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script>……

    ……

    “暗爵斗篷???”

    “這是什麼東東,听上去蠻牛b的。”

    大廳里,隊員們都已經到齊了,他們听著導師們的新安排,並提到了這次歷練任務的額外獎勵。

    額外獎勵是一件魔具,斗篷類魔具,這種魔具屬于非常少見類別了,是不與鎧魔具、盾魔具重疊的一種戰斗輔助魔具,據說有些這種斗篷、風衣類別的魔具是有些可以與翼魔具的效果相似的,斗篷展開成翼。

    然而,無論是斗篷魔具還是翼魔具,這兩種都是法師界的奢侈品,能夠將兩者結合在一個魔具中的,那就是稀世珍寶了,反正走遍各大競拍館,基本上不會看見有賣的!

    “據說這是一位禁咒法師早期使用過的一件趁手的寶貝,現在他拿出來捐贈給世界學府,對年輕的法師們以示鼓勵。現在跟我們競爭這件暗爵斗篷的還有另外兩個國家,分別是日本國府和印度國府,他們也都在加勒比海附近,將會與我們聯手對付這次的目標紅飾公會。”南玨詳細的對大家說道。

    “對付一些毛賊,還要聯手?”官魚帶著幾分不屑的道。

    “你這樣想就錯了,紅飾公會可不是一些毛賊,他們在最早在加勒比海域成立的墮落法師公會,勢力龐大到相當于一個魔法家族,他們法師數量過千,平均實力甚至達到了中階,高階法師都不在少數,他們利用搶來的資源、金錢繼續培養新的成員,形成完整的家族鏈!”南玨早早的就對紅飾公會進行了一番調查。

    “我們和他們交過手,整體實力確實都不弱。”蔣少絮認真的說道。

    很顯然西葛與歐尼帶領的那對紅飾公會人員僅僅是整個紅飾公會的一小股力量,他們背後肯定還有更強的存在。否則不會連一些小國政府都對他們束手無策。

    “現在我們在藍石鎮這里等待,日本國府隊伍和印度國府隊伍正在朝我們這里會和,應該用不了多久便能夠見到他們了。”南玨說道。

    ……

    大概到了下午。日本和印度國府隊已經抵達了藍石鎮,他們三十多人在海鷗公園踫頭。

    人多口雜。再加上大家的國際語都不是很飄損,于是就由各自國府隊的代表坐在石桌前交涉,其他人自己在草地上、鵝卵石廣場上等待即可了。

    “b最多。”趙滿延義正言辭的說道。

    “大概有c吧。”莫凡顯得有些猶豫不決。

    “b,你相信我,c的溝會呈現一個大寫的i型,b的,靠罩罩撐出來的才會這樣一個y型。”趙滿延這個老司機說道。

    兩人坐在長椅上,閑著無聊就開始辨胸。

    他們的目標是日本方的一位穿著海藍色水手短裙的女學員。此女顯然是比較喜歡cosplay的,就連絲襪都挑選了特別誘人的長筒襪,要不是她站在國府隊伍之中,絕大多數人都會認為她只是一個制服控的小女生,而不會與強大的高階法師聯系在一起。

    “你們兩個,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在說什麼,這樣用語言來侮辱一個女生,太不紳士了!”忽然,一個戴著風帽的日本方男子走了過來,用非常嚴厲的語氣對莫凡和趙滿延說道。

    他用的是國際語。那位水手服軟妹紙自然也听得懂,她一臉詫異戴著幾分羞怒的轉過頭來瞪著莫凡和趙滿延這********人。

    風帽男話說得有些重,水手服軟妹子又不知道莫凡和趙滿延究竟說了什麼。作為一個正常的女子自然會往更邪惡的方面想,所以眼楮里一下子對莫凡和趙滿延充滿了敵意。

    莫凡和趙滿延在臉皮厚方面都是老司機,趙滿延第一個表示不滿了,緩緩的站了起來道︰“我們談論的只是對美的一種欣賞,為什麼在你口中就變成了那樣不堪和猥瑣,我說我喜歡她的長筒襪,喜歡她胸型,關你屁事!”

