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瑞迪,看來這羣東方人並不是很把我當一回事啊。”德國隊伍,一名臉上有好幾顆明顯黑痣的女子說道。

    黑痣女子說得大家都明白,無非是中國隊的陣容看上去並沒有那麼強。

    大決戰,每個國家基本上都會拿出百分百的實力了,中國今年也算是黑馬,殺入到了大決戰中,可作爲那麼多年都沒有跨入到大決戰比賽的國家,第一場沒有全力以赴,反而這般鬆散隨性,德國人都不明白這羣東方人到底在想些什麼。

    難不成真的以爲就這幾個也可以與他們這些古老的、強大的、很少品嚐失敗的民族抗衡?

    “他們不是喜歡保存實力嗎,那我們就讓他們嚐嚐我們的厲害,不給他們有替換的機會,一口氣把他們隊伍的五個人全部打殘,速戰速決,那樣我們可以保存更多的魔力留到明天的比賽中。”來自慕尼黑的冰法師說道。

    “不要大意,對方很可能是故意試探我們。”比較謹慎的隊長喬森說道。

    雙方五人相隔有一百五十米,而整個金紗戰場的直徑也達到三百米有餘,走入其中,便宛如置身於一個沙漠當中,明明是一個被水環抱着的威尼斯,卻透出了乾燥、炎熱之氣!

    戰場模擬得相當真實,雙方選手分別站在了兩座山丘之上,山丘起伏不是很大,隨着兩邊魔法開始涌動,那些沉澱在丘上沙子也慢慢的飛揚了起來。

    在德國那邊,最先涌動的魔法之息便是呼嘯凜冽的山巔之風,山巔之風不斷的迴旋,將沙子給吸了起來……

    沙子越來越多,漸漸的在德國隊伍的上方組成了一片片沙雲,沙雲顯然也是受到某位法師在控制的,與風之力相輔相成,讓德國隊伍擁有了一個巨大的保護!

    ……

    “他們倒是挺會利用環境的,看我的沙堡!”趙滿延倒是不甘示弱,他腳重重的跺着沙丘,以自己掌控力讓腳下的金黃色沙子塑造成了一堵堵堅固高牆,最終勾出了沙之碉堡的形狀。

    中國隊五人站在沙之碉堡上,也一樣如立於防禦要塞裏,那些毀滅魔法要想傷到他們,必須先摧毀這座沙碉!

    “土之印記!”趙滿延再開啓了魔器,將可以增強土系魔法威力的戒指之能給擴散出去。

    這些戒指印記就是堅固的魔紋壁壘,可以加固兩成!

    “你這沙之碉堡建造得有點醜。”蔣少絮吐槽了一句。

    “我他媽又不是建造師,粗壯堅硬就可以了,何必在意外形,我們男人有些部位也很醜啊,但好使!”趙滿延說道。

    蔣少絮呸了一聲,沒再和這種流氓說話。

    蔣少絮堅信莫凡和趙滿延兩個人關係之所以那麼密切,必定是兩人登峯造極的齷齪之魂惺惺相惜!

    “是第二級的天焰葬禮-地獄火!”南珏望着高處,立刻對衆人說道。

    第一級的天雁葬禮-焰雨是驟雨一樣的火焰滴打落,然後接觸到物體之後立刻劇烈燃燒形成一大片火焰之海。

    而天焰葬禮-地獄火卻截然不同,天空中就僅僅只有一顆地獄火石,隨着它越發接近地面,便會發現這地獄之火巨大無比,整顆火石甚至還會發出宛如地獄魔鬼一樣的嘶吼咆哮!!

    和平常看到的紅色的火焰不同,這葬禮地獄火石呈現深綠色,在地獄火石之外所形成的那火光冕也完全是深綠深綠的!!

    “轟~~~~~~~~~~!!!!”

    一聲巨響,地獄火石衝起了驚人的沙潮,飛到空中的沙礫在這森綠色的烈焰下直接化爲了烏有,包括趙滿延所鑄造的那固若金湯的防禦,也在那一瞬間就瓦解了!

    地獄火的光冕炸開,翻騰起恐怖的地獄火衝擊波,那威力席捲半個賽場,撼動着外圍的結界!

    中國隊伍這邊,一片狼藉。

    他們陣型都在這巨力火焰下變得零散了,誰都沒有想到德國隊伍連普普通通的試探魔法都沒有,便直接施展出這樣驚人力量的火?技能來。

    掀起的地獄火冕波過了許久才終於平靜,趙滿延滿臉沙土,身上已經有了燒傷的跡象。

    “****的,這傢伙怎麼可能輕易的就撞開我的防禦!”趙滿延無比惱怒的罵道。

    趙滿延和莫凡也是有對練過的,連莫凡的魔法都不能夠輕易將他的防禦給擊垮,那個德國人憑什麼可以做到?

