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莫凡的好奇心被勾起來了!

    凝華邪珠已經清晰的告訴莫凡,里面蘊藏著神奇古老的能量,再加上人為的禁制出現……

    “這是非常古老的雷系禁制之法,走,我們繼續往前走!”南玨一副比莫凡更熱切的樣子,自己竟然帶頭走在了前面。

    “你們要走,那都跟緊我一點好不好,被風刮走的話,誰都救不了你們小命!”趙滿延說道。

    隊伍里就趙滿延是防御法師,一身的防御招式可以讓他變成一個堅強有力的龜殼,罩著大家前行……

    “都別走出我的防御範圍,現在的風力強度相當于中階魔法了!”趙滿延提醒大家道。

    “中階魔法而已……”莫凡高傲不屑的說了一句。

    “你可以試試被中階魔法每分每秒一直攻擊的感覺。”趙滿延說道。

    莫凡思考了一下,果然閉嘴了。

    風力的強度相當于中階魔法,這並非代表著它的擊打程度就是一個中階魔法,那相當于一整個中階法師團在時時刻刻對他們進行轟炸,這種毀滅力相當可怕了!

    “還能往前嗎?”南玨認真的問道。

    “還可以。”趙滿延點了點頭。

    “你好像變強了很多。”莫凡說道。

    “嘿嘿!”趙滿延貌似等莫凡這句話等很久了,馬上咧開了笑容。表面上大家都沒臉沒皮,可其實還有什麼比一直一起作戰的摯友的衷心稱贊更讓人愉快的?

    龜殼……趙滿延護航之下,大家順利抵達了那密布著黃色閃電的禁制區域。

    從外面看的時候,整個風暴就呈現黑色,閃電的顏色也被掩蓋了,給人一種毀滅之感,等抵達了內部後,卻會現真正狂密的閃電其實就是這些黃色的禁制。

    “能解開不?”莫凡認真的問道。

    禁制就是一層由擁有攻擊性的魔能能量組成的牆,需要強于它本身數倍的力量才能夠將其摧毀。但它也有門和鑰匙,找到了門和鑰匙,"制其實並沒有那麼可怕和不可進入。

    “可以,遺跡那些殘桓斷壁給我一些提示,只是需要一些時間。”南玨認真的回答道。

    “你盡快,不然趙滿延撐不住了。”莫凡說道。

    江昱和蔣少絮此時也露出了幾分激動欣喜之色,看來這個遺跡古城真正的寶藏是在這風暴禁制之內了!

    “我快撐不住的時候會告訴你們,總之快點,這里的風暴真得很強。”趙滿延說道。

    ……

    大家都在一旁看著,也不敢說話,靜靜的等待著南玨破解這層黃色閃電交織的禁止。

    當然,作為一個破禁專業的法師,南玨不可能拿出一個小鐵絲在跟盜竊犯一樣在鐵絲網那里搗弄著,她將手輕輕的懸停在那些暴躁的禁制閃電前,用自己的心去感受去聆听這個禁制的律動,它們是怎麼運行的,它們能量來自于哪里,它們是循環的,還是隨機的,循環的話,究竟什麼時候最薄弱……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趙滿延臉上慢慢的出現了一些汗珠,看上去已經支撐得有些吃力了。

    他不停的釋放魔法,水御、岩障、光佑、光落漫丈,如此反反復復,魔能的消耗是巨大的,要不是他防御魔法中附帶著的那藍色印痕可以起到加固效果,十分鐘前他就撐不住了。

    “南玨,好了沒有?”趙滿延終于忍不住問了。

    “可能有點難度,你要撐不住的話,我們就返回吧……咦,你臉色怎麼真難看?”南玨說道。

    “我魔能都快耗干了,難道還能好看得起來??”趙滿延沒好氣的說道。

    一開始大家都沒覺得趙滿延這句話有什麼問題,但南玨忽然間反問了一句話,霎時這個小隊的氣氛都凝固了。

    “你沒有留返回去的魔能嗎?”

    你沒有留返回去的魔能嗎!!!

    他們在往風暴深處走的過程,就損耗了大量的魔能了h這路途可不算近,而返回的話,雖然風暴強度是逐漸減弱的,但其實一樣是要損耗來時的魔能能量,不然大家根本沒法在這風暴中支撐半分鐘!!

    偶!買!嘎!!

    瘋掉了,要瘋掉了!!!

    這小隊里,就趙滿延是一個防御法師,其他人那點防御能力在此刻這種強度的狂風中十秒鐘就得玩完,趙滿延這貨沒有留回去的魔能,這意味著大家在返回的半途中就要全軍覆沒!

    “你咋不上天呢,趙滿延!!”蔣少絮第一個尖叫了起來。

    “我草,是你們自己說,我堅持不住的時候跟你們說一下……我以為這禁制一定能解!”趙滿延也整個人都懵逼了。

    莫凡也要哭了,他真的是第一次現趙滿延的智商如此感動天地!!

    “這……這……這下怎麼……怎麼辦……辦!”江昱緊張得說話都開始結巴了!

