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正面,亞列礦脈宛如一陣黑色狂風一樣,刮起了無數的白頭怪猿來,這些怪猿紅眼如繁星,一個個氣急敗壞的盯著膽敢闖入這里的人類們。

    山谷一大片,山腰上一大片,山頭上一大片,那些听從艾江圖調遣的中國雇佣軍人們都瞪直了雙眼,不敢相信這里竟被這麼多的怪猿給包圍了!!

    這麼多,根本不是他們雇佣軍人們可以應付的啊,假如事那刻他們還在這里,早已經血流成河了。

    “確定是佯攻,確定它們不會追出來的吧?”中國方的軍統王棋認認真真的問道。

    “其實我覺得我們已經可以撤了。”江昱小小聲的說了一句。

    兩邊山道,又一大批白頭怪猿跳了出來,它們如群山滾石一般從山上沖了下來,那煙塵滾滾看得人就一陣渾身毛。

    “撤,撤!”艾江圖也頂不住這麼多怪猿的壓力,急忙對眾中國方軍人說道。

    雖說挑選出來的全是精銳,那也架不住這種恐怖的場面啊,完全就是一艘小草船在滔天巨浪面前一般渺小。

    大家腿都站不穩了,急急忙忙逃離。

    精銳就是精銳,逃得也是那麼迅捷有序,很快艾江圖就帶著眾人撤出了山脈之地,但白頭怪猿們比它們想象中追得更遠,險些追到了莫特將軍的軍隊駐扎的營地了。

    莫特將軍和他的軍隊看到怪猿山崩地裂之勢沖來,器械、帳篷、裝備、後勤補給都不要了,拔腿就跑,估計他們秘魯驍勇的戰士們還沒怎麼受過這樣的屈辱。

    幸好,怪猿們並沒有無腦的追逐,不然長袍在這山地中,遲早會被它們給追上的。

    “你們……你們這群蠢貨到底在干什麼!”莫特將軍被嚇得臉都白了,一個黑人能夠嚇白臉,可見那是有多震驚。

    “總比你和你的軍隊在這里什麼事都不做強!”艾江圖罵道。

    艾江圖也是惱火,這莫特將軍要是自己國家的軍人,艾江圖得把他宰了,這貨除了在那里擺臭臉之外,純粹就是一個擺設,什麼正事都不干,一個軍隊放在這里生銹,身居高位,無能就是一種罪過!

    “難道你們這就有用嗎,可笑愚蠢。”莫特將軍罵道。

    “你這廢物將軍,根本解決不了此事。”艾江圖說道。

    “就憑那兩個蠢貨??你真以為可以解決。下午我們的軍事專業就到了,在他抵達之前你們少給我惹任何麻煩!”莫特將軍道。

    “那就賭一把。我們解決了此事,以後亞列礦脈歸一半股權中國方。你們的人要是解決了,我的雇佣軍們繼續無償給你們提供保護。”艾江圖說道。

    莫特將軍自然知道眼前這個年輕的法師擁有很雄厚的軍方背景,說話也絕對不會是玩鬧。

    亞列礦脈確實是莫特將軍掌控著大權,哪怕他被擱置了,這礦脈也是他說得算。

    不得不說,中國方的雇佣軍人對礦脈很重要,比工人們、技術工人們都重要,沒有他們的保護,礦脈會出大事,莫特自然不希望自己的金山就此倒閉……

    其實中國方的無償保護也馬上就到期了,眼下對方許諾自己繼續提供無償保護,這可是一筆巨額的開支啊,軍法師的工錢昂貴無比。

    “將軍,這買賣可以,就憑那兩個年輕法師,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沖開怪猿重圍的,但納斯卡的事情結束後,我們礦脈更需要人手保護……我查過了,這中國人是有實權的。”那黑人女參謀西麗說道。

    莫特將軍也打起算盤來了,現在他職位沒了,最後的依仗就是這礦脈,沒有軍方背景他很難維持礦脈的安全,既然眼前這人都願意無償提供之後幾年的保護,這何樂不為!

    “好,可以!你們解決此事,一半股權歸你們。”莫特將軍深思熟慮之後,點頭答應了。

    “老艾,你別沖動啊,這樣你可讓這些原本過陣子就可以回國的軍人們又得繼續在這里把守幾年。”南玨覺得艾江圖有些沖動了,急急忙忙勸阻道。

    “沒事,這是我自己做決定,我會補償他們的,而且他們可以自主選擇,回國還是留在這里,我會另外派人過來。”艾江圖回答道。

    假如輸了,艾江圖自己掏腰包補償,要實在不行,花錢買雇佣法師來,反正他是對這個莫特將軍一肚子的火,非要和他斗到底!

    “可是,你也太相信莫凡和趙滿延了吧?”南玨說道。

    南玨不明白,艾江圖為什麼要相信他們兩個可以成功,現實就擺在眼前,那麼多的怪猿無論如何都闖不進去的,即便小炎姬再變身炎姬女王,一樣沒可能實現,怪猿的數量已經比當初的怪鳥還多了!

