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片焦土,一塊巨大的地坑。

    莫凡是一個很會過日子的人,為了減少賠償,莫凡特意將裴歷這家伙往房屋上的地方轟,不然這半條街的所有店鋪都得化為烏有!

    火焰殘留的地坑里,裴歷渾身潰爛,嘴邊更有大量的鮮血溢出來。

    他有些艱難的站起身來,身上那件魔鎧早已經變成了破爛掛在他的身上,不再起到任何的保護效果。

    受到攻擊前,他將所有的冰之力都往自己身上凝聚,幻化成了一件厚厚的冰鎧,不然那千羽火鳳落下來的那一刻,他就被這高溫的烈焰給徹底蒸發了!

    抹了抹嘴邊的血,裴歷惱怒得渾身都在顫抖。

    他現在知道撒朗為什麼要欽點他的人頭了,不得不說這小子是他見過最強的年輕法師,無論是多個系種的令人垂涎的天生天賦,還是那特殊的附體契約火之精靈,裴歷自己在對方這個年齡,絕對是被血虐的!

    “能把我傷成這樣,也算你有幾分本事,可惜,你根本殺不死我!”裴歷咧開發爛的嘴,殘忍的笑了起來。

    “你想要逃了嗎?”莫凡也譏諷道。

    “下一次,我一定會取你的性命!”裴歷沒有打算再戰下去。

    “你上一次也是這麼說的。”莫凡慢悠悠的道。

    裴歷惱怒的眼神中更帶著濃濃的殺意。可沒有了領域,裴歷要殺死莫凡遠沒有那麼輕松,這次是上了他們的當,中了他們布置的陷阱,這才會如此狼狽,可等自己領域恢復,殺他們易如反掌!

    裴歷轉身就逃。他並不怕莫凡追過來,因為再過幾分鐘,他的領域就會重新回到手上。到那時,追上來的莫凡就是自尋死路!

    裴歷迅速的逃到了另一條街道。他回頭看了一眼,發現莫凡有在追,卻沒有追得非常緊。

    “還好,神殿法師始終沒有出現。”裴歷稍稍松了一口氣。

    他最擔心的並不是莫凡,以莫凡的實力,即便沒有領域,他要殺自己也絕沒可能,只要神殿法師不來圍追堵截。沒有人可以攔住他裴歷。

    再過一會,領域就回歸了,現在裴歷最在意的就是領域!

    他開始有些後悔,後悔自己小看了莫凡,自己也不該在明知道對方布置了陷阱的情況下還和他們這樣對拼!

    行刑人什麼時候殺人都可以,不急于一時!

    留得青山在……

    “你就是黑教廷行刑人,撒朗的走狗?”忽然,一個聲音詭異的從裴歷的身後傳了出來。

    裴歷愣了一下,猛的轉過身來,便看見一個臉色偏黑的冰冷男子站在他不到十米的距離上。

    什麼時候。這家伙什麼時候出現在自己身旁的,剛才他環視過周圍,根本沒有人!

    裴歷反應很快。立刻開啟履魔具,身體化作一道冷光飛竄向另外一條巷子。

    冷光在長長的巷子中以極快的速度飛馳,踫見轉角後又如閃電一樣轉折,裴歷一連飛馳出了四五條巷子這才稍稍慢了一些速度……

    然而,前方空間出現了一陣模糊,緊接著銀色神秘光輝一閃,剛才那個黑臉冰冷男子赫然出現在他面前,一雙帶著憤怒與怨怒的眼楮就那樣死死的盯著他!

    裴歷有些呆住了,此人看上去有些熟悉。似乎是中國國府成員之一,裴歷之前有看過他們的資料。此人是他們的隊長。

    第一次襲擊莫凡的時候,這人並沒有在。何況在裴歷看來。他們國府成員所有人都在場也沒有用,他要殺誰,誰都阻攔不了。

    可是,現在撞上這名中國國府隊隊長時,裴歷竟然感覺到了幾分危險氣息!

    此人的修為……

    國府學員里,怎麼可能會有修為高到這種程度的人!!

    “鬼刑!!!”

    艾江圖手成爪,虛空一掐。

    頓時站在裴歷身後的那惡鬼閃爍起了猙獰的紅光,那一雙鬼爪猛的握住了裴歷的咽喉。

    裴歷脖子上立刻出現了驚心的鬼爪印,而他的靈魂,更是被那只惡鬼給擰了出來!

    “不需要神殿法師,一樣可以解決掉你!”屋檐上,姍姍追來的莫凡從上面躍了下來,落在了裴歷的面前。

    裴歷已經受了重傷,艾江圖更在附近徘徊多時了,那詛咒之力基本上扼住了裴歷的命脈,他想逃根本沒有可能。

    更何況,在一個擁有瞬息移動的空間系法師面前提逃跑?

    讓你先蹦,空間系法師原地點根煙抽到煙屁股再追上來都來得及!

    “這家伙,我們自己處理了,還是交給神殿法師?”莫凡問了一句。

    “交給他們神殿法師吧,有件事你可能還不知道。”艾江圖沉著聲音說道。

    “啊啊啊!!!!!!啊!!!!放開我!!放開我!!”