    趙滿延倒確實很能說話,立刻把那個心機婊日本男的話語給扭正過來。

    “明步松。算啦,他們也沒有任何惡意的。”水手服軟妹子也算是通情達理。沒有太在意了,反倒是抱歉的朝他們兩個笑了笑。

    “他們說你……可恨!”明步松顯然很在意這個水手服女孩。一點點言語上的不敬都會激起他的怒意。

    莫凡和趙滿延兩個人反正臉皮厚,完全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明步松卻沒法把那話說出口,只要吞了下去,狠狠的瞪了他們兩個一眼。

    這時,南玨與日本方、印度方已經商量好了,應該要開始分配任務了。

    “我真佩服你們收集情報的能力,這種上谷歌都能夠得到的信息真是一點價值都沒有。這次雖然導師要求我們聯手,但我並不打算將情報分享給你們。”日本方的邵和谷說道。

    紹和谷是日本那邊的代表,看他一言一行,想必也是日本軍方出身的。

    “這麼說,你們已經找到他們的老巢了?”南玨問道。

    “差不多吧,你們中國和印度做支援就行,由我帶領你們快速完成這次歷練,結束後,大家各走各的,威尼斯上再見。”邵和谷說道。

    “假如你們確實有確切的情報,作為你們的接應和支援也不是不可以。”南玨說道。

    印度方賓吉也點了點頭。

    現在大家最難的點就是要從哪里開始下手,他們都是到這里沒多長時間,紅飾公會的人又素來狡猾,隱蔽強,連自由神殿都拿他們沒有什麼好的辦法,他們短時間是不可能找到突破口的。

    而既然日本方有準確的情報,另外兩方順勢合作,一起完成這個懸賞任務,極大歡喜。

    “有言在先,這重要情報由我們提供的,所以暗爵斗篷也該歸我們所有。”明步松立刻提出了這個重要的條件。

    南玨和艾江圖對望了一眼,南玨開口道︰“如果這次任務順利,情報無辜,首功歸你們也可以。”

    “這不太好吧,就這樣拱手想讓了?”黎凱風馬上表示了反對意見。

    “安全要緊,這次我們是對付紅飾公會,一群殺人不眨眼的墮落法師,能夠順利清剿才是最重要的。”艾江圖說道。

    印度方也是這個態度,既然日本這邊有絕對安全無痛苦的處理方式,那大家何必去冒沒有必要的風險,至于暗爵斗篷,日本方出的情報,出的方案,並且日本方表示他們會打頭陣,歸他們就歸他們了。

    “導師要知道我們這樣不重視這暗爵斗篷,一定會把我們狠狠的訓斥一頓的。”黎凱風說道。

    “我覺得沒有什麼比安全更值得重視。況且,我們手頭上確實沒有任何有價值的信息。”南玨說道。

    情報很多時候比力量更重要,不得不說這次日本方是搶佔了先機。

    ……

    配合日本,圍剿紅飾公會,任務似乎比想象中的簡單很多,因為日本方連紅飾公會集會的地點以及時間都搞到手了,這確實有些出人意料,感覺他們早已經知道要對付紅飾公會一樣。

    三方隊伍先各自回去休息,入夜時分才會出發。

    南玨和艾江圖在返回的時候都保持著沉默,快到大家旅店時,南玨才開口道︰“這次歷練任務,看似是臨時安排,但很明顯日本方比我們更早知道。”

    “恩,可能連導師們都沒有想到會是這樣吧。”艾江圖說道。

    任務安排下來才不過兩天的時間,假如大家都是同一時間獲得這個臨時歷練任務,那麼日本方絕不可能在那麼短的時間得到紅飾公會集會的信息,紅飾公會集會這種事情,肯定是極為保密的,往往是需要審判會的人或者一些獵人花上好幾年時間的潛伏、調查、追蹤。

    “我會把這件事跟導師們反饋,不過紅飾公會確實在這一帶無惡不作,配合日本方先處理掉了他們再說吧。”艾江圖說道。

    南玨點了點頭。

    此事有蹊蹺,但出于整件事出發點是滅除毒瘤來考慮,這種蹊蹺問題得先放一邊。日本方究竟有沒有作弊,導師們自然會為他們討回公道。

    ……

    “到晚上才出發,那我先在這藍石鎮逛逛。”蔣少絮說道。

    “到哪你都要逛街。”穆婷穎嘀咕了一句。

    “那是當然,只有這種地方才能夠買到一些珍藏品,你去不去?”蔣少絮問道。

    “我也得買些東西。”穆婷穎說道。

    兩女很快就離開了隊伍,順著小鎮上走去。

    趙滿延見已經有人帶頭去閑逛了,于是挑著眉毛對莫凡說︰“要不要去小街逛逛?”

    “不去,我要練習把控。”莫凡一口回絕道。

    “我發現了一家舞女店。”趙滿延說道。

    “走!”

    ……

    蔣少絮和穆婷穎走在大街上,忽然蔣少絮回了一下頭,往一條長巷位置看了一眼。

    “怎麼了?”穆婷穎對蔣少絮的怪異舉動感到不解。

    “沒什麼。”

    兩女繼續順著大街前行,而那個長巷處,一雙烏亮的眼楮微微一閃,露出了幾分狡黠之意。(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