    ……

    ……

    山道沿著山腰,帶著一些谷地,彎彎曲曲的通向兩座山之間的礦脈盆地。

    山道兩邊的山頭上,便已經猿猴為患,感覺連大山都要不堪重負了。

    趙滿延環顧著四周,看著那些身體如黑色岩石一般的雄壯怪猿,看著它們凶神惡煞的眼神,腿肚子不由的開始打顫了。

    ****的,即便正面被吸引了大量的白頭怪猿,可這後山的白頭怪猿也沒見得有減少多少啊!!

    “莫凡,趕緊讓小炎姬變身吧,它們涌過來了。”趙滿延牙齒打顫的說道。

    “小炎姬在休眠,她沒法戰斗。”莫凡鎮定自若的回答道。

    “那你快變身吧,我知道你這樣做,其實是不希望別人看見你會變身……”趙滿延說道。

    “我變什麼身?”莫凡一臉茫然的看著趙滿延。

    趙滿延都要哭了。

    我的祖宗,你到底鬧哪樣啊,這麼多的怪猿你要殺出一條路來,你以為你是禁咒法師啊!!

    “你提供好保護!”莫凡認真的說道。

    趙滿延早早的就釋放防御魔法了,什麼岩障、水御、光佑、光落曼丈,盾魔具、鎧魔具還有隨時準備逃走的翼魔具……

    莫凡眼楮緊緊的盯著前方,在猿群中找尋著那只最關鍵的金毛尾怪猿。

    “哼,你以為你可以逃過我的眼楮嗎?”莫凡微微一笑,目光凌厲的鎖定了那一大群中顯得特別畏手畏腳的白頭怪猿。

    “念控-虛爪!”

    “你給老子過來!”

    百只怪猿中直取金色尾毛怪猿,莫凡將這特殊的象征生物高高的拋到半空中。

    紫色光輝在莫凡瞳孔中一閃,頓時晴空中一道粗壯的霹靂筆直的落下,準確無誤的擊中了那只金色尾毛的怪猿。

    金色尾毛怪猿在半空中被轟得身體崩解,血珠子飛灑。

    一戳金色的尾毛隨之掉落了下來,剛剛墜地,那一大片野獸狂奔的怪猿猛的化作了一縷縷煙塵,一眨眼的功夫全部消散了!

    至少兩百多只怪猿就此消逝,前一刻還氣勢滔滔,這一刻灰飛煙滅,一片空無。

    “臥槽!!!!!”

    趙滿延目睹了這一切,驚得牙都要碎掉了。

    莫凡這鳥人,真是化身禁咒法師了嗎,怎麼一個霹靂直接轟滅了兩百多只怪猿????

    “跟我走,注意保護!”莫凡大步往前踏,那雙眸子犀利的在怪猿群中找尋著。

    莫凡之所以需要保護,正是擔心怪猿的數量一下子涌過來太多,短時間內無法找出那只關鍵的象征怪猿。

    有趙滿延這龜殼法師在,怪猿數量再多也可以支撐很久,莫凡可以更高效率的抓出金毛尾怪猿來,逐一斬殺!

    “哪里跑,巨影釘,去!”

    莫凡憑空扔出巨影釘,怪猿擁擠在一起,依舊不影響莫凡的禁錮梨刺穿過那只金毛怪猿的身體。

    “空間律動-壓縮!”

    菱形的空間鎖定了那片區域,連帶附近幾只幻影怪猿一起籠進去,霎時血肉橫飛,周邊數百只金毛怪猿瞬間消逝,讓怪猿大軍一下子稀薄了許多。

    不過,趙滿延金色的畫壁外,依舊還有許多怪猿,顯然這不單單是一只象征物怪猿的幻影。

    “就是你了!”

    莫凡又尋到了一只,拳頭一握,遠距離轟殺,將躲在一塊高岩後面的金毛怪猿給直接轟殺!

    象征生物一般都會保護好自己,不讓自己在幻影之前被殺死,但它們又必須靠近攻擊目標,幻影生物無法離它們本體太遠。

    所以有的時候,莫凡也不完全去確認金毛怪猿的位置,大概瞥見,就往那一堆怪猿中來一個威力強的,將象征物和幻影一起滅掉。

    其實,在之前對抗納斯卡怪鳥的時候,大家也有無意中擊殺過象征生物,可當時局面太混亂了,都沒有怎麼留意到。

    相對于當時幾千只、上萬只密布上空的場面,忽然間有一兩百只莫名消失,其實跟沒減少一樣……

    現在莫凡根本不讓怪猿們有聚集上萬的機會,只要一靠近馬上轟殺,于是可以明顯的看到有很多怪猿莫名的灰飛煙滅。

    趙滿延在幾個回合下來後,也終于現了什麼!

    “這……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有些怪猿自己消失了??我眼花了嗎??”趙滿延驚訝的說道。

    “不是你眼花,你也幫我留意一下,那些金色尾巴的就是象征生物,解決它,由它衍化的幻影怪猿也會消失。”莫凡說道。m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