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莫凡大口大口的呼吸着,這次雷的承受極限可謂是又一次刷新了,惡魔系這個超級廢物魔法系倒比莫凡想象中的要耐打耐電許多!

    身體重傷,莫凡確實感覺到動一根手指都很艱難,可惡魔血脈在此刻卻相當的活躍,它們循環的速度都比平時快了很多,心臟跳動的頻率更超過了正常人!

    心臟快到宛如要爆炸了一般,偏偏這種垂傷的狀態卻是將身體的恢復速度比以往快了不知多少倍。

    這就是莫凡還撐下去的主要原因,他感覺到惡魔血脈擁有相當可觀的自我恢復能力!

    其實細想想,也應該明白,莫凡所謂的惡魔血脈無非是來自於自己多個魔法系,最初化身惡魔的形態更是偏近於一個狼之惡魔,魔狼最頑強之處就在於自愈,一些血統極高的魔狼甚至在戰鬥過程中都可以以驚人的速度恢復傷勢。

    如此靜靜的躺上了片刻,莫凡覺得氣慢慢的順了過來,四肢也不再承受得沒有半點知覺了!

    莫凡搖搖晃晃的爬了起來,手還需要扶着東西。

    “雖然不想乘人之危,可你這樣強撐着真的讓人很爲難,我只好送你下去了!”一個男子的聲音從旁邊飄了過來,此人長相有些醜陋,眼珠子跟從眼眶中凸出來一般。

    “我好像沒有見過你,朋友?”莫凡打量了此人一番,心中暗暗詫異,怎麼這戰場上還躲着一個?

    在莫凡和哲羅對決的時候,希臘人和英國人應該相繼都出局了,即使還留在戰場上的,多半都沒有了什麼戰鬥力,莫凡很納悶這會爲什麼就跑出了一個來!

    “我是心靈系法師,不然你以爲是誰操控了你們剛上場的學員?”凸眼珠男子笑了起來,顯然這傢伙是希臘那邊的人。

    他到是陰險,一直隱藏着。

    “你的修爲一般般,沒有理由可以完全操控我的隊友吧?”莫凡說道。

    “聖女全神貫注的祝福可以讓我的心靈之威增強近一倍。”魚眼男子微笑道。

    “聖女……你喜歡那樣稱呼那小碧池啊。”莫凡也笑了起來。

    “不許你這樣侮辱她!”魚眼男臉上立刻露出了獰色。

    “你那麼激動做什麼,難不成你也是什麼守護騎士之類的,你們帕特農真是有意思。”莫凡說道。

    “你這種沒有信仰的人,又如何懂得我們帕特農戰鬥法師的榮耀,你最好別再說一些污穢的話,否則我會讓你下場的時候痛苦萬分!”魚眼男子非常莊重的說道。

    “好虛僞啊你,明明你的魂都被那女人勾走了,何必說得那麼大義凜然,暗戀就暗戀,沒什麼丟人的,不想吃天鵝肉的癩蛤蟆不是好希臘人!”莫凡三言兩語直戳要害。

    男人嘛,都是有追求的,莫凡堅信這個躲在暗處的傢伙其肯定是一個有小野心的人,而他不稱呼阿莎蕊雅名字,卻叫她聖女,便能夠明白在他心裏阿莎蕊雅就是女神。

    米塔聽了莫凡這番話,卻是冷淡無比的道:“我是仰慕與尊敬!”

    “你們帕特農的男的,怎麼都是這副全世界你們最高尚神聖的嘴臉啊,我不信阿莎蕊雅脫|光衣服站在你面前你不是撲上去如狗一般亂啃,而是神色如常的說着這番仰慕尊敬的話。”莫凡說道。

    一旁的助理裁判聽到莫凡這番污穢的話語,眉頭都鎖了起來。這男人的本領和他的人品怎麼成反比的啊,吐出來的話簡直就是一個市井流氓!!

    “我說過……”魚眼米塔臉色陰沉至極了,他一字一頓的道,“你再說這種話,就讓你痛不欲生!!”

    那雙魚眼忽然冷光如劍,飛射向莫凡的腦部,那是精神之劍,直刺人的精神世界,甚至可以刺痛到靈魂!

    米塔被莫凡的話惹惱了,下手極重,是要在莫凡身上造成難以癒合的靈魂之傷。

    助理裁判猶豫半天,不知該不該阻止。

    規矩上而言,她是不能出手的,可如果她不手,莫凡的靈魂就受到重創了……

    這個蠢人,爲什麼要去激怒別人,基本上每個希臘人對帕特農聖女和神女的尊敬都遠超過自己的尊嚴。

    “怒,就容易犯錯。”

    “專注!”

    莫凡立刻觸發了脖子上的專注之墜,蔚藍色的光輝籠罩在他的身上,形成了一個心靈保護,阻擋了那精神之劍的凌厲穿透!

    “念控!”

    專注項鍊施展的這瞬間,不單單是讓莫凡得到心靈守備,更是增強了莫凡的精神境界!

    目光迥異,透出了神祕與危險的銀色,銀光充斥着龐大的肅殺之威,明明整個空間沒有產生半點的波動,可卻宛如巨瀾一般狠狠的撞在了魚眼米塔的身上!

