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頭黑茶色的瀑發垂落到腰部,看不到一絲絲的凌亂,綢緞一般絲滑光亮。 Σ小,x.白皙、嫻靜的側臉並不是完全的瓜子削尖,而是飽滿的充滿彈性,這使得她本來就溫婉的模樣看上去更具親切感。

    粉紅色圓潤的小嘴在微微一笑的時候,總會與飽滿的臉頰勾勒出淺淺的弧度,使得她的神態即便很少發生劇烈的變化,也依然看上去不似雕塑那般死板,有著智慧與內斂的嫻雅,也不失妙齡女子的朝氣與魅力!

    莫凡站在那里,看得有些出神。

    他第一眼看到這個身影的時候,便認出了她來,並非她在此刻是那麼的亮眼和受人矚目,而是她對自己而言太過熟悉了,好像不需要刻意的去為之欣喜,便感覺心底有一股暖意流淌到全身。

    但莫凡又覺得眼前的這女孩不再是自己所熟知的那位了,她那不染半點浮塵的聖潔並不自覺流露出的高貴氣質讓莫凡難以和那個孤獨、堅強、樸素的鄰家女孩重疊在一起!

    那是心夏!

    可那真的是心夏嗎??

    才分開不到一年的時間,她的變化竟然會這麼大,看不到以往的我見猶憐需要呵護在手掌心里才放心的柔弱,更看不到半點貧苦家庭出身的那種自卑與質樸,假如不是自己是她最親密的人,假如自己與她素未謀面,必定會覺得她從一個極其良好的世家中走出,那與生俱來般的氣質如蘭與後天嚴格培養的優雅高貴都在她身上自如的呈現,沒有刻意,依舊那麼光芒四射!

    愣了好久好久,莫凡都沒有回過神來。

    “寧雪?你怎麼會在這里!”她有些驚訝的說道。

    穆寧雪也看著她,臉上同樣帶著幾分詫異。

    “心夏?”穆寧雪興許跟莫凡的反應有些類似。她是走近了才發現這位被大家所捧的治愈系女法師竟然是葉心夏。

    “莫……莫凡哥哥!”隨後,心夏才猛然間察覺莫凡在更後頭的地方,他跟塊木頭一樣站在原地,眼楮卻直勾勾的盯著自己,顯然是盯了很長的時間了。

    心夏白皙潤紅的臉頰上立刻蕩開了一個如煙如畫的笑容,那發自內心的欣喜甚至讓她的臉頰變得更加透紅。嬌艷欲滴。

    假如可以的話,她想要快步跑向莫凡那里,然後緊緊的靠在他的胸膛上,可她做不到,她將雙手放在輪椅邊上,緊緊的握著,那雙美麗閃耀的眸子帶著無限的期待與欣喜。

    從未想過,會在這里相遇!

    莫凡看到心夏這個反應,那種完整的熟悉感才一下子撲涌過來。

    還是她。自己最愛不釋手的小心夏。

    仔細想來,心夏其實一直保持著她獨有的芬芳與氣質,在面對其他人的時候,她總是如此,唯有在自己面前,就會徹底淪為一個不懂得思考,處處需要保護與交代的小女孩,倒不是去刻意的扮演什麼。只是在最親的人面前,總會不自覺的暴露出最單純與依賴的一面。

    莫凡走了上去。到了她的身旁,身子不由的慢慢的彎了下來,直接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在她光滑的額頭上親了一口!

    “你做什麼,怎麼可以如此無禮,知道冒犯神女殿女侍是什麼罪名嗎!!”就在這時,那位男助理在莫凡耳邊咆哮了起來。

    莫凡抬起頭來。看著這位有著一副雕塑面容的男子,不耐煩的道︰“我親我女人,關你卵事!”

    “你女人??可惡,我帕特農神廟守衛騎士-庫倫,絕對不允許你這樣侮辱我需要效忠的神女殿女侍。我將與你決斗,就在此刻。”自稱是庫倫的男助手高聲大叫道。

    莫凡看著這個滿嘴西方古代騎士語的家伙,腦子里就只有四個字︰媽的智障!

    “庫倫,請不要太敏感,他是我的哥哥,我跟你提過的。”心夏急忙柔柔的開口解釋道。

    心夏很清楚,以莫凡的性格,絕對不可能去特意解釋這種事情,他只會把事情鬧得更復雜,更麻煩。

    “哥哥?”庫倫依舊用懷疑的目光看著莫凡。

    莫凡還是那個老子就是流氓的表情,庫倫真的很難與心夏的那份溫文爾雅聯系在一起,有兄妹之間性格與秉性差異這麼大的嗎。眼前這家伙擺明了就是一個不入流的市井之徒,是那種不教訓一頓就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如果你真是她的哥哥,我會道歉,可作為哥哥,你也不應該開剛才那種玩笑,妹妹是妹妹,應該和你的女人分清楚,不然很容易產生誤會。”庫倫仍舊警惕的盯著莫凡。

    “你誤會的沒錯,她是我妹妹,也是我女人。”莫凡很認真的回答道。

    庫倫頓時大怒,這人是有病嗎,不知道所有的神廟女侍都應該用一切的敬語來尊重,怎麼可以這樣三番四次的說出這樣不堪入目的話,又是妹妹,又是女人,這豈不是那個什麼!!

