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埃及國府成員莫凡和穆寧雪都是親自領教過了的,實力也就那樣,也不知道他們哪來的目空一切的自信。請大家搜索(品#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說

    而他們的國館實力,更是不怎麼樣,莫凡、穆寧雪、江昱、趙滿延、蔣少絮、南玨六個人到的時候,便被告知,他們幾個已經拿到了埃及國館的勛章。

    “我們現在的國館勛章數應該是足夠了吧?”南玨細細的數了一下,發現這一路歷練下來,他們還算非常順利,除了在秘魯那個憤怒的勛章他們沒有拿之外,其他需要去挑戰的國館,他們都順利的拿到了,包括難度相當高的美國隊。

    “那麼我們在埃及完成最後一個歷練任務,就可以直接前往威尼斯水都了是吧?”穆婷穎顯得有些期待的問道。

    走了那麼長的路,甚至都快繞了地球一圈,總算離他們的終點站威尼斯更近了,以前的失利、落魄、失敗都將不算什麼,只要能夠在威尼斯水都大賽上綻放光彩,一切的過去都將被那耀眼的光芒給掩蓋!

    “話說起來,導師給我們的這次歷練任務是什麼?”黎凱風詢問道。

    “埃及,最有名的還有什麼,不就是埃及亡靈嗎?”

    “不會吧,我可是最討厭死尸之類的東西了!”

    亡靈!

    世界兩大最著名的亡靈聚集地,一個是在中國古都,另一個就是在埃及,埃及金字塔就是亡靈的棲息地,聚魂塔,埃及所有的亡靈都是以某座金字塔為圓心,在方圓近百公里的區域中活動。

    這就好像是亡靈的城邦,金字塔為城,百公里地為領地,奇異的是,這些亡靈們也從來都不會離開金字塔領地太遠。

    ……

    導師沒有讓大家離開埃及,而是派遣他們前往了一個叫做普希尼的城市,那里離開羅有大概兩百多公里,是埃及一個不大不小的城邦。

    抵達了普希尼市,整個城市帶著幾分埃及的古韻,石籬笆都還保留在城外,包括街道、房屋,很多都是用石頭砌成的。

    埃及這里盛產亡靈法師,但每座城市都會嚴禁任何亡靈系法師在非需要戰斗的情況下召喚出亡靈來,這個世界普通人還是居多的,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接受亡靈們腐爛腐朽的身軀以及猙獰可怕的模樣,若是不嚴禁,便會有一種與死人同居一座城的悚然感覺。

    這次歷練任務導師說得很含糊,但從他們之前的描述來看,埃及這里跟日本東海城有一些相似,是一個大歷練場,他們這群學員需要在這里呆上一些時間。

    導師們自然是希望學員們多接觸不同的妖魔,這樣才可以培養出學員們強大的適應能力和應對能力!

    “奇怪,怎麼好多人受傷的樣子啊?”走在大街上,莫凡發現時常會有一些人將一些受傷的人往某個地方抬,這已經不是一兩次了。

    “來之前就听一些埃及人說這普希尼城市不是很太平,看來確實是出了一些事了。”南玨說道。

    南玨話剛說完,立刻看見有幾名風系的法師抬著一個白色的擔架,正以風軌的速度朝著街道的中心位置跑去。

    擔架上躺著一個用白色的大布包裹著的人,布上滲透出了鮮紅的血跡,由于顛簸,血不斷的滴落了下來,落在了不是很平整的街道石頭縫隙里!

    “那人好像腿沒有了,我看到了傷口,是被撕扯下來的!”官魚說道。

    雙腿被撕扯下來,這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痛苦啊,那種不平整的傷口遠比直接被整齊的切下來要可怕得多。

    並且,大量的失血也必定會讓受傷者生命快速流逝。

    從人站在十字口,傷者都是陸續從城市的另外兩頭運送過來的。

    這條路一直延伸到了城市的南城山,再往前一千米左右,就出現了一個非常明顯的坡道。

    原本這應該是一條主干道,可明顯汽車是被禁行了,陸陸續續的傷者往街道坡上的瓖著金邊的白色帳篷那里送去……

    導師們需要大家去報道的地點,似乎就是那一片金色華貴的帳篷區域,那些金色的帳篷棚頂是連在一起的,正好在那普希尼南山廣場上搭建出了一個可以容納上千人的大場館,可以看到有軍法師在那里守護著。

    “那標志……”南榮倪看到了乳白色華貴帳篷頂部有一朵花輪的旗標。

    整個花輪看上去像是經過了無比周密的設計,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過去,都會看到相似而又相反的花瓣與花枝的圖案,然後由這些相反又相連的花瓣、花枝組成了一整個完整的乳白色泛著金藍色光暈的花輪。

    一看這花標,便可以知道這必定是出自某個世界聞名的超級組織,這會泛出與底色截然不同光澤的花輪就等于是一個難以模仿的防偽標識!

