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楊喬的小脖子很細,摸起來還蠻舒服的。

    只是,莫凡憑借著高階法師的蠻力,猛的在這女人細細的脖子上一用力, 嚓一聲擰斷了!

    楊喬都沒有反應過來,臉上還帶著驚恐和茫然,結果腦袋直接歪到了一邊,身子一下子癱軟著倒在了地上。

    楊喬就倒在少年的旁邊,少年本以為自己死定了,卻沒有想到一位獵人站出來救了自己,頓時喜極而泣。

    “你能站起來嗎?”莫凡問了一句。

    “能……能!”少年比想象中的堅強,他慢慢的爬起身來,目光注視著旁邊自己家人的尸體,又是滿臉的淚水。

    等他在將目光轉向倒在地上的女人楊喬時,眼中更是難以撲滅的怒火,恨不得把她皮肉剝下來生吃了!

    “放心,你家人的仇我會幫你報的,之前那兩個人我也不會放過,但是,我希望你明白自己的情況,明白你的家人已經死了,而你還得好好活著。現在嘗試著冷靜下來,把這女人的外衣套在自己身上,然後慢慢的離開這里到主樓等待救援。”莫凡認真的對這名少年說道。

    “我……我想把他們的尸體帶走。”少年含著淚說道。

    莫凡搖了搖頭道︰“死了就是死了,你帶著他們,只會讓你也喪命。按照我說的做,當這些從沒發生過,我以我獵人的名譽保證,傷害你家人的這些雜種,一個也不會活在這個世界上。”

    少年抹著眼淚,看著莫凡那雙黑褐色的眼楮。

    最後他點了點頭道︰“謝謝你……我……我不會給你添麻煩的。”

    “恩,你能明白,也不枉我冒險救你。”莫凡拍了拍這少年滿是血污的頭發。

    少年站起了身,從那個歹毒的女人身上扒下了外衣,他的身材其實剛好和這女人差不多,長長的外衣套在身上,在夜里不走近還真不會被認出來。

    那件外衣也蓋住了少年身上的傷,少年盡量站直身子,一步一步的朝著有燈光的方向走去。

    莫凡交代他,不要對主樓的任何人說起,因為在沒有解除毒變危機之前,絕對不能明面上動黑教廷的人。

    ……

    莫凡撿起了剛才那個女人的藥瓶,將包括楊喬在內的其他尸體一起清理了,不留下半點痕跡。

    莫凡也不知道這女人死在這里,會不會被黑教廷的上一級人員發現,剛才那種情況要他就躲在樹冠上看著,真的有點難。

    處理掉這些後,莫凡便追著剛才那名灰衣教士的方向去了。

    一個黑衣教徒也就50萬,連給自家閨女小炎姬買個零嘴都不夠,大頭還是得從灰衣教士身上拿,莫凡打算先跟著那人,見機行事!

    ……

    “楊喬還沒處理清楚嗎?”灰衣教士盧耿問道。

    “我看見她往主樓去了,應該是處理干淨了吧。”另一名黑衣教徒的說道,此人有著一對醒目的大齙牙,屬于丑人中的戰斗機!

    “哦,也好,去那里監視監視金戰獵人團的動向。話說起來,大教士那里的東西還沒準備好嗎,再等下去,沒準救援的隊伍就來了,才殺了他們幾百號人,不過癮啊!”灰衣教士盧耿問道。

    “應該快好了,只要等等听慘叫聲……對了,教士大人,我听聞執事大人身邊多了一位實習,不知道是哪位那麼幸運,能夠獲得執事大人的青睞啊?”大齙牙黑衣教徒有些羨慕的問道。

    “一個純新人,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看上他。”灰衣教士盧耿說道。

    “剛才那會,我經過詛池,發現那里泡著一個半死不活的女人,頭發都泡沒了,那是執事大人的新奴僕嗎?”大齙牙黑衣教徒問道。

    “執事大人怎麼可能會培養黑畜妖,多半是給那個新人的吧,不過儀式還沒有完成,就那樣放在那里多泡著唄。”灰衣教士盧耿說道。

    “我來了好久,才獲得一只黑畜妖……唉。”

    “你的意思是,跟著我盧耿,沒有什麼前途嗎!”灰衣教士怒道。

    “不敢,不敢!”

    “正好詛池那里沒人守,你今晚就去那吧!”灰衣教士冷冷的說道。

    “是……是。”大齙牙黑衣教徒滿頭冷汗。

    ……

    兩人的談話被莫凡全部听在耳中,在發覺那名灰衣教士走入的地方有一定的危險後,莫凡沒有再繼續跟隨了。

    “詛池,那恐怕是用來提煉黑畜妖的地方吧??”莫凡猜測道。

    “那里沒人看守,估計黑教廷的人也不怎麼去,也好,順便解決掉這個丑不拉幾的教徒。”

    莫凡心里有了打算,便悄悄的跟在那名誠惶誠恐的教徒後面。

    這名教徒走到了比較偏的地方,繞得莫凡差點忘了回去的路,最後他推開了一扇在角落處的石門,門一開,那種巨臭無比的味道就涌了出來。

    大齙牙教徒在那里罵著,看守詛池算是最髒最累的活了,誰不知道那些得罪了黑教廷的活人都被扔在里面發酵……

    莫凡在進入之前,特意檢查了一下周圍的環境,確保沒有其他黑教廷成員,也沒有任何監控的設備。

    他其實就站在大齙牙黑教徒的背後不到兩米的距離,幽暗的火光拉長了這名教徒的身影,讓莫凡可以輕易的藏入他的影子里面,他挪動,莫凡就跟著挪動。

    “救……救……我……”

    黑色的池子里,一個痛苦到了極點的聲音傳了出來。

    莫凡記得大齙牙黑衣教徒說過,池子里泡著的是個女人,可從那人褪掉的皮,掉的頭發,還有整個被腐爛詛咒得嚴重的身體,哪里還能夠分辨得出這是一個女人!!

    她的聲音都已經沙啞了,說是人,活像一個沒了皮的鬼!

    這一幕,讓莫凡聯想到了許昭霆。

    如果黑畜妖就是這樣誕生的,意味著許昭霆當初也是承受了這樣的折磨!!!

    這讓莫凡心中的憤怒一下子就燃燒起來了!!

    黑教廷的那種殘忍,已經真的無法用言語去形容了,撒朗那個狂魔到底又是用什麼方法,將一個在這樣文明社會里成長起來的人泯滅人性到變成這般歹毒、冷血的惡鬼?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