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天焰葬禮!”

    如同一朵絢麗的死亡煙花在天空中綻放,並灑落下無數的禮花,這些禮花並不會溶解到空氣中,也不會落入花叢中消失,而是在莫凡強大的火系支配下瞬間化成了一簇簇更加洶涌澎湃的烈焰,燒成一片炙熱的火海!

    烈焰灼燒著這些戾劍死侍的身體,其中兩只已經受傷的戾劍死侍根本來不及逃離這一場天降之火,身體在火焰之中被焚燒成了一堆黑色的骨粉!

    再次殺死兩只戾劍死侍,莫凡臉上也稍稍露出了一些疲倦之意,這些戾劍死侍每一只都很難對付,到現在為止莫凡也不過才殺死7個,身上的傷痕開始逐漸的增多,最重要的是,玄蛇鎧甲也失去了效用,不用魔石充能的話,很難再次使用。小說

    “這些骨粉?”忽然,莫凡發現了火焰之中,黑色的骨粉發出了奇異的光澤來,看上去格外的特殊。

    莫凡有些納悶,之前自己殺死的那些戾劍死侍貌似沒有出現這種狀況吧,死就是死了,一團黑氣與一具黑骨,強大的戰將級殘魄,便再也沒有別的了……

    “難道是異骨???”莫凡忽然間意識到什麼,臉上頓時露出了欣喜之色。

    除卻精魄之外,妖魔身上最有價值的就是異骨,其次是異皮、異爪、異鱗之類的了!

    戾劍死侍這種強大亡靈身上出的異骨,似乎還散發著黑暗的特質。足以完美的融入到一些黑暗屬性的魔器、魔具之中了。

    “總算來錢了!”

    莫凡急急忙忙乘著戾劍死侍被火海逼走的時候將那一堆異骨給收了,像這種極其難得的珍貴異骨。多半可以賣到四千萬到五千萬的價格,再加上之前撒哈拉救援的佣金五千萬,莫凡可算是又有一億進賬了!

    而這次金字塔歷練完成,導師那邊估計又要開始分配資源,這資源價值一般不會少于一億,如此他離自己想要的領域魂種雷就只差一點點了!!

    想到這里。莫凡眼楮里便更充滿了斗志。這些戾劍死侍應該在亡靈中屬于非常特殊的品種,要是除了異骨還能夠出點別的什麼東西,就不枉此行了。

    只是,以自己現在的實力,要將剩下的四十多只戾劍死侍全部殺死是不大可能的,莫凡擺著能宰多少宰多少的態度,差不多便撤!

    “    !!!  !!!”

    戾劍死侍們異常的惱怒,它們是亡靈中一群高貴的劍士,卻被一個丑陋卑微的人類耍得團團轉。要是被金字塔內的克勞黑暗劍主知道,它們會被嚴厲責罰的!

    戾劍死侍們開始組成陣列,一共5個列隊,它們每個列隊的成員都擺出了一模一樣的劍術招式。第一列的戾劍死侍全部進行刺劍。

    一朵朵黑暗劍花出現在莫凡的面前,莫凡連連後退,想要以坡頂的岩石作為掩護,誰知道那些黑暗劍花一踫到那些堅固的岩石,岩石便化成了粉碎!

    其中一道極為刁鑽的劍花之刺劃過莫凡的肩頭,在莫凡的肩膀上留下了一個黑暗劍創,黑暗之氣入侵到傷痕之中。連流出的血都有些變得深黑色。

    莫凡知道這種帶著黑暗力量的攻擊往往是治愈系魔法難以愈合的,他身上這種劍傷也不下六道了,也幸好他本身也帶著黑暗屬性,黑暗之力的那種蠶食並不會在莫凡身體里蔓延,不然沒多久他的內髒就會變成一堆枯朽的器官。

    頻繁的劍刺之花組成了劍之圖案,正是死亡凋零之刃,莫凡被逼得一直退去,幾乎退到了坡頂的邊緣地方。

    身上的其他傷讓莫凡感覺到隱隱作痛,行動起來都沒有之前那麼靈活了,再這樣下去,釋放魔法的速度也會受到影響,戰斗能力自然大幅度的減弱。

    看著這群咄咄逼人的戾劍死侍,莫凡心里還是有些不太甘心,要是能夠把它們全殺了,估計能賺一大筆錢,可以自己現在的實力只能夠勉強自保,偷幾個雞,想做更多是沒可能了。

    “要撤了,再不撤,小命得留在這里。”莫凡意識到自己不是它們的對手,于是不斷的往後退去。

    退到了陡坡位置,莫凡感覺差不多了,不再逃竄了,反而就站在那里,目光直勾勾的看著那群戾劍死侍們。

    戾劍死侍都比較有智慧,他們發現這個人類不跑了,反而一陣迷惑不解,這狡猾卑鄙的人不像是一個會束手就擒的啊!

    “沖啊!!!!”

    “殺上去,殺上去!!!”

    “我們抵達了,坡頂,我們抵達坡頂了,將士們,只剩下最後一批敵人!!”

