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別,有話好說!”歐尼一看到對方根本不吃她這一套,嚇得冷汗都滑下來了。 F縹摩縲﹀縊

    莫凡才懶得跟她好好說,抓著歐尼的脖子借著空間系的力量直接重重的朝著另外一名紅飾法師砸了過去。

    那名紅飾法師正在醞釀火系的中階魔法,蔣少絮的三角水鏡已經有些支撐不住了,若是被這個烈拳轟到的話,肯定會傷到里面的蔣少絮。

    歐尼直接變成了莫凡的武器,重重的往那名火系的紅飾法師身上炮彈一樣砸了過去。

    歐尼被莫凡禁錮了全身,根本施展不出任何一個魔法來,就那樣硬生生的撞在那人身上,兩人翻滾出去了很遠,腦殼都撞破了。

    “疾星狼,出來!”

    一道月白色裂痕出現在莫凡面前,里面赫然跳出了長長毛發的狼型生物,暴脾氣的疾星狼二話不說就朝著離它最近的一名白臉紅飾法師撲去。

    疾星狼的速度比以前更快了,那名法師都沒有來得及變更魔法,就被疾星狼一口咬斷了半條胳膊,血淋淋的倒在了地上。

    “天焰葬禮!”

    烈焰雨驟急的打落,鋪蓋在這一片小區荒地之中,層層火簾通紅一片,沒多久便將這里燒成了一片炙熱的火海。

    那些紅飾法師根本不敢在莫凡的這片火焰葬禮區域逗留,倉惶往四周沒有火焰的地方逃竄。

    莫凡將那些圍攻蔣少絮的法師驅走之後。自己立刻跳到了蔣少絮的面前。

    “死鬼,怎麼現在才來!”蔣少絮瞪了莫凡一眼。神情言語里帶著別的什麼味道。

    “換作智商稍微低一些的,根本不可能知道你那是求救信號。”莫凡回答道。

    “我沒什麼魔能了,你保護好我。”蔣少絮說道。

    她的魔能都用作防御了,三角水鏡確實為她拖延了很長的時間,不然被這一群中階級的紅飾法師圍攻,她早就被轟得四分五裂了。

    “疾星狼。過來保護她。”莫凡朝著正興奮追逐的疾星狼喊了一聲。

    疾星狼眼瞅著要咬上一名紅飾法師的腿了。卻被莫凡生生的給叫回來,滿臉的不情願,它喜歡進攻,不喜歡保護,保護是一件苦差事!

    莫凡可不管疾星狼願不願意,自己已經殺了過去,這般加勒比的匪盜未免也太過猖狂了,光天化日之下這樣施展報復,真當這世界沒有人可以修理他們了!

    “引雷!”

    一道紫黑色的霹靂從天而降。筆直的劈在了莫凡自己的身上,霎時莫凡全身電光狂閃,暴躁狂野!

    “電災!”

    莫凡一躍而起,狠狠的朝著兩名紅飾法師之間重重的踏了下去。

    疾光飛舞。雷電狂馳,就看見密密麻麻的狹長閃電疾光在莫凡踩踏的那個區域交織成了一個電災網格,看上去就像一個巨大的由閃電組成的蜘蛛網,擴散的範圍更達到了上百米!

    那兩名紅飾法師渾身動彈不得,電災在他們身體上亂竄,強大的擊穿之力更是留下了一個個觸目驚心的窟窿,散發著電焦的氣味。

    莫凡並沒有在那里停留太久。那狂舞的電災還在肆意閃耀之時,莫凡自己已經遁入到了這紛亂的光影之中,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另外一名冰系的紅飾法師身側。

    “砰!!!”

    莫凡二話不說,直接賞了這名冰系法師暴力一拳,那咆哮的火蛟生生的將這名冰系法師送到了山上,在山中一片亂石中有了自己燃燒著火焰的墳墓。

    “他在這!”其他紅飾法師大驚失色,有些無法捉摸莫凡的行蹤。

    無論是魔法的運用還是釋放速度上,莫凡都高出了他們不止一個境界,他們人數多也毫無意義,凌亂的元素能量沒有幾個能夠真正擊中莫凡和起到效果的。

    不得不說,空間系的時滯帶給了莫凡巨大的戰斗收益,即便在這樣以少敵多的混戰中,那些成批成批的魔法轟炸都對莫凡沒有太大的威懾力,再加上五個系不同魔法的交替與嫻熟使用,這些紅飾法師完全不是莫凡這個怪物的對手!

    其實也應證了妖男當初在古都時對莫凡說的那番話,天生雙系在初階、中階起到的效果還不是非常明顯,等到了高階、超階,那比別人多出來的幾個系魔法,和不同階技巧的使用,將會讓莫凡戰斗力又有一次質的飛躍!

    現在莫凡能夠稍微比較熟練使用的高階魔法也不過是天焰葬禮,像寂雷死光與司夜統治這兩個高階魔法不怎麼可以在混戰中使用,這種情況下莫凡已經打這一群中階法師跟打弱智一樣了!