    莫凡知識面其實還挺狹窄的,他壓根不知道那花輪標志代表著什麼,不過從南榮倪的表情來看,這一定是她所向往的,不難發現她的眼中閃爍著幾分崇敬之意。

    “我會幫你緩解疼痛,但請你平靜下來,告訴我是什麼使你受傷的,這樣我才可以更好的為你治愈。”一個輕柔溫和的聲音傳了出來。

    她的聲音似乎帶著某種魔力那般,被撕扯了雙腿的那個病人慢慢的平和了下來,好像感知不到雙腿的疼痛了。

    “我遇到……遇到了兩只毒金木乃伊,其中一個死死的抓住了我,另外一個將爪子插入到了我的大腿里,然後我就昏了過去,醒過來的時候,我已經被抬到了這里。我知道你用心靈系的魔法讓我暫時忘卻了痛苦,可我的腿是不是再也不能復原了,毒金木乃伊所造成的創傷是治愈法師都無法愈合的,何況你看上去那麼年輕。”受傷的是一名魔法協會的法師,他顯得非常沮喪。

    “我可以讓你復原的。”女子微微笑了笑。

    其實旁邊的那位男助手都皺起了眉,覺得這個人未免太無禮了,明顯是覺得女侍沒有那個能力治好他!

    也不看看自己現在是什麼狀況,能夠撿回一條命就應該好好感謝女侍了!

    受傷的那位法師並沒有報太大的期望,他只是那樣躺著,眼楮里的血絲還沒有褪去,他已經開始後悔,明明已經好幾年沒有在外與妖魔廝殺了,明明獲得了一份魔法協會穩定的工作,為什麼最後遭受了這樣的罪,他發誓從此之後絕對不會再去面對那些可怕凶殘的亡靈了。

    下半身的痛苦逐漸的傳來,受傷的法師開始抱怨了起來。

    然而還未等他數落竟然派這樣一個實習生過來給自己治療的時候,他發現自己那被撕開的傷口竟然開始生長!

    是的,此刻的情形就只能夠用生長來形容,損壞的血管、骨骼、肌肉全部都在生長,正在與那被扯下來的兩只腿慢慢的餃接在一起。

    乳白色的光液從那個實習生女子的白皙手掌上輕盈的滑落,光液帶著聖潔之輝,又充斥著生命之能,使得他那被撕扯下來的雙腿更快的與自己身體連在一起。

    受傷法師難以置信的看著自己的雙腿……

    肌肉已經完全相連,緊接著是皮層,皮層慢慢的愈合,當他整雙腿完整的擺在面前,並且連疤痕都看不到的時候,這名法師徹底傻眼了!

    他在魔法協會職位也不低,見過一些治愈系法師,但據他了解整個城市都不可能找出一個能為他治愈的法師,毒金木乃伊最為可怕的在于它們制造的傷痕免疫治愈魔法,濃濃的死氣只會讓一切的傷疤、斷痕永遠的存在著。

    可此刻,他的雙腿愈合了!!

    隨著這位實習生解除了心靈系魔法後,他便有了雙腿的知覺,跟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那樣。

    太神奇了,這太神奇了!

    他滿臉激動,內心涌起的欣喜與之前冒犯產生的無地自容全部呈現了出來,頓時不知道該怎麼感謝眼前這位仙女一般神奇而又有魅力的女子,于是變得語無倫次。

    “你好好休息,腿部的肌肉組織還在繼續愈合,所以三天之內不要做太過激烈的動作。”治愈系女子保持著那份溫文爾雅和鎮定自若,柔和的交代了這位受傷的法師。

    “一天??我只需要調養一天嗎??”受傷的法師更是一臉不敢相信。

    “天啊,他這麼重的傷,當場愈合不說,一天就能夠徹底恢復常態??”旁邊有人驚叫了起來。

    “太了不起了,從未見過這麼強大的治愈法師!”

    旁邊那位高鼻梁的男助手听到了大家對女治愈法師的稱贊,臉上不禁浮起了洋洋得意的笑容,語氣也帶著幾分驕傲的道︰“我跟你們說過了,她是我們帕特農神廟神女殿成員,掌握著這個世界上最完美的治愈魔法!”

    “神女殿,原來是神女殿!!”

    “難怪,難怪啊,這麼年輕就是神女殿法師,真是了不起!”

    女子對大家的稱贊都是報以謙虛的淡雅,但她旁邊的那位男助手卻把腦袋微微仰了起來,帶著一種說不盡的驕傲

    ……

    “咦,我怎麼覺得那美女好眼熟?”趙滿延忽然間開口道。

    說著這句話的時候,趙滿延特意轉過頭去看莫凡。

    而莫凡卻是沒有再往上面走,呆在原地,正用那雙黑褐色的眼楮一動不動的盯著那剛才受到眾人贊美的治愈系女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