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雨水開始淅淅瀝瀝,飛到高空中最後落下的飛花遍地都是,與雨水混在一起,溼漉漉的花瓣見不到幾片完整。

    觀星臺上,伊之紗目光冰冷的俯視着下方,整個人就像一個沒有靈魂的幽靈,沒有一絲絲的生氣。

    所有的信徒,沒有朝她這個方向,而是在注視着那個女孩,在向她行禮,這一幕更代表着她整個計劃都失敗了,沒有剷除掉所有的聖女,甚至連帕特農神魂都沒有得到。

    帕特農神魂認可得是那個女孩,十年之間,帕特農神魂都不可能再接納任何一個新的主人,伊之紗根本沒有多少個十年了!

    ……

    神山之下,杜蘭克失魂落魄的躲在一座山亭下,他整個人沒有支點的癱軟在了亭柱那裏,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他已經濫用職權了,這毋庸置疑的,很快聖裁院的另一位神官就會抵達這裏,開始對他杜蘭克進行制裁,倘若沒有伊之紗保自己,自己絕對沒有任何的活路。

    可是,伊之紗現在真的可以保自己嗎?

    帕特農神魂甦醒了,卻賜予了那個被他們集體裁定爲撒朗的女孩爲復活神女,這無疑是對他們這場陰謀的權威者一次最致命的反擊,他們甚至可能連翻身的機會都沒有了。

    整個帕特農,又會對他們如何質疑!!

    “判官大人,乘現在我們逃吧,伊之紗一定會假裝什麼都不知道,可我們卻沒有了半點活路了。”杜蘭克的貼身侍衛說道。

    杜蘭克稍稍打起一些精神來,自己的這位侍從說得對,自己決不能在這坐以待斃,以伊之紗的性格也絕對不會自取滅亡的承認這件事爲她主謀,逃是最好的選擇!

    杜蘭克乘着人們都在頂禮膜拜時,立刻逃向了神山,朝着地中海的方向逃去。

    杜蘭克還有一些人脈,他堅信自己可以躲過這這場災禍,過不了多久自己再慢慢爬起來。

    離城市越來越遠,杜蘭克與他的侍從已經可看到地中海的浪花了,城市與神山都還沒有恢復次序,這種時候沒有人會去理會他們的。

    感覺到海洋那裏吹來的風,杜蘭克不由的回頭看了一眼雅典城和神山。

    “大人,趕緊走吧。”侍從勸說道。

    “我不甘心啊,只差一點點,神山就被我一手掌控着,我所能夠駕馭得不僅僅是雅典衛城,該是整個歐洲大陸,現在卻要像一頭落水狗一樣逃走!!”杜蘭克惡狠狠的說道。

    明明一切都按照計劃進行,才投完黑暗聖裁的那一刻,杜蘭克都嗅到了勝利的氣息,當初他們扳倒文泰,勝利的徵兆也正是黑暗聖裁,誰能想到最強大最偉大的黑暗聖裁竟然也失敗了,還是敗在了一個青年的手上!

    那個莫凡到底何方神聖,爲什麼他會擁有那麼可怕的力量,究竟是什麼的賜予,讓他可以從希臘死神那裏奪走死神想要的人!

    “可已經變成了這個樣子啊,假如您真的不想就這樣灰溜溜的逃走的話,屬下倒有一個辦法。”那位侍從說道。

    “你有辦法?你有什麼辦法!”杜蘭克愣了愣,目光注視着這位跟隨了自己有十四個年頭的侍衛。

    這名侍衛一直是杜蘭克的心腹,腦袋不是很好使,但吩咐去做的事情都能夠讓杜蘭克非常滿意的完成,杜蘭克倒有些疑惑,這平日裏不愛動腦子的傢伙在自己束手無策的情況下竟然還有不錯的方法?

    侍從靠近了一些,顯得幾分神神祕祕。

    杜蘭克反倒有些心急了,這傢伙難不成是真有好對策。

    於是,杜蘭克靠近了一些,可就在這時,侍衛的手上猛的多出了一柄完全由冰霜凝結而成的斷刺,這斷刺狠狠的刺向了他的心臟位置。

    杜蘭克沒有一點點的防備,他的其他幾個手下見勢不妙早已經逃走了,他們知道他杜蘭克會大難臨頭,唯有這名侍衛還忠誠的跟隨着自己一同潛逃了出來,所以杜蘭克對他更加的信賴了,心裏更把其他幾個手下給全部罵了一遍。

    哪知道,這名侍衛前一秒還一副願意爲自己赴湯蹈火的蠢樣,這一秒卻露出了兇光,那張臉上更將對自己的憎恨與厭惡完全給露出來,似乎由於這份情緒埋藏在他心底過長時間,當侍衛刺重了杜蘭克心臟的時候,侍衛的臉激動快樂得近乎扭曲了!

    由於整個短匕是由冰霜形成的,杜蘭克並沒有像其他死亡者那樣瞬間死去,那種透徹到靈魂的冰冷從他的心臟傳到全身。

    杜蘭克難以置信的看着這名侍從,直到現在他都無法明白這究竟是因爲什麼。

    “嗒!嗒!嗒!”