    “你這個防禦法師能更廢一點嗎!”穆婷穎披頭散髮,憤怒至極的說道。

    “那毀滅法師有點不大對勁,趙滿延,你下次要再加固一層。”艾江圖說道。

    “那個傢伙可是一招解決掉明步鬆的人,他的魔法裏面肯定還暗藏着什麼,使得防禦技能變得很脆弱。”南珏說道。

    “又來了,這傢伙完成星座的速度可真快!”

    森綠色的火焰又一次出現,這次火不再從天上來,而是形成了長長的火蟒,身軀粗壯、體型龐大的飛撲了過來!!

    火蟒只有一隻,可這火蟒卻真的如龐然妖物那般,全身燃燒着森綠色的烈焰,大口張開,身軀冗長焚燒了數十米!

    “我不信你還能破開我的防禦,水華天幕!”趙滿延也是惱了,周身浮現出了絢麗清澈的水之星座來。

    星座之光一閃,一道天簾結界豁然立起,完全的水晶藍更讓水華天幕充滿了庇佑之力。

    “圖騰印記!”趙滿延這一次沒有再做任何保留,他呼喚出了木魚器皿中的力量。

    圖騰壁壘呈現古老文字之狀,一筆筆一劃劃烙印在了趙滿延所釋放的水華天幕結界上!

    “魂種水系,再有圖騰壁壘百分之五十的牢固加成,我倒要看看你怎麼破!”趙滿延也是上了脾氣。

    一般而言,防禦高於毀滅,同等級中的毀滅魔法是難以擊穿同等級的防禦魔法的,趙滿延知道對方是這次世界學府之爭大賽上最出類拔萃的毀滅法師,可他堅信自己絕對可以讓他感到絕望!

    “呼呼呼呼呼~~~~~~~~~~~~~”

    火焰森綠色巨蟒撞來,水之結界頓時晃動了起來,就在趙滿延認爲這火焰巨蟒必定瓦解之時,火蟒身軀卻穿過了水華天幕結界,直撲隊伍衆人!

    “趙滿延,你再搞什麼!!!”穆婷穎大吼了起來。

    火蟒撲來,又是一片焦土,又是一片狼藉,中國隊伍一下子變得毫無陣型可言了,爲了避開火焰巨蟒的亂舞,他們不得不退去。

    而趙滿延自己也傻眼了,有些無法相信的看着巨型火蟒在這片沙丘中肆意破壞!

    “它穿過去了,它就這樣穿過去了??”趙滿延喃喃自語着。

    水華天幕結界明明還在,這火蟒究竟如何到達它們這裏,這完全違背魔法常理啊!!

    “防禦魔法似乎對他的毀滅技能無效,或者說他的毀滅魔法可以穿透元素防禦,一定是和他天生天賦有關,難怪明步鬆會被他一招給擊垮,必定是明步鬆也沒有想到自己的防禦技能沒有起到效果!”蔣少絮思緒極快的說道。

    已經兩次了,之前一次大家就不明白,趙滿延的沙堡怎麼起不到什麼作用。

    這第二次,火蟒更是穿過了水之結界,很明顯這並非趙滿延的防禦能力不行,而是對方的魔法特質!

    這種魔法特指相當稀有,必定與天生天賦有關!

    “如果防禦魔法對他的毀滅技能無效的話,那這場戰鬥還有繼續的意義嗎,我們所有人一旦魔具和魔鎧使用完,就是他的肉靶子了!!”趙滿延灰頭土臉的說道。

    這兩波魔法襲來,直接逼出了大家四件防禦魔具了,本來防禦類魔具都是壓箱底用的,是大家魔法對決中最後的防線,可才交鋒這麼短的時間,他們便付出了這麼慘痛的代價!

    “我和蔣少絮一起限制他,老艾,你最好能夠給他們其他人足夠多的壓力。”南珏立刻說道。

    蔣少絮是心靈系法師,可謂毀滅法師的剋星。

    可南珏相信對方不可能沒有心靈守備的,蔣少絮不斷給對方施加心靈壓力,蔣少絮這邊利用音系魔法強行滋擾,那叫做瑞迪的毀滅法師不可能再動用高階魔法了!

    這樣做,相當於犧牲了她們兩個人去牽制對方一人了,所以艾江圖、趙滿延、穆婷穎三人需要面對德國另外四人。

    可沒有別的選擇了,那毀滅法師可怕的天生天賦,一個人就足以輕易摧毀他們整個團隊,不全力以赴的去遏制,根本不用等到替換人員,他們便慘敗了下來。

    “能不能找到對策,那傢伙沒理由真的無視防禦,這其中一定有什麼我們沒有發現的!”趙滿延說道。

    “你自己去慢慢琢磨吧!”穆婷穎冷哼一聲,卻是隨着艾江圖迎戰德國隊伍的另外幾人了。

    趙滿延心有不甘,可他不能再把自己也搭進去了。

    既然那傢伙的毀滅魔法無法防禦,那不至於他們其他人的魔法自己也束手無策吧!!

    只能找機會先幹掉他們其他人,再慢慢處理這恐怖的法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