把南榮倪想象得太簡單,她那平靜溫柔的外表下,是一顆比穆婷穎還要可怕歹毒之心!

    她一直窺視着自己最強大的武器,更在剛纔的言語裏透出了對自己容貌的妒忌,最令人佩服的是,她明明比穆婷穎還要厭惡反感嫉妒自己,卻可以如同一個最溫馨最知心的朋友,不明不豔的站在自己身旁,處處爲自己着想……

    這些年來的相處,讓穆寧雪細思極恐!

    “差點忘了,還有一個處處護着你的男人,只不過即便他來了也沒有用,他一個小小的法師,比別人運氣更好幾分而已,又怎麼可能和龐大的穆氏抗衡。更何況,他真正最在意的人可不是你,而是那個坐在輪椅上的女孩,真不明白你是怎麼做到若無其事的和那個女孩相處的,你用這樣厭惡的眼神看我的時候,怎麼不用這個眼神看看你自己?”南榮倪的話語裏帶着一根長長的毒刺,正是往最疼痛的心臟脆弱之處扎去!

    是有那麼一瞬間,穆寧雪想到了莫凡,因爲一個人面對這些咄咄逼人的人羣的時候,她內心有些難以承受。

    可這會,那一絲絲期望也被南榮倪給粉碎了!

    只是,穆寧雪不是那種心無所依後,便會癱軟在地上掩面而哭的人。

    她沒有流一滴眼淚,她凌厲的眼眸代表着當她真正一無所有的時候,那顆冰冷的心只會更加堅固!

    說再多的話都毫無意義,既然她們兩個要奪走自己的一切,她就更不能屈服!

    最後的一絲絲情斬斷之後,就沒有任何的羈絆,唯有一顆堅定不移的變強的心!!

    越冰冷,就越炙狂!

    越憤怒,就越冷靜!

    給穆寧雪滔滔不絕的說了那麼多關於冰晶剎弓事情的潘西並不知道,穆寧雪從母親那裏接替了冰晶剎弓之後,她和所有碎片者唯一不同的是,她每日每夜都在承受着冰魘的折磨,那是因爲她每天都在嘗試着讓自己的靈魂徹底與冰晶剎弓融合!

    這是她母親在彌留之際緊緊抓住她的手要自己在牀前發下的誓言,因爲這個誓言,她每天都承受着冰侵靈魂的折磨!

    她對母親更多的是一種恨意,她什麼都沒有帶給自己,唯有這修煉道路上的痛苦。

    但今天,她明白了,爲什麼她即便自己抑鬱痛苦的死去都要自己這樣做。

    因爲只有這樣,這種舉世無雙的力量才真正屬於自己!!

    “弓!!!”

    憤到極致,便是冷到骨髓。

    冰晶剎弓從穆寧雪的靈魂至深處涌起,化作了漫天的冰晶在威尼斯城市上空紛飛。

    這些,可以說是楸靈魂之中悲傷至極的眼淚,她不允許它們此刻從自己那雙孤獨的瞳孔之中滑落,只願它們變做自己絕不低頭的抗爭之器!!

    她們,對自己而言,無足輕重!

    冰雪狂降,凍結了威尼斯縱橫交錯的水道,凍結了復古的建築,凍結了溼潤的海風空氣,更凍結這個殘酷到令人恨不得將它徹底冰封成死物的世界!!!

    “你不是說她無法使用冰晶剎弓嗎!”一旁的穆婷穎忽然間尖叫了起來,那張得意的臉一下子化作了驚恐萬分。

    氏族也不敢輕易去觸穆寧雪的眉頭,那是因爲她手上始終掌控着整個穆氏最強大的魔器,眼下冰晶剎弓的守護者坐鎮,卻依然讓她呼喚出了那柄最可怕至極的武器!!

    “這……這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潘西瞪大了雙眼,從始至終都顯得那般若無其事的他此時比穆婷穎更難以置信。

    他是冰晶剎弓的守護者啊,整個穆氏只有他最瞭解冰晶剎弓,在自己的意念壓制下,所有殘破的、碎片的冰晶剎弓部件都不可能不接受自己的命令……

    除非,冰晶剎弓已經徹底與穆寧雪的靈魂共生,融到了她的靈魂裏……

    可這不等於冰晶剎弓已經認定穆寧雪爲它的主人了嗎??

    明明只是殘弓,何來的認定而言!!