    厚重的高跟鞋在平坦的岩石上發出了清脆的響聲,杜蘭克身軀佝僂着,他餘光見到一雙從小腿位置與慢慢變得鋒利的高跟鞋幾乎連爲一體的冰足,她踏着那輕緩的步伐到了自己的面前……

    杜蘭克慢慢的擡起頭,看到了一個鋒利的下巴,看到了一雙不帶一絲感情俯視下來的雙眸。

    “我說過我今天要做兩件事,第二件是取你的性命,莫非你這般健忘?”一竄輕蔑的笑聲傳了下來。

    杜蘭克看着這個女人的臉,這一次沒有任何黑色風帽與黑蕾絲的遮擋,他完全看清了她的容貌。

    “是……是你!!”杜蘭克大驚失色,可這情緒的激動使得他生命的流逝驟然加快。

    “不用那麼眷戀這個世界了,我已經送你的家人到下面去等候你,一個都沒有落下,包括你最疼愛的那個私生子。”女子緩緩的說道。

    杜蘭克聽到這句話,整個人跟瘋了一樣,竟然不顧一切的撲向這個殘忍的女人。

    女子連退都沒有退,杜蘭克半步都衝不出,整個人趴倒在了女子高高的鞋根邊上,想要再爬起來卻沒有一絲絲的力氣。

    杜蘭克瞬間崩潰了,鼻涕混着眼淚,這個世上沒有人知道他有一個私生子,杜蘭克對自己的女兒們相當的反感,覺得她們沒有一個繼承了自己的智慧與能力,唯有那位意外找尋到的私生子,讓杜蘭克瞬間感覺半百過後的生命裏充滿了期待,他甚至已經開始在爲他撲路,讓他慢慢的繼承自己的權力……

    杜蘭克也考慮過,萬一失敗了,自己的這個孩子其實依舊可以將來隻手遮天,可從撒朗的嘴裏聽到有關自己這個孩子信息的時候,杜蘭克整個人變成了一具行屍走肉了!!

    “史青華,埃森德爾,你杜蘭克……我會把伊之紗放在最後一個。”女子開口說着,那語氣更像是在對自己低語。

    杜蘭克已經是一個死人了,冰冷慢慢的奪去了他的生命,在這個無人問津的郊外亂石海邊,一身襤褸骯髒,滿臉的痛苦與絕望……

    他的屍體會在這裏遭受海風的侵蝕,被烈日暴曬,很少人會來這裏,所以當終於有人發現了杜蘭克的存在時,只會將其認爲是某個難民的屍骸,要麼被人隨便踢到海里,要麼就任其在這裏發臭,被蟲子腐蝕……

    杜蘭克曾想過自己的死去,一定是在隆重堪比國家領袖的大教堂裏,穿着白衣如天使一般的孩子們會爲自己歌唱,後代、親朋都會穿着最華貴的葬禮服,感謝自己爲他們所做的一切,無數官員與各組織的位高權重者都會向自己行禮,旗幟下降!

    絕不是像現在這個樣子,逃亡、負罪、慘死、發臭、腐爛,滿堂被屠殺得一個不剩下!

    “這些年辛苦你了。”撒朗看了一眼那位手上還沾着血的侍從。

    “夫人,他被這些人迫害的那一天,我就只爲這一件事而活。”侍從說道。

    “你有什麼打算嗎,如果沒有的話,跟着我吧。”撒朗說道。

    “很抱歉,我做不到,您殺孽太重了。他其實並不希望您這樣做,那麼多的無辜者……”侍從認真的說道。

    “我給他承諾的一切前提是他活着。”撒朗說道。

    “那個女孩爲什麼可以激活你的主教血石,莫非她是……”侍從認真的問道。

    殺了杜蘭克之後,這名侍從的眼睛裏便沒有了一絲生氣,但在詢問這個問題的時候,他心中卻升起了一絲期待之色。

    “你願意追隨她就追隨吧,但會有那麼一天,我們將站在對立面,那個時候我不會手下留情。”撒朗淡淡的說道。

    “您說得對,她並不像您,我從她對待黑暗聖裁的那份平靜中看到了主人當年的影子,這是萬幸。”侍從臉上露出了一絲欣慰。

    他知道面前的這個女人是有多殘暴與多瘋狂,好在他們的女兒幾乎繼承了另一個人的全部氣質,淡薄、溫和,發自內心的希望一切都在陽光下那麼純淨,而非陰暗與野蠻。

    “所以,很多年前我與她便沒有任何的瓜葛。”

    “您拋下了她嗎?”

    “是。她對一隻小小的蜻蜓都會憐憫一整天,對待每個人都友善與單純,這讓我感到厭惡,總讓我想到你那個愚蠢至極的主人。”

    “請不要這樣說主人,他是這個世界上最有智慧的人。”

    “我告訴過他,他救多少人,在他死後我便殺多少,他還是選擇了死……他相信假好人,卻不信我這個真惡人,不是愚蠢至極又是什麼?”

    “您是在報復他嗎。”

    “投下黑色石子的人在我眼裏已經是一羣死人,而我真正恨的人是他。”

    “夫人,這是我最後叫您一聲夫人,今日之後,若是遇見,我會拼勁一切取你性命。”

    “你喜歡吧。”
最近更新小說