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南庭飛亭,一身薄絲柔軟的睡袍貼在聖女安德的身上,這位最具號召力的候選人並沒有非常驚世的容顏,但卻擁有着無比傲人的身姿,山上清爽的夜風吹拂,使得柔軟絲衣完全貼在她玉滑凹凸的身子上……

    她光着腳,目光俯瞰着整座燈火闌珊的雅典衛城。

    多少年她都是這樣,她喜歡站在這個高度去欣賞城市最繁榮的夜景,更喜歡看到人們黑壓壓的腦袋,瘋狂、虔誠、湊熱鬧也好,齊聲呼喚自己的名字……

    然而今日,她沒有那種高處如夢的心情!

    “這個結果,並非是我們預料之中。”大賢者梅若拉站在花圃雕石位置,神情帶着陰沉。

    “這是比總統還要隆重的選舉,怎麼可能一帆風順呢,四位聖女名單又怎麼可能如期的全是我們的人呢?”安德平靜的說道。

    “你好像根本不在意阿莎蕊雅跳出來攪局,也一點不在意那個葉心夏背後究竟是誰嗎?”大賢者梅若拉說道。

    “我有種預感。”安德緩緩的從飛亭中走了下來,順着那一階階鴿白色的石臺走了下來,她沒有接着剛纔的話題說,卻忽然道,“我本以爲我們最大的敵人是潘妮賈……”

    “你是擔心阿莎蕊雅?”梅若拉說道。

    安德搖了搖頭,神情無比莊重的道:“可怕的地方就在於,我到現在還不知道他們是誰。”

    “或許是你多慮了吧,只要我們度過了最後的這段聖女之臨的時間,就不會有這份焦慮了,當年我在輔佐伊之紗的時候,她也是如此惴惴不安,總是跟我說她哥哥的事情,可最後,仍舊是她,不是嗎?”大賢者梅若拉說道。

    兩人正說着話,老女侍古蘭匆匆忙忙的跑了過來,她特意遣散掉了那些服侍在庭院的女傭們,神色慌張的走到梅若拉和安德的身邊。

    “埃森德爾……被抓住了!”古蘭用一種自己都不願意去相信的口吻說道。

    “我說的預就是這個。”安德順勢吐出了這句。

    而一旁的梅若拉,整個人都呆住了,手中的至高賢女之杖都抓不穩,落倒下去,敲打在雕石上。

    “那我們……”

    “我們輸了。”安德說道。

    “可這怎麼可能,明明我們已經,已經要統治這裏了!”大賢者梅若拉失魂落魄,整個人瞬間衰老了。

    “可笑的是,我仍不知道是誰……”安德自嘲,她最後看了一眼萬家燈火的雅典衛城,卻是解開了身上那薄薄的衣裳,一步一步的走向飛亭外。

    飛亭下便是神山懸崖,最底部便是萬人梯。

    一旁的古蘭剛想要詢問,他們接下去該怎麼辦的時候,便看見安德還在往前走,月光印着她不掛|一絲的胴體,光潔如一尊乳白雕塑,豔魅四射!

    她已經到了最邊緣,忽然她又踏出了一步,這身軀豁然墜下,一旁的古蘭霎時尖叫了起來。

    沒有任何魔法的保護,更未見到安德施展任何能力,她就那樣下墜,越墜越快!!!

    ……

    窗外百米落臺,心夏坐在那裏,正與阿莎蕊雅說着一些瑣碎事情時,她頓時愣住了,目光緊緊的盯着遠處落崖……

    “好像有個人掉下來。”心夏不是很確定,指了指外面。

    “你是候選人,在你的居宅之上,又還能有誰呢?”阿莎蕊雅頭都沒有回,臉上還掛着那副溫和的笑意。

    “真的是人嗎!”心夏雙手握緊了輪椅邊,想要出去。

    神山很高,墜落需要很長時間,她這會過去的話還能夠救下那人。

    “你不讓她死於今晚,她會怨恨你一輩子的。”阿莎蕊雅說道。

    “那個人,是安德?”心夏目光復雜的說道。

    “是啊,這個自以爲聰明的女人。不過,也罪有應得吧。”阿莎蕊雅說道。

    “我想離開這裏。”心夏很肯定的說道。

    p>事實上在殿母將自己列爲候選人的那一天,心夏就想要離開了,她是整個帕特農神廟的局外人,卻一下子陷入到了這場神女紛爭之中。

    “從你踏入帕特農神廟學院第一天,你就在遵照着一條通往神女殿的綠色通道前行,不是嗎?”阿莎蕊雅說道。

    “我要離開這裏。”

    “你這句話是出自真心的嗎?”阿莎蕊雅笑了起來,不等心夏回答,她接着道,“我以爲你很老,沒有想到你如此年輕,今日相見,我希望我們可以井水不犯河水。”

