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嗚嗚嗚嗚~~~~~~~~~~~”

    隔著厚厚的沙碉,依舊能夠听見外面如哭如訴的風沙嗚鳴之聲,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停止。

    “莫凡,你說你這人是不是有病啊,隨身帶著撲克牌,我們現在都迷失了反向,南玨也不知去向,還被困在這個該死的沙碉里,誰有那個心思玩下去啊?”江昱一本正經的對莫凡說道。

    “所以你是無論如何都不會跟了?”莫凡問道。

    “是。”江昱重重的點了點頭道,“不跟,你牌一定比我大。”

    江昱扔掉了手中的牌,縱然對自己扔下的一顆高質量的靈種碎片大為心疼,但莫凡這貨賭的可是半個魂種啊,江昱要是跟了,輸的就大了。

    江昱不跟,莫凡就贏了,一下子收了全部靈種碎片,算起來也得有近八百萬,小半袋小炎姬的奶粉錢了!

    “我靠,你別急著收錢啊,亮牌。”

    “k最大!”莫凡賊笑的說道。

    “臥槽!!”

    “媽蛋,老子一對圈都扔了,莫凡你他媽也太賤了吧!”

    “話說,好像沙塵威力減弱了。”

    “贏了想跑,休想!給我發牌,老子要贏回來。”

    沙塵確實逐漸開始減小了,考慮到南玨有可能返回到了原來的位置上,大家也沒有再打下去。

    ……

    剝開了厚厚的沙塵,當大家費勁功夫終于是將掩蓋在他們上方的沙塵給全部給推散後,這才發現不知何時他們所在的這片沙地已經變成了一個高聳的沙丘。

    “好夸張啊,這片沙地海拔一下子變高了好幾十米。”趙滿延掃視著周圍,已經完全認不清這是他們之前呆的地方了。

    面對這面目全非的沙漠,若不是他們從始至終都堅守著自己那一方之地,還真以為他們已經被狂風暴沙給刮到了另一片沙漠!

    從沙地變成了一片起伏不定的沙丘,這確實令人有些難以接受。

    黃蒙蒙的沙塵還在天空中飄著,大概過了幾個小時之後,整片沙漠才終于干淨了起來,大家期望著南玨能夠出現在某個一公里以外,朝著他們發說好的信號,然而這周圍依舊空蕩蕩的,沒有任何南玨的身影。

    “我們這樣等下去也不是辦法吧?”江昱心里有些動搖了,他環顧著這連綿起伏的沙丘道,“你們也看到了剛才沙塵暴的威力,完全可以重新制造出一大片沙漠來,我們現在呆的地方和之前已經大有不同了,可能已經離沙漠迷界的出口不僅僅只有一公里了,南玨或許壓根就沒有移動過,只是我們沒有站在該站的地方。”

    “也有可能啊,不然怎麼到處都看不到,明明南玨就離我一公里不到,現在別說一公里了,方圓五公里估計都見不到她的人影。”趙滿延說道。

    “我跟你說,很多在沙漠迷界中徹底迷失的隊伍,就是因為有你們兩個這樣的人說出這樣的話,導致大家真的認為這種等待是毫無意義的,而遠走遠偏。撒哈拉的一些事情我還是听說過的,據說沙漠迷界唯一的標識方式,就是站在原地不動,只要你真的沒有挪出過步子,就代表著你始終還在原來的地方,但如果你走動了,動搖了,那這個沙漠迷界真的會將你帶向死亡沙漠里,到那時,連超階法師都不敢來救時,就真的永遠埋葬在這片沙漠里。”蔣少絮很認真的對他們兩個說道。

    不能挪動,而且是堅決不能挪動,在不知道正確的沙漠迷界行走方法的情況下,挪動只會陷得更深,蔣少絮不能讓這兩個心性不堅定的家伙動搖,畢竟這真的不是開玩笑,走失在沙漠迷界中的人,很難存活!

    “接著等吧,不管刮風下雨、打雷閃電、沙塵冰雹,我們都不能挪步子,不然連救援的機會都沒了。”莫凡說道。

    從蔣少絮的言語就可以听出來,她非常的嚴肅,他們這些人確實對沙漠迷界沒有太好的辦法,包括自身是混沌系的江昱,估計也沒有破解的方法。

    現在就是等,枯燥的等,堅定不移的等,正如蔣少絮說的,一旦動搖了這份心,就算是徹底中了沙漠迷界的詭計!

    ……

    從白天到夜里,不知不覺他們幾人已經在原地等待了兩天。

    枯燥、乏悶、心慌、胡思亂想,這兩天格外的漫長,也格外的煎熬,幾次都有人提出要走動,最後都被蔣少絮非常嚴厲的回絕了。

    隨著食物和水的逐漸消耗,等待遲早會令人變得無比焦慮的,越是焦慮就越難保持著本來該堅持的理智。

    所以,這沙漠迷界已經不單單是一個迷界迷宮那麼簡單了,更多的是對旅者們心靈的一種考驗,一個隊伍不足夠團結的話,是非常容易一下子讓凝聚在一起的心在這種毫無期望的等待中崩散的!

