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領域,不就是佔着領域,沒有領域你什麼都不是,穆寧雪!”漢娜無比惱怒的尖叫了起來。

    漢娜的雷電給穆寧雪身上留下了不好雷創,可惜那都不能夠讓她獲得這場較量的勝利……

    幾個人聯手都解決不掉一個女法師,那份屈辱讓漢娜都有些崩潰了。

    領域之強,無可比擬,是否擁有領域在高階法師之中就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形態,漢娜現在最悔恨的就是自己爲何沒有獲得屬於自己的領域。

    若有領域,他們絕不至於這副樣子!

    “我是不會輸的!!”漢娜怨念極深,竟然再揮舞起雷電長鞭朝着穆寧雪衝去。

    一旁的艾琳見到這一幕,手指在空氣中以極快的速度描着!

    水之幕凝結出現,將漢娜與穆寧雪隔絕開。

    手再畫,整個水之幕布變成了一個水球結界,將漢娜整個人都包裹了進去,漢娜雷電亂舞,水凌亂的傳導這些電光,反倒是將雷電之力打回到漢娜的身上。

    漢娜也是昏了頭腦,竟然自以爲這些雷電不會傷到自己,結果被雷擊得頭髮都爆開了,整個人冒起了焦黑之煙,看上去更是狼狽不堪。

    穆寧雪沒有再去理會這個瘋子,她見到莫凡朝着自己走來,臉上微微露出了一絲欣然。

    “我們都受了傷,直接離開,還是繼續?”穆寧雪問道。

    他們沒有治癒系法師,身上的這些傷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夠康復過來,倘若這樣的狀態再遇到其他小隊,對方肯定會不遺餘力的洗劫他們,現在捏碎空間卷軸的話,他們便穩妥拿下這些戰利品了。

    “算下來,我們這些資源算多的嗎?”莫凡問了一句。

    “這個扭曲區間內肯定還有很多沒有探索的地方,假如我們現在離開,肯定有其他隊伍或者其他人比我們受益更多。”艾琳說道。

    說實話,艾琳也有些不太甘心,這場戰鬥消耗了他們太多的體力和魔能了,得到的僅僅是一個魂種,這對於)地黃金的戰地來說算不上太過豐厚。

    “我跟穆寧雪都不可能就這樣回去,艾琳,你要離開的話,我們把東西分給你。”莫凡認真的說道。

    莫凡身上很多傷痕,被亡靈撕開的爪痕,被不同元素系擊開的傷口,一張臉更是滿是污垢血跡……

    打六個,贏是贏了,可自己渾身都是傷,不致命卻會拖垮自己的身體,何況有些傷還是帶毒,帶俯視,帶滲透,帶蔓延的,要是不能夠及時得到治療的話,是會危機到生命的,身上攜帶的那些藥品只能夠做簡單處理和傷口清洗……

    “要留下來的話,我們得找到一位治癒系法師,你們國府隊伍的治癒系法師是誰?”艾琳也不想就這樣走了,眼睜睜的看着別人拿走這個寶盆裏的所有東西。

    “哦,前不久被亞克他們嚇退的四個人之中的一個。”莫凡淡淡的說道。

    艾琳一陣苦笑。

    “你們國府的呢?”穆寧雪問道。

    “那傢伙也不太值得信任,這樣吧,我利用瞳鷹再看看有沒有落單的治癒系法師,大不了我們可以用物資跟他做交易,讓其治療我們……”艾琳說道。

    “恩,這個辦法可行。”莫凡點了點頭。

    “接下去呢?”

    “不能再搶別人東西了,他們都有了心理警覺……”莫凡說道。

    “還有很多寶物藏在相當隱蔽的地方,需要學員們有相當強大的嗅覺,也需要相當強大的野外應對能力和實力纔有希望獲得。”艾琳說道。

    “我們隊伍裏沒有這種尋覓者。”

    尋覓者是獵人隊伍裏的詞彙,獵人隊伍在外遊蕩,需要經驗豐富對任何突發情況都有應對能力的指揮者,需要實力超羣可以與妖魔對抗的戰鬥者,更需要熟練使用藥品或者治癒能力的治癒者,更更需要一個擁有強大嗅覺、感知、經驗的尋覓者,專門負責搜尋大自然常人無法發現的寶藏,源泉、礦脈?石晶、元素種、名草材、異寶……

    厲害的尋覓獵人和普通的尋覓獵人基本上代表着隊伍外出的收穫,所以很多時候寧願戰鬥力弱一些,也不能沒有尋覓獵人。

    這次奪寶賽算是獵者聯盟出題,他們設下的寶藏更是相當考驗學員們各項野外能力……

    莫凡是一個純純粹粹的戰鬥法師,獵人大師的頭銜也主要是戰鬥爲主,畢竟靈靈這個超級大腦便是莫凡的尋覓獵人和指揮者!

