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芬納深呼吸一口氣,六翼乘風,吹亂了她一身淺綠色的衣袍和褐色的短發,那雙在往日炯炯有神的眼楮在此刻變得異常的堅決果敢!

    “吾以普希尼城統帥之名,與你決戰,不死不休!”芬納指著黑暗劍主,用埃及之語重重的說道。

    她的聲音從高空傳下,傳入到每個人的耳中,那一份迎面死亡卻沒有半點怯意的豪邁,令在場所有法師們都一陣悲然卻又一陣澎湃!

    這個世界上不是所有的法師都敢這樣迎面一位妖魔君主,也不是所有人都甘願活在自私自利和貪生怕死之中,有些東西一旦失去了,活下來的就是一具空殼。

    對芬納而言便是如此,她在普希尼城長大,又稱為了普希尼城最高統帥,她沒有什麼親人,也沒有子嗣,但對她而言普希尼城就是她的家,同時超階法師的歇洛是不會明白她為什麼非戰不可的心情,沒有普希尼城人們的善良,幾十年前她早已經凍死在某個街角……

    與你決戰,不死不休!

    高亢之聲如鐘聲蕩漾,一股龐大的黑暗之氣更是撲面而來!

    黑暗劍主冷視著芬納,那雙空洞卻又妖異的瞳孔從一開始的不屑漸漸變得冰冷與嚴肅。

    它緩緩的抬起了手中那柄黑色的巨劍,將劍尖指向了半空中的芬納。

    黑風灌入到黑暗劍主身上的鎧衣,宛如旋風一般的氣場霎時席卷了近一公里的範圍,無論是人類還是亡靈,紛紛向後退出了好幾步。

    如劍鏗鏘之音傳出,黑暗劍主所吐出的語言也確實是人類之語,帶著埃及的古老音韻。

    它說了一些什麼,但莫凡听不太懂。只看見原本形成的黑暗元素力場正在慢慢的消散,那黑暗劍主的眼楮也不再凝視著芬納,而是依舊目光凶厲的注視著其他法師們。手中的劍也指向了那些根本招架不住它一擊的法師!

    “可惡,我就說這方法純粹跟童話一樣荒唐可笑!!”歇洛見黑暗劍主根本沒有按照黑暗契約行事。惱羞成怒的罵道。

    芬納也呆住了,她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黑暗劍主。

    “我們都會死在這嗎??”

    “不奏效,什麼黑暗契約,根本不奏效!!”

    “我們這是在做什麼,為什麼會相信這樣可笑的方法!!”

    人群開始慌亂,黑暗契約不成立,這意味著黑暗劍主的利刃依舊會斬下他們!!

    “怎麼回事,它跟你說了什麼??”莫凡站在地面上。朝著高處的芬納喊道。

    莫凡一樣非常吃驚,他覺得葉夢婀沒有理由要欺騙自己,黑暗契約肯定是存在的,一定是哪個環節上出了問題。

    “別管什麼黑暗契約了,我們沖過去吧。”旺科斯說道。

    此刻,黑暗劍主已經又重新將巨劍給舉了起來,黑色的天幕再一次緩緩的下沉。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又不自覺的心顫了起來,司夜統治一旦落下,那些戾劍死侍將變成殺人不眨眼的機器!

    “黑暗。它只接受同為黑暗者的決斗,我不是黑暗者,無法發動這個黑暗契約。”芬納有些失魂落魄的落了下來。那雙眼楮里已經充斥著淚水。

    淚水劃過她的臉頰。最令人精神崩潰的便是如此吧,連死亡都已經敢去面對了,卻依舊無力回天!

    “那歇洛呢,他是不是黑暗者??”老法師慕丁急忙問道。

    “他不是,即便是,他也不會做這種事的。”旺科斯說道。

    “什麼是黑暗者??”

    “我可以嗎,我輔修的是暗影系……”

    “你去有什麼意義,黑暗劍主一劍就可以將你斬殺,那是去送死。”

    局勢變得更加令人心慌。這樣下去就只有用大家的命來鋪出一條通往金字塔海市蜃樓的階梯了,可那樣鮮血淋灕的勝利真得可以稱之為勝利嗎??

    艾江圖、南玨等人也沉默了。他們之前的計劃是不可取了,因為在司夜統治之下。沒有人可以抵達金字塔,這個司夜統治是黑暗劍主的領域,即便不斷的朝著金字塔的方向前行,也可能越走越遠,黑暗中的迷宮無比復雜!

    “我來試試吧。”一個聲音傳出,听上去卻是那麼的嚴肅。

    心夏轉過頭去,目光注視莫凡,她希望這句話不是莫凡說的。

    可莫凡向前走了一步道︰“我應該算是黑暗者,我來向它發起挑戰,摧毀海市蜃樓的事情就交給你們了。”

    穆寧雪拉了拉莫凡,朝著他搖了搖頭。

    “呵呵,有人要去當英雄了。”官魚已經嘲諷了起來。

    “我是很贊成的。”祖吉明也笑了起來。

    以黑暗劍主的實力,殺莫凡這種角色……不說一兩劍吧,至少五劍之內,莫凡一定會被五馬分尸,即便是最弱的君主,要斬殺一名高階法師也絕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心夏看著莫凡,她有些看不透莫凡的心思了,為什麼這種事情他也敢去冒險?

