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哼,哪裏冒出來的一個跳樑小醜,你以爲這樣扮演一番,我們就會就此放過那個真正的撒朗了嗎?”杜蘭克表現得還算鎮定,說出了對方的真正用心。

    “大判官,您的意思是,此人並不是撒朗,只不過是一個故意吸引我們注意力幫助葉心夏逃脫的傢伙?”另一位判官說道。

    “正是,否則撒朗那般狡猾怎麼可能會自投羅網!”大判官杜蘭克說道。

    撒朗是何等的囂張,這樣公然出現在帕特農神山之上,處在神山的禁制結界當中,這和自投羅網沒有任何的分別!

    杜蘭克的話語有一定的信服度,可在那個戴着蕾絲帽的女人卻頓時狂野的大笑了起來,她的笑聲帶着對這裏所有人的一種尖銳的諷刺。

    “她是撒朗!”就在這時,宋啓明長嘆了一口氣道。

    宋啓明是老神官,他對過往的事情比在座的絕大多數人都要了解,事實上在龐萊告訴自己黑暗系尊者埃森德爾死去之後,宋啓明就隱隱猜測到了撒朗最真實的身份!

    “你可敢把血滴在這上面!”這時,手持着主教血石的大賢者梅若拉惱怒的道。

    梅若拉將主教血石拋了過去,撒朗輕易的將這血石接住,並用手輕輕的撫摸着血石上面的紋理……

    “教皇爲了掌控七大主教,手持着另一半血石,迫使紅衣主教不能有背叛之心,那麼我的這塊血石是如何淪落到你們手上的?”撒朗把玩着這塊主教血石,饒有興趣的問道。

    “你不要危言聳聽,這是我們聖裁院犧牲了衆多高手從黑教廷總壇奪來的,你這個妖女,最好儘快把解毒藥劑拿出來,否則我們絕對不會放過你!!”聖裁法師波爾怒道。

    女子連看都沒有看一眼波爾,她將手指慢慢的放入到了脣邊,用牙輕輕的一咬。

    很快一絲血液緩緩的從她的手指頭中溢出,被她滴落在了那主教血石上面。

    濃濃的鮮血就像一柄鑰匙,打開了塵封了多年主教血石,血石外部的那些結印頃刻間消失,整塊血石煥發出了一層觸目的血光,竟然讓整個峯臺都籠罩了進去!!

    衆人看得呆住了!!

    心夏的血滴落在這主教血石上的時候,也不過是讓這主教血石有了些許反應,但絕沒有達到這種完全開啓的程度,可怕的紅光宛如地獄之門大開,死亡腥味充斥了這一片山!

    “好久不見了。”女子注視着主教血石,宛如一位母親看着自己失散多年的孩子,透出的病態慈愛讓人有一種說不出的怪異。

    很快,衆人又注意到,女子另一隻手上又多出了一塊極其相似的血石,這塊血石的斷層面與主教血石完全吻合,當它們拼湊在一起的時候,完全就像是一顆鮮紅的魔鬼心臟,發出的那種跳動頻率可以讓人窒息的魔性!!

    “這……”衆判官已經徹底傻眼了。

    梅若拉也怔在那裏,看得滿臉驚駭。

    這個女人,不僅僅是徹底喚醒了那塊主教血石,更是拿出了另外一半唯有紅衣主教親自持有的身份血石,兩塊血石一起喚醒後,竟然可以釋放出如此可怕的邪性能量來!!

    喚醒血石,更擁有另外一塊血石!!

    此人竟真的是撒朗!!

    用來證明心夏是撒朗的鐵證,可正是撒朗血石啊,如今有另一個人更徹底的激活,這不正表明心夏是無辜的,眼前這個親口承認的傢伙纔是黑教廷紅衣主教,那個曾在古都開啓死亡盛典的罪惡者——撒朗!!

    “我來這裏只有兩件事要做,第一,拿回我的另一塊血石,第二,取走杜蘭克的性命,將伊之紗大卸八塊,只是一時興起,沒有別的惡意,這個女人的帳,我還有很長的時間跟她慢慢算……”撒朗親自承認了自己身份,面對整個峯臺帕特農神廟無數強者,卻沒有半點困獸之鬥的樣子。

    撒朗的這番話,聽得帕特農神廟的人一個個都要氣得肺都爆炸了。

    伊之紗是上一代神女啊,是整個帕特農神廟的信仰,被這女人給砍成八塊,這比殺了那些忠誠信仰者還難受,更可恨的是,犯下如此滔天罪行,撒朗竟然還說得那般輕描淡寫。

    一時興起,沒有惡意,狂妄至極!!!!

    “來人,將她拿下!!”殿母已經聽不下去了。

    前不久來自中國的圖騰玄蛇還給了他們整個帕特農神廟的武裝力量一記響亮的耳光,這一刻撒朗的行徑更令他們帕特農神廟威嚴掃地,若今日不能夠將這兩個異端給滅除,他們帕特農神廟還怎麼再世界立足??

