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返回到了大家比試的地方,莫凡發現結果好像已經出來了,只是氣氛顯得有些奇怪。

    “好像發發生什麼事了。”莫凡走了過去,看著受傷的江昱,再看了一眼比賽場上一樣傷勢嚴重的黎凱風。

    這場內部決斗比莫凡想象中的要更狠,江昱身上出現了數道深及肉里的傷口,血液狂流不止,搖搖晃晃,感覺隨時都要倒下了。

    而黎凱風更慘,他的右手臂竟然被直接撕斷了,混著灰塵滾落在很遠的地方。

    “喵噢!!!!!!!”

    夜羅剎那雙黃色的三角眼楮死死的盯著黎凱風,它渾身烏黑的毛發倒豎了起來,那聲音更帶著寒人之意。

    看得出來,夜羅剎非常的憤怒,甚至已經對黎凱風透出了殺意!

    “江昱,讓它住手!”導師封離重重的說道。

    夜羅剎並不听從導師封離的命令,它的爪子上還沾有黎凱風臂膀的鮮血,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黎凱風惹惱了夜羅剎,夜羅剎這一次襲擊竟然是直接往黎凱風脖頸位置攻去的。

    黎凱風已經是強弩之末了,莫凡很是驚訝,究竟是什麼願意導致江昱的夜羅剎對黎凱風動了殺心!

    “回來。”江昱臉色發白,最終咬著牙命令夜羅剎。

    夜羅剎依舊沒有听從,它的速度快的驚人,步伐又無比詭異,仿佛可以踏著空氣行走,眼見夜羅剎就要殺到黎凱風的面前,忽然夜羅剎附近出現了一柄柄黑色的影釘,影釘在夜羅剎周圍交錯,直接組成了一個暗影束縛陣,將高速飛馳的夜羅剎給禁錮住了。

    夜羅剎自身就是黑暗生物。按理說巨影釘不一定能夠對它起到效果,但夜羅剎一下止在了半空中,那爪子更懸停在了黎凱風面前不到三十公分的距離。

    黎凱風整個人僵在那里。他已經可以感受到脖頸處傳來的寒意!

    江昱看了一眼導師封離,沒有說什麼。立刻打開了契約空間,將夜羅剎給收回到了契約空間之中。

    夜羅剎顯得極為不甘,發出憤怒的叫上……

    “饒你一命,不過這件事沒有就這樣結束!”江昱捂著自己的傷口,臉上有著和平日里的溫和截然不同的冷肅!

    黎凱風更是一陣失魂落魄,一副完全沒有想到的樣子。

    他竟然輸了,在他施展了那種禁術的情況下竟然還是輸了!

    南榮倪看到黎凱風傷勢更為嚴重,先是為他做一番治療。江昱則走到了一邊,坐在一旁休息,自己拿出了一些藥劑,自己處理起了傷口。

    莫凡看得有些呆住了,完全不明白發生了什麼。

    走到江昱身邊,莫凡也拿出了一些好藥,幫助江昱處理身上的傷勢。

    等真正為江昱處理傷勢的時候,莫凡才意識到這些傷口是有多可怕,再深上幾分,估計內髒都要被撕開了。黎凱風這家伙險些也要了江昱的性命。

    “怎麼回事?”莫凡回頭看了一眼趙滿延。

    “黎凱風使用禁術,真是沒有想到,他在修煉這種五大洲魔法協會都已經嚴禁修煉的禁術了!”趙滿延說道。

    “禁術??”莫凡對這個並不是很了解。

    “你看他的血。是不是透出了妖藍色?”趙滿延指著那流淌在比賽場上的黎凱風的血液。

    莫凡仔細看去,這才發現那里的血確實透著藍色,宛如藍色的墨水一般。

    “那是湛血異術,可以短時間內大量抽取身體里的魔能,成倍的提升魔法的威力。這種異術由于很難掌控抽取以及其魔法的威力,再加上他的修煉過程有些不太人道,已經被各大魔法協會給禁止了,在更早期有一個叫湛藍會的,他們就是集體修煉此術。結果造成巨大危害,被國際封殺。”趙滿延說道。

    禁術和禁咒是兩個概念。禁術往往是修煉過程中存在著對自己和別人的極大身體與精神殘害,並造成不可估量的破壞力的偏門魔法。

    魔法在不斷的發展。各大魔法系也並非是一開始就固定的這些,人們其實也在不斷的探索,尋找新的魔法系,新的力量,好讓人類能夠在這危機四伏的世界得到更好的保障。

    這些新的魔法系一般都需要經過很長時間的研究、沉澱、檢驗,最終才會被列入到正統法系力量,而那些沒有被列入的一些新的魔法,除了魔法研究者可以試驗之外,其他人都禁止使用。

    藍血異術就是其中之一,這是從最危險的湛藍海妖那里獲取的一種能力,可以無比直觀的強化法師的毀滅能力,只是據說修煉過程有些殘忍,外加無法控制,對修煉者自身也會造成極大的傷害,所以被禁了。

    黎凱風今天所使用的正是湛血異術,這已經是違規的行為了,並險些傷了江昱性命,這才導致夜羅剎憤怒的要還擊!

