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的推斷是不是弄錯了啊,這裏的囚犯們明明看上去很正常啊,哪裏是染病的樣子,分析得頭頭是道的,結果找錯了地方!”芬哀已經忍不住開口說話了。

    他們幾人在獄警的陪同下檢查了監獄一番,結果監獄裏並沒有那些傳染病症狀,反倒一個個顯得比外面的人還精神,當那些囚犯們看見妙齡美麗溫婉出塵的心夏以及十足蘿莉氣質小美人的靈靈,一個個還顯得神采奕奕,恨不得要從牢籠裏面衝出來。

    “這些人,不大對勁。”這時心夏開口說話了。

    “怎麼說?”莫凡問了起來。

    “他們的心智很古怪,按理說我可以比較容易的洞察出他們的一些思維和情緒,畢竟他們沒有法師那種堅定心性,可我在蒐羅他們思維的時候,卻好像被一團霧給裹住了一樣。”心夏說道。

    心夏可是心靈系的法師,帕特農神廟治癒系強大的同時,其他系類一樣出彩,尤其是白魔法上,與其說他們是治癒神廟,倒不如說是白魔法聖堂!

    以心夏現在的修爲,要洞察這些普通囚犯的思維真是太簡單了,誠然這般東西腦袋裏思維必定是極爲齷齪,可偏偏心夏認真去感應他們的情緒,思緒,精神狀態的時候,得到的卻是被什麼東西阻擋了的結果。

    “看來確實古怪,很有必要讓政府的人過來仔仔細細的追查了,我去打個電話。”張小侯說道。

    “這裏……這裏沒有信號。”那位中年獄警神色有些異常的說道。

    “那我出去打。”張小侯說着便往外面走去了。

    走出監獄自然是要走很多門的,張小侯讓另外一名獄警給自己帶路,監獄裏有着一股很難聞的味道,他也好出去透透氣。

    “我們繼續往裏面看看吧。”靈靈說道。

    跟着獄警,大家穿過了關押普通囚犯的地方,緊接着進入到了重要刑犯的監獄鐵室。

    過了一座樞紐鐵橋,一道非常實的鐵門就出現在了莫凡面前,莫凡上下打量了一下,開口問中年獄警莫格諾道:“這裏很厚實啊,估計法師都沒法打透。”

    “是啊,就是擔心有一些不軌的法師到監獄這裏來作亂,所以法師也不可能闖進來。”獄警莫格諾認真的回答着。

    莫格諾一邊說着最近監獄的情況,一邊引着他們幾人往裏面走。

    他們剛走進去,大大的閘門就立刻關上了,裏面一片漆黑,燈延遲了片刻在開啓,由於整個監獄都由寒鐵建造而成,這裏面簡直冷得跟冰櫃一樣……

    “莫凡哥哥……”

    莫凡正在思考着這裏關押着什麼犯人的時候,心夏的聲音忽然從心念中飄來。

    莫凡稍稍轉過頭來,看着抿着嘴並沒有說話的心夏。他很奇怪,心夏爲什麼要用心靈之音跟自己說話,難不成有些話這個時候不好說出口。

    “我剛纔把試探了一下這位獄警的心神,他的情況和那些囚徒一樣,我沒法看穿,我覺得……”心夏用精神之音小心翼翼的跟莫凡說道。

    莫凡一聽,神色一下子凝重了起來。

    “哦,獄警大哥,麻煩開下閘門,我跟我那位兄弟說一下事。”莫凡對獄警莫格諾說道。

    莫格諾緩緩的轉過身來,那雙烏黑的眼睛稍稍轉動了一下,看了一眼莫凡,又看了一眼心夏。

    忽然,莫格諾笑了起來,笑容在那幽暗的監獄冷光下看上去非常的詭異。

    “進到了這裏,你們就也是我的囚犯了!”莫格諾咧開嘴,笑聲中重疊着另外一種宛如鬼魅獰笑的尖銳之音!!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不成想要囚禁我們不成,你一個小小的獄警還能濫用私權……你知道我們是什麼人嗎!”芬哀立刻大脾氣的指着獄警莫格諾說道。

    莫格諾身上開始冒起了暗紅色的邪氣,感覺像是有好幾十只可怕的暗紅幽靈在他的周身繚繞,那一雙烏?的瞳孔也一下子變成了邪紅之色,目光死死盯着少女芬哀的時候,充滿了一種貪婪,咧開的嘴更是越來越寬,竟然口水都流了出來!

    這種形態,可不是貪圖少女芬哀的美色,而是分明要把這鮮嫩的少女給吃了的可怕模樣!

