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script>趙品霖走到了三人的面前,他的眼楮帶著邪意的打量著穆寧雪。

    假如沒有那次拒絕,趙品霖或許還是保持著之前那份欣賞的心態,可這幾天下來,他的野心得到膨脹之後,就越發的迷戀穆寧雪銀色的頭發,迷戀她那張冷艷不可褻玩的高貴臉龐。

    本以為要實現的話,還需要為教廷做出不少事情,畢竟對方是一個法師,誰知道這女人自投羅網了,趙品霖那眼楮盯著穆寧雪的時候,就仿佛已經將她的一切給霸佔蹂躪了無數遍!

    穆寧雪總算明白為什麼自己會對趙品霖帶著提防了,這個男人每每在注視著自己的時候簡直就像一頭饑餓的野獸,越來越沒有任何的掩飾。

    “趙品霖,你這個禽獸,快說你把汪栩栩弄到哪里去了!”榮盛看到趙品霖就怒火中燒,直接上前去要掐住他的脖子。

    趙品霖站在那里不動,就像看待弱小的劣種生命一樣。

    他身旁的詛咒畜妖卻發動了攻擊,一爪子就往榮盛的身上劃去。

    鋒利的爪子像切豆腐一樣,輕易的將榮盛那壯實的身子給撕開,幸好穆寧雪及時將榮盛往後一拉,不然那爪子很可能會將榮盛的內髒也一起掏出來,而不是現在這樣的皮肉之傷。

    “別沖動。”穆寧雪說道。

    榮盛捂著傷口,一臉憤怒的注視著趙品霖。

    趙品霖在那里冷笑,他身旁的這詛咒畜妖對付法師都是輕而易舉,更不用說是榮盛這種普通人了。

    “你還想著她,我可以保證你若是見到她的話,一定會躲她都來不及,哈哈哈……你們三個識相的就乖乖跟我到地牢里,我大人大量可以繞你們不死,要是不听話,哼,我讓它現在就把你們分尸在這里!”趙品霖說道。

    “你……你怎麼會變得這個樣子!”郭文衣看著他,感覺像看陌生的人一般。

    “我本就這個樣子!”

    ……

    穆寧雪沒有動手,她能夠感覺到這附近除了趙品霖之外,還有很多黑教廷人員,她一出手,解決趙品霖倒不是什麼問題,被黑教廷人員包圍就麻煩大了。

    顯然趙品霖還沒打算對他們下殺手,正好借著他可以自如的在他們巢穴中走動。

    趙品霖也沒有對他們三個人進行任何的捆綁和禁錮,在他看來詛咒畜妖盯著他們三個,就是最好的束縛。

    三人被帶向地下一層,這里應該是黑教廷的真正老巢了,沒有走幾步就能夠看見穿著黑衣的教徒,還有如同獵犬一般被用鎖鏈拴著脖子在巡邏的黑畜妖。

    “這三個什麼人?”灰衣教士盧耿掃了一眼,冷冷的問道。

    “我的俘虜。”趙品霖回答道。

    “怎麼不禁錮?”盧耿質問道。

    “都是一群普通人,我覺得沒有那個必要。”趙品霖回答道。

    “押到地牢,立刻到坡殿來。”

    “是。”

    穆寧雪一直認真听著,心里暗暗想著那個坡殿究竟是什麼。

    難不成毒變就是從那里來的,總之那里一定是黑教廷很重要的地方。

    ……

    到了地牢,穆寧雪發現這個牢房雖然有一些禁制,但並不算強,自己施展全力的話能夠輕松的破開。

    趙品霖明顯是把他們三個當做普通人了,沒有將他們關押到帶有更強禁錮效果的牢房中,這讓穆寧雪不由的松了一口氣。

    可惜她沒有什麼好的潛行能力,自己獨自在黑教廷這地下巢穴中行走,很容易出大事。

    ……

    橙樓暗廳

    莫凡返回到了那里,結果發現已經沒有一個人了,從地上一些痕跡來看,有黑畜妖成群的在這里爬過。

    莫凡不免有些擔憂了起來,不過看到角落位置出現了一塊潔白的小冰體後,莫凡緊張的情緒又慢慢的平靜了下來。

    這是莫凡和穆寧雪越好的信號,假如真有危險的話,這里就什麼都不會留下,表明她需要及時營救,而如果還特意留下了這麼一塊小冰晶,就說明她還很安全。

    “莫凡,莫凡……”通訊儀里傳來了靈靈的聲音。

    “怎麼了?”莫凡問道。

    “這里又發生毒變了,死了好幾十人,數量還在增加,已經有一些人失去理智的開始到處亂跑。”靈靈說道。

    莫凡站在了窗前,透過窗戶看著遠處燈火亮著的主樓,隱隱約約听見一些吶喊和尖叫聲,也能夠看見微小的模糊人影在黑色的牧場中狂奔,但跑著跑著,那些人就忽然間不見了……

    莫凡清楚,他們一定是倒在了某塊荒草叢中,黑色的血液涌出,身體開始黑灰化。

    ……

    漆黑的夜沒有多少星光,烏雲籠罩在這個廣闊的牧場上方,不絕于耳的慘叫聲令人心悸的回蕩著,躲在屋子里面的人瑟瑟發抖,面容因為恐懼與不安而蒼白到毫無血色……

    金戰獵人團隊長潘晉坐在大門階梯前,一雙通紅的眼楮看著階梯下那十幾具已經黑灰化的尸體,身上的青筋都要爆出來,他的雙拳緊緊的握著,想要與黑教廷廝殺,哪怕小命豁出去,在所不惜。

    可黑教廷的人到現在都找不到,他們甚至還潛藏在那群瑟瑟發抖的普通人中,表面上裝出驚慌的模樣,實際上卻在那里殘忍的笑,享受著他們這些人痛苦的尖叫與失去理智的爭吵!!

    這種感覺真的太煎熬了,一身的修為沒有半點用處,在沒有任何魔法硝煙中,同伴接連死去。

    今夜,他們金戰獵人團似乎要全軍覆沒了……在沒有抓到一個黑教廷成員的情況下徹底覆滅!

    “團長,我不想這樣等死……”潘晉抬起頭,滿眼淚水的看著團長葛明。

    “我也不想。我們真的太小看黑教廷了。現在只能夠期望……”葛明無奈的說道。

    “期望什麼?”潘晉問道。

    “期……期……”葛明瞪大了雙眼,他很努力的吐出發音,卻發現根本沒有半點聲音。

    “團長!!”潘晉猛的站起來。

    葛明自己都不敢相信,他的喉嚨有東西,粘稠得令他咳都咳不出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