    吶喊聲徒然變得清晰,就從莫凡背後的坡道下傳來。

    沒多久,這些聲音就變得震耳欲聾,還伴隨著魔法群的咆哮,氣勢凶猛。

    事實上這些聲音一直都存在,畢竟軍隊和亡靈的戰斗沒有一刻停歇,只是那些戾劍死侍們太過惱羞成怒在對付莫凡上,慢慢的忽略掉這些人類的聲音離得它們越來越近,近到就在山坡下!

    人群涌了上來,大部分都穿著埃及政府軍法師服裝,先鋒的法師們宛如一股洪浪,駕馭著狂風之力,人數大概在兩百名左右,他們一鼓作氣的來到了這坡頂!

    “都給我听著,這還只是第二個營地,如果芬納參謀在這種地方出手,之後還有一大半的金字塔路程我們勝利的希望便更加渺茫,牢牢急著你們的背後是你們摯愛的人,後退就意味著將它們推向這些骯髒的亡靈們口中,跟著我沖,無論如何都要在那群戾劍死侍那里沖開一個缺口!!!”南軍統羅瓦爾浩然軍氣,帶著一群陽剛無比的法師們殺上了坡頂。

    誰都知道坡頂上有一群殺人不眨眼的戾劍死侍,比毒金法師還要可怕,殺人毫無聲息,可如果因此就後退,那就不是他們南軍伍的作風!

    他們不僅是要保護城池,更是要建功立業,讓全埃及的人都知道,羅瓦爾軍伍是最勇敢,最無畏的,讓所有孩子們以進入羅瓦爾軍伍為榮,讓少女們為羅瓦爾軍伍痴迷!

    士氣昂然,一涌而上!

    莫凡站在坡頂,笑容燦爛無比,他黑褐色的眼楮挑釁的看著這群急難對付的戾劍死侍們,道︰“別以為就你們有兄弟!老子的援軍到了!”

    很顯然大軍隊已經沖了上來,那麼莫凡就不用再一味的逃跑了。

    ……

    “羅瓦爾軍統大人,上面有個人……”

    “有人??奇怪,是哪位高強的法師身先士卒啊?”

    “大人,此人似乎是中國國府隊的成員,他之前一直在這里與那群戾劍死侍們廝殺,一共殺死了7只戾劍死侍,屬下認為,您可以通知芬納參謀,讓她帶領大部隊直接沖上來了,戾劍死侍已經被他撕開了一個口子。”一名哨法師說道。

    哨法師一般都是黑暗系和風系結合的,他們多半會行進在大部隊的最前方,宛如探子一般提前發覺前方的地形、戰況、妖魔分布。

    這名哨法師在這坡頂處也呆了有一些時間了,他是全程看著莫凡在與那些戾劍死侍對抗的。

    要知道以這位哨法師的修為,哪怕面對一只戾劍死侍,他都會分分鐘被切成整齊的好幾塊,更別說是一個人應對這麼一方隊的戾劍死侍!

    “你說什麼???他一個人殺了七個???”軍統羅瓦爾大吃一驚的道。

    戾劍死侍那可是金字塔內的亡靈啊,但凡能夠在金字塔出入的亡靈生物,實力都強得可怕。

    若是將金字塔看著一座小皇宮,戾劍死侍就是皇宮巡邏侍衛,絕不是那群外面游蕩著的亡靈可以比的。

    要想在一個方隊的戾劍死侍之中撕開一個缺口,基本上得犧牲他一個軍伍近半的人,所以他這次領隊沖鋒,其實也是去給大部隊鋪路,稱得上敢死隊了!

    需要整整一個軍伍才可以沖開的敵人方陣,那來自中國的法師居然憑借著一個人的力量做到了??

    “參謀,芬納參謀,可以前行了!”不管內心有多震驚,羅瓦爾還是要稟明軍情。

    而那一邊,芬納參謀也萬分詫異。

    他們這群自願先鋒隊不是才沖過去嗎,怎麼就把路給鋪開了?

    “那個……您之前不是有派遣一隊中國國府隊伍去解決毒金木乃伊嗎,他們隊伍里其中有一個隊員好像迷路了,跑到了山頂上和那些戾劍死侍們打了一架,殺了七個戾劍死侍。”羅瓦爾如實的回答道。

    講道理,羅瓦爾自己都覺得這番話有些荒唐,可事實就是如此,羅瓦爾剛才問莫凡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里,他就是說走錯路了……

    羅瓦爾說完這番話,明顯感覺到通訊儀另一邊沉默了,重重的呼吸聲表明著芬納參謀同樣在慢慢消化這個信息。

    良久,芬納參謀終于開口了,只說了簡短的幾個字︰“嗯,我明白了。”

    羅瓦爾听得出來,芬納參謀回應得有不自然,想來芬納參謀內心也是復雜到了極點。

    中國方怎麼就出了這麼一個,一個不守紀律的家伙,實力未免也強得太離譜了吧!(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