    米塔呆住了,他可以感覺到對方意念所形成的力量是有多可怕,論精神境界,這傢伙竟然還比他高上一些!

    “砰!!!!!!!!!”

    巨力撞飛了米塔,米塔本來就不剩什麼戰鬥力了,莫凡這極限反擊更讓他毫無招架之力。

    魚眼米塔飛了出去,重重的砸入到了崖壁上,在堅固的崖壁上印出了一個人形之坑。

    他的胸腔有些扁了,威尼斯之戒的光輝保護住他,可那股意念衝撞還是讓他五臟六腑都有些錯位了,那雙本就凸出來的魚眼睛感覺都要從眼眶中掉出來……

    他看着一陣風都能夠吹到的莫凡,始終難以相信對方在這種情況下還保留了技能……

    最讓他難以置信的是,這個毀滅法師的精神修爲竟然也如此強大!!

    “第四境末期……”助理裁判已經驚訝的張開了嘴。

    這傢伙到底是主修什麼系的,爲什麼空間系魔法也強到這種程度!!!

    “嘿嘿,勞煩你在旁邊等我這麼久,結果要去收別人的‘屍’了。”莫凡衝着美女助理裁判笑了笑。

    ……

    局面再一次反轉,一片呼聲再一次涌了起來。

    中國席位那邊,韓寂、龐萊、封離等人看得都有些喜極而泣了。

    看莫凡打架,完全跟坐過山車一樣,前一秒還緩慢上升,下一秒墜下深淵,還沒等你爲此恐懼,一下子又他媽上天了!

    “這……這傢伙,蟑螂命,狼的心!”大議長邵鄭緩緩的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看得他都一身冷汗,內心卻無比暢快!

    強如哲羅的對手,莫凡與之相搏,一舉轟殺。弱如米塔這種並沒有什麼存在感的人,莫凡一樣冷靜經營,言語激怒,再忽然反擊,空間系的修爲隱藏得堪稱完美!!

    韓寂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他之前就很奇怪,莫凡明明空間系修爲不低了,卻爲什麼都沒有怎麼表現出來……

    事實表明,莫凡這樣始終留一張牌的做法是對的,之前的戰鬥力,莫凡即便使用空間系之力也未必能夠取得什麼好的效果,戰局太混亂了,無論是艾江圖還是阿莎蕊雅,他們空間系修爲都不比莫凡低,卻不能夠取得什麼效果,反而容易被人防備。

    莫凡將空間系保存起來,在這殘局之中忽然爆發,卻是反敗爲勝,堪稱絕妙!

    “莫凡精神境界高,空間系修爲卻不高,他連瞬息移動都不會使用,所以絕大多數人都下意識的認爲他空間系只是打打輔佐,估計擅長收集情報的希臘人都沒有將莫凡的空間系力量放在心上……”韓寂感慨無比的說道。

    好啊,這張牌留得太好了,處理掉了希臘這名躲藏在暗中的心靈系法師,就只剩下一個孤立無援的阿莎蕊雅了!

    ……

    “那個蠢貨!!”

    阿莎蕊雅氣得差點沒吐血,她特意指派那個……反正她不知道名字的傢伙去對付強弩之末的莫凡。

    其實無論莫凡和哲羅誰獲勝了,她都不是很在意,這名不怎麼被人關注的心靈法師都將給予他們致命一擊。

    莫凡怕心靈系法師,哲羅一樣懼怕心靈系法師,所以無論如何都是她最終獲得勝利。

    哪知道那不知道叫什麼名字的傢伙被一個重傷的人給滅了,一個心靈系法師被毀滅法師給處理了,這種蠢貨是怎麼被選到國府隊伍裏來的!!

    “嗷嗚~~~~~~~!!!”

    飛川皚狼在冰霜領域之中越戰越勇,它一爪子拍在了黑暗劍士的坐騎上,就看見那黑暗戰馬被飛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懸崖壁上,直接變成了一團黑色的煙散去……

    阿莎蕊雅的黑暗劍士實力倒是很強,可惜黑暗劍士已經在戰場中戰鬥很久了,飛川皚狼卻被莫凡才呼喚出來,鬥志昂然不說,還有穆寧雪的冰川加持,黑暗劍士根本敵不過飛川皚狼的狂襲!

    “契約,降臨!”

    阿莎蕊雅炎劍自己的黑暗奴役遲早會被飛川皚狼給處理掉,果斷的將它身上的黑暗之能給吸了過來。

    黑暗能量如氣體一樣從黑暗劍士的鎧甲中溢出,渾身黑色鎧甲的劍士很快消逝了,空蕩蕩的鎧衣掉落在了地上,慢慢的融化成了黑色的液體……

    龐大的黑暗能量籠罩在阿莎蕊雅的身上,爲她抵禦風雪交加的凜冽,黑暗氣息化成了鎧衣,一件件裹住了阿莎蕊雅的身子,英氣十足。

    一柄細細的長劍憑空出現,被阿莎蕊雅握在右手中,淺銀色的面具落下,遮住了那張絕美傾城的容顏,整個人透出了一股死侍的冷度!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