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雙手一番,吸血鬼周圍忽然有血?凝結,快速的變成了兩條長長的血鞭。

    血鞭在這隻血族的手上運用自如,它們以各種角度抽打在白色巨狼們的身上,那些渾身都是肌肉的巨狼們被抽中就是一陣皮開肉綻,甚至直接被打飛到旁邊的山石上,撞得頭破血流!

    這血族笑着,每一鞭下去,都能夠聽見巨狼們的哀嚎,這一羣巨狼往上衝去,竟然無法靠近這頭血族半分,好不容易那隻速度最快的白色巨狼逼近了血族,結果那血族高傲不屑的飛身一腳踢在巨狼的頭部,將它從臺階這裏直接踢到了底部,那頭速度最快的巨狼直接不省狼事,再也爬不起來。

    “來,我陪你們這羣蠢貨玩玩!”這血族骨子裏就透着幾分孤傲,與之前的石像鬼比起來少了幾分鄙賤與狡詐,他一舉一動好似高貴的鬥牛士,在戲耍着這些白色巨狼們!

    巨狼根本無法碰到這血族的半片衣角,這血族的血族鬼步運用得相當高超,連莫凡都只能夠看到他的殘影在晃動。

    莫凡對血族的能力有一些瞭解,這自然源自於柳茹,可看得出來柳茹與眼前這高傲血族比起來還差了好幾個層次,若不是強制結界在這裏,莫凡一萬個不是它的對手。

    那血族身手敏捷,他踩在巨狼的腦袋上,重重一踏,自身躍了起來,那頭巨狼卻腦袋砸入到了石階上,牙齒斷裂了數根。

    另一頭白色巨狼躍了起來,一口朝着血族咬去,誰知吸血鬼身影在半空中忽然搖身一變,化作了一隻渾身剔透發紫的蝙蝠,從巨狼的牙縫之間飛了出去。

    那巨狼咬了一個空,落到地面上時,吸血鬼已經變成了原本的人形態,它單手抓住巨狼的一隻後腿,生生的甩動了起來。

    長爪白色巨狼剛準備撲上來,卻被自己的同伴給砸在了一起,血族依舊站在那裏,看了一眼兩頭摔得七葷八素的白色巨狼,發出了冷傲不屑的嘲笑。

    “這……跟打一羣小奶狗一般,好強的血族!”祝蒙大驚的說道。

    這還是被壓制了力量的,倘若是全部實力,這血族足以掀起一場風波啊,帕特農真是大手筆,讓這樣一個兩千年血族守門!!

    “我都說過了,這血族和石像鬼的實力不是一個層次的。莫凡要是倒在這裏其實也還不錯,這血族自恃身份尊貴,不屑用一些卑劣的手段,莫凡就算失敗了,應該不至於修爲被全廢。話說起來,這血族也不知道是第幾代的,與大部分血族有一些不太相同,保留的人性很高。他只吸食某個人的血液,作爲生命的基能,似乎她的供養者已經死去很多年,他失去了本源血液就等於壽命有限,於是自願沉睡在這條星河山道里,守護帕特農神山。”龐萊苦笑的說道。

    “這麼說,他要離開,隨時都可以離開?”祝蒙問道。

    “是的,他的長輩估計與帕特農神廟頗有淵源吧,在帕特農光芒的庇佑下,他身體機能流逝得會緩慢一些。”龐萊說道。

    “你爲什麼知道這麼多?”韓寂問了一句。

    龐萊尷尬的咳了一聲,老臉發厚的道:“我那個時候也算年輕,從未敗過,輸在了這傢伙身上,於是去查了下他的歷史。”

    “……”

    “莫凡要是打贏了,你不是該找個地洞鑽下去?”

    “滾!”

    ……

    山頂上,女賢者蘇緹冷哼一聲。

    在禮讚山上的時候,女賢者蘇緹對莫凡的那股子桀驁不馴感到不滿了,眼見吸血鬼博拉已經出手,心中反倒涌起一陣快意。

    這種不懂得尊重神廟的人,就該狠狠的給他一些教訓。

    “博拉應該可以很輕鬆處理掉這小子,哼,再讓他闖贏,我們帕特農威嚴何在!”殿主海隆說道。

    這座星河山道可是連超階頂級的法師都闖不上來,這個莫凡要是憑藉着高階修爲通關,那接下去不知多少對帕特農有異心的人會腦熱的來挑釁,雖然這是古老規矩,可經常被人挑戰那也是很損權威的,所以吸血鬼博拉最好趕緊處理掉這傢伙,免得讓山下那些人以爲他們星河山道不堪一擊!