    ……

    ……

    世界學府之爭比賽間隙,又一****衝蕩了整個世界,傳遞到威尼斯時,更是讓這整座城池都沸騰了。

    莫凡從閉關修煉中甦醒過來,卻感覺人們全部在關心一件事,那就是聖女安德發病身亡的消息。

    安德之名,莫凡其實也有耳聞,一方面是歐洲這邊很信教,他們將帕特農神廟看做是最神聖的殿堂,將神女看做如教皇一般的神明代言者,所以最有望成爲這種人的,莫凡多少是聽過。

    另外,莫凡也聽心夏提起過幾次。

    這裏的神女,那可不是純粹依靠傳教與信仰,神女是真正掌握着復活神術的人,莫凡依稀記得有兩個人的死,都有人跟自己提及了帕特農神廟神女……

    許昭霆變成詛咒畜妖時,莫凡就問過唐月,能夠將許昭霆恢復活人之軀的,就只有帕特農神廟的復活神術。

    杭州瘟疫的英雄王小筠,魂魄被奪,軀殼陳列在杭州,唯一能夠讓他甦醒過來的,也只有這復活神術。

    生命逝去便是逝去,那是人唯一無法再來一次的東西,那份完完全全失去的絕望與痛苦,可以抹掉一切所謂的人生意義。

    因此,復活神術的意義,便更超出了一切。

    “殿主肯帝宣稱安德一直有遺傳病,她本想要將自己有限的生命奉獻給世人,爲世人做更多的事,可神明憐憫她,不願意她再操勞,讓她到天堂……她沒有離開我們,她只是到了離神最近的地方,不用再傳達旨意,不用再祈禱聆聽,她就在神的身邊爲我們祈福……”

    “聖女安德離開,舉世默哀。只是聖裁院有人提出質疑,覺得聖女安德是畏罪自殺,埃森德爾的罪賬冗長,他之前便與聖女安德關係密切。”

    “安德遺體並不給人們探視,殿主肯帝爲父心情想來也是能夠理解的。她是一位好候選人,爲希臘,爲歐洲,爲每一個大洲都做了很多事……”

    消息鋪天蓋地,莫凡打開手機是關於安德的事情,跟別人交談,人們也在說這件事,莫凡是一個一點都不關心政局、神廟大事件的人,安德掛了就掛了,他一點都沒覺得有什麼好這樣轟動的……

    反倒是,那個曾經和龐萊祕密交談的黑暗之尊埃森德爾被捕,被斃的事情,讓莫凡百思不得其解。

    以埃森德爾的實力,能打贏他的都屈指可數,何況埃森德爾還是黑暗系,一個不想死的黑暗系之尊,沒有理由會被逮住的!

    “你怎麼一點都不關心安德,我跟你說,我有內線,安德是自殺的,她一件衣服都沒穿,自己從帕特農神山最高的地方跳了下去,沒做任何的保護,摔在萬人梯上,那個血肉模糊啊,嘖嘖嘖,身材那麼好的一個神女候選人,就這樣摔肉泥,估計冰清玉潔的她都還沒有品嚐過男人的滋味……”趙滿延在那裏無限嘆息着。

    趙滿延也算是上層人物了,一些消息知道的遠比民衆要多。

    “她的死,都把埃森德爾的事情給蓋過去了。唉,管她是真病死,還是自殺,我他媽就是想不明白一個黑暗系的老祖宗級人物是得蠢到什麼程度纔會被捕!”莫凡說道。

    “你真想知道??”趙滿延神神祕祕的道。

    “這不廢話嗎,我崇尚的是魔法,是力量,可不是權勢之爭!”莫凡說道。

    安德的事情,用屁股想都知道她是權勢紛爭的失敗者,在如日中天的時候被拉下神壇,其中的複雜關係,莫凡不知道,更沒有那個興趣!

    “我跟你說,我還真有好東西給你看,一段捕殺埃森德爾的殘缺視頻,你要不要看。這東西是禁品,聖裁院宣佈過,看者一樣是犯罪,你確定你要看嗎?”趙滿延說道。

    “你這東西來源乾淨嗎?”莫凡挑着眉毛。

    “乾淨。”

    “那播啊。”

    ……

    趙滿延也不知道哪裏弄來的大禁視頻,由於任何系的魔法都帶着星辰光暈,絕大多數手機、攝像軟件在魔法涌動的區域是無法使用的,包括世界學府之爭大賽的魔法戰鬥畫面,那也都需要通過瞳鷹,再經過一些魔法處理纔可以呈現,用手機拍,絕對是白頻。

    所以,趙滿延得到的這視頻畫面,百分之一萬是某些有心人用特殊的軍用儀器錄下來的,一旦被發現,聖裁院會毫不留情的處置!

    “好像是某個聖裁人員自己偷偷錄的,這個角度看不到埃森德爾啊。”莫凡盯着那不斷有干擾的畫面,自言自語道。

    莫凡對埃森德爾那個級別的法師所施展的力量相當好奇,要知道龐萊已經是中國極強的法師了,龐萊都不是埃森德爾的對手,可見聖裁院抓捕埃森德爾那是一場驚世之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