    還好,莫凡這五個人都是一路走過來相處比較融洽的,除了偶爾會bb幾句之外,總體還是保持著等待的心態。

    “我說,我們真的還等下去嗎?”忽然,趙滿延表情顯得幾分難看的說道。

    “等啊,當然要等,沒听蔣少絮之前怎麼說的?”莫凡肯定的說道。

    “你能不能先往那個沙丘的位置上看一眼,然後再回答我的話?”趙滿延用手指著其中一面波浪沙丘,指著沙丘上那逐漸浮現出來的一個個淺灰色身影。

    莫凡眺望過去,發現遠處的波浪沙丘上竟然出現了一個長長的遷徙隊伍,它們的身影逐漸從沙丘的背面翻來,然後順著即將通往這里的路徑前行著。

    假如那只是一群沙漠之狐,那大可以平心對待,問題是,那些沙漠之狐體格遠比普通狐狸要大得多,比得上一頭成年的大水牛了。

    它們的尾巴非常的長,有些拖在地上都還可以攤出好幾米遠,有些尾巴則翹起來,不停的擺動著,像毛絨絨的蛇蟒。

    這些狐的獠牙和爪子也是相當的鋒利,一看就不是善類,而綠色的眼楮所綻放出來的光芒,代表著它們此刻無比的饑餓與暴躁!

    “沙怖狐!!”江昱這個動物專家一下子就認出了這種生物來,心里更不由的咯 了一下。

    在別的沙漠里,這種沙怖狐基本上都是獨行俠,因為以它們的實力要圈出一塊屬于它們的地盤來是一點都不成問題,可眼前這尼瑪是一整群的沙怖狐,而且貌似正處在一個遷徙的狀態,這也太令人不可思議了!

    沙怖狐本身就是那種經常侵佔別人地盤,讓一些妖魔族群都滾蛋的霸道生物啊,它們在這里居然淪落到要緊緊的抱在一起遷徙……

    “這東西好不好對付??”莫凡問道。

    那些沙怖狐遷徙的方向正是這里,以那般家伙的饑餓狀況來看,無論如何都會跟他們廝殺起來的,最重要的是,他們現在無法挪動!

    “它們相當不好對付。”江昱哭喪著臉。

    “要不,我們避讓吧?”趙滿延提議道。

    “避讓個冒險,就這點小妖小魔的,殺它們個片甲不留,正好弄點狐狸肉當干糧!”莫凡罵道。

    莫凡就是一個好戰狂,正好在這沙漠里他都快閑得蛋生鳥了,打怪解悶,不僅提升自己的魔法數量程度,還可以獲得許多殘魂,運氣好出一些異骨、異爪、異皮之類的,還可以拿出去賣錢,何樂不為?

    “戰吧,反正我們是不會挪開這塊地的。”蔣少絮堅定不移的說道。

    莫凡、江昱、穆寧雪、趙滿延四人已經擺開了架勢,迎接著那群沙怖狐的到來。

    它們識相的話,就老老實實從旁邊走過去,大家誰都不招惹誰,要是不識相,這般家伙就可以不用遷徙了,因為這里就是它們的葬地!

    “那個……它們數量是不是有點多啊,而且為什麼我感覺它們不像是在遷徙。”過了沒多久,江昱弱弱的說了一句。

    沙丘後面持續不斷的有沙怖狐翻出,從原本的一個長隊變得無比冗長。

    並且這些沙怖狐並不是徑直往前走的,它們逐漸分成了好幾個長隊,分別分布在不同的沙丘脊上,就宛如霸佔了山頭的一群士兵正擺開一個打戰的陣仗。

    “它們好像打算包圍我們啊?”趙滿延說道。

    這群沙怖狐逐漸分布在大家正前方的幾十座沙丘上,它們的目光正注視著莫凡等人這個方向,但不知道為什麼,總感覺它們所針對的好像並不完全是莫凡他們幾人。

    而且,這群沙怖狐沒有著急的進攻,反倒是形成了一個對峙的狀態,這就讓人更加疑惑了,以妖魔的尿性,它們一旦看到人類數量稀少,就會跟瘋狗一樣撲上來的,哪會有什麼對峙這一說!

    “話說……你們都不回頭看看的嗎?”穆寧雪突然開口了。

    “回頭,回頭看什……我草!!”莫凡話還沒說完,猛然間發現身後的那幾十座沙丘上竟然也不知什麼時候多出了遍布了沙丘的赤紅色身影!

    狂蠍!!

    赤紅色的狂蠍!!!

    大家之前的注意力全在沙怖狐上,如臨大敵,畢竟它們的數量實在多得有些可怕了,卻哪里知道身後已經多出了這麼多赤紅色的毒蠍……

    這些毒蠍不是從遠處聚集過來的,而是一個一個從沙子里爬出來,數量越來越多,越來越多,組成了一片赤紅的沙漠之軍,壯觀得令人心里發寒!!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