    “早該想到,要是這裏有大問題,你們這些獄警也沒可能倖免,說吧,你是個什麼東西,爲什麼要弄出傳染疾病來!”靈靈倒是一點都不畏懼,還義正言辭的質問道。

    “小姑娘,我把你吃到我肚子裏,你不就什麼都知道了!!”獄警莫格諾身上的邪氣越來越盛。

    他的皮膚開始膨脹撕裂,像是裏面有什麼東西要破開人類的皮囊鑽到人間來,他的腦袋頂上更是長出了一堆堆扭動的長鬚,一截截,宛如長蟲蜈蚣,密密麻麻組成了看上去毛骨悚然的頭髮。

    他的雙腿,又化作了如同黑色老樹的根鬚,正在瘋狂的往地面上生長開。

    藉着幽暗的光芒,這獄警的影子映在了旁邊光滑的鐵牆上,可那哪裏還是人類的形體,分明就是一個邪魔鬼怪,背脊上竟然全是觸角!!

    “這……這是什麼東西!!”少女芬哀看到這個,頓時嚇壞了,驚恐的鑽到了後面。

    心夏看到一個好好的獄警居然有這般鉅變,臉色也有些發白,難不成這次傳染病就是這種怪物所引起的??

    莫凡看着這個鬼怪的同時,發現自己攜帶的凝華邪珠在這個時候光芒大亮,分明就是表明眼前的東西正是它所需的。

    莫凡心中詫異,爲什麼凝華邪珠會對一個怪物有反應……

    恩,現在應該不是考慮這個問題的時候,應該是考慮這個獄警怎麼突然間就變成了這般模樣,宛如被邪魔附體!

    很不巧的是,莫凡偏偏覺得這一幕自己在哪裏見過。

    “我明白你是什麼東西了。”忽然,莫凡一臉鎮定的開口了。

    那獄警鬼怪體型增加了近一倍,容貌面目全非,那密佈在額頭上的大大小小瞳孔一下子全部鎖定了莫凡,然後發出了怪異的笑聲。

    “你身上有不錯的東西,交給我,我會讓你死的痛快一些!”怪物口吐人言,可那音色是相當之古怪!

    “你是不是還有個大主人,不知道他是不是也在這裏?”莫凡問道。

    “哦,看來你知道些什麼。我們的大主人怎麼可能來這種小小的監獄……”獄警鬼怪說道。

    “他不在,那你囂張個卵,給我去死!”莫凡一擡手,手掌心就有一道暴君荒雷以衝擊之勢狠狠的打在了這獄警鬼怪的身上。

    獄警鬼怪被雷電擊飛了出去,順着鐵樓梯就滾了下去,重重的摔在了下方寬敞的地面上。

    獄警鬼怪倒沒有死,緩緩的爬了起來,額頭上的眼睛充斥着暴怒的血光,並仰起頭咆哮出一聲來!

    “嘣!!”

    “嘣!!!”

    “嘣!!!!!”

    就在這時,那些關押在下面的鐵牢的牢籠猛的被撞開了,鐵牢房裏,那些穿着囚衣的刑犯衝了出來,他們一個個撕開了身上的衣裳和鐐銬,蠻力大得驚人……

    儘管沒有像獄警鬼怪那樣變化得那般徹底,可這些囚犯們背上也一樣長出了觸角,面目如鬼,可怕至極!

    “莫凡,你知道它們是什麼東西?”靈靈見這麼多囚犯竟然全部都會變身成鬼怪,臉上也分外吃驚。

    “恩,我在日本遇到過類似的情況,這些囚犯是被控制了心智,不要傷他們的性命,獄警多半是連身體都被腐蝕了,是禍源,必須剷除掉!”莫凡說道。

    這種可怕狀況莫凡遇到過,當初他和望月千薰將凝華邪珠從東守閣偷出來之後沒多久,望月千薰在大街上就險些化身邪魔,造成難以估量的損失。

    莫凡現在明白凝華邪珠爲什麼會閃耀,也知道這獄警爲什麼對這珠子特別感興趣,因爲它們都屬於同一種能量,是將無數怨念、憤怒、痛苦經過了歲月沉澱而孕育出來的至邪能量,這種邪惡之能與人接觸之後,會立刻就被控制了心智!

    紅魔!!

    東守閣那世界法師監獄,便孕育出了第一代紅魔這樣的邪物!

    第二代紅魔的胚胎可不就在莫凡的手上,也就是凝華邪珠,邪性被包老頭墮去,變成了莫凡收納世間能量的珠子!

    莫凡問那個獄警鬼怪,是否還有一個大主子,所指得就是第一代紅魔!

    監獄囚犯渾身充滿了邪性,被控制了心智,整個城市遍佈了瘟疫,遭受苦難病痛,莫凡真沒有想到這一切竟然是紅魔的傑作!!

    還好紅魔本尊,那個望月名劍提到的舊友似乎並沒有在這小小的監獄中滋長壯大,僅僅是培養了一個小紅魔出來,不然他們這樣冒然進入到這裏查探,還真是要出大事了,根據望月名劍說的,第一代紅魔的實力很可能是大君主級的!!

    既然是小紅魔,這件事就沒有想象中那麼難解決了,處理掉這小紅魔,再散去遍佈四處的這種邪氣,瘟疫根源就算是被徹底破除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