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是你的暗爵斗篷,你做得很好,就是下次別那麼沖動,別動政府軍,知道嗎!”封離對莫凡重重的說道,尤其是後半句。

    “你好像真不知道怎麼夸人,後半句就不用提不行嗎?”莫凡說道。

    “別跟我頂嘴!”封離沒好氣的道。

    莫凡聳了聳肩,也不再和這個脾氣不好的導師說下去了,他的目光很快落在了穆寧雪的身上。

    今天的穆寧雪倒是一身潔藍色衣裳,似乎天山之行確實令她受益匪淺,就連身上的氣質也一下子純淨了許多,如同一朵在山巔靜靜開放的嬌蓮。

    氣質不是重點,重點是她這件非常簡單的藍色連衣裙特別裹胸,一看到那呼之欲出的堅挺與飽滿,撐得布料鼓鼓,莫凡便感覺自己直接淪陷了,這胸自己能玩一輩子。

    莫凡眼楮都放在了她胸前,渾然不知穆寧雪臉色都已經變了。

    這個世界上怎麼就會這樣不要臉的男人,就不能稍微紳士一點嗎,那副豬臉像他不嫌丟人,穆寧雪都覺得尷尬癥要犯了。

    “呵呵,還真能回來,你可太了不起了。”穆婷穎看了一眼穆寧雪,這番言不由衷的話听起來實在酸得很,其實她心里的話應該是︰還穿藍色,裝什麼聖女,藍蓮花!

    這一番嘀咕之後,穆婷穎很快就發現隊伍里大部分男子的目光都被穆寧雪給吸引了,心中更是一陣惱怒!

    她這是賣身了吧,不然怎麼可能返回得了國府隊,沒有龐大的背景支撐著,她的修為是不可能追上來的。

    “決斗開始吧。”兩位導師都是那種來如風去如風的,事情解決完他們就迫不及待的走人。莫凡真不明白國府隊要導師有什麼卵用,純粹就是發號施令。

    莫凡本來想看內部決斗,不過穆寧雪說有事跟自己說。兩人便離開了。

    邦爾薩城非常的普通,還帶著幾分北美牛仔鎮的那種古韻。隨處可見那種總是會出事的西部酒館。

    這里風塵很大,和穆寧雪走在這人顯得幾分稀少的街道上,莫凡心中納悶穆寧雪究竟要和自己談什麼重要的事情,要特意走出來……

    難不成,她已經徹底想通了,和自己這樣曖昧下去也沒有任何意義,還不如直接挑明,大家脫……大家認認真真的拍拖。好好談場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戀愛。

    “我跟你說個很重要的事。”穆寧雪一臉嚴肅的道。

    莫凡點了點頭,臉上並沒有任何激動之色,因為按照正常劇本來看,只要自己一激動,準是白激動。

    “我在天山遇到了一些事,我想這件事可能和你認識的一個人有關。”穆寧雪說道。

    “噢,怎麼又是這樣!”莫凡滿臉懊惱。

    自己欣喜,依然是白欣喜,自己淡定,尼瑪還是白淡定。就不能好好的按照自己想的走嗎!

    “你叫什麼?”穆寧雪莫名其妙。

    “沒事,我以為你要跟我表白。”莫凡如實說道。

    “有病。”

    “你說吧,天山那麼遠的地方。我可沒什麼朋友,你會不會搞錯了。”莫凡回歸到正題。

    “秦羽兒你認識嗎?”穆寧雪問道。

    “不認識吧……等下,等下……這名字好像哪里听過。”莫凡腦子里一閃,隱約記得自己是听過這個名字的。

    可仔細想,他就是想不起來。

    這個人他一定沒有見過,就是有听過,還是那種隨口一提的!

    “天山……秦羽兒,我想起來了,我听張小侯說過!”莫凡想起來了。

    張小侯曾經有說過。斬空老大有一個心結,那就是在他年輕時期曾經闖入過天山裂之痕中。他的愛人被冰封在了那裂之痕里,多年之後。依然無法獲救,生死不知。

    “斬空老大其實很拼命的修煉,等到了超階,他就會親自前往天山,進入那天山之禁裂之痕,無論秦羽兒是死是活,都會將她給帶出來。”莫凡記得張小侯是這樣說的。

    這句話當時讓莫凡也很觸動,因為他是在斬空死去後才听到的,一想到總教官的遺願沒有完成,莫凡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天山之上,還有一個人在等著他,當他選擇以自己被那黑鎧吞噬之時,內心必定最難以放下的,便是秦羽兒……

    所以,莫凡其實也打算自己若是能夠進入到超階的話,一定要去天山裂之痕去看看,將迷失冰封在那里的秦羽兒給找回來,也算是對總教官斬空有一個交代。

    “你怎麼會知道這個名字的?”莫凡詢問道。

    “她自己告訴我的。”穆寧雪回答道。

    “她告訴你??她沒有死??”莫凡驚訝的看著穆寧雪。

    穆寧雪點了點頭道︰“在天山下小鎮,她跟我相處了一段時間,她的記憶停留在十年前,她自己也沒有想到一次冰封沉睡,十年就過去了。”