    這這你不是鬧著玩的,這風暴極強地帶,他們這些高階法師沒有防御也會被撕成粉碎,魔具什麼的,根本撐不住多久。

    “還能怎麼辦,南玨,開鎖,趕緊開鎖,返回的話死路一條!”莫凡叫道。

    南玨自己冷汗都滑了下來,剛才那種放松狀態下她都沒有安全理清楚禁制的脈絡,這會死亡倒計時下,壓力更大。

    不過,南玨也清楚,現在必須解開禁制了,不解開他們就得全死在這。

    南玨不敢再廢話什麼,絕對全神貫注的在這黃色的禁制上。

    “大家都別藏了,有什麼能做保護的,趕緊全拿出來,給南玨多爭取一些時間。”莫凡急忙對大家說道。

    大家的底牌多半只能夠多支撐一會,還不足以支撐他們安全返回,現在唯一的活路就看南玨開不開得了這禁制了……

    “我……我還能撐一會,但後面就靠你們了。”趙滿延哭喪著臉說道。

    這個隊伍里都是比較理智的人,相互埋怨毫無意義,要做的便是盡可能的拉長時間!

    “我這有個三角水鏡,任何系的魔能都可以轉化成它的能量,只是轉化率比較低,耗費魔能會大一些,大家把不是防御系的魔能灌進來,應該能夠撐個一分鐘。”江昱說道。

    “兩分鐘。”莫凡說道。

    莫凡系多,級別高,以他的魔能量足以再將這三角水鏡多支撐個一分鐘。

    “不不不,莫凡你的魔能先留著,南玨要是解開了禁制,我們進入到里面遇到了凶險,那個時候誰都沒有戰斗力,還是死路一條,等我們幾個撐不住了,你的魔能再灌進來……”蔣少絮說道。

    “呃,你說得有道理,你的智商和趙滿延是相反的。”莫凡點了點頭。

    趙滿延自己也想哭,他真的認為南玨是必解開的,所以他的魔能支撐到她解開就行了……

    “你們撐一會,我恢復點魔能,這樣交替。”趙滿延急忙坐定下來,身上回能魔器也開了起來,讓自己魔能恢復得更快一些,現在能恢復多少是多少吧,不然到了陰間,大家朋友都沒得做。

    ……

    汗如雨下,隨著大家身體里的魔能越來越少,危機感也在逐漸增強。

    只是,他們都不敢說話,怕打攪到全神貫注的南玨,一個個在那里大眼瞪小眼,都從對方的眼楮里看到了緊張與不安。

    莫凡也開始急了,南玨還沒有破開嗎,即便自己的魔能全部灌入到那三角水鏡里,最多也是多撐一分鐘啊,其他人都已經到極限,臉色越的難看。

    江昱已經哭喪著臉了,他怎麼也不會想到年紀輕輕的自己居然要慘死在這種鬼地方。

    “你們跟在我後面!”南玨也意識到時間緊迫,索性也不管這禁制是否完全打開了,急忙對身後的人說道。

    眾人立刻跟上南玨,每一步都緊緊的挨著她。

    周圍全是黃色的閃電,它們幾乎從皮膚旁邊劃過,有的更從頭頂上方掠過,心髒頓時加了起來。

    這些黃色閃電威力比風還要可怕,不需要幾秒鐘時間就能夠把人給電得血肉橫飛……

    “啪!!!”

    一道黃色的暴躁之雷打在南玨的前方,南玨身子微微一滯。

    “前面好像走不通。”莫凡說道。

    現在大家已經身處這黃色雷電區域了,看到周圍那紛飛亂舞的電光,那種隨時都要灰飛煙滅的緊張感令他們腦海一片空白,完全是本能的跟著南玨在走。

    “應該是往這邊。”南玨轉了一個方向,開始側著移動。

    “應該??”四人同時暴出了這麼一句來。

    “我沒有徹底解開,與其在外面死掉,不如先進來走一步算一步,你們緊跟著我,不要走錯任何一步。”南玨認真嚴肅的說道。

    莫凡臉都黑得不成樣了,為何最近總遇到諸如此類的坑爹的事情!

    ……

    “看來我們走對了,接下去就不會有任何問題了。”緊張無比的氣氛之中,南玨的聲音頓時宛如天籟,讓大家集體松了一口氣。

    跟著南玨走,禁制閃電越來越少,忽然眾人隱約覺得穿過了一面水瀑簾,受到了一些阻力之後,前方豁然開朗……

    一片綠地,一大片花海,如油畫般的景象就這樣突兀的呈現在大家的面前,看得五人都呆住了。

    “你們快看,有座城!”趙滿延指著更前方說道。

    花海綠地的盡頭,確實有一座小城,顏料很鮮艷,並沒有古舊之感,坐落在這樣一幅油畫之地里,宛如奇幻仙境!

    “這怎麼可能,我們明明應該是進入到風暴眼里了,怎麼會出現這麼大的一片空間,還看上去跟人間仙境一樣??”蔣少絮不敢置信的說道。

    “這里是一個獨立空間。我想……我們找到了真正的遺跡古城了!”莫凡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