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莫凡哥哥,帶我到高處。”心夏說道。

    “好!”莫凡將心夏的輪椅整個提了起來,踩着搭建起來的信號塔一下子躍到了信號塔的頂端。

    “我之前說的只是猜測,如果不行,我們立刻離開。”靈靈特意叮囑了莫凡和心夏一句。

    莫凡點了點頭,沒有再多說。

    ……

    在信號塔之處,可以一眼俯視着已經變成一個垃圾場一般的隔離區,成堆成堆的人擠在了禁制旁,用他們暴躁的身體撞擊着禁制。

    這些人也不知哪來的蠻力,本來禁制對普通人效果是很強的,就算他們人數衆多也不可能撼動都了禁制,偏偏這些病人們身體裏其實已經滋長出了邪力,使得他們更加的強壯!

    看到這般情景,心夏不由的抿緊了嘴脣。

    “開始吧,我來拿着這個珠子。”莫凡說道。

    心夏點了點頭,將雙手交疊的擱在了自己的胸前,似乎要觸及心靈的最深處來施展出心靈之力。

    心靈漣漪無影無形,莫凡只感覺自己的腦海有一種宛如笛子一樣帶着幾分悠揚的聲音在迴盪,可仔細去辨,卻其實什麼都沒有。

    莫凡知道,心夏的心靈之漣已經在擴出去了,宛如一雙雙柔和的素手,輕輕的撫在每一個情緒暴動的病人的額頭上。

    心夏沒有眉黛鎖緊了,在安撫他人心靈的同時,也會受到一些過強的負面精神的攻擊,心夏可以感覺到那些人內心的狂暴和憤怒。

    他們被病痛折磨,政府束手無策,世界組織無人趕來救援,他們宛如被所有人遺棄,在這隔離地帶中等待死亡!

    聆聽着這些病人們的心,心夏腦海之中忽然浮現出了一些模糊的記憶。

    拋棄……

    拋棄自己的母親,博城災難中那羣將自己獨自拋棄在冰冷廢棄城市的人……

    一種莫名的傷感與惱怒在心夏的心中涌起,爲什麼人可以那麼的無情,明明自己那麼善良的對待着他們,爲什麼古蘭要將所有的罪責推卸到自己的身上,明明自己纔是那個不懼怕傳染到這裏救助的人啊!

    心夏想要睜開眼睛,可她發現自己居然無法醒來,她周圍一片黑暗,還有冰冷之氣,這裏……就像是一個冰櫃,自己當初爲了求生,躲避巨眼猩鼠的超市冰櫃裏……

    “心夏!”

    忽然,耳邊傳來了一個聲音,那麼的熟悉。

    “心夏,心夏!”

    莫凡輕輕搖晃着心夏,不知道爲什麼,莫凡可以感受到心夏正在被那龐大無比的邪念給侵染,正在瘋狂的勾起心夏所有令她也該憤怒,也該痛苦的往事!

    “快,把那些東西轉到我這裏來,別被邪念影響,知道嗎!!”莫凡握着她些許發抖的雙手,鄭重的說道。

    心夏仍舊醒不過來,但她看到了有人猛的推開了冰冷的冰櫃,將自己從裏面抱了出來,手掌、肩膀都感受到了來自莫凡身體的溫度……

    “自己也被這些東西給侵染了嗎?”心夏的情緒慢慢的平靜下來,一想到自己其實從始至終都有一個人堅定不移的呵護着自己,不讓自己受到半點的委屈,心夏那本是黑水翻滾的心湖在此刻慢慢的平靜了下來,黑色的心之湖水也在一點點的變得澄清。

    心夏終於睜開了眼睛,那雙眸子從未有過的清澈與純淨,又是美得讓人移不開視線。

    她看着莫凡,眼角帶着欣慰。

    心一旦沉澱下來,那麼這些邪性之力就休想再控制好住自己!

    心夏神情從欣慰又變成了堅定,她的心念化作了一股更加強大的海嘯,將所有的渾濁物質都往莫凡手中的那顆凝華邪珠上灌去!

    “嗡嗡嗡~~~~~~~~~~~~~~~~~~~”

    心靈梵鍾在這隔離地帶響起,人們聽不到,可心卻有所反應,那是在腦海中迴盪着的聖梵之語,讓一切的躁動都會就此消散。

    病人們?始倒地,從禁制旁開始,亂成一鍋粥的病人們宛如被在被洗盡了心之瘟病後,便都沉沉的睡去,邪性賜予他們之前的蠻力無非是在巨大的消耗着他們身體機能,當這一切被壓制了,他們便疲憊不堪!!

