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莫凡依稀記得第一次對柳茹有比較好的印象,是在上海巷子里的一家小咖啡店里,她經歷了噩夢般的事情,清秀的臉上縱然憔悴卻依舊帶著待人的友善,帶著幾分柔弱中的堅強。

    而現在的柳茹,氣質都已經徹底生變化了,不再是小家碧玉,不再是素衣裹身,那一抹長長的嫣紅色風衣將她的身姿勾勒得更加縴細修長,嫵媚引人垂涎,再加上身上隨時都會伴隨著的黑暗特質,便令她更具幾分神秘。

    只不過,一看到莫凡,柳茹臉上的笑容就格外的純淨,就像一個鄰家小女孩無論在職場中如何干練,看見隔壁的大哥哥後就會露出小女人的羞澀。

    “你真是……變化太大了。”莫凡實在找不到什麼形容詞了,看著柳茹感慨了起來。

    “真的嗎?”柳茹很開心,神情露出了幾分雀躍。

    然後,正是這種狀態的柳茹,隨手往旁邊一扇,血爪刃劃開了一條長長的利痕,如五把利劍整齊的斬過,頃刻間將五只妄想偷襲的黑畜妖給切了腦袋。

    莫凡嘴角一抽,都不知道如何形容這種怪異的趕腳。

    有一種柔弱妙齡女孩一邊說著亞麻跌之類的嬌憐話語,一邊起跳回旋踢,一腳抽飛色|棍的即視感。

    “莫凡,莫凡,趕緊解決掉暴斃母妖,它好像要進入下一個階段了,到時候毒變會擴散到牧場莊園之外!!”靈靈的聲音從通訊儀中傳了出來。

    莫凡也沒有時間和柳茹多說,從她剛才的虐殺來看,柳茹應該是徹底蛻變了,變成了更強大的血族。

    她來得確實也是時候,自己一個人估計沒那麼容易沖入到坡殿里。

    “我從正面殺過去,你一定記得要找到暴斃毒母,不然要出大事。”莫凡對柳茹說道。

    柳茹也知道事情緊急,沒有再多交談,她見這里的詛咒畜妖和黑畜妖已經被清掃個七七八八了,索性再一次甩動著身上的那件風衣,身子一下子隱入到粉紅色的霧氣里。

    “噗噠~噗噠~噗噠~~~~”

    柳茹拍打著肥嘟嘟的翅膀,靈巧的朝著坡殿飛去,開始按照靈靈的指示尋找暴斃毒母。

    那些剩下的黑教廷成員已經潰不成軍了,開始往坡殿之中逃竄,莫凡大搖大擺的殺了過去,直接轟開了坡殿那厚重的大門。

    坡殿就是一個地下宮殿,踹門而入的莫凡一眼看到正中央坐著一個茶色頭的高跟鞋女人,她的鞋跟上還沾著一些血跡,那容貌看似普通,卻蕩著一種邪異的魅氣!

    她冷血、獨傲,穿著放|蕩。

    她的左手放在大腿位置,右手正被一個妖冶的男子不停的舔著,坡殿之外死了那麼多人,她漠不關心,只是在看到莫凡闖進來的時候,臉頰上一下子展開了一個妖嬈的笑容……

    “我知道你是誰。”芳少儷盯著莫凡,眼楮半眯了起來。

    “哦?”莫凡掃了一眼周圍那些黑衣教徒和灰衣教士,現這些人都已經退到了芳少儷的身邊,包括那些殘余的黑畜妖和詛咒畜妖們。

    “你是博城莫凡,三番五次給吾教制造麻煩的人。”芳少儷眼楮里帶著幾分看穿之意。

    “大家都喜歡叫我黑教廷終結者。”莫凡回答道。

    “那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假如我們真的要想除掉你,你根本活不過幾天,你之所以活著,是沒有人料到你這樣一個小雜魚也會給我們帶來這麼多的麻煩。”芳少儷說道。

    “反正我記得上一個用這種方式來侮辱我的人是個叫穆賀的,貌似還是你們藍衣里面的領袖,結果他死得那個叫慘啊,據說還是被氣急敗壞的撒朗給處理掉的。你這種小藍衣,在黑教廷里估計連高層都算不上吧?”莫凡反諷道。

    口罵,莫凡最喜歡了,正好給自己的小柳茹爭取點時間。

    芳少儷也無所謂,她將旁邊的那個妖艷美男子推開,將耳墜緩緩的解了下來,朝著莫凡扔了過去。

    莫凡搞不清楚這人在干什麼,見耳墜落在腳邊,也不撿。

    “這是一個通訊設備,想知道另一頭的那個人是誰嗎?”芳少儷挑釁的說道。

    莫凡拾起了耳墜,的確感覺到里面有聲音傳出來。

    莫凡將其放在耳邊,立刻就有一個呼吸之聲,很平穩,很平靜。

    ……

    遠洋之外,一棟屹立在瀑布河畔上的一棟豪墅里,一個身子被紅色長袍裹著的人正佇立延伸出去的玻璃台上,一頭金砂色的長披散,被迎面飛來的瀑布霧給打濕……

    她的衣袍足以拖在地上半米,卻依舊隨著瀑布高空狂風而瑟瑟飛舞!

    她保持了好一會的沉默,這才啟唇道︰“你覺得,我是誰?”

    ……

    坡殿內,莫凡听到這個聲音,臉色已經沉了下來。

    不知道為什麼,也或許是所謂的直覺,莫凡可以非常肯定正在跟自己說話的這人,就是已經轟動了整個世界的死神——撒朗!

    一定是她!

    “你是凌溪,也是撒朗。真是可惜,假如斷頭台計劃能夠施行的話,你這個紅衣主教就徹底不存在了!”莫凡回答道。

    當初韓寂、神秘灰白人說得並沒有錯,那是他們唯一一次離撒朗那麼近,也唯一一次可以將他斬殺,然而穆賀的跳出,使得她活了下來。

    “我會死,撒朗卻不會。撒朗只是一個名字,一個死亡的象征,任何一個將惡極擴散成瘟疫的人,都可以叫做撒朗。不過,迄今為止那麼多繼承了撒朗之名的人里,我大概是做得最出色的那個。”撒朗說道。

    “我讀書少,听不太懂你說什麼,沒什麼事我先掛了,我還得宰了你的這個長得一般卻在那里賣弄風騷的手下。”莫凡回應道。

    “你在怕我嗎?”

    “還好,就是不太習慣這種聊天方式,要不我們約個時間,約個地方見一面,坐下來慢慢談?”莫凡說道。

    “可以,不過你選地方多半是整個審判會的人都在那里等著我,所以我來挑吧……”撒朗說道。

    “那算了,你太沒誠意。”莫凡說道。

    “沒關系,你終究會見到我的,到那個時候,希望你能夠認得出。芳少儷是我的學生,暴斃毒母也是我送給她的一個很不錯的課題,它和她今晚會好好招待你的。當然,假如你還能夠安然無恙走出去,那再好不過,那樣我才能夠把你給我制造的麻煩在將來一件一件的還回給你!”

    “你可活得久一些,否則我只能夠找你身邊的人來還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