    國府之爭上,禁術一定是被嚴厲禁止的,一旦被發現,隊伍將被取消資格,同時遭受國際上的嚴厲懲罰,黎凱風這家伙為了獲得比賽的勝利,使用了湛血異術,這就實在有些過分了。

    不過還好沒有造成太壞的影響,畢竟湛血異術雖然是禁術,但還不能稱之為邪術,而邪術又有分殘冷等級,像黑教廷里將活人變成黑畜妖、詛咒畜妖的,就屬于邪術中的佼佼者了,受全世界討伐!

    “這次讓你們內戰,並非是真的要將你們中任何一個人淘汰,畢竟我們隊伍已經被某個人強制淘汰了一個在荒郊野嶺里。但黎凱風,你這樣做確實令我們非常的失望。”松鶴嘆了一口氣道。

    黎凱風可算是學府聯合大會的親兒子了,他的前途自然是一片光明,真的沒有必要使用這種已經明確被禁止了的能力。

    “對不起,導師,我只是不想離開隊伍,我想進入到威尼斯大賽上。”黎凱風滿臉歉意的說道。

    “你要道歉的對象不是我們。”松鶴院長說道。

    黎凱風已經冷靜了下來,他看了一眼正在療傷的江昱,緩緩的站了起來,朝著江昱這里走來。

    “你的傷……”南榮倪想說,他的傷還沒有治好,可黎凱風還是向他走了過去。

    “對不起,是我過于沖動了。這也是我第一次真正使用這種能力,沒有想到它會如此不受控制,我希望你能明白,我只是想贏,真的沒有要傷害你的意思,我可以向你發誓,我這輩子絕對不會再使用這種東西。”黎凱風將整個身子都彎了下去,非常誠懇的向江昱道歉。

    江昱冷著臉看著他。

    黎凱風保持著那個歉意的姿勢,似乎對方不原諒他,他便不會將身子直起來。

    “算了,我也沒有控制好我的契約獸,差點要了你的命。”江昱最後還是這樣回答道。

    江昱人比較溫和,從來不與隊員們起任何的沖突,都是為了贏,也都是為了能夠在威尼斯水都上一舉成名,會進行過激的成為也是正常。

    “謝謝你的諒解。”黎凱風捂著還在流血的手臂,這才返回到了南榮倪那邊。

    ……

    這場小風波也算是過去了,事實上兩位導師前來並非是要帶走誰,僅僅是將穆寧雪給帶回到隊伍中。

    人數其實已經保持著,由于莫凡干掉了陸一林,使得隊伍本身就缺了一人,這次即便不淘汰,也不影響原隊伍的安排。

    考慮到黎凱風認錯態度比較誠懇,導師扣掉了原本那份屬于他的完成歷練任務的資源,便沒有直接將黎凱風淘汰,讓他繼續留在隊伍中觀察,等下一次歷練任務結束,再做調整,究竟是留還是淘汰,導師自然會做定奪。

    “莫凡,你過來!”封離經過黎凱風的事情,臉色就更顯得難看了。

    莫凡腦子里一嗡,預感麻煩事情要來了。

    “導師。”莫凡乖乖走了過去。

    “別以為你以前做了那些了不起的事情,我就可以寬恕你。陸一林的事情,為什麼不交給我們來處理,難道你覺得我會因為他背景雄厚,就從輕處罰了嗎,混賬,我是那種人嗎,在我眼里,他是天皇老子,這樣歹毒的殘骸隊友,我一樣會讓他滾去牢里呆著!”封離果不其然,逮著莫凡就是一頓臭罵。

    莫凡不由的走遠了一些,表現出一臉無辜的樣子。

    “現在陸家已經在向我要人了,你知不知道??”封離再一次罵道。

    “能猜到。”莫凡說道。

    “你別以為這件事就這麼完了,就算你佔據了足夠的理由,你也不能把人給那樣殺了。”封離說道。

    “我沒殺啊。”

    “那跟你殺的有什麼區別,很威風是吧,很了不起是吧,無法無天,目無尊長,目無紀律,換作是別人,我早讓他卷鋪蓋滾蛋了,愛死哪死哪!”封離聲音分貝絲毫不減的罵道。

    “嘿嘿,這麼說,導師您老人家還是幫我頂下來了。”莫凡沒臉沒皮的笑了起來。

    封離也是氣得都不知道該怎麼罵人了,就沒見過莫凡這種學生。

    “我怎麼可能幫你頂。我只是盡我的一個導師的職責。國府大賽期間,陸家不會找你麻煩,但國府大賽一過,你就等著接受他們瘋狂的報復吧!明著,他們還會守點規矩,暗地里怎麼搞,到時候你就知道苦頭了!”封離說道。

    “嘿嘿,多謝導師提醒。”莫凡又笑了起來。

    “……”封離頓時無語了。

    這小子!

    他都這麼大聲罵和譴責了,一般人都要嚇住了,這小子竟然還清楚自己真正用意是提醒他,小心陸家在賽後玩暗的。明的,倒不用怕,莫凡佔理,他們不敢太過分!(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