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黑色颶龍還未抵達這裏,已經快要將整座山嶺給拔起了,圖騰玄蛇身體立刻盤曲了起來。

    爲了不讓莫凡、葉心夏受傷,圖騰玄蛇更是將腦袋埋入到更深處,它的身體其他部位已經沒有了多少鱗片防禦。

    “大傢伙!”莫凡看到圖騰玄蛇這般奮力保護自己,心中更不是滋味。

    圖騰玄蛇終究寡不敵衆,面對如此多的裁決法師和信仰法師,它的防禦遲早會被撕得粉碎,生命也會逐漸被消耗殆盡。

    “心夏,還有多久可以讓我康復?”莫凡有些焦急的問道。

    “你身上的傷太重了,還需要一些時間。”心夏已經很盡力的在這段時間爲莫凡治療了。

    莫凡爲了闖山,消耗了太大的身體體能,滿身的傷更不是短時間能夠治癒過來的,最重要的是,魔能不夠充足。

    這種情況下,化身惡魔的話,實力必定會大打折扣,現在從山腰到山腳下,全部都是帕特農神廟的武裝力量,先不說那些超階實力的金耀法師和更強大的聖裁法師,單單是裁決法師團和信仰法師團就已經難以相抗!

    在圖騰玄蛇保護自己的這段時間裏,莫凡已經在很努力的恢復了,恢復得越多,化身惡魔的力量才越強大!

    只是,隨着圖騰玄蛇這樣被幾千名高強法師攻擊,莫凡真的很擔心它有些撐不住了。

    “就算你痊癒了,你也只是一個高階法師,任何一個金耀騎士都可以輕易的擊敗你。”阿莎蕊雅顯得幾分絕望道。

    “你不是有可以恢復魔能的墜子嗎,快,給我用上。”莫凡說道。

    圖騰玄蛇用身軀來抵擋着法師軍團的狂轟亂炸,從氣息上,莫凡已經可以感覺到圖騰玄蛇再逐漸虛弱……

    若是沒有神山禁制,圖騰玄蛇興許還可以和這些神廟武裝力量較量一番,能將這裏攪得天翻地覆,可神山禁制真的對它造成重創,達不到之前那份強勢了!!

    “有意義嗎?對了,你還不知道黑暗聖裁是什麼吧。”阿莎蕊雅苦笑一聲道。

    “給我用上就對了,能給我恢復三成嗎?”莫凡急急忙忙問道。

    “就你一個人的話,我的墜子可以把你的魔能回滿。”阿莎蕊雅說道。

    她有些不明白,莫凡爲什麼要執着於身體的恢復,難不成到現在他還沒有放棄戰鬥嗎,真是一個執着到有些愚蠢的人……

    “當真?”莫凡頓時欣喜若狂的抓住了阿莎蕊雅。

    “我不知道你還有什麼底牌,但我必須告訴你,黑暗聖裁是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力量,至今沒有一個人從黑暗聖裁中逃脫,我的養父文泰當初的修爲已經接近禁咒了,一樣沒有活成。所以,放棄吧,圖騰玄蛇拼盡全力保你的話,興許你還有機會離開,但你想要帶心夏走,是絕對不可能的……”阿莎蕊雅說道。

    “你先給我恢復,快!”莫凡沒有聽阿莎蕊雅這番言語,重重的說道。

    阿莎蕊雅嘆了口氣,她靠近了莫凡一些,將懷中的項鍊緩緩的取了出來。

    “全部恢復需要一點時間,你……”阿莎蕊雅剛要告訴莫凡如何做,卻猛然間發現有幾塊泛着黑色能量的石子憑空出現在了他們周圍。

    莫凡也愣住了,滿臉疑惑的看着這些黑色石子,隱約覺得有幾分熟悉。

    “罪……罪石!!!”阿莎蕊雅驚呼了起來。

    圖騰玄蛇爲了保護他們,可是將腦袋完全埋入到了盤軀之中,除非圖騰玄蛇粉身碎骨,不然任何東西都不可能出現到他們這裏的,可這些黑色的石子偏偏擁有穿梭時空的神祕力量一般,它們透出了一種不屬於這個位面的冰冷能量,宛如正在尋找獵物的行刑官……

    終於,它們好像找尋到了目標,這些黑色石子竄到了心夏的附近!

    沒多久,又有幾顆黑色的有罪石穿梭過空間,飛到了心夏凡身旁,莫凡害怕它們會傷害心夏,用手去抓它們,結果黑色石子震出了一股強大無比的黑暗力量,竟然瞬間將莫凡的手掌給腐蝕了!!

    阿莎蕊雅反應極快,忙用魔法保護住了莫凡,否則莫凡的手很可能在幾秒鐘的時間直接潰爛成骨!

    “別碰它們,你會化成黑水的!!”阿莎蕊雅警告道。

    黑色石子越來越多,阿莎蕊雅細數了一番,發現一共有十顆!!

    一共十三位判官,這意味着有十位判官都給心夏投去了有罪的黑色之石,並且是在黑暗之盤中進行的!

    十顆黑色石子詭異至極,它們成環繞在心夏身畔,忽然所有的石子迸發出了黑色的光芒,儼然組成了一個黑暗聖裁烙印,重重的烙在了心夏的額頭上……

    “莫凡哥哥!”心夏根本不知所措,她能夠感覺到自己身體正在被隔絕,明明離莫凡和阿莎蕊雅只不過一步之遙,卻好像已經是兩個世界,一層黑色的光幕籠罩在有罪石上面,也籠罩了她。

    “心夏,別怕,別怕!”莫凡此刻慌亂如麻,他根本等不得自己的魔能恢復了,那雙眼睛透出了血墨之色。

    無論這黑暗聖裁究竟是什麼,莫凡都要將它撕成粉碎!!