    心夏就猜到會這樣了,面對這種情形她又不知道如何說話,她不擅長勸說莫凡,尤其是莫凡想要故意挑事的時候,于是只好求救一般的看向旁邊的穆寧雪。

    “我們到旁邊去聊,給他們吵著吧。”穆寧雪很干脆,扶著心夏的輪椅,將她慢慢的推到了旁邊。

    此時南榮倪也走了過來,她先看了一眼穆寧雪,又看了看心夏。

    “你真是帕特農神廟神女殿的人?”南榮倪認認真真的問道。

    “這次實踐結束後才算正式成員,現在還只是實習。”心夏回答道,語氣里並沒有那種令人反感的驕傲。

    “哦,哦……”南榮倪應了幾聲,但看得出來她有些魂不守舍。

    穆寧雪沒有太去在意,詢問起心夏為什麼會在這里。

    說是巧遇,這未免太難以相信了!

    “是實踐實習,我們帕特農神廟學院的學員進入了年度考核,所有學院包括外籍學員都要參與,而只有完成了學院的學業,我才能夠正式加入帕特農神廟,成為神廟法師。前不久,這里出現了海市蜃樓現象,埃及的人們頻繁與亡靈爆發戰爭,于是我們神廟學院的人就被派遣到了這里,盡可能幫助到這里因亡靈戰爭而受傷的人。”心夏說道。

    “那真是巧,我們國府隊伍也是被派遣到這里,想來應該還有其他學府的人進入到了埃及吧,只是沒有想到我們在同一個埃及城市。”穆寧雪說道。

    穆寧雪已經很長時間沒見到心夏了,兩人自小就熟知,一起長大,這倒和莫凡那家伙沒有什麼太大的關系,本身穆寧雪就是先和心夏兒時形影不離,才被某個不要臉的男人有機可乘的套近乎,最後差點被拐走。

    另一邊,心夏一離開,莫凡和那個叫做庫倫的家伙就不太吵得起來了。

    兩個人爭吵其實很簡單,莫凡一看到心夏身邊竟然跟著一個長得這麼有威脅性的男的,便渾身上下都不舒服。

    這b誰啊,跟在自己心夏身邊,一定就沒安什麼好心!!

    庫倫也是極其不滿,有人褻瀆自己心目中必須守護的女神,不把他大卸八塊如何對得起自己帕特農神廟守衛騎士的神聖之名?

    ……

    “莫凡哥哥,庫倫只是帕特農神廟的守衛殿的守衛騎士。在帕特農神廟里,神女殿的每一位成員都會有一位隨身保護的守衛騎士,庫倫只是在盡他守衛騎士的職責,你就不要再為難他啦。”心夏看到莫凡那副不開森的樣子,不由覺得有些好笑。

    莫凡明明算是一個老奸巨猾要城府有城府的家伙,怎麼吃起醋來就那麼毫不掩飾的啊,像小孩子一樣警惕、敏感、沒完沒了。

    “我沒有為難他啊,是他自己沒搞清楚,我都跟他說了我們的關系,他總說我胡說八道,還說要制裁我,帕特農神廟就盡出這種智障嗎,難不成這種什麼破騎士還管你們神廟姑娘們談不談戀愛啊!”莫凡氣呼呼的說道。

    “神廟不禁止這個的。”

    “下次別找這種莫名其妙的人,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莫凡說道。

    “這是神廟安排的啦,你要是不喜歡,我會申請替換的。”心夏說道

    “有女騎士嗎?”莫凡問道。

    “……”

    果然,莫凡其實壓根不是對那個庫倫有什麼不滿,主要是莫凡從來都不希望有什麼看起來像競爭對手的男的在自己面前晃!

    “心夏小姐,一位腹部被爪開的人被送過來,請您一定要救救他,他是為了幫我們引開死僕才變成這樣。”一名救援人滿頭大汗的跑過來,對心夏說道。

    心夏看了一眼莫凡。

    莫凡往白色帳篷的病床上望去,發現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子血流得夸張,感覺隨時都會死去。

    “我陪你過去。”莫凡推著心夏往那里走去。

    莫凡是想和心夏長談一番,畢竟那麼長時間沒有見,電話和視頻這東西只是聊以慰藉。

    可看得出來,心夏這會是走不開身的,有太多的病者被送到了這里,都是關乎到性命的事情,莫凡自然也不好繼續霸佔著心夏在那里談情說愛,忍忍,讓心夏把這一波病者安置好,再慢慢的溫存也來得及。(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