    “殿主,這莫凡好歹是世界學府之爭第一人,獲得神印禮讚之後,他在高階更是如魚得水,五系能力,兩大超強喚獸,毀滅雷火……能闖過兩個雕像,實屬正常啊,據我所知這星河山道最初的設立本就是爲年輕、實力修爲非超階者設立的。”一旁的海洋聯盟高層康蒂說道。

    威尼斯小島巨獸的事情最後落在了海洋聯盟肩頭,康蒂到這裏也是想向帕特農騎士殿這裏借些高手,到地中海中尋找那頭海獸,卻不料正好看見莫凡在這裏憤怒闖山。

    騎士殿近期是不可能抽調人手出去的,心夏爲撒朗的事情極其轟動,聖女被殺,騎士殿全全戒備,唯有等到心夏被處決纔會恢復常態,康蒂只能夠在這裏等待,等待判決結束再同騎士殿高手前往地中海。

    ……

    莫凡看到山道兩旁橫七豎八的躺着那些被重創的白色巨狼們,目光不由的凝視着這頭強勁無比的吸血鬼。

    巨狼們都沒有死,莫凡提前將它們收回到了位面空間之中,相信飛川皚狼會妥善的安排它們的,莫凡會召喚出巨狼而不是別的狂獸,原因很簡單,位面空間裏,飛川皚狼已經是一地之主了,它收服了白瞳巨狼一族,這些白瞳巨狼聽從飛川皚狼調遣,自然也聽從莫凡指令,呼喚它們出來戰鬥自然事半功倍。

    白瞳巨狼們其實已經很強了,可惜這吸血鬼博拉更恐怖,不費吹灰之力的擊敗了所有的白瞳巨狼。

    莫凡心一沉,敵人的強弱很容易在一開始就分辨出來,這頭吸血鬼的實力絕對超越了黑暗劍主,若沒有壓制結界,自己一招都擋不住!

    莫凡一邊冷靜分析着,一邊順着階梯往上走,白瞳巨狼的血染紅了這些石階,踩在上面更留下了一個個腳印。

    就算知道對方很強又能如何,還是要打,現在莫凡一刻鐘也等不了,就想立刻見到心夏。

    吸血鬼博拉站在那裏,俯視着走上來的莫凡,博拉自然知道莫凡才是那些巨狼的主人,他目光有些詫異,因爲闖入到這裏的人比自己想象中的年輕。

    博拉盯着莫凡,輕輕的吸氣,他可以從敵人血液的流動速度來判斷對方的心境,是害怕、緊張還是別的什麼,都可以很快判斷出來……

    不過,當博拉嗅到莫凡血的時候,他的臉色一下子變了,眼睛忽然間如鉤子一般死盯着莫凡,他蒼白英俊的臉龐慢慢的咧開,化作了一種難以抑制的狂喜,雙瞳更逐漸灼熱了起來!!

    “你的血……你的血!!”博拉指着莫凡欣喜若狂的叫了起來。

    莫凡一陣莫名,不知道這吸血鬼在那裏興奮個什麼東西。

    “我的血怎麼了?”莫凡問道。

    “你別故作不知,你身體裏流淌着的血液並非完全的正常,你融化了血滴子,卻沒有變成怪物,這不可能……”吸血鬼博拉表情怪異至極,一下喜悅,一下激動,一下又否定着他自己。

    莫凡倒有些驚訝了,這吸血鬼居然知道血滴子。

    血滴子可就是惡魔系的引子啊,自己當初以四系之力化身惡魔正是打碎了血滴子。

    看來,血滴子是來源已久的東西!

    “你好像也不是正宗的吸血鬼。”莫凡說道。

    莫凡能夠感覺到,這隻吸血鬼與柳茹的氣息非常相似,如此說來他很可能跟柳茹一樣,長輩不是血族傳承,而是惡魔血脈。

    “別把我和那些低等骯髒的吸血蟲放在一起,你沒有變成惡魔怪物,是用什麼辦法滿足了惡魔反噬的!”血族博拉質問道。

    “我好像沒有義務跟你說這些東西。”莫凡淡漠的說道。

    莫凡真正的祕密可不是惡魔系,而是脖子上那毫不起眼的小泥鰍墜,也正是它存在讓自己在惡魔中找回自己的本性,莫凡雖然詫異這個古老的生物竟然知道自己擁有惡魔系,但是敵是友,無需多言!

    “好,很好,很有骨氣,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本領在本爵面前如此猖狂!”血族博拉發起了怒意。

    風衣輕擺,血族博拉變成了一隻紫色的蝙蝠,如影般在空氣中穿梭,轉瞬間來到了莫凡的面前,他只用一隻手,重重的往莫凡胸膛上就是一拳。

    “好快!!”

    莫凡大驚失色,第一時間呼喚出玄蛇鎧甲。

    “喀!”

    玄蛇鎧甲胸鎧位置直接凹陷下去,那恐怖的拳力將莫凡給打飛到山道旁的石丘處,一連撞碎了七八塊壘道巨石!

    “如此弱小,根本不配駕馭惡魔!”血族博拉再一次化身蝙蝠,飛到了莫凡所在的亂石堆中。

    他雙手舉起一團血光,狠狠的往亂石中拋去,血光威力恐怖,落下之後變成了一個絞殺血池,將那裏的石塊徹底變成了粉末。

    “哼,雕蟲小技!”血族博拉看到莫凡閃走,身影再一晃,黑影穿梭到了百米開外。

    空間輕微的一顫,莫凡瞬息移動到了此處,誰知吸血鬼博拉已經在這裏等候了,那血爪直接扼住了剛剛閃爍到這裏的莫凡,將莫凡給提了起來,目光冷峻至極!

    莫凡心中駭然,這到底是什麼吸血鬼,居然可以提前感知到自己瞬息移動的節點,這是一隻戰鬥經驗豐厚到成精的老怪物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