    “嗡~~~~~~~~~!”

    忽然,黑色的光幕劇烈的一閃,被完全隔絕了的心夏頓時憑空消失在了莫凡和阿莎蕊雅的眼前。

    就像那些黑色的有罪石穿梭了空間飛到心夏身旁這裏那般,它們又一次穿梭了黑暗空間,徹底消失在了莫凡眼前,將心夏一同帶走了!!

    心夏兀然消失,莫凡渾身爆出了可怕的氣息,惡魔血脈幾乎瞬間充盈了全身,那惡魔之力要破開一切衝出來!!

    阿莎蕊雅感覺到莫凡身上氣場的可怕,臉上露出了駭然之色。

    圖騰玄蛇慢慢的把身體舒展開,它似乎也發現了心夏被某種未知的力量給帶走了,顯得憤怒得有些失控,巨大的蛇軀猛的打向那些山頭……

    這一尾打下去,天崩地裂,那組成一個三百人團的信仰法師們瞬間慘死,鮮血塗滿了山野!

    “先冷靜,你們先冷靜,葉心夏還沒有死,她只是被帶到了黑暗刑場。你記不記得黑暗決鬥場,那是一種契約之力,開闢一個半虛無的黑暗之地,受到契約限制的人會身處其中。葉心夏現在就是被有罪石給帶到了類似於黑暗決鬥場的黑暗刑場中,黑暗行刑場在山下,你們往那裏看!”阿莎蕊雅感覺到莫凡和圖騰玄蛇同時暴走了,急忙出聲告訴他們。

    莫凡此刻那狂躁的能量才稍稍平復了一些,他目光順勢朝着山腳下望去,穿過了混亂的魔法硝煙,他看到了一個通天的光幕,分割着真實空間劃開了一個黑色半虛無巨大區域。

    黑色半虛無的巨大區域近乎將空蕩蕩的城區都給籠罩了進去,遠遠看去確實是一個震撼無比的黑暗刑場……

    這個場面,莫凡有見過,他記得暗影之尊艾森德爾便是被這樣一個黑暗契約刑場給困住,然後被一頭稱之爲骸旯的希臘死神生物給撕碎,並拖入到黑暗煉獄之中!

    “文泰也是死在了裏面??”莫凡看着那個讓人肝膽俱寒的黑暗行刑場,愕然無比的問道。

    “是,聖裁院一直保持着他們超然的地位,正是因爲這黑暗聖裁之力,沒有人可以逃脫這個黑暗聖裁!莫凡,他們真正想要的是心夏身體裏的帕特農神魂,黑暗聖裁已經降臨,一切都無法挽回了,乘着他們還要奪取帕特農神魂之際,趕緊逃離這裏吧。毫無意義的犧牲,你又如何爲葉心夏報仇,這樣獨裁的帕特農和聖裁院,依舊是你現在的力量遠不能抗衡的……而且……”阿莎蕊雅勸阻道。

    阿莎蕊雅後面還有話,她遲疑了半天,不知該如何對莫凡說起。

    “而且,有件事你應該要明白,葉心夏雖然不是撒朗,但她不出意外,應該是……”

    莫凡看着阿莎蕊雅,他的神情透出了幾分冰冷。

    阿莎蕊雅沒敢說下去了,她能夠感覺到莫凡全身散發出來一股可怕至極的氣息,狂躁而又冰冷,讓阿莎蕊雅感覺他好像變了一個人!!

    “你根本不會在意那些對不對?”阿莎蕊雅有些鬆動了,嘆了口氣道。

    莫凡表情漠然。

    “你真想要救她,唯一的方式就是衝入黑暗刑場,從死神手中奪回她已經半隻腳踏入地獄的靈魂,文泰在當年應該重創過骸旯,骸旯實力大不如從前,可它依舊輕易滅殺了最強的暗影系法師艾森德爾。”阿莎蕊雅說道。

    “盡你所能幫我恢復魔能。我會讓圖騰玄蛇帶你離開。”莫凡目光沒有一刻從那個黑暗刑場中移開。

    “你爲什麼非救她不可,誰都會失去至親的人,你莫凡就不可以嗎,請你醒一醒!!”阿莎蕊雅也是無比憤怒的吼道。

    阿莎蕊雅很欽佩莫凡,所有人都相信葉心夏就是撒朗,莫凡卻可以不帶一點點的懷疑。更可以不顧一切的將她帶走,衝破神山禁制。

    哪怕到了現在,黑暗聖裁已經降臨,擋在莫凡面前的更是整個帕特農神廟的武裝力量,他還是沒有絲毫放棄。

    可是,葉心夏已經是一個死人了啊!!!

    曾經最強的文泰都沒有從黑暗聖裁中活下來,這般渺小的他們怎麼可能逃出??

    是,莫凡對葉心夏的這份愛,已經從精神上將這遮天的權力與最至高無上的力量給狠狠的打碎……

    但真的僅此而已!!

    ……

    面對阿莎蕊雅的這般咆哮與質問,莫凡神情稍稍恢復了一些情緒。

    莫凡看着眼圈通紅的阿莎蕊雅,看得出來她嘶吼是發自內心的,因爲她唯一的親人文泰便是死於這樣的陰謀之下,相比從未與文泰謀面的心夏,文泰纔是阿莎蕊雅真正的父親!

    “阿莎蕊雅,你說的對,誰都可以失去至親的人,並且誰都會失去……”莫凡緩緩開口道,他看着阿莎蕊雅那雙已經開始充斥着淚水的眼睛,繼續道,

    “但如果真的會有這麼一天,我只希望那一定是在我耗盡了身上每一絲氣力,流乾了體內每一滴血液,心臟不會有任何的跳動之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