    兩人正交談之時,裴歷那已經傳來了撕心裂肺的喊叫聲,鬼刑惡鬼正抓著他不斷的撕扯啃咬,他自身身上沒有半個傷口,可靈魂卻傷痕累累。

    其實,一開始在知道這家伙曾經是神殿法師的時候,靈靈就覺得要請人幫忙,也不能請神殿法師,對方敢那麼有恃無恐的在大街上行凶,說明他根本不怕神殿法師……

    于是,莫凡把艾江圖給叫了過來。

    艾江圖一直都沒有出手,事實上莫凡和艾江圖兩個人聯手的話,打沒有領域的裴歷也絕對不成太大的問題,怕就怕在裴歷感覺不妙,撒腿就跑……

    說好要在紐約干掉這個行刑人,就決不能讓他跑了,艾江圖便在暗中一直觀望著,等待最合適的機會出現,拿下裴歷!

    裴歷太去在意神殿法師了,覺得神殿法師才是對他造成威脅的人,事實上艾江圖的實力也不遜色于一些正統的神殿法師了,莫凡請他出手,確保萬無一失!

    艾江圖是中*方人,其他和莫凡關系一般的人或許不太願意與黑教廷有什麼牽扯,但艾江圖是絕對不會放過黑教廷的,古都浩劫,中*部已經徹底施行了對黑教廷不過問的誅殺令!

    “多折磨折磨,別讓他有機會把領域喚起來,不然我們所有人都攔不住他。”莫凡提醒了艾江圖一句。

    “恩。”艾江圖點了點頭,他看了一眼遠處面目全非的那條街道,淡淡道,“你要賠不少錢了。”

    “我想我幫了神殿法師這一個大忙,他們會給我報銷的!”莫凡無所謂的聳了聳肩。

    那條街的人,趙滿延和江昱已經驅散了,沒有人員傷亡就不會有太大的罪責,畢竟當街行凶的邪惡法師不拿下,才是最大的罪過!

    艾江圖看了一眼裴歷,看了一眼他右手背上那個刻痕嚴重的圖案,開口對莫凡說道︰“雖然緝拿了這個行刑人,但這次還是讓黑教廷給得逞了。”

    “得逞,得逞什麼?”莫凡有些不解的問道。

    “裴歷只是個誘餌。”

    “誘餌??”莫凡感到疑惑。

    要說誘餌的話,自己才是誘餌吧,大搖大擺的走世界,任由黑教廷的人來找自己麻煩,然後來多少收多少。

    “你覺得以黑教廷的狡詐,他們真的會愚蠢到要當街行凶嗎?”艾江圖說道。

    “這我也很困惑。”莫凡道。

    莫凡覺得以黑教廷的行事風格,他們應該會找一個自己落單的同時又在偏僻之地的地方下手,這樣不僅成功率大,失敗了更可以全身而退。

    裴歷的行為,囂張得有些怪異,在離自由神殿不到五公里的地方下手,這不等于讓自由神殿的人快速支援過來嗎,即便裴歷對自由神殿的動向了如指掌,那也冒太大的風險了。

    “他們難道目的不是要殺我?”莫凡忽然覺得蹊蹺,開口問道。

    “他們是要殺你,但殺你只是他們目的之一。或者說,只是順帶做的一件事情。在你裴歷當街行凶的那天夜里,自由神殿的一件禁物被盜了。”艾江圖說道。

    莫凡眉頭一鎖,目光轉向了已經被折磨得癱軟在地上的裴歷。

    “這家伙,是一個誘餌?”莫凡說道。

    “恩,正主應該已經帶著那件禁品離開了紐約,他們故意搞出這麼大的動靜,並通過裴歷能夠掌握神殿法師動向來盜取那件神殿禁物,雖然殺你也是其中一個目的,但他們這一石二鳥之計……自由神殿是在不久前才察覺的。”艾江圖說道。

    莫凡心一下子沉了下來。

    撒朗這賤人,手段玩得是真的令人咬牙切齒。

    莫凡本還想把他們行刑人的尸體給送去,算是回撒朗一份大禮,誰知道撒朗玩弄了自由神殿的法師們,表面是復仇行凶,真正目的是盜取禁物!!

    “是什麼禁物,重不重要?”莫凡開口問道。

    “我知道的也只有這些,自由神殿那邊應該不會聲張這次被盜事件,不管怎麼樣,我們把裴歷給緝拿了,也不算是損失慘重,把裴歷交給自由神殿吧,但願他們能夠從裴歷這里追回他們被盜的東西。”艾江圖說道。

    “恩。”莫凡點了點頭。

    艾江圖見莫凡心思凝重,臉上卻露出了一個淡淡的笑容,開口道︰“話說回來,以你實力越來越恐怖了。黑教廷的人都沒有預料到你提升速度這麼快,他們估計得頭疼,究竟要派出什麼級別的行刑人。”

    “我倒是希望他們紅衣主教親自來。”莫凡說道。

    “紅衣主教出面來對付你的話,他們黑教廷也離毀滅不遠了。”艾江圖說道。

    ……

    撒朗當然不會親自露面,即便她擁有碾壓莫凡的實力。

    因為撒朗一旦露面,莫凡會不惜一切代價的化身惡魔,將她當場殺死!(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