    “放心,我死不了。”莫凡知道心夏的擔憂,拍了拍她的腦袋。

    “我不認為。放棄挑戰吧,我來凍結它,暫時讓它的司夜統治失效,然後大家用盡一切可能靠近金字塔。”穆寧雪說道。

    穆寧雪是不會讓莫凡這樣去送死的,戰爭殘酷,也必定有人付出生命代價,但這不屬于他們的戰爭,更不必做毫無意義的犧牲,哪怕最後的結果是覆滅,城邦被踏平,他們也盡力而為了。

    “你們盡管相信我便是了。”莫凡沒有多做解釋。

    黑暗者,莫凡確實沒有想到這一層,唯有黑暗者才可以與黑暗者進行黑暗決斗。

    千算萬算,到頭來這個事情還是落到了自己的頭上,可想到這次戰爭失敗的後果,莫凡覺得即便消耗壓箱底的東西也是值得的吧!

    ……

    “媽的,自己現在越來越像一個救世主了。”莫凡走出人群,迎向那位高高在上的黑暗劍主。

    法老身邊的侍衛便已經是如此強大,那麼法老又會多麼可怕??

    “拿劍的,跟你莫凡爺爺決一死戰吧!”莫凡指著黑暗劍主,直接用中文傲氣凜然的說道。

    黑暗契約不在意語言,在意的是心念,同為黑暗者,只要莫凡的言語里帶著辱罵黑暗王,或者挑釁黑暗往的意向,並將其傳達出去,黑暗劍主自然會捕捉到這個褻瀆它的靈魂!

    “無知的東西,我會用我的劍斬下你卑微的頭顱,懸掛在金字塔外!”黑暗劍主放棄了司夜統治,將劍橫著指著莫凡。

    這一柄巨劍,都要比莫凡整個人大出了一杯多,黑暗劍主魁梧的身型充滿了震懾力,隨著它手中的黑色巨劍顫動,可以看到黑暗能量正在瘋狂的涌出。

    黑暗能力龐大至極,將周圍的亡靈和人類都全部逼退了。

    滿是鮮血和尸體的地面上,可以看到黑暗契約呈現一個巨大的三角體,先是廓出了一塊完全由黑暗能量圈著的區域,緊接著又爬向了空氣,形成了一個三角柱,通向了黑夜的雲端!

    “這……這是……”超階法師歇洛瞪大了雙眼,目光晃動的凝視著那由黑暗能量形成的黑暗角斗場!

    黑暗契約……

    這是古老的黑暗契約啊,唯有在古埃及的文獻中記載過,卻從未有人見到,這個來自東方的年輕法師又怎麼會知道這在黑暗劍主的身上是成立的??

    黑暗決斗場,就那樣任立在軍法師與亡靈大軍之間的戰場上,那通天而起的黑色光壁,那充斥著最強禁錮與契約力量的古老咒文……

    “我的天,竟然真的出現了,黑暗契約!!”趙滿延驚呼了起來。

    “莫凡怎麼會知道這種事情……你們快看看那個黑暗決斗場壁壘能不能打破,不然莫凡真要和那個家伙不死不休了!”蔣少絮想起了什麼,急忙大喊道。

    艾江圖立刻嘗試著攻擊那通天而起的黑暗角斗場壁壘,可是能量打在上面卻好像被吸收了一般,感覺整個黑暗壁壘都被加固了。

    芬納也嘗試用屠風斬來攻擊這黑暗壁壘,結果也是一樣,整個角斗場黑暗壁壘縈繞了更多的黑色咒文,將莫凡和那黑暗劍主牢牢的禁錮在角斗場里面……

    “這下怎麼辦,莫凡不是死定了嗎??”

    “這家伙怎麼會這麼沖動啊!!”

    ……

    黑暗角斗場內,莫凡站在那已經染紅了的泥土上,感受著周圍那巨大的黑暗契約之力,一種不祥的預感立刻縈繞心頭。

    黑暗契約的出現比莫凡想象中得還要夸張,居然直接憑空出現了一個如此震撼人心的黑暗決斗場,原本只是嘗試一番的莫凡發現,自己似乎已經抽不了身了!

    “媽的,還愣著做什麼,趕緊給我去金字塔啊!!”莫凡發現外面的人還在那里一臉驚駭的觀望,頓時大喊了一聲。

    莫凡喊完這句話,忽然一陣磅礡的殺氣之浪撲打過來,莫凡抬起頭,視野之中竟然只有一柄閃爍著冷厲光芒的巨劍,巨劍被死亡符印給繚繞著,隨時都會斬落下來!

    莫凡想躲,卻發現自己的身體動蕩不得!!

    被鎖定了,自己被這柄劍給鎖死了!!!(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