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身上一個窟窿,後腦勺一劍痕,渾身還被爛,換作是正常點的妖魔,都要躺在地上動彈不得了,暴斃毒母就跟沒有事一般,和起初一樣的生猛。

    這種怪物,果然不能夠用正常的方式來理解。

    “莫凡,你們情況怎麼樣?”靈靈的聲音傳了過來。

    “不是很好,這家伙有種打不死的感覺。”莫凡說道。

    雷系高階魔法這樣的大招,莫凡都動用了,效果也立竿見影,可為啥這怪物還生龍活虎的??

    “實在不行,就先撤,審判會那邊快清理掉那些爬起來的毒怪了。”靈靈說道。

    “那倒不至于,這一億多的賞金,我是不會讓給別人的。”莫凡很肯定的說道。

    芳少儷的命很值錢,莫凡就等著這筆錢帶著穆寧雪殺回國府之隊的,戰斗艱難點也要親自把她給拿下。

    ……

    還好,這次有柳茹幫忙,從柳茹表現出的實力來看,基本上也可以與一只正統的統領級生物比肩了,她一個人與這統領級的暴斃毒母正面對抗,也不見得會落了下風,這就給莫凡施展高階魔法有了更好的空間。

    不然從頭到尾都被這暴斃毒母追著狂打,莫凡哪有時間施展復雜的高階魔法。

    依然是老套路,讓柳茹纏著暴斃毒母,自己躲到一邊去吟唱。

    既然一個天焰葬禮不行,那就再來一個。

    莫凡打算把這里遍布火焰,讓這個暴斃毒母無論走到哪里,都要承受火海的焚燒,任何生命體都不可能是不死的,暴斃毒母也一定會損耗再彪悍也一定架不住這種高階之火!

    “天焰葬禮!”

    莫凡再釋放火雲,驟雨之火鋪蓋了整個坡殿,與之前還沒有完全結束的火海連成了一大片,燒得整個地下空間無比通明。

    烈火狂舞,暴斃毒母出了刺耳的咆哮,可以看出在這烈焰海洋里,它行動變得沒有之前那麼迅猛……

    “柳茹,能想辦法讓它動彈不得嗎,我再燒一張雷座之書,打穿它的腦袋!”莫凡說道。

    莫凡的雷系高階莫凡來源于星座之書,唐月只給了他五張,剛才已經用掉一張了。

    在沒有完全摸透雷系的星座之前,莫凡也只能夠依靠這種快捷手段來造成有效的爆炸力了。

    很顯然,高階雷束是威力爆棚的,只是應該沒有打對地方,暴斃毒母身體被弄穿了都沒有一點關系的樣子。

    “我可能控制不了它。”柳茹也不逞能。

    她可以和這個女怪物周旋,可要讓它完全不動,基本上做不到。

    “你把你的火焰去了,我來試試!”就在這時,破損的坡殿之外傳來了一個清靈冷艷的聲音。

    莫凡往那里看去,現站著的人正是穆寧雪。

    穆寧雪身旁還跟著小丫頭靈靈,顯然靈靈調配的解藥奏效了。

    莫凡如釋重負,看到穆寧雪沒有事,心頭懸石也終于落下了。

    既然如此,那就有的是時間和芳少儷慢慢玩了,一遍嫩不死,就來兩遍三遍!

    莫凡散去了天焰葬禮,烈焰對這種毒物起到的效果並不明顯,既然如此,就將這里交給穆寧雪的冰雪世界。

    冰霜飛舞,大地凍結,穆寧雪直接施展出了冰之領域,領域之下,她的冰系力量也不遜色于莫凡的高階火系魔法,再加上它無與倫比的掌控力,前不久還一片通紅灼熱的坡殿,這會已經冰冷寒骨。

    那些正在被莫凡的疾星狼追趕的黑教徒們欲哭無淚,興許有那麼一刻他們恨不得鑽進冰窟里,誰知道冰窟真的來了,將他們直接凍成了冰雕。

    “嗚吼~~~~~~~~~~!”

    冰入骨,霜凍肉,身體機能遭到了這種力量的入侵後,任何厚實的身體與鎧甲都毫無意義。

    芳少儷似乎感受到來自穆寧雪的威脅,忽然放棄了不好打死的莫凡,轉頭殺向了穆寧雪。

    它的身體完全被一團液體毒素給裹成了球狀,可以漂浮在空中,不到一秒鐘的時間便抵達了穆寧雪身前。

    暗毒液還會蠕動,從兩側將穆寧雪籠進去,像是一個水母在吞並……

    穆寧雪這要是被吞並進去,肯定香消玉損,幸好她還是一個極其靈動的風系法師,風之軌跡早已經為她鋪好的飄行的道路,她身子輕靈,無影無形,毒母芳少儷幾次都落空了,沒有踫到穆寧雪分毫。

    “靈靈,打穿它腦袋有效嗎??”莫凡大聲問道。

    “不知道,試一試吧!”靈靈站得很遠,作為一個獵人大師,她比誰都懂得如何保護好自己。

    “再過十秒,我可以凍住它,但維持不了太長的時間。”穆寧雪非常自信的說道。

    十秒的時間說長不長,柳茹和穆寧雪兩個都屬于靈巧類型的,毒母也不是那種強橫的統領,在穆寧雪的強大領域之下,終于被覆蓋上了厚厚的冰體,有些動彈不得了。

    莫凡早已經往雷座之書上注入魔能,紫色的星圖無比高貴,所構造的整個星座更帶著威嚴之勢。

    雷光爆閃,在莫凡一身吶喊中,凌厲霸道的雷束豁然飛穿了上百米,無比準確的擊中了芳少儷那張猙獰的臉龐。

    從鼻子部位打過去,雷窟醒目,又從後腦勺上透過,焦灼一片。

    雷束在芳少儷所化的這怪物面門上留下了一個完全通透的窟窿,沒有血漿、也沒有液體,只有些許灼炙的痕跡。

    這一次,暴斃毒母沒有再挪動身子了。

    它身體沒有倒下,因為冰體已經將其完全給凍著。

    “死了嗎?”莫凡問了一句。

    “不知道,打碎再說!”柳茹跟莫凡久了,也染上了那暴力傾向,她修長的手指在空氣中一陣高頻率的快舞,編織成了爪網,生生的把凍僵的暴斃毒母給切成了絲!

    “留著腦袋,價值一億多的!”莫凡提醒了一句。

    “她在里面呢。”柳茹說道。

    撥開了暴斃毒母那厚厚的毒液層和肉層,三人現芳少儷卻還活著,她滿身的粘液、毒泡,從那暴斃毒母的軀殼中被柳茹給拽了出來。

    人與毒母可謂徹底分離,芳少儷看上去還清醒著,那脫力蒼白的臉上巨大的憤怒,盯著莫凡,眼珠子都要瞪掉出來的那種感覺。

    “你們黑教廷就喜歡裝神弄鬼、唯恐世人,到頭來就跟這暴斃毒母一樣,剝開這層外皮里面也不過是你這種垃圾!!”莫凡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