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鬥場已經全部被結界給嚴密的包裹起來了,結界之外又還會分別由防禦法師,負責將那些有可能溢出來的龐大能量給抵擋下。

    這些基本上都是高階法師,一個高階魔法造成的毀滅性是足以撼動一整條街道的,所以即便是由四個足球田徑場加起來大小的鬥場,其實也一樣不能夠放鬆警惕。

    而國際上並不是很鼓勵進行法師決鬥,很大部分原因也在於能量難以控制,越強大的法師,他們越能夠造成可怕的毀滅,過往由於舉行法師決鬥而造成的誤傷例子也是相當多的。

    場地一開始是呈現泥土狀,上面彌補着細細的塵,似乎只要隨意的一個風系魔法,就可以揚起一大片灰塵。

    不過,很快就有幾位老法師走入到場地之中,它們憑藉着自己的土系與植物系魔法,開始現場改變場地形態。

    宛如變幻魔術那般,堅土、硬泥、高巖、隆丘,一個不同的地貌很快就在衆目睽睽之下形成。

    緊接着又是幾位植物系老法師們的表演,可以看到蒼天古木拔地而起,綠油油的樹林組成了茂密的樹冠遮蔽,掛滿了長長的藤與須,交錯成了一個原始之林!

    沒多久,光禿禿的魔法鬥場已經徹底變成了一個野外戰場,若不是整個場地還被結界,以及羅馬角鬥場牆包圍着,就彷彿徹底置身在了一個城外林野之中!

    “這些人可全都是專業的場地師啊!”江昱看着這根本找不出任何瑕疵的鬥場,感慨了起來。

    模擬野外,這可需要法師們掌控力強大到近乎超階纔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將這樣的野外給完美的刻畫出來……

    法師也分很多種的,莫凡這種就是典型的戰鬥型法師,儘管戰鬥法師其實佔得比重很大,但其實城市裏很多鍛造師、冶煉是、藥師、園藝師、建造師、場地師也都是魔法師,他們戰鬥能力或許不怎麼樣,卻可以幾個人在短時間裏建造出一個城鎮來。這種法師,一樣享有極高的社會地位。

    場地師佈置完野外場景之後,莫凡一樣驚歎不已,還以爲戰場會那麼一沉不變,沒有想到場景是可以隨心所欲的佈置的。

    如此,有不同的地形地貌,法師們的戰鬥也不至於變得那麼死板了,如何利用好周圍的環境來讓自己獲得優勢,也是戰鬥法師們必須課之一。

    考慮到不同法師不同的魔法系,地形上一定程度上會給法師帶來一些便捷,所以威尼斯水都決戰的每場正式較量都是選手選定了之後臨時佈置戰場,戰場也往往是隨機的……

    “這種野外戰場,應該對兩邊都談不上什麼優劣勢,比較中庸的戰鬥場地了。”導師封離說道。

    既然環境沒有對法師們造成明顯的偏袒,那這場戰鬥就純粹看兩邊選手的實力。

    日本隊伍那邊,也正是他們的隊長邵和谷領隊,主修黑暗系的明步鬆以及那位後起之秀洋節,另外兩名分別是一個寸短女子,一名是胖墩男。

    “雙方選手就位。”裁判的聲音已經響起。

    選手陸續步入到了指定的位置,而遠端那些高高的觀衆席位上的人們,便開始激烈的討論了起來,由於所有國府隊伍的選手信息在大賽前全部保密,於是每個國家的每名選手信息也成爲了大家最爲關注的話題之一,很多情報販子甚至會將這名選手從覺醒開始那天所經歷過的所有事情都給挖出來!

    “我還是第一次在這麼大的鬥場打,有點小緊張。”江昱壓低了聲音說道。

    “緊張什麼,把他們照死裏揍就對了!”蔣少絮倒是大氣十足的說道。

    “官魚,你盯緊明步鬆,那傢伙是主修暗影系的。”艾江圖對官魚說道。

    “知道。”

    大致部署了一下戰術,天空中已經響起了禮花倒計時,當禮花在最中央綻放並回蕩起轟隆之聲的時候,便是這場世界學府之爭開幕賽的正式開始!

    ……

    “嘣~~~~~~~~~~~”

    頭頂上方一巨響,繽紛的禮花光芒印在了穆寧雪那白皙如冰雪的臉頰上,她緩緩擡起目光,全神貫注的凝視着對手。

    風吹拂過來,撥動着穆寧雪臉頰旁邊的髮絲。

    穆寧雪輕輕的吸了一口氣,能夠感覺到風中夾雜着一股不尋常的氣息,看似柔和空無,卻有着致命危險!!

    “風裏有毒。”穆寧雪目光凜然,相當肯定的對隊員們說道。

    穆寧雪次修的便是風系,她很清楚純淨的風絕對不是這樣的,日本隊伍看似沒有做任何舉措,可無形中已經對他們所有人發動了可怕的侵襲。

    是風,同時也是毒,細細的毒粉比最小的塵埃還要渺小,肉眼根本無法看見,唯有靠法師們靈敏的感知去察覺!