    “怎麼回事,她在催眠那些人嗎??”瘟病指揮官擡起頭,看着信號塔上的那位新候選人。

    “那不是催眠,情緒暴動的人是很難催眠的,她在治癒,用心念去治癒……”那位沒有軍徽的將軍說道。

    “長官,那些昏倒的病人身上沒有了病斑,好像確實是被治癒了!”一名官員匆匆忙忙的跑過來,對指揮官達瑞說道。

    “是真的嗎!!!”指揮官達瑞情緒立刻激動了起來,目光更有些難以置信的看着信號塔上的那位輪椅之女。

    “她……她是怎麼做到的??”古蘭也傻眼了,這樣一個連女賢者都要束手無策的瘟病,她一個剛剛進階的女侍怎麼可能做到???

    “看來,她作爲候選人是有原因的。”那位沒有軍徽的將軍說道。

    越來越多的病疫者倒下,已經有一些治癒系的法師大膽進入到禁制中,一番檢查後發現病人們都沒有生命危險,無非是身體看上去比較虛弱。

    病斑在消失,這就是最大的好事,也就是說信號塔上的那個帕特農神廟之女真的尋找到了解救之法,爲大家化解了這場傳染之災!!!

    偌大的病疫集中營地,病人們橫七豎八,躺倒了一片又一片,鋪滿了地面。

    病疫正在消除,他們臉上的神態都變得安詳許多,經歷了折磨的他們在心夏爲她們演奏的這心靈洗滌之歌中,安穩的睡去!

    “確認都沒有大礙了嗎??”

    “是的,都只是睡去了,都會醒過來,指揮官,病疫消除了,這真是太神奇了!!”

    “我們研究了那麼多日,都無法找到瘟病的良藥,帕特農神廟不愧是帕特農神廟,當之無愧的治癒神堂!!”幾位老治癒系法師們都是感慨不已。

    張小侯一臉欣喜激動的看着靈靈,開口說道:“太好了,你真是太了不起了,真的解決了這瘟病。”

    “心夏姐姐一直在用心靈之語跟我交流,我只不過是把她的一些心靈知識給整合了一下,大致推斷了這個方法,我想這次瘟病真要是換成其他治癒系法師過來,多半都是無濟於事的。”靈靈說道。

    也多虧心夏是心靈系的法師,而且心念之強,遠超出了靈靈的想象!

    轉移怨怒這種辦法,可不是什麼心靈系法師都做得到的,一不小心就會被上萬病疫者的心靈病疫給侵染,心性要是足夠堅定,心境不足夠純淨,知道了方法都沒有用!

    “哈哈,果然我們幾個出馬,沒有什麼問題是解決不了的!!”張小侯已經大笑了起來。

    笑着笑着,張小侯突然間意識到哪裏有些不大對勁,過了好一會,張小侯纔想起來,自己本應該是來度假的!!

    ……

    ……

    信號塔上,莫凡看到心夏臉上露出的疲憊,虛弱到連話都說不出口,只能夠用那雙漂亮的眸子看着自己。

    莫凡自然心疼無比,病疫者那麼多,要把它們身體裏的邪能徹底拔出那是一個極其巨大的工程,心夏這等於是把自己的精神力掏空到了一個極致啊。

    “莫凡哥哥,這個……這個珠子……”心夏有氣無力的說道。

    “放心,我不是第一次和這個珠子打交道了,最初的時候它的邪性比現在還盛,它一樣沒有能夠奈何得了我。”莫凡把凝華邪珠用銀紙給包裹了起來,這是莫凡特意讓張小侯去找來的,可以稍稍隔絕一下能量的外泄。

    “那……那就好。”心夏靠在輪椅上,身子都沒有力氣支撐了。

    莫凡將她抱了起來,剩下的事情交給那位瘟病指揮官處理就好了,得趕緊讓心夏休息。

    這種精神上?透支,任何治癒之法都是沒有效果的,那羣病疫者要昏睡上一些時間,而解救了他們的心夏估計要沉睡更久。

    把心夏安頓好,莫凡看着她那發白的小臉,心中感慨不已。

    莫凡在今天才發現,心夏其實跟自己、張小侯以及其他很多人一樣,在博城災難的時候已經在心底埋下了一些東西,有需要盡心盡力的去呵護,去完成。

    ……

    “恩?邪氣正在消失??”莫凡守在心夏身旁的時候,查看了一下凝華邪珠,結果發現邪氣越來越弱了。

    莫凡感到萬般疑惑,於是用心念探入了進去,結果發現凝華邪珠內竟然一下子漲了許多能量,幾乎要填滿整個珠子了!!

    莫凡喜出望外,這凝華邪珠一旦能量充盈,就代表着自己可以使用惡魔系的力量!!

    “難道包老頭改造這個珠子的時候,其實還是給珠子弄了過濾器的,邪性帶有精神攻擊性的能量也可以過濾掉,變成充盈惡魔之珠的能量!!”莫凡激動不已的說道。

    邪氣還在褪去,莫凡覺得自己已經不能再叫它凝華邪珠了,而算是自己最強大的一張底牌-惡魔之珠!!

    真沒有想到啊,幫助心夏來到這裏救苦救難,竟然自己還得了這麼大的好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