    “是!!”七名站在殿母身邊的金耀騎士立刻站了出來。

    這七名金耀騎士可是未來守護神女的帕特農神廟強者,圖騰玄蛇出現的時候,他們都是沒有任何出手意思的,因爲他們的職責就只有保護殿母與大賢者。

    在沒有神女期間,這七位金耀騎士將完全聽從殿母差遣,他們四系滿修的實力走到任何一個國家都擁有橫掃之勢!

    撒朗再強,也絕不可能會是這七位金耀騎士的對手。

    七位金耀騎士迅速的出手,撒朗見到他們也根本不逃,反倒是伸出了雙手來,一副任由這些人逮捕的樣子,可她臉上那虛僞的笑容分明可以看出她絕對不會束手就擒這麼簡單!

    “噗~~~~~~~~~~!!!”

    七位金耀騎士頃刻間制服了撒朗,然而怒極攻心的殿母猛的噴出一口黑血來,那些血跡全部塗抹在了大賢者梅若拉的身上。

    梅若拉嗅到了黑血的惡臭,臉色煞變。

    另外幾名騎士驚得一片亂,急忙圍向了殿母,其他幾位女賢者和女侍們一樣花容失色,紛紛圍在殿母的身旁。

    “你……你是怎麼做到的!!不可能!!!”殿母滿口黑血,用手指着撒朗滿眼的難以置信。

    她可是帕特農神女殿殿母啊,除卻神女之外便是治癒系與祝福系最頂尖的人致命的毒物她都可以輕易的化解,又怎麼會被黑教廷這些陰暗手段給破壞了身體組織!

    “你們可以現在就把我殺了,我絕不會抵抗。只是,我在這裏死去的話,你們的殿母也將作爲我的陪葬品!”撒朗平靜的說道。

    “你這個惡魔,到底想做什麼!!”梅若拉狂怒的吼道。

    一開始大家以爲只是幾位判官中了那種毒素,性命被撒朗捏在手中,誰能想到殿母也中了這種可怕之毒,殿母修爲極高,但這種毒性偏偏就能夠壓制魔法師的修爲一般,治癒之力竟然絲毫起不到作用!!

    撒朗究竟是怎麼施毒的,難不成這個帕特農神廟裏也有她黑教廷的成員!!

    黑教廷若實力龐大到這種程度,那的確太可怕了!!!

    撒朗沒有說話,只是擡起目光遙望着那頭已經快要破開結界了的蒼天巨蛇。

    “宋啓明,你對這種毒性比較瞭解,不如你說給他們聽聽。”撒朗開口道。

    包老頭宋啓明對撒朗能夠直接呼出自己名字來一點都不意外,只是嘆了口氣道:“這是一種寄生毒素,由暴斃毒母來激活寄生、潛伏在他人身體裏的毒素,潛伏期很長,但發作卻一瞬間。控制毒性的毒母應該就在她的身上,毒母若是死亡,毒性會在那些人的身體以十倍的速度入侵到心臟,除非復活神術,否則沒有救活之法。”

    藍衣執事芳少儷掌握的暴斃毒母是一種初階試驗品,包老頭進行了一番深入的研究之後才發現暴斃毒母真正可怕的屬性,原本包老頭以爲黑教廷並沒有完全掌握這種可怕的寄生毒物,未想到撒朗自己手上居然有品級更高的暴斃毒母。

    這個暴斃毒母和莫凡遇到的那種是截然相反的,毒母一死,被毒素侵染之人反而會有生命危險!

    撒朗會這般有恃無恐的出現在帕特農神山上,完全是有有備而來,儘管大家還不知道她究竟是如何在這幾個人身上埋下這些毒的!

    “帕米詩,與我同歸於盡如何?”撒朗笑了笑,對殿母帕米詩頗爲熟悉的樣子,口吻也跟與老朋友商量那般。

    殿母臉色蒼白毫無血色,她有些說不出話來,喉嚨處不斷的有血涌出……

    撒朗不以爲意,她凝視着殿母帕米詩,嘴角忽然間開始溢出黑色的血來!

    黑色之血流的速度越來越快,撒朗自己的生命正在飛快的流逝。

    “噗!!”

    “噗~~~~~~~!!!”

    判官雷納、殿母帕米詩幾乎同時大口噴出黑血來,腥臭之味瀰漫開。

    “殿母!”

    “殿母!”

    “判官大人!!”

    女賢者們、聖裁法師們看到這一幕,更是慌成一片,然而他們什麼都不能做,就只能夠在一旁眼睜睜的看着。

    “停……停下……”殿母話都說不出口了,在撒朗自我了結生命的那個過程,殿母能夠感覺到那死亡毒性瘋狂的侵蝕全身!

    這種毒性不是無敵的,殿母有信心在有充裕時間裏將寄生之毒給徹底拔出,但如果撒朗以這種自殺的方式來跟她以命換命,那強大了十倍的毒性是殿母根本抵擋不住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