    “這般狗東西,給我們來陰的,好像是那個長臉男施的毒粉。”江昱破口罵道。

    一旁的蔣少絮顯得比較淡定,斜着眼睛看了眼江昱道:“你以後少跟莫凡那種人廝混,怎麼出口就是髒話,一開始你在隊伍裏可不是這樣的。”

    “風障!”

    穆寧雪輕輕的吐出了這兩個字,她優雅的身姿輕輕一旋,宛如隨風起舞的蝶女,帶着幾分寬鬆的輕衣也隨之揚了起來。

    風開始盤旋,衆人是站在堅土之地上,地面上的黃色小沙礫成堆的被捲起,勾勒出了風呈現出循環呈現屏障的輪廓,在這屏障之內,沒有一點點風息在涌動,而那些通過緩和的風吹過來的毒粉,也全部被這個風之屏障阻擋在了外面。

    毒粉只要是通過風來傳遞,那就好解決了,穆寧雪的風之掌控能力一樣非常強悍!

    “被他們發現了,我就說你這方法也就對付一些沒有成熟的小屁孩法師。”明步鬆言語裏帶着對洋介的嘲意。

    說完這句話,明步鬆朝着那片茂密的高樹林之中邁去,當他長長的身影跨入到樹蔭的那一刻,明步鬆整個人就消失了,人們根本不知道他身在何處h宛如隱形了一般,唯有那些老法師們可以在樹木叢生的地方勉強捕捉到一個正快速飄動的黑影。

    堅土之地是連着高樹林的,明步鬆顯然是想要通過這高樹林悄無聲息的潛到對方的營地之中,只不過,作爲黑暗系的刺客型法師,他是不可能在對方嚴陣以待的時候就出手的,他躲在樹林之中,等待着自己的其他同伴們給他創造良好的機會。

    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必殺!

    這是明步鬆的戰鬥原則!!

    這個原則,最需要的正是耐心!!

    ……

    “他們有人進樹林了。”蔣少絮說道。

    樹林很是繁密,光芒並不能夠完全投射進去,那種地方不單單是植物系法師的優勢之地,更是暗影系法師隨意穿行的領地,他們誰要是進入到高樹林裏,都可能被對方給擊垮!

    “官魚,你去盯着他。”艾江圖說道。

    整個高樹林其實算是貫穿了整個場地,無論隊伍整體挪動到哪裏,都會挨着樹林的,這就意味着樹林裏那隻獵獸可以在任何時候和任何地方對他們發動攻擊。

    大家都是高階法師,儘管先會以初階和中階魔法來相互對抗從中尋找機會,但要決勝負還是要靠高階魔法,有那麼一個影子樣的傢伙躲藏在附近,他們每個人在構架高階星座的時候都需要格外小心了,這簡直就像腳底板的一根尖刺,你稍微動作大一點,就得刺痛!

    “我也可以給他們製造麻煩,沒有必要跑進樹林裏和他較勁。”官魚說道。

    對方是刺客法師,官魚也是,對方可以鬼魅一樣襲擊自己夥伴,官魚一樣可以做到,甚至比他做得更淋漓盡致。

    防守,不是官魚的戰鬥風格,他並不想去樹林中找明步鬆。

    “那你最好能夠給他們造成足夠的威脅,尤其是毀滅法師!”艾江圖說道。

    毀滅法師……

    一個法師團隊裏,毀滅法師一般都是核心,一旦讓毀滅法師完成了他的魔法,那帶來的毀滅力是難以想象的,所以無論如何毀滅法師都要牽制着,不能讓對方隨心所欲的將強大的毀滅魔法無休止的轟過來!!

    官魚自然懂得團隊戰鬥的奧義,他貼着堅土之地,又藉着穆寧雪之前揚起的風之循環,一眨眼功夫,官魚已經竄出了一百多米遠,並且逐漸接近對方的毀滅法師。

    官魚一樣在敵人的陣營中徘徊,眼睛也永遠盯着他們的毀滅法師,不出意外那個胖墩男就是他們的毀滅法師了,所以官魚把這傢伙盯得死死的就好了。

    “在我面前,你別想施展出一個高階魔法來!”官魚看着那個憨態可掬的胖墩男,嘴角勾起了屬於他自己的自信。

    ……

    “他們好像沒有召喚系法師,那我們正面戰鬥上會佔據很大的優勢!”江昱見對方遲遲沒有出召喚生物,當下迅速的完成了召喚儀式,喚出了那頭體型碩壯高大的岩石怪獸來!

    這頭岩石怪獸已經經過強化了,它全身覆蓋着的是閃着光亮的堅崗巖,站在整個隊伍前的話,就如一座小巖山,氣勢十足!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