    五個系的魔法集中在一個人的身上,和一個三系的法師加一個兩系的法師,這完全是兩種概念!

    “莫凡,小心!”蔣少絮發現歐尼躲在一旁施展高階魔法,立刻出聲提醒莫凡。

    高階魔法還是很具威脅的,莫凡見狀也不再吝嗇自己的魔具,呼喚出玄蛇鎧甲。

    不過,剛要開啟靈魂印記,天空中忽然落下來一大片金色的光鱗,它們密集的飛落到莫凡的面前,在玄蛇鎧甲之前率先組成了金光閃閃的光之盔甲,把莫凡全身都保護了起來!

    歐尼的高階之法好不容易完成,指望著它逆轉局勢,誰知道又撞在了這光鱗鎧甲的厚實保護上,氣得她險些吐血。

    莫凡抬頭一望,一個有金色翅膀的鳥人正懸浮在百米的高度,臉上掛著一個迷之自信笑容,自以為很是瀟灑。

    “來得還算及時吧?”趙滿延從空中落了下來,指縫間還有一縷縷光曼。

    他手一指,頓時這些光落曼丈化作了一柄凌厲的長矛,呼嘯的刺進了另外一名打算偷襲莫凡的紅飾法師胸膛上。

    光落曼丈是可以分化的,趙滿延只是用了大概一半多一些的光曼變成了光鱗保護莫凡,剩下的光曼直接凝聚成光矛,發動攻擊。

    這也算是趙滿延為數不多的那點進攻方式了,用來對付一些等級低的法師,還是很有逼格的。

    “把你情人收了。剩下的雜魚反正不值錢,我全給他們埋了!”莫凡對趙滿延說道。

    莫凡從來都是以暴制暴,對待人渣絕不手軟。

    有了趙滿延在一旁稍作保護,莫凡就有充裕的時間施展不算太熟練的高階魔法了。

    “寂雷死光-雷臂!”

    簧狀寂雷充斥在莫凡的整條手臂上,莫凡這一臂重重的往面前的空氣上砸了出去,頓時一大片電花如撕裂空間的魔爪,一陣刺耳的亂響聲中往前方和兩側快速飛逝!!

    電花觸目驚心,竟然遍布了這整片荒廢小區,那些停放在遠處的機械都產生了巨大的電火爆炸!

    那些紅飾法師們在面對莫凡的中階魔法的時候,還勉強有一點點應付能力,可一遭受到這樣的高階雷系魔法,便毫無招架之力!

    “疾星狼,剩下的交給你了。”莫凡對疾星狼說道。

    寂雷死光一出,剩下的紅飾法師全部渾身抽搐電扭的倒下了,能活下來的基本上也只剩下半條命。

    疾星狼嗷了一嗓子,沖上去就是一陣狂啃亂爪,生生的將那些紅飾法師給撕了。

    莫凡這次不會再讓任何一個紅飾法師逃走了,毫不客氣的全部斬殺,該燒成灰的燒成灰燼,該電崩解的劈成血珠,該地政府給得那點雞毛懸賞莫凡都懶得去折騰,先泄憤了再說!

    沒多久,趙滿延那邊也解決了戰斗。

    歐尼已經被莫凡的巨影釘給禁錮了全身,剛才也不知道她是怎麼施展出高階魔法的,其戰斗力已經沒有多少了,趙滿延要解決她也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

    “卿本佳人,奈何為賊,怪不得我辣手摧花了。”趙滿延搖著頭感嘆了一句。

    “你可以先那啥,再那啥,就不會覺得可惜了。”莫凡說了一句。

    “我沒那麼沒品好嗎?”趙滿延沒好氣的說道。

    趙滿延承認自己好|色,可也是好得有底線的好嗎!!

    “你兩齷齪什麼,別殺她,我們還得去清剿他們大本營,留著或許會有用。”蔣少絮說道。

    “說得也是,趙滿延你看好她,別再讓她跑了。”莫凡叮囑道。

    歐尼灰頭土臉,氣得恨不得咬舌自盡。

    可惜這次莫凡又給她施加了更多的巨影釘,第四級的影釘多得可以禁錮她全身所有的關節,歐尼連眨眼楮都變得無比困難。

    “走吧,跟上大部隊去。”蔣少絮說道。

    “你都這樣了,還去干嘛?”

    “我听到了他們一些談話,紅飾公會可能沒有我們想象中的那麼簡單,不管怎麼樣我們還是盡快跟艾江圖他們會合吧。”蔣少絮認真的說道。

    “一群匪盜,還能整出什麼蛾子來,這次暗爵斗篷都歸小日本了,我們還去給他們賣力做什麼,懶得去了。”趙滿延說道。

    “蔣少絮,你說得不簡單是什麼意思?”莫凡問道。

    “這事我還真說不清楚,總之我們去了白頭港就知道了!”

    蔣少絮這樣說了,兩人只好押解著歐尼這個紅飾公會的小頭目前往白頭港。(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