    莫凡相信,靈靈要是在這裏的話,肯定分分鐘把許多藏得很深的寶物給尋出來,靈靈那超乎常人的智商極其容易從蛛絲馬跡裏做出大膽推斷,並且往往相當準確。

    ……

    三人迅速的離開,不敢再在長河下流區域做任何的停留,天知道會不會還有其他人躲在暗中。

    尋了一處偏僻安全之地,莫凡坐在一個舌吐巖下面清理自己的傷口,

    攜帶的藥品已經很貴了,莫凡就連心夏特意給自己的特效藥也拿出來使用,塗抹了幾處關鍵位置,倒確實不錯,可全身都是大大小小的傷,藥根本就不夠,使用市場上買到那些藥品,癒合速度又太慢了……

    “傷口還在敗死,媽的,這樣下去這條胳膊要廢了。”莫凡暗暗罵道。

    亞克的那隻蠍獸給莫凡留下的傷最多,輕微碰到一些小毒液,便已經開始擴張到莫凡整條手臂了,再不找到治癒的,胳膊是保不住了。

    穆寧雪和艾琳則去以水清洗了,愛乾淨的她們估計還要順便潔淨一下她們玉美胴|體……

    過了許久,兩女回到了這塊吐舌巖下面,穆寧雪發現體壯如牛的莫凡竟然面露蒼白之色,額頭更是冷汗淋漓,立刻問道:“你傷太重,要不離開吧?”

    艾琳很快發現莫凡手掌已經發黑了,急忙捲開他的袖子。

    這一卷,兩女才駭然的發現莫凡整條胳膊都青黑青黑,毒傷蔓延得有些瘮人。

    “還能撐一會,有沒有找到治癒法師?”莫凡問道。

    “找是找到了,不過這名治癒系法師有些特殊。”艾琳說道。

    艾琳一直都在控制瞳鷹,瞳鷹滿戰地的飛,艾琳更是不斷消耗自己的精神力來獲取遍佈在戰地不同角落的信息。

    “怎麼個特殊??”莫凡問道。

    “這傢伙根本不戰鬥,他找了一個最顯眼的地方,就在那裏坐地起價。”艾琳無奈的說道。

    “擺起攤來了不成?”

    “恐怕是。”

    “還真是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這傢伙也算是有點腦子啊,明知道隊伍這樣打散,很多人會因爲戰鬥而負傷,需要治癒法師而無處可尋……”莫凡苦笑的搖了搖頭。

    受傷得不到快速治療,戰鬥力就大打折扣,在這戰地裏大家爭分奪秒,誰都不願意被傷勢給拖累,多半是會交錢去治癒的……還真是有鬥爭的地方處處都是商機啊!也不知道是哪個國家的治癒系法師,心安理得的在奪寶賽中開私人醫院賺大錢!

    ……

    ……

    一座孤山峯上,一聲咆哮頓時在空氣中迴盪着!

    “混蛋,我們幹強盜的都沒有你這麼黑!!”

    “莫凡,冷靜,冷靜,這錢交就交吧,你中毒太深了,普通的治癒系法師都未必能夠治得好你。”艾琳急忙勸阻莫凡。

    要不拉住莫凡,莫凡估計要和那黑心醫生同歸於盡了。

    莫凡真是被氣壞了。

    治療一次一個億!

    一個億!!!

    莫凡這輩子沒進過這天價的治癒攤子,他現在就一道雷把這畜生給腦袋給劈了!!

    “同學,莫激動,莫激動。一個億還你全勝狀態,以你如此強猛之勢,在這奪寶戰地裏要賺來一個億也是手到擒來的事情,爲什麼要爲難我一個做小本生意的呢,你可知道我承受着多少億人鄙夷目光的巨大壓力,我也不容易嘛。”來自瑞典的治癒系法師倒是精通各國語言,一口中國話說得賊溜!

    “你不容易個屁,最多一千萬,趕緊給老子治,不然我把你這黑心治癒法師給搶了!”莫凡不耐煩的道。

    “莫凡同學,我是很敬仰你的,你與西班牙的比賽我看了,我也知道你實力強勁,是這一屆世界學府之爭的種子選手,可憑心而論,你這樣衝動是沒好處的,我之所以要你們離我這個距離,那是因爲我設了結界,這結界哪怕是巔峯高階法師要破除他也得4秒時間,4秒內我可以捏碎空間卷軸走人,而你的傷最後也會迫使你使用空間卷軸……總而言之,不要魚死網破嘛!”瑞典的治癒系法師託尼說道。

    莫凡倒不是出不起這錢,實在是看到這胖法師坐在這裏放幾個治癒魔法就收那麼多錢,再對比一下自己凡雪盜團的艱辛,心裏極爲不平衡!

    “我就是不爽你,魚死網破就魚死網破,反正我賺夠了。”莫凡脾氣來了,完全跟牛一樣倔。

    神經病,治癒一下去一億,要這樣的話自己抱着心夏這種帕特農神廟級法師就好了,何必這樣出生入死的闖蕩江湖!!

    “別介,大家都是在強國下生存,不就是想多點利益嗎……這樣,治療我可以給你們免費治療。”瑞典說道。

    “不要有但是。”莫凡冷哼一聲。

    瑞典胖商人賤賤的笑了笑接着道:“但是!我得跟你們做個交易,我從上一隊病人那裏知道了那麼點東西,我猜你們這種明星級選手一定相當感興趣……”

    胖子見沒有人搭他的話只好自己接着說道:“你們可知道這奪寶賽獵者聯盟其實設了一個最大彩頭,就好比是一堆金沙裏的巨鑽,獎賞給能夠將其挖掘出來的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