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

    當黃昏來臨之時,一抹抹鮮紅之血液隨之涂抹了整片大地,與那變幻多端的色彩相互輝映著,抒寫著戰場的殘酷。

    此刻,整個大軍隊已經開始進擊金字塔了,第四個營地就是他們的最後一個營地,之後的路他們必須勇往無前,必須沖入金字塔下……後方不再是援軍,也不再是他們的城市,而是重重包圍的亡靈。

    這種情景莫凡經歷過,當初在古都之時,亡靈軍團的數量比這還多出了不知多少倍,可當時超階法師都擁有許多,如今他們卻只有僅僅兩位超階法師。

    最後的五公里!

    這是亡靈密度最高,同時又是亡靈最強的區域,深色的尸群遍布在這塊黃色的大盆地中,金字塔的海市蜃樓也正是在盆地的最中央。

    似乎意識到人類正企圖對它們賴以生存的金字塔有非分之想,一時間方圓數十公里的埃及亡靈全副武裝,組成了宛如一大片深色森林那般,充斥在大家的目所能及之地中,猙獰的面孔、殘破的身軀、腐爛的毒氣、饑餓的眼楮……

    “沖!!”

    芬納參謀僅僅吐出了一個字,一縷代表著守護的藍色之光旭旭升空,讓整個軍隊都可以看見這義無反顧的信號。

    “沖啊!!”

    “摧毀金字塔!!”

    “埃及萬歲!!!”

    軍隊化作了洶涌的洪流,一鼓作氣的沖開了狂尸之森,魔法漫天的咆哮,光輝照耀著黃昏,毀滅之息無盡的席卷……

    亡靈呼嘯,黑暗之風吹遍整塊大地。憤怒與怨念凝聚成一座座大山,沉重的壓在每個人的心頭,它們是一群沒有任何恐懼的生物。它們腦子里只有一個意識,那就是將這些鮮活的人類給撕碎。咀嚼到肚子里!

    活人與死人共存的地方,連土壤都帶著一股子血腥味,這里是僅次于海洋戰場的最大戰爭地帶,同時也由此磨礪出了無數強大而又能夠獨當一面的法師!

    戰局從一開始的井然有序漸漸的變成了混亂無比,眼前山林一樣的亡靈讓人根本看不到金字塔在何方,許多軍伍都有些失去了方向,只知道本能的和亡靈們廝殺。

    ……

    “參謀,西軍伍失去了聯系!”老軍法師慕丁稟報道。

    “他們全死了嗎?”參謀芬納低聲呢喃道。

    “戾劍死侍那一關我們很難過去。西軍伍多半是覆滅了。”

    “那也不應該這麼快,難道沒有看到什麼嗎?”

    “沒有……”

    參謀芬納此刻終于坐不住了,她背後生出了千百道淺黃色的黃風,迅速的邊做了風之六翼!

    六翼靈巧、極速,即便是在沒有任何借力點的空中,總參謀芬納依舊可以任意的急轉、懸停、飛沖……

    “千葉刃-屠風斬!”

    芬納周身黃色的狂躁風息先是邊做了數千風刃,絲絲掠過,卻帶著驚人的分割之力,可以看到前方成百上千的亡靈在這千葉風刃中被解肢,秋風掃落葉一般。前方戰場霎時一片死寂,再沒有什麼亡靈可以從中站起來。

    千葉風刃剛收割完畢,一道驚駭的風斬又是霸氣凜然的落下。風斬劈得更遠,可以看到那凌亂又強大的風斬之力一直順著盆地延伸到了金字塔一公里左右的位置!

    “跟上我!”芬納參謀親自開路,將士們士氣瞬間大漲。

    幾支軍伍馬上跟隨著芬納參謀,殺入到了金字塔一公里所在的區域。

    “給我保護好她,她要少了一根頭發,我就把你扔去喂亡靈!”莫凡見到道路被開闢,當下狠狠的對心夏身邊的那個什麼鳥騎士庫倫說道。

    “用不著你說,這是我庫倫神聖偉大的職責!”庫倫站在心夏的旁邊,一臉正色的說道。

    這個庫倫人是非常讓人看不順眼。那種唯有他出類拔萃的高貴的強調讓莫凡很多次都想揍得他滿地找牙,但這家伙的實力也不一般。莫凡看到他瞬間斬殺十只戰將級的亡靈,戰場如此紛亂卻未讓任何一只亡靈靠近心夏這里百步。看來帕特農神廟給心夏配備的這個保鏢確實不是擺設。

    “莫凡哥哥,你又做危險的事!”心夏嗔道。

    “放心,我自保能力比誰都強。這場戰斗得盡快結束,不然大家都可能活不回去。”莫凡認真的說道。

    現在已經是深陷亡靈圈了,莫凡比誰都清楚亡靈那種不眠不休、不知疲倦的可怕,既然只要抵達金字塔之下便可以獲得勝利,莫凡覺得擁有暗爵斗篷的自己,潛入其中應該不算難事。

    “我和你一起。”心夏說道。

    “你就在這……好吧。”莫凡看到心夏認真的眼神,也沒有再拒絕。

    心夏是騎乘著一只用心靈系魔法馴服的坐騎-藍夢角獸,渾身藍絲絨一樣的毛發,麋鹿那般飛揚夸張的頭角,矯健修長的身姿,修長飄舞的龍尾……

    這種藍夢角獸與心夏心靈相通,可以很好的代步,讓她在戰場中不至于沒有一點行動力,而且藍夢角獸自身的實力也相當強,進攻能力強弱暫且不說,那閃避能力與甩開敵人的本領,絕對不遜色于夜羅剎。

    “我會與您同行。”庫倫說道,當然他這句話是對心夏說的。

    “走!”