    “可惡,她靈魂擅自和冰晶剎弓融合了,一定是那個該死的女人!”潘西神色猙獰憤怒的道。

    會告訴穆寧雪這樣做的,就只有穆寧雪的母親。潘西一開始並不會認爲穆寧雪的母親會讓她做這種事情,畢竟靈魂完全融合冰晶剎弓碎片或者殘弓的話,要取出來,就只有將此人殺死。

    穆寧雪的母親難道就沒有考慮過,穆寧雪很可能也是碎片犧牲者嗎,還是說她就是要與穆氏抗爭到底,自己死後,讓自己女兒繼續。

    真是一個殘忍的母親!

    “穆寧雪,你就算使用了它又能如?,你要和整個穆氏爲敵嗎!看清楚你現在的自己,爲你僅剩的家人考慮!”潘西站直了身子,大聲朝着穆寧雪吼道。

    冰雪如狂猛的野獸,撲打在潘西和其他四位戒律法師的身上,他們甚至有些無法靠近穆寧雪了。

    這股力量太過龐大了,龐大到威尼斯的上空都出現了一個觸目驚心的冰雲天璇,籠罩在小小的威尼斯城上,冷到極致的冰雨肆虐而下!

    爲僅剩的家人考慮?

    穆寧雪不禁冷笑。

    毀滅了自己,他們還會放過自己家人,他們對自己家人做的事情還不夠殘酷嗎?

    與其那樣屈辱下去,還不如與他們抗爭到底,她此刻明白了母親臨死前還含着的憤怒與不甘,她告訴自己,無論如何都要變強,無論如何都不能遭人擺佈……

    過去,自己很多時候僅僅是遵照她的遺願在變得更強,如今她知道這一切必須是爲了自己!

    爲整個穆氏爲敵,假如自己一無所有,那與他們爲敵又能如何,至少在自己生命裏有一個拼勁性命都要去憎恨,去擊敗,去狠狠的踩成碎片的目標!!

    就從這一箭開始……

    無論接下去的路多崎嶇,她穆寧雪勢必顛覆整個穆氏!

    ……

    握緊冰晶剎弓,這是魔咒,更是穆寧雪如今唯一可以依仗的力量!

    弓如水晶,純淨得看不到一點點雜質,可越是純淨的物體,就越容易變化得更加極致,此刻這柄純淨的剎弓便如穆寧雪一般,她空白,所以被填滿了最極致的怒,鮮紅得透出了幾乎要燃燒起來的血的顏色!!

    帶着一縷縷濃墨的黑絲在剎那間化作了銀白,豔如白玫,冷如雪須。

    穆寧雪身子緩緩倒完,她將那凝聚在自己指尖的箭指向威尼斯的天空……

    “呼~~~~~~~~~~~!!!!!!”

    冰雪風暴託着這柄箭筆直的飛上了排排建築之上,筆直的插向了城市上空!

    萬里雲空,唯有威尼斯大雪紛飛,孤傲的箭芒破開了長空的蒼藍,明明是一種極寒蒼白之光,卻宛如宣戰的硝煙之火,怒綻蒼穹,冰封一切!!!

    遠處的海,化作了冰空之鏡冷冷的雪花飛舞,如雪之女神對這個世界不再眷戀時落下的最後一滴淚,落下時變成了冰,落到城的時候,化作漫天紛飛的白色淒冷的雪,讓威尼斯變成了冬天……

    ……

    “嗒,嗒,嗒……”

    這座拱橋之外,一切都如畫卷般靜止着,唯有穆寧雪那薄薄的鞋跟,輕輕的踏在冰晶上發出一點點的聲響。

    她緩緩的走到了潘西的面前,從他的身上找出了剩下的碎片。

    潘西還有意識,事實上這裏被冰凍住的所有人都有意識,他們都能夠看見,只是他們動彈不得。

    穆寧雪沒有奪走這些人的性命,她只拿走屬於她自己的東西。

    將碎片用扯下的袖子包好,穆寧雪如冷漠到不再需要任何言語的女王,甚至連看都沒有看穆婷穎和南榮倪一眼。

    轉過身,穆寧雪從那兩位被凍結了的戒律法師之間走過,從那些坐視不理的威尼斯次序者隊列中穿過,又漸漸的遠離了那些看熱鬧的人視線……

    此刻的她,是一朵絕世獨立的冰玫瑰,以最極寒的冰裹住了花軀,再也難以觸碰內心的蕊。

    ——————————

    (亂叔話語:對穆寧雪的定位一直都是絕世獨立的冰玫瑰,時至今日纔將她的冰魂雪軀給勾勒出來。從今天起,把這本書當女頻寫算了。因爲我自己也極度期待她將如何用屬於自己的力量一步一步擊垮穆氏這個龐然大物。哈,開個玩笑,主角仍舊是沒良心的莫凡~~)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