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

    高空的冷風凌厲,削尖了天山之峰,讓一座座山脈的背脊鋒如厚劍劍刃,直指沒有一絲塵氣的蒼藍天空!

    白雪覆蓋,終年不化,在勻峰與淼峰之間,有一道被稱之為白之痕的裂谷,除卻天山之特殊寵愛的生靈,沒有任何活物進入到這白之痕裂谷中還能夠安然無恙的走出來。

    即便是滾燙的熔漿流入進去,也會在幾秒鐘不到的時間凝固成岩石冰塊。

    白之痕承載了天山太多神秘的傳說,當地人更將它稱之為雪災女神的府邸,是凡人禁地!

    今日,天山沒有半點飛雪,空氣干淨得不帶半點塵埃。

    白色潔淨的山脊背連綿如巨龍之背,巍峨挺拔。

    空靈的白色之境上,一名穿著黑色衣甲的男子,披散著凌亂的長發,正緩緩的往白之痕邁去。

    男子的身後,一個擎天巨人站在山腳下,它的腦袋都快要觸踫到山腰下了,得虧這里是廣袤無垠又雄壯巍峨的天山,否則這樣一個山峰之尸傲立山下,連山都會顯得幾分不堪。

    “你在這里等我。”男子回過頭,阻止了山峰之尸的跟隨。

    山峰之尸沒有動,真就靜靜的站在那里,幾只不懂事的寒鳥還落在了它的身上,完全將它當成了一座歇腳的山頭。

    黑甲男子繼續往前走,他抵達了勻峰與那大裂痕相交的位置,一雙有些無神的眼楮凝視著下方有些幽暗得令人心生恐懼的深谷。

    幾乎沒有任何猶豫,他一躍而下。

    一直下墜,一直下墜,這裂痕根本沒有盡頭一般,越往下墜,冰寒就越強。

    許久,黑甲男子終于到了底部,他邁開步子繼續往前走……

    不知走了多久,他在一塊晶瑩剔透的冰牆面位置停了下來。

    拾起地上一個被凍成了冰塊的頭戴,黑甲男子抬著頭,目光注視著旁邊厚厚的冰層。

    “吼!!!吼!!!!”

    就在這時,裂谷中一陣凜冽災風卷了過來,十幾米粗的冰錐飛襲過來,至少有上百根,哪怕是一個軍隊,也會在這些冰錐狂襲中全軍覆沒。

    這些強猛的冰墜飛到了黑甲男子面前,忽然空間出現了一陣波震,波震所過之處,時間宛如靜止,那些來勢洶洶的冰錐全部靜止在空中,然後慢慢的落在了地上。

    黑甲男子一扭頭,冷然的注視著不遠處一只渾身冰白色的天虎。

    那冰白色天虎先是一陣叫囂,等感覺到一股殺念將它統領級巔峰的氣場給摧毀得半點不剩時,冰白色天虎這才意識到眼前的人類是有多可怕,拔腿就跑!

    “羽……羽兒?”

    黑甲男子凝視著冰牆,喃喃自語著。

    他手一揚,頓時厚厚的冰層脫落了下來。

    冰牆里面,出現了一個模糊的裊娜身影,這讓黑甲男子眼楮里終于有了情緒的晃動。

    再一揚手,厚厚的冰牆又繼續脫落。

    黑甲男子顯得幾分迫不及待,將冰牆一面又一面的打碎……

    冰牆里面的女子越來越清晰,她穿著一件緊緊裹住身子的鵝絨衣,衣裳顯得幾分寬大,但卻掩蓋不住她那充滿美感的身材。

    這件衣裳,黑甲男子還認得,那是十來年前自己親自為她披上的,是自己在天山下的一個鎮子里特意挑選的,結果還被嬌嗔的罵了一句︰你覺得我有那麼胖嗎,笨蛋!

    罵歸罵,她還是穿上了,只是,過了這麼多年,這件衣裳還在她的身上。而她被冰存在這里,孤獨守望十年……

    “我……我來了。”

    黑甲男子情緒起伏得非常劇烈,若他還有眼淚,早已經熱淚盈眶,那青春飛揚的記憶瘋狂的涌入到那渾濁到腦袋里,激昂的一切充滿憧憬,愚笨的一切都覺得刺激和甜蜜。

    薄薄的一層冰,里面的那位被冰存的女子是那麼觸手可得,黑甲男子現在只想立刻將她擁入懷中。

    她沒有變,一點都沒有改變,冰封存了她,也封存住了她的青春容顏,封存住了她的時間,將她定格在了二十四歲,風華絕貌……

    斬空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然而薄薄的冰,也像一面鏡子,映射出了他自己的容貌。

    一張毫無生氣的黑色面孔,帶著已經年過三十的蹉跎滄桑,更帶著活死人的死亡印斑,看到這張臉的時候,斬空自己都嚇了一跳!

    沒有神的眼珠,不會呼吸的鼻子,連嘴里吐出來的氣,都是黑色的,這張臉……與冰牆中那美麗年輕的女子的臉,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薄薄的冰鏡還將兩張臉映在了一起,刺得斬空心劇痛無比。

    “我究竟是死人,還是活人?”斬空隔著那層幾厘米的冰,用黑色的手掌輕輕的撫摸著里面的人的臉龐。

    這三千多個日夜,他無時無刻不在想著能夠像現在這樣站在她面前……

    現在他做到了,卻沒有了勇氣。

    她睜開眼,看到自己這張臉,會是怎樣的驚恐?

    ……

    “ !”

    斬空一掌輕輕的拍在薄冰上。

    冰層緩慢緩慢的裂開,被封存在其中的女子也好像一點一點的重獲生命……

    斬空轉過身,在那些冰層還沒有完全脫落之前便朝著那只逃竄的冰白色天虎的方向飄去。

    他遠遠的看了一眼從冰層中滑落出來的絨毛女子,不舍的收回目光,漠然如君王的對那只冰白色天虎道︰“將她送出這里,送到山下的鎮子上,明白嗎?”

    冰白色天虎顫顫巍巍,不敢有半點違抗之意。

    ……

    冰白色天虎小心翼翼的將女子馱著,往白之痕的出口奔去。

    空蕩蕩的裂谷中,只听見黑甲男子帶著復雜的口吻在自言自語。

    “死人?”

    “活人?”

    “我到底是什麼……”

    ————————————

    (好久沒求票了,不管怎麼樣,希望大家保持投票熱情,亂叔寫作慢,偶爾沒更新,那是我作為作者素養不是很高,但大家保持投票,是證明你們讀者休養完爆我的最好方式,所以為了體現我的羞愧感,大家一定要多投票啊,讓我無地自容!!!)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