    莫凡身體化作了一只影鳥,掠過那遍地亡靈碎片一般的尸體,以極快的速度跟上了芬納的沖擊金字塔的隊伍。

    心夏騎乘著藍夢角獸緊緊跟隨,盡管遍地殘骸、內髒、鮮血的戰場帶給她極強的視覺沖擊,令她有些想要嘔吐,可她黑色如寶石一般的眸子中卻不曾有半點逃避的意思。

    她注視著莫凡,害怕跟丟他,到處都是法師,四處是亡靈,一眨眼莫凡的身影就會消失不見,她必須緊緊的注視著她,有什麼危險也要一起面對。

    “攝魂控心!”

    心夏的眼楮閃爍著聖藍色的光芒,擋在前方的一只重甲木乃伊神情一陣恍惚之後,忽然間站到了道路的前方,雙手舉著的銹跡斑斑的重錘居然朝著其他亡靈狠狠的砸去。

    莫凡右臂上烈焰剛剛焚起,正要一拳打在這重甲木乃伊的身上,可看到重甲木乃伊開始為自己開路後,不由的愣了一下。

    這重甲木乃伊的實力怕是接近統領了,比戾劍死侍都要強上幾分,心夏竟然一次成功的操縱了它的心魂,直接多了一個開路坦克!

    “聖喃-強化!”

    心夏有施展出了一個莫凡有些似曾相識的魔法,那重甲木乃伊沐浴了那祝福呢喃後,那身上的亡靈重鎧以及狂錘立刻被一層華光給包裹著,一錘砸落下去,濺射出的光力竟然可以讓其威力增加!

    重甲木乃伊受到強化祝福後,直接化作了戰爭巨獸,亡靈成片成片的被它打倒。

    “厲害!”莫凡將拳上的火焰轉而打向另外一邊,隨後朝著心夏豎起了大拇指。

    心夏臉頰上立刻有了笑容,似乎這一年來的苦修便是在等待著這樣一句稱贊。

    心夏仰起頭,坐在坐騎上的她目光穿過前方零散的亡靈軍團,隱約見到一抹銀色雪白的飛舞長發,那一襲如裙袍般包裹著婀娜妙曼的身子,即便陷落在一片骯髒丑陋的亡靈戰場之中,她依舊如聖潔寒冷的冰蓮,綻放得那麼引人矚目!

    “是寧雪,她好像比我們先一步。”心夏看到了穆寧雪,急忙對莫凡說道。

    “我靠,這婆娘沖那麼深做什麼,都快到金字塔了,不要命了嗎!!”莫凡也看到了穆寧雪,大驚失色。

    這穆寧雪就不能乖一點,像心夏一樣老老實實的跟在自己身邊嗎,自己是一個好戰況,大浪貨就算了,這穆寧雪比自己還瘋狂。

    莫凡、心夏、庫倫三人稍稍轉變了路線,開始往穆寧雪那里靠近。

    混亂之中,冰雪紛飛,數之不盡的冰尖地刺從土壤下毫無征兆的穿刺而起,放眼望去排排密密麻麻的冰之地刺,把黑奴尸們殺得毫無招架之力。

    “這女人好厲害啊!”庫倫眼楮盯著懸浮在十米空中的穆寧雪,不由的驚嘆了一聲。

    領域之內,戰將級一下的亡靈生物在穆寧雪面前就是送死,不需要半分鐘的時間,那些密集又精準的冰之地刺會將它們統統給殺死,獨留下那些體格還比較強壯的戰將級生物。

    莫凡已經算是法師中的炮台了,一轟一片,毀滅魔法在戰場中威力可以發揮得淋灕盡致。

    而穆寧雪的冰之領域卻更夸張,亡靈的密度在冰領域面前是毫無意義的,一百只奴僕級亡靈在領域中一分鐘內就會全部被凍僵,一千只奴僕級亡靈結果也是一樣,所以只要不出現那種強大的亡靈,穆寧雪簡直就是奴僕級亡靈噩夢,成百上千,遍地碎片如沙雪,鋪出了接近半公里。

    “寧雪!”

    心夏用心靈之音傳遞到穆寧雪的耳中。

    穆寧雪看到了他們,正要說話的時候,她忽然眼神變得凌厲,唇邊輕語。

    “冰封靈柩!”

    穆寧雪手勢落下,霎時莫凡、心夏的頭頂上方出現了一座悚然的冰晶靈柩,沉重的墜落了下來。

    莫凡嚇了一跳,穆寧雪這是干什麼,殺紅眼了嗎,敵我都不分了!(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