    “她是怎麼甦醒的,有人救了她嗎??”莫凡急忙問道。

    這件事真的令莫凡情緒有些激動了,總教官斬空在古都浩劫上做出了那麼巨大的犧牲,這才保全了全城百萬人,甚至已經被侵佔了肉軀,依然憑借著那保存的一點意志,令亡靈大軍褪去。

    要知道當初那種災難下,哪怕莫凡化身惡魔,也不過是和山峰之尸相抗衡一番,那還是山峰之尸已經與眾多超階法師廝殺過的結果,救下古都的人是總教官斬空,卻沒有幾人知曉。

    莫凡對斬空的敬意,難以用言語來表達,只是一心想要完成他的遺願,將這個遺願記在心里,等待著實力變強。

    只是,讓他完全沒有想到的是,秦羽兒甦醒了,自己從天山裂痕中逃脫了出來……

    “到底怎麼回事??”莫凡問道。

    “秦羽兒說,有人救了她,但她不知道那個人是誰,她只是在即將甦醒的那一刻從碎裂的冰牆上看到了一個模糊的背影,那人穿著黑色的鎧衣,身上有著一股不屬于這個世界的詭異氣質。她對救她的那個人只有這樣一個印象。”穆寧雪說道。

    “黑色鎧衣……”莫凡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氣。

    難道是他!!

    可這怎麼可能啊。

    按照張小侯他們在血之王座上的描述,那件黑色鎧衣很可能就是古老王的靈魂,被侵佔了肉軀的人,意識很快就會被侵吞。

    如今,那個掌管著古都浩浩蕩蕩亡靈帝*團的人,或許是一具擁有斬空軀殼的活死人,但絕不可能還存在總教官斬空的半點意識……

    莫凡與站在山峰之尸身上的那個男子踫過一面,那眼神,那神情,那氣息,全都是一個陌生者,即便有一張干裂的活死人臉,與斬空完全一致,卻絕不可能再是斬空了!

    穆寧雪看見莫凡臉上的表情變化巨大,隱約覺得這件事並沒有自己了解的那麼簡單。

    當下她也認真的詢問起來,畢竟秦羽兒現在也算是和穆寧雪關系比較密切了,她們兩人在天山呆了挺長時間的,秦羽兒想要找到那個救她的人,穆寧雪也陪著她,並且在天山修行。

    “你是不是認識那個黑鎧衣裳的人?”穆寧雪問道。

    “人……可能不能稱之為人了,那家伙是兩千多年前的王,亡靈系的創造者,真正的‘永生’者。”莫凡已經基本可以肯定救秦羽兒的人是亡帝了。

    亡帝,這是韓寂他們現在對這個亡靈統治者的稱呼,有了亡帝的約束,亡靈的那種躁動漸漸消失了,它們只會在墓穴和地下宮中行動。

    穆寧雪看著莫凡,感覺莫凡說的是一個很不切實際又飄渺的事情。

    “這事得從古都浩劫說起……”

    莫凡將古都浩劫內煞淵下的事情給穆寧雪講述了一遍,古都浩劫存在著太多不可思議和震驚駭俗了,無論是八方亡君的攻城,還是皇陵藏于煞淵之下,以及煞淵空間漂移的驚人事實。

    這跟任何一個人道來,恐怕都不是那麼容易接受的。

    穆寧雪已經算是能力比較強的了,可听了莫凡說的這些,小嘴久久都未合攏過,用那雙瞪大了的美麗眼楮表達著她對里面發生的事情的震驚。

    “我開始有些相信你是古都浩劫的英雄了。”穆寧雪說道。

    能夠把事情說到如此詳細的,不是親身經歷多半連瞎編都編不出來!

    “英雄應該是斬空,也就是秦羽兒在被冰封前的愛人。”莫凡苦笑了一聲。這件事上,莫凡開不得半點玩笑,其實莫凡也真的很希望那個穿著黑色鎧衣的人還是斬空,然而,他與亡靈為伍,他眼神迥異到已經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要真說這個世界有死神的話,那麼他應該算是了!

    “原來救了古都的人是他,我們博城的首席軍官-斬空。”穆寧雪心中卷起巨大波瀾。

    她自然也認得斬空,若不是他坐鎮博城,博城早就在那場災難中化為一片死地了。秦羽兒也和穆寧雪一直提斬空,但穆寧雪並不知道斬空已經死了,也不知道斬空在古都上所做的事情。

    單單只是听莫凡這樣說,穆寧雪眼楮里便有些淚光了。

    不僅是對斬空寄予至高敬意,更在于穆寧雪和秦羽兒相處的那段時間里,她能夠察覺到秦羽兒對斬空的那種濃濃情意,似乎只要一找到那個救他的人,表達了感謝之後,便會飛奔著去找斬空,給斬空一份十年後重逢的欣喜……

    然而,對此充滿無限期待的秦羽兒注定要以淚洗面了,因為斬空已經在古都浩劫上撞入了那死亡黑鎧中。(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